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81212)

(一)

居士】看了大家的分享,头脑中只有四个字:百废待兴。现今的佛教太衰败了,急待复兴,大慈大悲的佛菩萨如何忍心看着众生接受如此衰微的佛法?

昨晚拜佛时忽然产生一念:反对藏密,冥冥中是否会遭“报复”(他们应该有很多的咒术之类的)?但内心很坚定:宁可选择在佛菩萨的怀抱中死去,绝不选择在魔掌中活着!即便因此而承受极大的痛苦也绝不反悔;如果因此而失去生命,如果再投生到此世间,我依然会如此选择。我是佛弟子,既然选择了佛教,就有这样的责任和义务。不但藏密,只要是附佛的、毁坏佛教的,我都要反对!只恨自己无能,不能做得更多。真诚地祈愿更多有能力的出家、在家众能积极参与到挽救佛教、挽救众生的大业中来,珍惜自己的善根,守护好众生的善根,令佛菩萨欢喜。

贤佳】随喜正见善愿!

居士】如果此生结束可以去极乐世界,我肯定会选择去极乐世界,因为那里有我想见的佛菩萨,在那里可以听闻正法,可以成长更快,可以实现普贤大愿。在这个世间总是造恶,成长太慢,还常常退失,如果遇到恶知识更悲惨。如果自己成长得够量了,可以做得更多。

贤佳】是的!不取不舍,不即不离,惭愧善根不足,畏惧无义罪苦,慈悲惑业众生,殷求净土修道,现世随力护教,未来乘愿度化。

居士】忽然想到昨天一位法师提到,大力弘扬《广论》的师父和常师父都出事了,由此我想,这是否是在警示后人:不要再弘扬《广论》了,否则会感恶果?一直到现在,我一直不认为师父和常师父是出于恶意而为的,只是他们认可《广论》,然后把自己认为“好的东西”介绍给更多人,甚至宗大师可能都是受害者。据说宗大师自己生前并不行双修,从这一点来看,我觉得,宗大师确实应该是重视戒律的,而且他也认为双修是破戒的行为。每种行为都是业感的,宗大师出生在藏地,接受的就是这种引导,所以他自己著论也就照猫画虎了。不是说《菩提道次第广论》以前是藏地出家人才有资格学的吗?那就是说以前它的流通应该并不很广,那《密宗道次第广论》应该就更隐蔽了,只是后来被人公开化了,但这应该不会是宗大师的本意吧?正如您所言,其实汉藏两地学藏密的都是受害者。我并不是为了给谁洗白,对事不对人,藏密该反对还是反对,附佛外道该反对还是反对,好心做恶事该处罚也照处罚,只是觉得,法是邪法,但人不一定是恶人,其实他们也蛮可怜的。请问法师如何看待这些呢?

我只是说他们的初衷,至于师父后来的言行,我想那是因为已经深受毒害,已经身不由己了。他们给后人的警示就是:千万不要盲信盲从,更不能助力邪法的流通,否则自害害他,会饱尝极重恶果!

贤佳】您的思考很好!本无恶人,但有恶法。

可能有的人是始终受蒙蔽的,信以为究竟真理、圆满正道,而尽力奉行、竭力宣护,或有些疑虑但不敢质疑,仍努力奉行、随力宣护。可能有的人初受蒙蔽,后来识知虚诳,但已得高名大利而不愿放舍,或衣食居身依附体系而不敢跳离,由此仍然假意奉行、将就宣护。

格鲁教法是嫁接在佛法上的系统相似法体系,特别其教义认为一切诸法皆是名言分别安立,佛有时也会慈悲妄语虚构,因此可背离佛经文义而另外“善巧”安立法义,并心安理得“慈悲”妄语,由此毁坏正信正见,开演出众多相似法,并妄语虚构以忽悠乃至恐吓掩护,蒙蔽性、破坏力极大。又攫取世俗势力,建立世俗组织,裹挟世俗文化,长期传承积累,极难明辨遏制,特需大力揭破。

