一些交流讨论(20181214)

(一)

居士(宁玛派)】您现在身体是暂时安全了,但是您的邪见比学诚法师更可怕!前几封邮件,那么多居士、那么多师父都算。您不要随便诽谤藏传佛教,不要随便否定祖师大德。您是一点改变都没有。大家都希望您像一个修行人一样去体悟佛法,不要像一个产品的客服一样每天用一大堆自己也没弄清楚的理论糊弄信众。一开始,我们都是抱着弄清楚学诚行为的热忱来劝诫您,您一直这样重复造业,也引导更不明白的人去诽谤佛法,真的让人堪忧。学诚就是他个人的问题,和藏密没关系。就像您也一样,作为学诚曾经的弟子,不是您的师父一念之差走错路了,我们就连同您一起否定了。也不能学诚一个人的问题否定他全部的工作以及龙泉寺其他弟子。因为一个学诚,您否定那么多祖师大德,您不怕因果吗?

您的邮件可以看出,只要有居士反对藏传佛教或者密宗,您立马显得很开心。我不知道您有没有去了解甚至努力学习那些法的想法?如果您没有,请停止这种愚蠢的行为。不要有一天,您和学诚一样遭到报应了,您醒过来,仅是对信众说了句:“对不起!我当时在没搞明白的情况下,误导了你们。”为了更负责任地利于众生,请您自己弄明白了再去组织辨析,

贤佳】感谢提醒!正邪辨析,不应粗率。我先前辩破藏密的言论中,有哪些是有问题的?还请具体指明辨析。若无理据,您这所说岂非诽谤?

居士】您是学诚的弟子,一定也和学诚有一样的邪见。当初就是你们帮着学诚欺骗信众、奉饰学诚,现在他白漏了,您就使劲想撇清关系,您同意吗?

贤佳】以前愚迷无知,盲信盲从,是应忏悔!现在醒悟,认错改错,补救罪过。对藏密也应如此,何可执迷不悟、粗率维护?

居士】一个五岁的孩子跟我闹着说,是她告诉我110是警察电话,您就像那个五岁的孩子,不知道什么是密法。很多有资历的法师都不想和您交流。记得考北大研究生时,很多学生请教导师问题,导师一听就会说:先看哪些书再来和“我”交流。一个名相需要一个学期搞清楚。哎,我真的希望您迎头赶上那些逝去的岁月。您的佛法基础实在太差了,这些日子尽损福报。谈论密法,你还差很远!

贤佳】您系统深入了解藏密吗?您怎么肯定没有受欺诳蒙蔽?您对显教深入了解吗?从何说我“佛法基础实在太差了”?我先前基于“共通”的显教经论作了很多引述辨析,您能具体指辨问题吗?或者您代我请教其他人吧。这样盖“骂”有何意义?

居士】唐密的时候没有完全翻译完密法,真正的密法只有雪域藏地才有,而且翻译成汉语的也仅仅一小部分。世面上流传的藏密仅仅是一种道听途说。而且很多人利用一些传说故事来欺骗人,如果把他们那些骗子等同于藏密,后果非常可怕!佛法是求来的,没有恭敬心谁和你谈密法啊?双修大乐任运成,并不是我们思维中的那种男女双修,明白吗?《广论》中的双修,你们一开始就理解错了。具体的详解,您可以咨询一位叫祖禅法师的。他精通藏汉佛教,尤其坐禅的功底特别厉害。如果您相信我,就别再到处打听藏密了,就像当初我到处打听学佛的途径,问来问去都是北京龙泉寺,门外汉引导门外汉,能走对吗?我最后还是静心祈祷释迦牟尼佛加持,首选喇荣五明佛学院。我学习的小组和龙泉寺学习的小组就在一条街上,他们学习《广论》,我们学习《四百论》。当时我已经读完了《华严经》《楞严经》《法华经》,还有无数遍短小的经。藏地的密法只能到传承师父那里求,不可能随便宣讲。密法之前需要修完五加行(十一万大头磕完,十一万皈依文念完,十一万发心文念完,十一万百字明念完,十一万曼扎修完),很多人修这一项就需要两三年,还有很多经论都要系统学习过才行。

贤佳】您怎么肯定您听到的关于藏密的宣传不是欺诳?可参阅我以前分享的《一些交流讨论(20181102)》(http://www.mzhy.org/20181102-2/)、《一些交流讨论(20181202)·(十一)》(http://www.mzhy.org/20181202-2/)。

居士】知见一旦错了,怎么讨论都绕不出来,悲哀!

贤佳】是的!被相似法和妄语欺诳洗脑,是难以绕出来的。好心误人,现后罪苦,是可悲哀!

