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新兴宗派”的交流讨论

关于“新兴宗派”的交流讨论
(20200629)
【开宗者】如果您精通佛法义理,应该了知佛陀当年与波旬的对话,现在是末法时代,群魔乱舞,魔子魔孙混入佛门,身披袈裟,但行魔道。学诚这小子,应该是逐渐腐化、变质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为维护佛法的正义和权威,还佛教干净觉悟的本色,*师(注:开宗者)建议您皈依法宗,一起带领佛教走出新的繁荣。
【贤佳】文中多有善思,也多有矛盾,如反对男女双修法,而尊崇藏密宗喀巴大师等。
【开宗者】藏传佛教的一代宗师宗客巴大师就对密宗男女双修提出强烈的愤慨,认为密宗男女双修是亵渎了佛法,是对佛法的不尊重,因此,他创立的黄教对佛教进行了改革,废除了男女双修。宗客巴大师这个观点是对的,但还不够彻底,必须依据*师的观点,还要废除欢喜佛和明妃,如此才能够连根拔起,还佛教觉悟干净的本色。
【贤佳】宗喀巴《密宗道次第广论》大篇幅宣扬男女双修法,他反对下层喇嘛男女双修,不反对高层喇嘛男女双修(对外保密),即是让高层喇嘛独揽淫修权利,且避免团体混滥,又得重戒好名,一箭多雕,实是大淫贼。可参看:《宗喀巴法师:比丘把女性身体观想为空,就可发生性关系》(https://mp.weixin.qq.com/s/Oft07lxb4ZQt2joEvVU7zg)、《智义法师:宗喀巴大师雷人的中观见——比丘把女人身体观空就可以行淫欲了,就没有果报了?》(https://mp.weixin.qq.com/s/Bi4_3V0yyYLotkzOvI0pDQ)、《宗喀巴可能实体男女双修的资料讨论》(http://www.mzhy.org/20191023-04/)。
【开宗者】非常幸运,您能够对我提出这个观点,很好!看来宗客巴大师的改革是假的。我进一步修正《语录》,确保其权威性,要绝对保证里头的观点权威无误,如此造化众生菩提。不管是下层喇嘛还是高层喇嘛,不管是什么宗派的佛教徒,均不得男女双修。
【贤佳】藏密各个宗派都以男女双修法为核心内容,且其四皈依依师法是反智的精神控制法,实质是嫁接佛法的附佛邪法。可参看:《喇嘛祖师都以修双身法为成佛的大捷方式》(http://www.bskk.vip/thread-2687532-1-1.html)、《藏传佛教之根本是男女双身修法》(http://blog.tianya.cn/m/post-26563475.shtml)、《“藏传佛教”主要四大派的双修传承》(http://www.bskk.vip/thread-3081657-1-1.html)、《汉传本来戒为师,藏密来后师为戒;福智僧团被妖镇,四皈必然破佛制》(https://mp.weixin.qq.com/s/vYhyEy8JDADEDP4odiVm3w)、《从“上师戒”看藏密根本非佛教》(http://www.mzhy.org/20191112-05/)。
【开宗者】废除密宗男女双修,是天上如来开示,亦是佛教回归干净觉悟本色的根本立场,容不得半点沙子。非常感谢您能够提出真知灼见!
不怕密宗存在问题,关键是我们的心,心正,则乾坤正;心歪,则乾坤歪。
您这些意见,对我很重要。我也是在观察中发现密宗存在问题的,但没有您发现得这么深入。有点幸运。
*师提出皈依法宗的三皈依:第一条,绝不邪淫;第二条,皈依正法;第三条,度尽众生。用此三皈依,可破除任何邪法、邪见、邪说。更重要的是提出法戒思想,严格规范佛学理论的创新,如此,任何邪法、邪见、邪说都逃脱不了金刚法眼的推敲。一起加油!