居士】是的。我并没有认为藏密的最初创立者肯定是善意的,也并不否定此法被很多人恶意利用,只是中间确实会有很多人因各种因缘而受其蒙蔽,并在没有体证的情况下以为“高深大法”而助其传播,以至于让更多人无辜受害!有时我想:也许有不少我们认为的“祖师”,因为类似原因而现处恶道,哀哀地期待有人能尽早揭破其邪妄言论并遏制其发展,使其早日脱离恶道吧?真悲惨!一定要尽力揭破,既是救前人,也是护后人。

学佛不但要慈悲,智慧更重要,只有不断学习佛陀的正法才有明辨能力,否则就可能无辜地自害害他。

(二)

居士】五台山几个学密的寺院现在也不敢对外说自己学密,五台山那边目前对藏传佛教比较敏感,大家都在极力避免与藏传的关系。

贤佳】是什么因缘如此?政府部门有在这方面做什么“宣导”或措施吗?

居士】五台山那边的一些法师说最近“藏传”二字十分敏感,可能一方面他们也关注网上的一些动态。自从学诚倒后,很多人都对藏传有一些看法,所以他们也怕危及自身及所在寺院吧。再加上五台山当地领导也都挺谨慎的,他们不求五台山做得有多强多好,只要别出事、别出乱子就行。

我看一些学习能海上师开示的法师还蛮有修行的。虽然我也是因为学诚这事后对藏传没什么信心了,但看着他们在清苦的环境下学修,与世无争,也没搞什么双修,实在觉得还好。所以我也一度判断不了,也在问自己:究竟这藏传应该如何正确认识?应该如何正确定位?还有一位法师说,通过一些途径也会看您的群发邮件,看后他也会思考,但由于他们信仰藏传,所以有时候也不是完全同意邮件中的观点。

贤佳】藏密是邪法嫁接佛法,具有极大的迷惑性、蒙蔽性,很多有道心的人受迷惑蒙蔽。有些人本有道心善根很强或外缘环境良好,受邪法损害轻浅(或自发有所调和或回避),仍然会表现出较强的道心正行,这也增加了藏密的迷惑性、蒙蔽性,因为很多人冲着这些有道心正行者的行持和言论而信受藏密或不敢质疑、批评。

一位曾师从法尊法师的老居士说:“我深受法尊法师的影响,深得他老人家的教益,法尊法师和格西波密·强巴洛卓(文化革命以后的第一位甘丹赤巴)让我知道了真正的高僧、大师是什么样的。他们都对我极好,非常信任我。但是,我问他们两位密宗修行的事,他们虽然分别说汉语和藏语,但异口同声,都淡淡地说:‘我不懂。’事后我明白了,对于密教修法,他们都非常慎重,是我自己颟顸无知,根本没有资格问他们这样的问题。一位翻译了《密宗道次第广论》,一位在下密院修行过,怎么会‘不懂’呢?”

深奉藏密者的行为则可能展现(用信奉者语言说是“示现”)出极大恶劣,宜应明识警戒,如今天有居士给我发短信说:“《孟晓路:再论喇嘛教之危害》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600130460102yp1g.html,《揭批藏密喇嘛教精华帖汇集》http://www.bskk.vip/thread-3076030-1-1.html。转给师父,多多揭露。现在藏密已在国内泛滥成灾,再不狠狠揭露,正法就要灭亡了。”

您说“还有一位法师说,……也不是完全同意邮件中的观点”,不知是否方便请他跟我联系?我想听取他的不同观点,作交流讨论。

居士】我刚才看您发的那两篇带链接的文章了。之前我一直认为西藏的农奴制等一系列陋习的产生是由于西藏的落后、地域的问题(受西藏原始宗教苯教的影响)以及政教合一所导致的。第一篇文章的意思是从莲花生时代,莲花生就把最本质的印度晚期佛教的不正风气传到了西藏。但这不是前弘期么?后弘期的宁玛派,有关于莲花生大士的直接传承也已经很少了。在我的印象中,近代的藏传佛教应该已经是改良后的了。不知道这些文章的作者权不权威,写的符不符合事实。当然我也只是了解皮毛而已。