(二)

居士】从历史角度来解读和反思藏密,可以绝大地有益于当前佛教事件的反省。

藏密在藏地的传承,是政教合一的等级制、农奴制演变的历史,而其在汉地的传播和发展,从元代开始乃至到清末,都是由皇家主导和支持的、亦信仰亦政治的宗教。

而纵观汉传佛教发展,宋元以后,乃至明清之际,虽然有儒释道三家融合的趋向,如明末四大师,其著作中随处可见三教融通的思想,实为佛教本土化的开权,但并未涉及藏密,更无融合藏密之事。

藏密之所以被纳入“佛教”体系,乃是民国时期多位汉僧入藏求法回传。因此说,真正的藏密向汉地的传播,或者说藏密教理向汉传佛教的渗透,至多也就百年历史。在此百年的初始,太虚大师、印光大师、虚云大师等高僧,以及汉传佛教的大德居士(如欧阳竟无居士),都对藏密进行过公正理性的评判。

因此可以说,今天的《广论》系统下的藏密事件(如某知名堪布擅改《法华经》,各种假活佛汉地敛财),以及败坏佛教信誉的双修法泛滥等丑闻,如果上推历史,都是百年前所种之因,今日开花结果而已。

现在需要亟待解决的问题,是为百年来大乘佛教正名。我们且退一步,不论藏密的内核是邪是正,是不是披着佛教外衣的附佛外道,但论其教理教义所导致的严重社会影响,尤其对整个大乘佛教声誉的损害,则足以质疑其作为“佛教”一部分的合理性。

有观点认为:“汉僧引进《广论》,是为了弥补汉传佛教教理体系的不足。”这实在是毫无根据的乱言。汉传佛教,教理教义完备,解行并重,侧重行门的禅、净、密、律,侧重教门的天台、华严、三论、唯识,都有系统严密的判教根据和修行次第,且能够融会贯通,上迄本师,下达诸祖。岂可不学汉传而先轻视本土先贤?

(三)

居士】看到有位居士说“看着他们在清苦的环境下学修,与世无争,也没搞什么双修,实在觉得还好”,引发了我的思考。我也赞叹很多学藏密的那种吃苦精神,据说学藏密先要几万密咒、几万大头,正因如此,更应尽早唤醒他们。他们那么好的善根,不畏惧诸多苦行,如果修了多年之后被告知“现在只差一步就‘成佛’了,但只有一法——双修”,试想:如果换成我们自己,是接受还是不接受?如果不接受,前功尽弃有多可惜!如果接受,岂不是退堕?佛陀在《楞严经》里已明示,要成佛,“心淫”不可以,“身淫”也是不可以的:“如来涅槃,何路修证,必使淫机,身心俱断。”原因是:“淫心不除,尘不可出”、“汝以淫身,求佛妙果,纵得妙悟,皆是淫根”。(参看《楞严经》四种清净明诲。)所以那种认为没有淫心只把淫行做为修行方式可以成佛的想法,且不说是否真可以保证始终无淫心,只就方式而言,也是与佛陀教诲相违的。因此要尽早让藏密修行者知情:那种修法成佛无门,成魔有分,须尽早舍弃而转向正道,依正见正行才能得正果。

(四)

居士】我看了讨论里有一位居士说,她想反藏密,又怕受到藏密邪咒巫术的伤害。我想说:如果真是护法护教,佛菩萨、龙天护法会保佑的。我昨天到今天发了3个破斥藏密的帖子,其中一个还是精华帖,里面很多破斥藏密的文章链接。发之前也挺担心,我想大不了中蛊,完了念药师咒、楞严咒。结果身体并没有难受不舒服,反而更好。真想为佛教做事,佛菩萨是会保佑的。

(五)

居士】我最近在网上看到关于福智僧团的视频http://n.miaopai.com/media/nMNtv3CBjjF~Qv4nggZ8fAwrQ9x6K6KI?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一代宗师》)。里面谈到日常法师对金梦荣女士说:“我的一切都是你的。”还告诉自己的弟子:“她(指金梦蓉女士)就是我。”我看了之后吧,首先是觉得匪夷所思,然后还有一点感动,觉得两位当事人如同琼瑶小说里的男女主人公一样,像是真爱呀!所以就产生了一个疑问,就是高僧大德一世清修,会不会后来突然遇到真爱呢?无关情欲,就是真心相爱,像唐僧遇到女儿国王,孙悟空遇到紫霞仙子那样?如果是这样,我是真的可以接受的:真爱并不污秽,不是淫乱不堪,高僧大德如果遇到真爱,也是纯真美好的事情。

贤佳】那不必出家,或还俗成家也可,否则偷偷摸摸,既违背佛法,也不顺俗法,是为矫诈欺诳。

生命自有真乐,不必慕求“真爱”。“生死疲劳从贪欲起,少欲无为,身心自在。”

居士】我认同您的观点,如果遇到真爱,还俗即可。

在世间,“不负如来不负卿”被广为称颂,成为堪比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爱情经典。关于此事法师如何看?