【贤佳】“绝不邪淫”很好!“皈依正法”也很好,但需明确何为正法,如何保证皈依不偏离。宜以经为则、以戒为师,不宜以天上如来为师而自己代如来宣法,那便如同洪秀全代天帝宣法,易于滥同外道。
【开宗者】您认真把唯物《语录》全文看完即可知道,何谓法?能够让人觉悟的法即可称之为佛法,并非一定要释迦牟尼亲口宣说。法无定法,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因此,能够让人觉悟的法,即可称之为正法。如何保证不偏离呢?很好,以法戒为依据,法戒是比五戒十善更为重要的佛门第一戒。如果严格以法戒为依据,则不会偏离,至少不会走歪道。
另外,您认为洪秀全真的熟悉上帝的学说么?假的,不过是假借上帝的圣经为依托,谋个人野心和私利罢了。《语录》里头对《圣经》亦有引用,佛教徒亦可修持《圣经》。所以,洪秀全代天帝宣法,那是假法,非真法。
佛陀入灭前,告诫弟子,当以戒为师,*师进一步强调,当以觉悟为师(等同于当以如来为师),当以阿弥陀佛为师。阿弥陀佛是我们的根本性导师。
您先把《语录》全文看完,咱再进一步讨论。
【贤佳】附佛外道都自称是觉悟的法,乃至是“无上da法”。您说“法无定法”,您这个是定法吗?
【开宗者】您没有理解好。“法无定法,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这是《金刚经》里头的句子。
定法,指的是固定的一成不变的佛法。因此,这句子的正确理解是:没有固定的法,称之为佛法;因此,没有固定的佛法,如来可说。也就是说,只要能够真正让人觉悟,能够让人思想走向高尚,让人内心走向清净、干净乃至觉悟,那么这样的法,我们即可称之为佛法,而不一定是释迦牟尼亲口宣说。
附佛外道,如邪教法轮功,自称大法,不要说称不上大法,连基本的哲学思想都没有。一个初中生,怎么可能有什么经典的思想呢?李洪志毕竟不是惠能六祖。
到底是否是正宗经典佛法,以三法印为依止,亦可理解为,以觉悟为中心的思想和学说。如果符合这个,那就可称之为佛法或正法。
这些观点,《语录》里头都有详细开示,您可以认真阅读看看。
【贤佳】“法无定法”,是定法吗?您未正答。
【开宗者】法无定法,这是佛陀说的,可称之为正法,不是定法,因此不要认为有定法可说。佛陀说过的法,尽管浩瀚无边,但均为圈内法,属于有限的认知范围内的正法。咱现在认知的法,均为圈内法,再过7500多年后提出的亦为圈内法。圈内法永远少于圈外法,哪怕无穷的认知,亦为圈内法。
【贤佳】既然“法无定法”不是定法,那么就有定法,是吧?
【开宗者】非也!如果您这么认为,那就不对了。没有定法,否则就陷入法的执着(执着于法相),如果这样,那就行邪道,处于未开悟状态,不能见如来。
您提出的观点,可以看出,您对佛学经典有所思考,但好像不太对。法空,我空,众生皆空,唯有因果不空,因此不要执着于空相。
佛陀作为开悟的圣者,提出的,明确表示无定法,何谓有定法之说?世间万事万物,皆空也,故法空。
因此,不要执着于定法的问题。无有定法,若有定法,则陷执着而入魔道。
另外,我看了您提出要成立机构研究佛教邪教化,这个观点本身就不对。佛教邪教化,不过是波旬徒子徒孙,身披袈裟混入佛门,扰乱佛门罢了。包括李洪志的问题,《语录》亦有开示,不过是假借佛教的名义行邪教的事实,非佛教问题。佛教,从教义、教规、戒律等角度来,没邪教化。邪的是人,是人心变质,非教义问题。
佛陀在经典里头亦有开示,您先把《语录》详细读完,即可知道,魔法时代,群魔乱舞,人面兽心,唯佛开示可净化之。心也,心正则正,心歪则歪,心邪则邪。不止学诚,很多大德,对经典的理解都不对。
学诚只不过是波旬的化身,魔子魔孙罢了。佛教不会邪教化,如果严格持守戒律,真正做到以觉悟为师,以阿弥陀佛为师,恭敬供养自己内心深处的那尊自身佛,那么,我们的内心就会净化而自在。我在修持密宗经典的时候,经典没什么问题,但发现密宗的无上瑜伽密存在严重问题,才引起警觉。后来再查阅资料,才发现宗客巴对这个问题亦有改革,没想到只改革局部,而上层喇嘛亦这样,才发现密宗存在问题。所以提出了三皈依,并从根本上废除明妃和欢喜佛。如此连根拔起,确保佛教回归干净的觉悟本色和立场。
幸运的是,您给我提出了这么多西藏密宗的问题。很多问题,我之前亦有发现,但没您说的这么详细。但法宗三皈依,能够解决现有佛教存在的问题,包括密宗的问题。