对于《广论》业果方面,我觉得写得还是很好、很全面的,不知道《广论》里业果方面有无问题?我始终认为双修是不可以的。如果一个人想要修行,却不能断除淫欲,日后必落入魔道。我认为藏传佛教之所以近几十年扩展迅速,不仅在中国,乃至亚洲、美洲、欧洲、澳洲等地拥有大基数信众,这应该是得益于藏传的几个特点:依师为首高度控制,供所谓的护法求福报快速,藏传的理论结构紧密一环套一环,拥有十足的神秘感与宗教仪式感等。

那位法师有些不太敢与您联系,只能日后有缘再说了。

贤佳】莲花生将印度晚期密教传入西藏,是属于前弘期。现在宁玛派僧人仍较多引述莲花生,非常尊崇莲花生。文章供参考,就我了解是基本可靠的,您可再查看其他相关历史资料以校核。

关于《广论》业果方面,曾经有人就日常法师依据《广论》业果道理所宣讲的“业决定一切”提出批判,一位龙泉寺体系法师2011年时给我来信如下:

“有位居士对‘业决定一切’的看法有不同意见,在格鲁论坛及龙钦社区里09年发帖讨伐。格鲁论坛中09年有回应,龙钦社区没有特别人回应,他在今年3月份又做了重新回帖。http://bbs.gelupa.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2005&page=1”

我回复说:

{说“业决定一切”或“一切业决定”是简略说法,是相对的“一切”,非是绝对的一切。如果说是绝对的一切,即说一切心、心所法的生灭也由业决定,就成外道宿命论了,那修行就没有意义了,常师父也不会推荐《了凡四训》让人修善转命。如果说一切色法现象、心不相应行法现象、无为法也由业决定,更是明显荒谬。讲说“一切业决定”者不会传递这样绝对一切业决定的意思给他人,更不会有这样的解说。不会有任何佛教徒信受这种理论并指导修行,因为依这种理论不用修行、不能修行。这只是一个名言内涵的安立问题,要“依义不依语”,不可依文解义、以文害义。

例如《大智度论》说:“问曰:若能满一切众生愿者,则众生有边,无有受诸饥寒苦者。何以故?一切众生皆满所愿,愿离苦得乐故。答曰:‘满一切’者,名字一切,非实一切。如《法句偈》说:‘一切皆惧死,莫不畏杖痛,恕己可为譬,勿杀勿行杖!’虽言‘一切畏杖痛’,如无色众生无身故则无杖痛,色界众生虽可有身亦无杖痛,欲界众生亦有不受杖痛,而言‘一切’,谓应得杖者说言‘一切’,非实一切。”(卷第三十)

佛教讲缘起法,缘有四种:因缘、所缘缘、等无间缘、增上缘。报因是因缘的一种。果有五种:异熟果、等流果、增上果、士用果、离系果。其中士用果是由士夫现前造作而得受用的,非决定于业因感生。离系果是由心智证得,不直接由业报得。

《广论》说:“业决定理者,谓诸异生及诸圣者,随有适悦行相乐受,下至生于有情地狱,由起凉风所发乐受,一切皆是从先造集善业所起。”也是相对而说,言义有余,例如禅定所生身心轻安乐受非由业报得。}

(三)

居士】弟子谈一下自己的想法:

1.藏密邪法这个时代在世界和汉地之所以能大兴,从佛教角度看,是魔的加持。从世间角度看,有西藏独特的文化因素的吸引和背后政治力量的推动。

2.汉传佛教因文革乃至更早的历史原因,积弱衰败,人才亏乏,自顾不及,这给了藏密邪法广泛传入汉地的机会。

3.绝大多数人都没有佛教经论的基础,缺乏独立思考的习惯和能力,而又有宗教的需求,一旦涉入,就被“依师”“高深大法大家条件不够接触不到”“唯佛能知”“谤法罪业”等忽悠,成了魔子魔孙。

(四)

居士(龙泉寺还俗)】《广论》是法尊法师翻译的,能海法师、智敏法师那一脉也是弘扬藏传,怎么看待他们呢?