贤佳】勤修佛道,断除情欲,平等慈悲,净法与人,便可“不负如来不负卿”。如《大智度论》说:“菩萨等心于此,通达无碍。得是无碍心已,众生虽有大罪大过,但欲利益,不生恼心。慈心安稳无碍不恼心,譬如孝子爱敬父母,如兄、如弟、如姊妹、如儿女,无淫欲心而生爱敬慈念。世人但能爱敬所亲,菩萨普及一切。得是柔软清净好心,名众生忍,是法忍初门。”(卷第七十二)

或者还俗做居士,成家立业,奉行五戒,断婚外情,也是“不负如来不负卿”。

《印光法师文钞三编》说:“淫欲为害,伤身丧志,虽属夫妻,亦当节制。若是邪淫,更非所宜,古今志士,无一犯之。”(卷第四)

《寿康宝鉴》说:“盖淫念一生,诸念皆起:邪缘未凑,生幻妄心;勾引无计,生机械心;少有阻碍,生瞋恨心;欲情颠倒,生贪着心;羡人之有,生妒毒心;夺人之爱,生杀害心。廉耻丧尽,伦理俱亏。种种恶业,从此而起。种种善愿,从此而消。故曰万恶淫为首。夫一动淫心,未必实有其事,已积恶造业如此,况显蹈明行、罔知顾忌者乎?!世有忠厚善人而身后不昌、才士文人而终身潦倒者,其病皆由于此。今欲断除此病,当自起念时截断病根!”

若是出家,而思“卿”慕“爱”,不勤治妄情,又不肯还俗,则既负如来也负“卿”。

《南山律在家备览》说:“凡夫重色,甘为之仆,终身驰骤,为之辛苦。《净心观》云:贪色者骄,贪财者吝,既骄且吝,虽有余德,亦不足观。……心行微细,粗情不觉,纵知违戒,制御犹难,岂况悠悠,终无清脱。请临现境,自审狂心。或宛转回头,或殷勤举眼,或闻声对语,或吸气缘根,虽未交身,已成秽业。大圣深制,信不徒然。谅是众苦之源、障道之本,是以托腥臊而为体,全欲染以为心,漂流于生死海中,焉能知返?交结于根尘网里,实谓难逃!当自悲嗟,深须勉强,或观身不净即是屎囊,或谛彼淫根实唯便道,或缘圣像,或念佛名,或诵真经,或持神咒,或专忆受体(所受戒体),或摄念在心,或见起灭无常,或知唯识所变,随心所到,着力治之。任性随流,难可救也!”

《地藏菩萨本愿经》说:“若有众生,侵损常住,玷污僧尼,或伽蓝内恣行淫欲,或杀或害,如是等辈,当堕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若有众生,伪作沙门,心非沙门,破用常住,欺诳白衣,违背戒律,种种造恶,如是等辈,当堕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

居士】法师是真正的出家人,自是严守戒律,让人敬佩。但对普通人来说,淫欲易除,怕是真爱难断。否则金梦蓉女士被人举报奸淫比丘,学诚法师骚扰尼师,虽证据确凿,却又有这么多人维护,究其原因,除了被蒙蔽或者利益使然,也未必没有真爱在其中。真爱金梦蓉女士,或者学诚法师之人,虽明知堕入地狱万劫不复,但如若地狱之中有所爱之人,也是甘之如饴的。这些人都不是外人用证据、说理就能回头的。

贤佳】什么是“真爱”?

居士】心理学上有个名词,非常浪漫,叫做无条件式的爱(unconditional love)。就如其名,这一种爱不附带任何条件,就爱你原本的模样,是因为你是你而爱你,不需要担心因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而使那一份爱少了一点点,just love the way you are 的纯纯爱。我觉得这是“真爱”,不因为对方做错事情而减少一分一毫。

贤佳】如果对方骗财骗色,始乱终弃,鄙弃此爱,移情别恋,您还坚持?

为什么要这种爱?爱的是什么?

居士】如若是我,如此爱一个人,最大的理由是他救我性命。我如蝼蚁之时,并无利可图,他出于怜悯,不求回报,救我性命,我从此爱他,就算后来他骗财骗色、始乱终弃、移情别恋,我也不减分毫爱意。就算随他堕入地狱,既然我本是他从地狱救起,现今随他一同再入地狱,也是理所应当的,我会甘之如饴。当然,我对学诚法师完全没有这种情感。

贤佳】他怎么救您性命?“也不减分毫爱意”,怎么表达、落实这种爱?父母给您性命,您是否对他们不附带任何条件地爱?如何表达、落实?

居士】父母给了性命,不见得是充满爱意、愿意抚养的。比如农村里,很多女孩子出生就被溺死,或者饱受父母歧视嫌弃,十多岁就被草草嫁人,换回彩礼给弟弟娶妻。这种女孩子,嫁入夫家,也不会被善待。伺候公婆,稍不留意就被打骂,一生孤苦。此时如若遇到了慈悲之人,不管是法师、神父,把她当作人来看待,怜她孤苦,教她独立,如此大恩,怎能不性命相报?反观自己亲身父母、公婆,又怎能升起感恩之心?