言归正传,佛教邪教化是伪命题。佛教没邪教化,而是众生内心不干净,众生内心浮躁,佛门亦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甚至魔子魔孙,身披袈裟,但亦行尸走肉,人行邪道。这些情况,佛陀在2500多年前亦有开示。怎么解决,《语录》均有详细开示。要相信,佛教是干净的宗教,清净污垢,一尘不染。《那先比丘经》里头有详细开示佛陀的干净与纯洁,是我们学习的榜样。那先是所有佛门出家弟子的榜样。
以我对学诚事件的了解,这小子,应该是逐渐腐化、变质。一开始,肯定不是普通的比丘僧,但在物欲横流的时代,被世间所迷惑,所以开始腐化、变质。可见,修心养德是多么的重要。按《语录》的开示,应该把学诚踢出僧团,开除佛籍。此外,废除密宗男女双修,从根本上废除明妃和欢喜佛,如此可彻底斩断邪根,以此回归佛教的干净觉悟本色。可见,僧尼,对于政治,不可太近,但亦不可太远。如仁商,对于政治,不可太近,亦不可太远。分寸之拿捏,止于智慧。要记住,所有的一切,归结起来,是心的问题。心被污染了,则行为必然出问题;心不受污染,则行为必然自在。
【贤佳】您又说没有定法,那不就是“法无定法”是定法了吗?您先前说“绝不邪淫”,不是定法吗?
【开宗者】没有定法,是释迦牟尼2500多年前说的,在《金刚经》中显现出来的文字。释迦牟尼说,法无定法,即没有定法。故“法无定法”亦非定法。
“法无定法,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很显然,不管是过去、现在,亦或未来,世间开示的任何法,皆无定法。
不要执着文字相,文字相亦为空相。
绝不邪淫,是法宗三皈依的第一个皈依,亦不是定法。
你要这么来看,万法皆空相。这样看,就对了。
【贤佳】“绝不邪淫”不是定法,那何时可以邪淫?
【开宗者】错了!绝不邪淫,是对自己的自我约束,但绝不邪淫亦不是定法。即佛陀开示的法,包括其戒律,五戒十善等,皆是佛门弟子必须遵守的约束。不要执着于文字相,文字相亦为空相。因此,不要把“绝不邪淫”当作是定法。不是定法,但我们一样得遵守,就如同生病了就得吃药那样。因此,绝不邪淫,与五戒十善一样,都是对自己的自我约束。通过自我约束,才能够看到清净的菩提本心。您执着文字相,反而看不到自己的本心,这样修法无益。不要以为不是定法,我们就可以违背戒律、违背正法,那不对。
说“绝不邪淫”不是定法,指的是没有固定的法如来可说。因此,不同的如来可能会说出不同的法。这是释迦牟尼开示的。没有固定的法可说,不代表我们可以违背法的意志。因此,五戒十善等一样得遵守,如此才能够让自己内心干净。
【贤佳】您说“绝不邪淫,是对自己的自我约束”,这对您不是定法吗?您不是以此倡导他人吗?您何时可以邪淫?您先前说“法无定法”不是定法,那么何时何处“法无定法”不成立?恐怕您错解《金刚经》文义了。
【开宗者】您没理解好,不是我理解错了。
不邪淫是五戒十善中的戒律,亦是正法,是正法,但非定法,二者不要等同。不管是谁,哪怕大德高僧甚至如来,均以此为戒律。故,所有佛门弟子,均得持戒。不持戒者,均为波旬。
另外,您把“法无定法”理解为定法,但佛陀亲口宣说无有定法,因为法空。故从空的角度来看,法无定法。正法非定法,但不是说,行正法的人可以不遵守戒律和法的约束。
正法和定法,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不是定法,不代表可以践踏正法。不管是过去、现在,亦或是未来,皆是法空,皆无定法可说,但不代表过去的法、现在的法及未来的法可践踏和违背。如此才是真觉悟。
您理解的,把定法理解正法,二者不同。
定法,即固定的法,一成不变的法,但法性为空,因此不要把定法理解为正法。更不要以为没有定法,那我们就可以践踏正法,就可以践踏佛法。那就大错特错了。
所谓正法,不过是假借其名为正法罢了,其本性为空。因此,在佛法中,不要有定法之说。但没有定法,不代表法可以践踏。
【贤佳】经说佛有处非处力,多有定说。《佛遗教经》也说:“月可令热,日可令冷,佛说四谛不可令异。佛说苦谛真实是苦,不可令乐。集真是因,更无异因。苦若灭者即是因灭,因灭故果灭。灭苦之道实是真道,更无余道。”岂非定说?