贤佳】好心、道心被邪妄之法所蒙蔽。

居士】大多数人总是自我优越感很强,不觉得自己是凡夫,尤其是龙泉体系的人,因为给大家营造了一种前世很牛的幻想,越吹师父厉害,自己也越厉害。我最开始的时候,大家把师父吹得都快是释迦牟尼佛再来了,我一想:“我要是能跟着师父出家,那我岂不是在一千二百五十人里了?我很有可能已经成就了,我真有善根!我是来度众生的。”大家把前面的法师个个看做菩萨,那是相当恭敬依师,全都是处于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中。做生命回顾,也是拼命向师父看齐,一个等流能给你说出花来,别人听得真是不敢相信自己身边竟然有这么一个再来人。你把自己包装得越好,就越受重视,大家都会恭敬你。

贤佳】凌驾于三宝的依师法衍生出来的虚妄谄附、自欺欺人,有“高法”为依托,暗合名利需求,立生现前效用,极具迷惑性和影响力。宜应深省明察,回归佛经正典,随顺以戒为师,踏实行持。

(五)

居士】看近期“中国藏学网”上报道国家已经把藏传佛教列为了国家战略,要走帮助藏传佛教适应中国文化的道路,要对藏传佛教教义做适应中国文化的阐释,消除其消极影响。具体由藏语系佛学院和中国藏学研究中心负责。是信佛子能联合起来向国家提出建议帮助其改良。

(六)

居士】 我觉得“梦中”的微博停了,估计可能政府要后续处理学诚了,现在静默不是坏事。保学诚的还在折腾,也是最后的时间了。贤启法师是去美国了吗?有人这么说。

贤佳】贤启法师是去美国了,是避离安全风险。我在国内,有政府的安全保护。

居士】他们说贤启法师有境外势力支持,把举报事件说成是有外国势力颠覆,用心险恶。

贤佳】若有外国势力支持和颠覆意图,他们能知道,政府不会查知不到。即使政府先前没想到、不知道,后见这种宣说、提示,岂会置若罔闻、不管不顾?政府岂会配合国外势力的颠覆意图而宣布对学诚的举报基本属实并对学诚层层免职(或勒令辞职)?另外他们说外国势力支持,具体怎么支持的?有何明确证据?一直含糊无辞,未提供任何明确证据,显是捕风捉影、无中生有,这在佛教戒律和社会法律上都属于诽谤。

他们又有说政府想压制佛教或为商业利益而构陷学诚,一直也是捕风捉影、牵强附会地推测,给不出任何明确证据。政府若要整治学诚,用违章建筑或用违规财务就可名正言顺地整垮学诚,何必用费力费时且担大风险的构陷方式?

他们的这些宣说是违戒违法的,是长期熏习相似法而轻戒轻法的结果,也是学诚长期偏私营造利益共同体以及妄语欺诳言传身教的效果,皆是误人,更是害己。

居士】你是说到点子上了。这就是一贯以来妄语结果,长期宣说相似法洗脑的结果。太可恶了!

贤佳】表象可恶,实是可怜!

关于安全风险,在7月15日我向佛教界发送求援的警报信和举报材料后,就有一些人提醒我注意安全。8月1日举报材料在网络暴传后,我收到较多辱骂、诅咒、恐吓的短信,骂我是畜生,咒我下地狱,说我是“人人得而诛之”,较多人提醒我注意安全,关心我的安全措施。贤启法师也应该是类似的。虽然不必害怕,但还是宜应适当避离风险而保护安全,如《优婆塞戒经》说:“菩萨虽复不惜身命,然为护法,应当爱惜身。”(卷七)那些辱骂、诅咒、恐吓是违戒违法的,用这种方式“护教”,可能受藏密“诛杀法”的影响,理直气壮,不以为非。有些人非议贤启法师的安全保护行为,推说背后有不良动机目的,是缺乏常识、不知情况,或是恶意牵强污谤。

居士】这几天,“梦中”的微博消失了,这个人似乎一开始就了解很多内幕,也有说此人以前就是在龙泉寺出家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总之,在当前的处境下,都是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贤佳】关于“梦中幻影终有时”微博的关闭及博主的安全,有居士来信说:

{由于维护学诚的一干弟子伙同一位长期在网络佛教板块活跃的账号YC,通过向法院立案起诉个人收到网络攻击人身侵害,由律师向新浪发函调取其想要打击的人群账号注册信息,从而获取到了手机号码。(很讽刺是吗?当初贤启法师也是通过法院立案律师调取信息,但是维护学诚的弟子却说不可能,然而他们完全也就这么操作了。)然而由于“梦中”并无任何违法行为,他们得到账户手机号码后,并不能采取进一步的法律行动,就通过龙泉寺体系调查手机号码后面的个人信息,妄图进行威胁恐吓,在调查过程中已有部分师兄收到骚扰警告电话。这些年龙泉寺积累了几十万信众的姓名、身份证号、家庭地址、工作单位等系列个人隐私信息,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违法利用个人信息,本人身份证信息就遭到过滥用。这次龙泉寺一干人等通过体系查询滥用个人信息试图进行个人攻击威胁,更非一个正常团体作出的理性行为。

由于下一步学诚即将宣判,而且国家相关部门会对佛教违法行为进行深入整治,为了不激起这些情弟子作出过激举动,“梦中”等人暂停揭发学诚和龙泉寺违法违戒行为,他们目前都很安全。但如果龙泉寺继续利用曾经积累的个人信息进行类似大清洗活动,煽动信众知法犯法,危害到人身安全,也不排除当事人会诉诸法律。}

居士】这龙泉寺胆子真大!敢利用身份证数据信息,这是成了谍报系统吗?

贤佳】他们可能认为这是护师、护寺、护教,有大功德,只要可行有效,没有什么不可以做的。正如前些年有法师指挥义工(应是学诚指示或同意)集体对抗城管人员对龙泉寺一些违章建筑的拆除,他们热情高涨,轮班守护。

居士】龙泉寺一步步走向邪教,利用信徒对佛教的信任,引入对抗政府。

(七)

法师】现在全国都在巡视,宗教领域的第一轮就是治理佛道教商业化问题,安徽是第一个巡视省份,九华山问题最多,慧庆已经倒台了,等待审判!现在国家整顿佛教,二贤法师功不可没!我安徽的同学赞叹你们。

贤佳】很多人说学诚反对佛教商业化,因而被陷害,何以说国家治理佛道教商业化问题跟我和贤启法师有关?

法师】学诚就是一个骗子,他反商业化了吗?

贤佳】学诚代表中佛协作过反对佛教商业化的讲话,所以网上很多人说他反对佛教商业化得罪人而被陷害。何以说他未反佛教商业化?

法师】法门寺收百元门票,他反对了吗?

贤佳】关于学诚反佛教商业化的虚假,文章《关于前会长的事,小和尚有话说》(https://mp.weixin.qq.com/s/-wPN2ubMJJdusWMqySxN9Q)有较全面论述。

(八)

居士】*法师说极乐寺这种情况的尼众没办法,只能求往生净土了。没法再受比丘尼戒了,因为她们犯了贼住,参加了僧团羯磨。和您的观点不同,法师您怎么看?

贤佳】她们以前参加僧团羯磨不犯贼住,因为认为自己是得戒的比丘尼,按戒律要求参加僧团羯磨,没有盗听意。律中称受戒未得戒而以为得戒并随顺持戒者为“好白衣”,参加僧团羯磨不犯贼住。弘一律师在《征辨学律义八则》中有专门引据辨说。另外,如果是在都未如法受戒得戒的“比丘尼僧团”中(如极乐寺中)参加“僧羯磨”,更没有贼住问题,因为都不是真正的比丘尼,所作羯磨不成比丘尼僧羯磨。

弘一律师《征辨学律义八则》说:“问:前云已受比丘戒而不如法不得戒之白衣,此在僧中闻正式作羯磨者亦不成贼住,此言尤足令人骇异。有何明文以为证耶?

“答:《羯磨》云:‘三者,不得满数不得诃者,……白衣……。’南山律祖《疏》云:‘前十三难,有过障戒。此好白衣,受十、具戒,虽并心净,不妨加法参差不成,仍本名故。’今案:我等已受戒而不如法不得戒者,即属此类;虽于僧中闻作羯磨,亦仅判为不得满数、不得诃,决不云‘成贼住难’,以无诈窃心故,而云‘此好白衣’也。”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