贤佳】先前说“我从此爱他,就算后来他骗财骗色、始乱终弃、移情别恋,我也不减分毫爱意”,岂是“见得是充满爱意”?何以“不减分毫爱意”?

您父母对您怎样?是“不见得是充满爱意、愿意抚养的”吗?

居士】我是举例,在龙泉寺里,目之所及,这样的情况不少。

至于我自己,家庭条件足以温饱,不存在给弟弟换彩礼娶妻的事情。法师如若对我个人情况好奇,我可单独再写邮件详细描述。

至于以上邮件所说情况,是请法师考虑还存在另一群人和另一种情况,不在法师先前讨论之列。

贤佳】了解了。我是想辨析一些观念。基于男女情欲的“真爱”,代价高,利益浅,实为自恋情结,自误误人,不应慕求赞叹。佛法的慈悲是不附加任何条件的平等无私的真爱,宜应慕求赞叹。一般父母慈爱子女也随顺这种真爱,宜应体会、珍惜,相应回馈,莫顺情欲浪奔而冷弃父母。

居士】没有遭遇过同样的境遇,对别人的痛苦当然是容易教导评说。但身在此中境遇的人,却是日夜痛苦万分、哀痛啼哭的。佛菩萨既然慈悲,对这些人,我想也是怜惜垂爱的,并不会一味谴责批判。大慈大悲,其中也包括对别人的痛苦充满了充分的理解和包容吧?

贤佳】是的,理解、包容之后呢?

居士】理解、包容之后,言辞自然有宽容、有慈悲,讲佛法自然有力量,自然也能对这些人宣说佛法真意。如果不理解、不包容,就算宣说佛法,这些人也不会接受的。一个不理解他们的人,对他们讲法,他们怎么能自愿欢喜接受呢?

贤佳】是的,但宜有智见,否则烂慈悲,讲相似佛法,可能只是误人。

居士】所以要两者兼具,才能正确弘法。如若执于一端,只有佛法正见,没有理解包容,或者只有理解包容,没有佛法正见,都不可取。

贤佳】是的。

(六)

义工(龙泉寺)】1、关于学诚法师,您如何看待衡量他在龙泉寺的造业行为,哪些是善业,哪些是恶业?

2、关于龙泉寺的僧众和护持义工,您又如何看待衡量他们在龙泉寺的造业行为,哪些是善业,哪些是恶业?

贤佳】您怎么看的呢?

义工】弟子觉得应该还是善业居多,但哪些是善心却造了恶业分别不清。

贤佳】您认为有什么恶业吗?

义工】您可以从学业、道业、事业几个方面辨析一下三者(学诚法师、僧众、护持义工)的善恶业吗?

贤佳】一份杂毒乳酪,宣讲其乳酪占的比重及多么营养、美味是没有意义的,首先应认识其毒,弃舍其毒。

义工】每个人都有善有恶,也像杂毒乳酪一样,善的应该加以肯定,恶的需要净化,弟子觉得还是应分辩清楚对待。

贤佳】是的。您认为师父、龙泉寺体系有哪些恶需要净化?

义工】就像给人治病一样,事先要对全身状况进行了解,哪个部位是好的,哪个部位是病的,是该吃药还是动手术,吃药吃什么药,动手术主刀的人是谁,都很重要,不能随便治。弟子还不是很了解全面状况,您应该是比较了解的,所以想请您分析一下哪些是正常组织、哪些是发病组织、如何来治。

贤佳】就您目前认识到的问题有哪些呢?您没看到任何问题吗?

义工】从学业、道业、事业上来看,龙泉体系中的僧众和护持义工,发心都是想学佛向善,也一直在这个方向努力。在其他地方很少看到这样心齐的团体,在这里能遇到很多优秀的同行善友。内部问题总是有的,每个人的习气不一样,相互的摩擦碰撞也很多。还有就是人多,可能存在扩张太快的问题,导致言传身教方面跟不上。其他深的问题弟子看不太懂,比如弘法学法方面、利生事业方面等。您可以做个全面的评价吗?

贤佳】您认为师父发淫秽短信、作淫行不属实吗?师父让极乐寺尼众不受行两年式叉摩那尼法并简历造假以受比丘尼戒,您认为是如法的或是无关紧要吗?师父《感悟人生》《百法明门论讲记》等开示中夹带很多错误、相似法,您不认为是问题吗?