《金刚经》所说“法无定法,无有定法如来可说”,是在胜义谛层面说的,您拿到世俗谛层面说事,便是牵强附会、矛盾错乱。
龙树菩萨《中论》说:“诸佛依二谛,为众生说法:一以世俗谛,二第一义谛。若人不能知,分别于二谛,则于深佛法,不知真实义。”
【开宗者】世俗谛的“有”是一种假相,是从胜义谛的真“空”中生出来的,而真空妙有,事理不二,所以是“不异”,因此,二者是统一的。
佛有了知处(符合因果事理)和非处(不符合因果事理)的能力和智慧。但实际上,您执着于佛陀的说法,认为只有佛陀的说法才是正法,其他的法就不是正法。因此,认为佛陀的正法即为定法、定说。事实上,佛陀说的这些法,皆是以文字的相显现出来,假借其名为佛法罢了。所有一切诸法,皆不可取、不可说。即我们不要执着于佛陀所宣说的法,而是要认真按佛陀的教法,进行法的认知,这样才能够有所证悟。如果你执着于定法、定说,那么哪怕佛陀说的是唯心的,你都认为是了义,那就不对了。
佛陀说的这些,都只是假借文字的形相加以显现,我们借助这些文字,能够有所觉悟,进而有所证悟。说更具体点,这些文字的般若,不过是敲门砖罢了。当我们证悟了菩提本心,进入了觉悟的境界,这些法都不过是敲门砖。因为我们已经看清楚自己的本心,了悟真相。这样,我们不管怎么样,所行、所言都能够符合觉悟的境界,而不存在做出违背戒律的事情来。证悟了后,这些文字的东西皆可抛弃,因为所有一切都是空的。但当我们还没有达到这样的觉悟境界的时候,我们依然要依这些文字修持、持戒,如此才能够证悟菩提。
【贤佳】大体如此,但您偏执《金刚经》所说“法无定法”等,在世俗层面牵拉外道法混立“正法”,创立新兴宗教,滥同附佛外道。
【开宗者】不是新兴宗教(只是佛教的新宗派罢了,因为法宗的根基依然是佛陀的正法),而是对佛陀说法的进一步延续,把佛陀说法中,唯心的部分修正,而后确立唯物的有神论。这绝不是什么外道。
人间的佛教,人间的佛法,必须以天上的佛教、天上的佛法为依托,以文字等般若的形式显现,而后为人间所认知、遵守。
所以,如果执迷于佛陀的说法,那就是迷信。
不只是您,我参与的学佛小组,很多都不过是迷信罢了,根本就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而修,我们修了后要如何证悟。甚至把学诚的挂像当偶像,顶礼膜拜。到后面,我发现,这都不过是学诚的伎俩罢了。学佛小组,这个形式可以,但不能这么修。修宗客巴的《菩提道次第广论》,姑且如您说的,是大淫贼。佛陀的正宗佛经不修,修这样的,显示了这些学佛小组都必须经过进化和改进,以此唯物地接近佛陀的原意。学诚这样子,说白了点,不过凡心不除罢了,缺乏足够的监督。如果有监督,恐怕中国大陆这些比丘们就不会这样肆意妄为了。
此外,现有的宗教,包括基督教及佛教在内,均具有排他性。这些都不好,都需要修正。如此,形成唯物的思想和学说。只有这样,宗教才能够无限接近天上的形态。否则,都不过是局部认知天上的宗教生态罢了。
【贤佳】佛教并不排他,而是理智明辨邪正和层次,包容善待,适当借用。如您否定男女双修等,算是排斥吗?又如同分定小学、中学、大学,并非就是瞧不起小学内容和小学生,更非排斥。