义工】在您看来,学诚法师有什么善业、功德或是恩德呢?僧众和护持义工有什么善业、功德或是恩德呢?这方面可以辨析一下吗?毕竟就算是提婆达多,佛也一直念着他的功德和恩德。

贤佳】您长期观功念恩,自有识知,何必考我?我不想费时说此。《菩萨善戒经》说:“菩萨若有同师同学诽谤菩萨方等法藏,受学顶戴相似非法者,不应共住;若定知已,不得向人赞叹其德。是名菩萨第八重法。”

义工】弟子疑问如下:苹果烂了一部分,有些人看到的是烂了的部分,有些人看到的是还有一部分没烂。人心如同多面的钻石,有些面很脏,有些面已经清洁干净或是近乎干净。佛菩萨看到的是哪一部分呢?是烂的部分、脏的部分,还是好的部分、干净的部分?可否按照“心净则国土净”来理解?

弟子还有一个疑问,法师您的佛法是哪里学的?法脉传承于何人?

贤佳】对烂苹果见其好处,不见其烂、不信其烂、不认其烂,通食其烂而受毒,仍只宣说其好处,岂是明智?岂是自利利他?烂苹果的比喻也与实际不符,应用毒牛奶作比喻,毒遍一切处,所有功德、业绩都是相似的、杂毒的,资长烦恼,助行恶业。可参考文章《护持推广〈菩提道次第广论〉的龙泉体系有功德吗?——答居士问》(https://mp.weixin.qq.com/s/1eI11fjdiVqwISE3yDdoVg)。

菩萨不仅要善于观功德,更应善于观过失,否则不深知自己的过失和他人过失,如何自断除及帮人断除?《佛说大般泥洹经》卷六说:“若有持戒、修习慈心而观彼过,是则诸佛如来之法。欲令己身及诸众生悉皆安乐,是以应观他作不作,己身亦然,常作是观,是我弟子。” 儒家《论语》也说:“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又说:“观过,斯知仁矣!”“乡愿,德之贼也!”

日常法师依《菩提道次第广论》开演“观功念恩法门”,是相似法,龙泉寺体系继承广弘,毒害深广,宜应省思。

以经为则,以戒为师,我所说的是否有道理?供您参考。您觉得有错谬处可尽管指破,何必问我传承?岂可一向因人废言?

义工】似乎佛法需要有传承、有印证吧,可以自学成才不需要过来人指引吗?您指出的相似法的内容是您个人思维结果还是有传承者这样传授,或是有什么人印证过?

贤佳】您这所说的又是相似法。

辨别邪见、相似法等,如喊破“皇帝的新装”,不一定需要高深大法,何必传承印证?另外人有多劫前世,可能值遇无量佛菩萨,学修岂局今生?而且传承有长传、短传,何必局执师师相承的长传?您依赖传承印证,如果传承是虚假欺诳的怎么办?您怎么肯定传承不是以讹传讹?

我所说的供您参考。您认为我没有传承印证而不屑一虑,先前本不必问我。

义工】那您如何看待《华严经》中善才童子五十三参?不需要善知识吗?

贤佳】善财童子在值遇文殊菩萨之前依何大善知识?其所知所说是否毫无可采?文殊菩萨何以赞赏他?

能值遇善知识当然好。末法时代邪师众多,岂可盲信?错将恶知识当善知识而被洗脑相似法,怎么办?您怎么判断善恶知识?不是“善知识”者所说话,您都不信乃至不屑一虑吗?未遇到善知识时是否就不学佛法了?

义工】随便一个人说的法很难相信,总是需要遇到一个自己觉得靠谱的人才会相信他所说的、做的是对的。善才童子的前世今生应该也是遇到过这样的人。佛法讲信解行证,弟子认为的这个靠谱的人起码也在某种程度上到达证的程度,证的程度越高越好。

贤佳】是的。您怎么判断是否靠谱?您怎么判断在某种程度上到达证的程度?您判断师父达到什么程度的证?

义工】学诚法师如何弟子不知,弟子认可的是日常法师,从他的言谈以及其他人的一些介绍中可以感觉得到他内心的佛法力量。

您说日常法师讲的观功念恩是相似法,不知是如何得出的结论?观察欣赏别人的善行功德,念众生恩,从而对治自己的嗔心,获得内心的平静快乐,有何不妥?起码弟子从这个法门中受益颇多。

贤佳】“从他的言谈以及其他人的一些介绍中可以感觉得到他内心的佛法力量”,这表明他有什么证量?他的言谈可靠吗?其他人的介绍可靠吗?您的感觉可靠吗?附佛外道头目大多很有摄受力,信徒感受其内心很有“佛法”力量,岂是可靠?

观功念恩有一些好处,但极端扩大,否定观过,屏蔽观过,就成相似法了,如人参有好作用,但大量使用,天天吃,顿顿吃,岂是好事?可参阅我先前引述的佛经内容。

义工】您觉得应该如何判断善知识呢?在您看来,何人堪为善知识?

贤佳】以经为则,以戒为师,依此自处,依此察人,依人辅法,法为正依。

《憨山老人梦游集》:“修行感赖师友,自古皆然。要之力行在己,师友但助发耳。至若一针一锤即能透悟者,此非师友全力,乃本分功纯,遇缘触发,啐啄同时。譬之钟鼓,应击而鸣,若夫木石,则徒劳耳。若夫灵云见桃花而悟道,香岩闻击竹而明心,何借师友哉?大都学道人之病在操志不刚,次则‘我’见坚固,有此两者,如病者忌医,则卢扁束手矣。”(卷第十八)

蕅益大师《灵峰宗论》:“真为生死,固不得远师友妄自师心,亦不得单恃夹持,不深自操履。必有善财之志趣力量,方能收百城知识之益;有常啼之坚固勇猛,方能受法上菩萨之经。苟无出格超方手段,但欲如葛依松、蝇附骥,正法时或可济事,丁兹末运,鲜不空过一生者。况葛可依松,松不能俯就于葛,蝇可附骥,骥不能停待于蝇,进退深思,宜如何努力以无负此为生死心也?傥必谓力弱胆怯,不堪致远,更听一偈:‘昼夜弥陀十万声,毕生莫起宗教想;直送心归极乐邦,莲蕊珍池立地长。任他笑我是愚夫,行尺从来胜说丈;他年蓦上愿王舟,善财、常啼同抚掌。’”(卷第二之三)

义工】那依此观察,您觉得日常法师如何呢?在戒律上是否有缺陷?

您又是如何理解《法华经·普门品》中观世音菩萨因人示现也会有缺陷的事呢?

贤佳】日常法师赞许明禁行(男女双修),随顺邪见,已是破见。让俗女领导比丘僧团,破坏律制,引发丑闻,极大不智。又说相似法,赞许妄语,也是破坏律法。

观世音菩萨因人示现不同身说法,不是示现破戒恶行,更非说相似法让凡夫弟子破戒作恶。

居士】1、若是破见,赞许双修,可有人依次大肆实施?此事可有实证、录音之类?如属实,藏系密乘里确有双修之法,日常法师确实是师承藏系,如何双修,适应何人根基,外人也不得而知。可能是日常法师错误判断弟子根基,也可能是其他无奈之举,具体缘起怕是非当事人不得了解,很多事情不是表面上看那么简单。所以弟子觉得没有真实看到的,还是慎重对待为好,有些事情即使是亲眼目睹也未必是自己认为的真相。

2、俗女领众,可能是日常法师认为俗女是菩萨示现,也许是错误判断,也许是真的也说不定,毕竟谁也不知道菩萨会如何示现在自己身边。

3、日常法师也说过自己以前说的法有一些地方是有错误的。祖师大德也是会犯错的,甚至菩萨也会犯错。您总说日常法师讲的是相似法、格鲁派是相似法,不知教内可有高僧大德如此评判过?格鲁派历时已久,历史上有哪位高僧大德也持同样的否定观点?

贤佳】1.日常法师在《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解中明说赞许明禁行(男女双修),可参看以前分享的《一些交流讨论(20181114)·(七)》(http://www.mzhy.org/20181114-2/)。

2.菩萨示现更不可这样破坏律制,何况引发丑闻大讥嫌,岂是有智之菩萨?

3.日常法师所说相似法不是一般法相概念不准确的失误,更非口误,而是破坏律制的严重错误,可参阅以前分享的《一些交流讨论(20181008)·(一)》(http://www.mzhy.org/20181008-2/)。您说“祖师大德也是会犯错的,甚至菩萨也会犯错”,哪位祖师大德犯了什么样的错误?哪位大菩萨犯了什么样的错误?犯错了有明确认错改错吗?太虚大师、印光大师等对藏密有批判,可参阅8月1日网络流布的举报材料和先前给您提到的交流讨论资料里的相关内容。

(七)

法师(从龙泉寺离开者)】最初对师父产生疑惑大概是在2015年,第一次进入丈室,实木挂衣架上挂的念珠粗看得有二十来串。丈室里卧室、客厅和两个卫生间,与我们三个八人间的寮房面积相当吧;北面则有同等大小的书房,相当于我们二三十人一间的教室。客厅三面有多尊佛像,书籍也不少,混合着包装袋的食品,摆放得不是那么有序,跟平常宣导的相差甚远。书房中的大桌子,好像比601(接待室)的那实木会议桌更大,收藏品自是不少。另外在见行楼,还有两间专门用来存放师父礼品的房间,面积大小都是与我们教室差不多的。

贤佳】您说“最初对师父产生疑惑”,是疑惑于什么呢?

“跟平常宣导的相差甚远”,您所听到的平常的宣导是怎样的?

法师】对大德的信心。

对经书、佛像要恭敬,寮房不能放吃的,少欲知足等等。

贤佳】可能善于观功念恩的人会说:师父是大德,不拘小节,您看禅宗大德还劈佛像呢。又师父有大福德,自然受用大福报而心不执取,岂有过失?您着相观过,应该反省忏悔!“己过如山己不见,师过秋毫亦明察,法不相应是由此,勤加忏悔常忆念。”

您怎么看待和回应?