如果不能明辨邪正、层次,而滥牵外法混同佛法,便是滥同外道。当然,很多外道多有善法。附佛外道也并非都是邪恶的,如同有恶性肿瘤,也有良性肿瘤,但若不谨慎注意,良性肿瘤可能发展变异为恶性肿瘤。
可参看《戒律答疑讨论之二十四·(四)》(http://www.mzhy.org/20200602-07/)。
【开宗者】错了,您看《语录》,里头有明确说明,佛教亦有排他性。这是全世界所有宗教都有的特性,其他宗教亦如此。废除男女双修,是佛陀确定的,不是我,我只是代其执行罢了。双修是魔王波旬的伎俩,曲解经典,毁坏戒律,更是外道渗入佛教的产物。
【贤佳】我赞同您对男女双修法的看法和态度,以及您所说“绝不邪淫”,很随喜!
【开宗者】看到您对佛教的理解和追求,这是很好的。事实上,我只是对释迦牟尼的经典重新修理了一遍而已,把其经典借用宗教唯物主义认知技术进行唯物解释。对其存在唯心的论断(很多论断,在现在看似唯心,其实未必,而是我们看问题的视角、切入点存在问题)进行修正,从而无限地接近佛陀的原意。包括我们的高僧和大德,如孙思邈、莲池大师,对《华严经》的论断,那都是错误解读。这么顶尖的人都如此,更别说其他的僧尼。
因此,我把这些发现的错误论断进行唯物地修正,同时对佛教存在的问题,包括双修,亦包括佛教组织等问题,进行纠正,如此回归佛教干净觉悟的本色和立场。这样我们才能够无限接近佛陀的原意,以此实现人间佛教无限接近天上佛教的形态,以此推动佛教走出新的繁荣,走向新的进化。或许,这应该是一种责任和使命吧。
所以,法宗不是新兴宗教,而是佛教的新的宗派。我不知道您皈依的是哪一个宗派。法宗的立宗根基是珍爱生命,心无私念、杂念、恶念,多少有点契合六祖惠能的“无念为宗”的说法。
现在是末法时代,与佛陀当初的预言是非常吻合的。针对这些情况,法戒思想才腾空而出。要修正佛学理论和佛学思想,必须始终以觉悟为中心,否则就是伪说。因此,法戒是佛门第一戒,位居五戒十善之上。当前的大陆,社会很功利浮躁,所以才出现一切向钱看,甚至不择手段,亦出现学诚这样的魔僧,台湾称之为野和尚,闽南亦如此。很多寺庙,甚至出现烧第一炷香要几十万的不正常的现象。僧尼纷纷修读MBA,何也?不过是为了往上爬而已。这些都是错误的思想和行为。管理经营寺庙不是做买卖,也绝对不允许这样。因此,对僧尼修读MBA的,我嗤之以鼻。佛门经典不修、不精通,就去修MBA,邯郸学步,恐怕目的不在于提升自己,而在于读完MBA,马上就可以当主持、当方丈,甚至当佛教领袖。这些都是错误的功利行为。佛教僧尼,必须对佛学经典了然于胸,做不到这点,那就不要修MBA,更不能修外道典籍。如果能够把佛学经典了然于胸,那允许修读MBA,修读外道典籍,否则很容易陷入邯郸学步的困境。
佛教种种不正常现象,都是违背佛陀的原意,正契合佛陀关于末法时代的种种预言,因此必须修正,以此回归佛教干净、觉悟的本色,回归佛教僧尼修心养德的立场。更重要的是,推动佛教文化居士化,因此形成僧尼与居士路线并行并重的局面,如此佛教才能够走出新的繁荣。
希望一起努力,为推动佛教改革振兴,至少是出点力、做点贡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