法师】这样的人肯定会有。

贤佳】这样的人这样看待有什么问题?如果他们以此批评您,您怎么回应?

法师】这属于个人观点,没必要回应。当时只是觉得有点不妥,没有跟谁说过。

(八)

居士】今天阅读讨论时想起一个问题,当年**参访龙泉寺时曾力挺学诚法师,并且说了中国的佛教中心在龙泉寺之类的话,对此您怎么看?

贤佳】当时学诚法师过恶未显,随缘好心赞说。

您怎么看呢?

居士】**在我心目中灿若星斗,觉得他们能够“了通”前后,即使当时学诚法师过恶未显,按照**的功夫应该也能预知一二,不至于前后有这么大差距。以**的身份这么随缘赞说,岂不是有些随便?心里一直对此事有很大疑惑。

贤佳】莲池大师《竹窗二笔·佛法作人情》:“妙喜自言昔时为无眼长老胡乱印证,后见圆悟老人,始得大彻,乃立誓自要:定不以佛法作人情。妙喜可谓大慈大悲,真万世人天眼目也!惜予生晚,不获亲承炉鞴,为可恨耳!然妙喜谓无眼长老以东瓜印子印学人,今学人多以东瓜印子印自己,妙喜见之,又当何如!”

藕益大师《绝余编·博山无异师伯像赞》:“迩来频见为宗匠者辄以东瓜印子印人,致使宗风扫地。缅怀师伯,受用寿昌‘不肯’二字,终不以佛法作人情,凛凛有古人风,倍切思慕。”(卷四)

(九)

燕尘】您今天群发的邮件提到我,正好我也有些问题想请问您。

我于10月中旬开始,受到以“梦中幻影终有时”、“见龙在田金镶玉”等人为首的十余人的网络人肉和人身攻击,时间长达月余,特别是“见龙在田金镶玉”,前后撰写了20多条“庄聚贤的成名路”系列微博,对我进行各种造谣抹黑。在这个情况下,我被迫将这些人攻击我的微博做了公证保全并诉之法院。

现在请问贤佳师父:

1、您在邮件中引用“居士来信”,说“梦中幻影终有时”等人“并无任何违法行为”,您是否也认为在网络上肆无忌惮对他人进行人身攻击并不算是违法行为?

2、您在邮件中引用“居士来信”,说我“委托律师向新浪发函”调取“梦中幻影终有时”等人的账号注册信息,而我确实并没有“委托律师向新浪发函”,您在邮件中转述这些不实言论,是否属于“信谣、传谣”乃至“造谣”?

3、同样,您真的确定,学诚法师将如您在20181202邮件群发中所转述的:“可靠消息,快判刑了,最晚年底”?如果您并不确定,为什么要相信并传播?如果今年大年三十过去学诚法师都并未如你们所说“庭审、判刑、坐牢”,您将如何自处?

4、出家人不打诳语,请问贤佳师父:您是否曾登录过微博的“盲_龟_浮_木”账号并发表过一些微博或评论?

5、出家人不打诳语,请问贤佳师父:传言的,学诚法师每个月从别人供养自己的钱里抽出2000给您的父母,给了十年;龙泉寺僧团出钱,给您妈妈安心脏起搏器。两件事是否属实?

我将在微博自行公开您和我的交流内容,如果您回答我这些问题,就将被视为同意公开。

贤佳】后三个问题简单,先作回答:(3)较可靠,供参考;(4)没有;(5)细节有差,大体属实。

前两个问题,我转问先前提供信息的居士,得到回复说:

{据本人观察“见龙”所发“庄聚贤成名路”微博内容均为此人之前在网络上大量所言所行节选,只是转载涉及他本人的原始信息,内容是他自己所发的信息,并不存在篡改行为,更没有捏造事实。当然我不是法官,接下来我观察到到目前为止没有他提及的网友有一人收到法院传票,倒是有一名网友接到据称“燕尘律师”打来的电话,并将过程公布在网上。请问如果他们没有通过“新浪”调取,如何得知这名网友的注册账号的手机号呢?难道真的是他个人侃侃而谈的木马入侵?目前这些网友也没有接受到任何来自公安部门的询问调查。

补充些信息:

简单贴一条“见龙”发的“庄聚贤的求名路”https://m.weibo.cn/detail/4300213118568859

可以看到主体就是燕尘本人自己以前所写的信息内容,而“见龙”对此作出了点评,不存在篡改,更不存在捏造事实。

对于其起诉网友“见龙”的回复如下:

https://m.weibo.cn/6620250833/4299351159086162

被据称“燕尘律师”的人打过去其微博注册账号的网友公布其过程:

https://m.weibo.cn/detail/4310955997679637

https://m.weibo.cn/detail/4310958530512632

同时,附上律师对燕尘前两个问题的回复:

1.起诉不等于胜诉,是否构成网络侵权要经过法庭审理后才能有最后结论。而且如果发布的图片和评论都来自于他本人对外公布的图片和言论,应当不会被认定为侵权的。

2.诉讼过程中,发贴人信息的获取一般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燕尘本人或其代理律师向法院申请,要求被告新浪向法院提供发贴人信息,获得发贴人信息后可以追加被告,一同审理;另一方式,新浪主动提供,以便法院查清事实。这期间一般不可能是燕尘的律师发函向新浪索取发贴人电话等信息。

之前本人所说的“律师向新浪发函”,是我本人误解了律师的话。向您忏悔。}

(十)

居士】看到“梦幻泡影”被那样人肉出来有点恐惧,这不是跟文革差不多吗?不让大家说话。为啥一定要一言堂?编造那么多虚假的谎话,不谈法师、居士的贡献,一言不合(只要相信XC)的不当行为就搞死对方,这是佛教东厂呢!大家怀着一颗纯净的心来到山上,把自己重要的信息告诉山上,真是不堪!团队说“师父”可以收到短信,可以对团队发布指示,在广化寺看到“师父”了,这真是大妄语,不可能的。问一下做这些举动的法师、居士:“师父”在哪?由谁看管?要见他由谁审批?谁负责看管?福建哪位领导负责此事?见他要怎么上报告?谁负责审批?一问就知道真伪了。

贤佳】名为信佛,而党同伐异、不忌手段,突破戒律、法律、道德,应非没有善心、不知业果,多是相似法倒乱知见,皈依于人,依人立法,人若欺诳,全盘错乱。宜应揭破欺诳,厘清似见,导归正法,落实以戒为师。

居士】“师父”被精心保护,没有特定人士批准,就随便见他?编这话的人常识都没有。编瞎话,看能编到哪里!国家司法殿堂,岂容随意编排,把国家法律、法规看成什么了!何况目前的局面,对当事人本人是好的,从不善业漩涡出来了,当然他不干这些事更好。

(十一)

居士】这个月以来我每天最享受的时间就是看您的邮件(之前是在微博“梦中幻影”处)。我一直认为亲亲相隐、组织内部相互包庇绝不是一个正信的组织的表现(我不懂佛法),因为一旦宗教团体成为法外之地,必然会招来非法之徒藏匿其中,整个组织只会进一步腐烂变质。

有几个问题是我一直没有想明白,想听听您的看法:

1 我们应该是以自己认为对对方好的方式去和他人相处,还是应该以对方认为对他好的方式呢?佛教讲普度众生,那么众生是否真的需要度呢?或者有的人真的在俗世过得很舒服,并没有发起出离心,刻意的去培养出离心到底对不对呢?

2 很多时候我们觉得今是而昨非,那么今天的“是”是真的“是”吗?会不会是明天更大的“非”的前行呢?这段时间我大概看了下精神控制有关的资料,发现很多精神控制前期都会让人觉得很舒服,有脱胎换骨之感,继而会遭遇极大的人格侮辱让价值观和自我认知混乱从而实现控制。作为浑身恶习希望改变自己的普通人,如何杜绝这种情况的发生呢?

3 佛教提倡不要太注重个人的名利,那么放下名利的同时如何防止被他人捡起继而行恶呢?

贤佳】1.世俗安乐是无常坏苦,一般人处于颠倒迷惑(四颠倒),未来不离恶道之苦,现世也常求乐得苦,宜增长自己的智见,慈悲体谅他人,不执“我”见,不顺愚情,随缘化度。

2.宜多读圣贤书,开阔心胸见识,并随顺以戒为师,不攀赖他人怪力乱神。

3.以戒为师,则易识恶、防恶。

居士】1.您的回复我可以理解为首先要多读书,增长见闻树立正知正见,然后知行合一,执行自己的正见,最后因为诸行无常缩减控制欲,才能更容易识恶防恶、与他人和谐相处吗?

2.关于您所说的求乐得苦,我认为相伴随的也有求乐得乐的情况,并不是独立存在的。快乐有时候是因为有痛苦才能感受到,如果把苦都灭了,这种快乐会不会太虚幻呢?我自己一直奉行一句话“有勇气改变自己能改变的,有安宁接受自己不能改变的,并且有智慧分辨二者的不同”。灭苦和接受痛苦是否矛盾呢?痛苦真的可以彻底灭掉吗?

贤佳】不仅诸行无常,还诸法无我。应学知苦谛,世乐非真,有漏皆苦。下面经典摘录资料供参阅:

《苦谛》(http://www.mzhy.org/20181214-3/)、《惑业苦·十二因缘》(http://www.mzhy.org/20181214-4/)、《四谛》(http://www.mzhy.org/20181214-5/)。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