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律答疑讨论之二十七

戒律答疑讨论之二十七
(20200623)
(一)
【沙弥】持八关斋戒的缘故,近日变化很大,认识到了自己以前的错误,一直在各种业力里面随波逐流。刚才和父母聊天结束后,突然想看看戒律,学习《佛说优婆塞五相戒经》,刚看没几句,就有感自己之前不孝顺,对父母现状也较无奈,惭愧忏悔泪止不住。持戒如此殊胜,对我改变非常大,存心做个正人,根本就没必要担心自己持不了戒。
过午不食我以前坚持不了,做不到,这次关掉手机并且每天随众、诵《地藏经》,就做到了,根本就不饿,什么事也没有,看来之前纯粹是心理作用。
【贤佳】随喜!戒如大地,载生善法。
【沙弥】《佛说优婆塞五戒相经》:“若为杀母故,堕胎,若母死者,犯不可悔;若胎死者,是罪可悔;若俱死者,是罪不可悔;若俱不死者,是中罪可悔。”
罪可悔和中罪可悔是两种吗?罪可悔的这个罪是多大呢?是不是也可以叫做上罪可悔呢?
涉及到人,没死就是中罪可悔,死了是不可悔,死了但没杀心是(上)罪可悔,其他非人、畜生就低一级。您看我的理解对吗?
【贤佳】“是罪可悔”,可能是中品罪,也可能是下品罪。此处就杀母的方便结中品罪,但业道罪比“俱不死”的情况重。
上品罪即是不可悔罪。杀死非人是中品罪,杀死动物是下品罪,其方便都是下品罪。
【沙弥】堕胎时被阻止,但对胎儿有了影响,接生时因为这个难产,导致胎儿死亡,“若不即死,后因是死,犯不可悔罪。”如果接生时,当时对胎儿所造的影响只是胎儿难产死亡的其中一个因素,如何判定罪业呢?
【贤佳】不是死亡的决定因素,那么结方便罪,即中品罪。如同甲杀乙未死,随后乙被丙杀死,那么甲结中品罪,丙结上品罪。
【沙弥】关于这些罪的名字,比如从“不可悔”到“方便罪”这些从哪里看呢?我想大概先知道有什么罪,不可悔、中罪可悔、下罪可悔、方便罪、业道罪,还有吗?
【贤佳】可看蕅益大师的《优婆塞五戒相经笺要》和弘一大师的《南山律在家备览略编》。
【沙弥】老病者,不应引导自杀,那如果:
1.重病插氧气管、胃管等等,病人很痛苦,告诉他(她):“你这是白折腾,遭罪,不如拔管。”
2.得了癌症,劝老病者:别治了,没用,等死吧!
3.看父母痛苦,自己拔管。
以上都死了,都属于不可悔罪吗?这里的老病者应该也包括重病的年轻人吧?
【贤佳】是的,以上劝死、助死“成功”都犯上品罪。
【沙弥】那这样的话,很多受戒居士如果不学戒的话,很容易就破根本戒。
如果发生以上两种情况,继续治疗又没有用,如何面对处理呢?
如果治疗前就帮病人分析各种情况,请病人自己抉择插不插管,这个时候引导病人不插管,自然死亡或者其他治疗维持生命死亡,犯什么罪呢?
如果癌症怎么治疗都没有用,引导病人看中医维持生命,或者放弃治疗,利用剩余时间享受人生或者念佛往生,各犯什么罪呢?
【贤佳】如果现代医学技术治疗确实已无效,可明确告知病人情况,并可开导病人保持正念(不论是否插管维持治疗或采取其他治疗)以便往生净土或人天善道(特别机缘可开导思观四谛断烦恼),由病人自己抉择是否插管维持治疗或选择其他治疗,那么无妨。
如果不是基于后世往生善道或解脱生死而开导正见正念,而重点是基于现世少苦、省钱、少牵累他人等而开导,或妄说由以前的善业早死早得乐等,引生不正见、不正念,那么便属于劝死,犯杀业。
【沙弥】还是看自己的发心是否正。
【贤佳】首先是发心是否正,其次看引导的内容是否随顺启发正见正念。
【沙弥】那如果发心正,引导也对,但是对方业障重死掉了,原先的重病如果治疗的话还不至于死这么早,结果现在听劝,发愿往生没成功,反而早死了,这种情况如何定义呢?
【贤佳】如果重病的治疗很易破坏正念,那么正见开导保持正念往生,病人抉择放弃易破坏正念的治疗,虽然早死,即使没有往生净土,也有利于往生人天善道,那么无害无罪。
如果重病的治疗不是很易破坏正念,那么不宜强劝放弃治疗,开导正见和各种情况下如何尽量保持正念就好。如果强劝放弃治疗,那么还应随机缘继续关照开导保持正念,否则是不负责任的,应有罪过。

(二)
【居士】在家居士在家供佛后的食物、饮品等是否自己和自家人可以食用呢?因为在寺院里供佛后的食物等由典座法师开许后,我们便可以安心食用,那么在家里的情况我们该如何处理呢?我咨询了几位法师,有说可以自己或自家人食用的,还有的说最好自己和自家人不食用,分享给其他人为最好。不知道是否经文中有定论?
【贤佳】居士在家供佛后撤下的饮食,居士可以随意处理,自己食用或给人食用。如《四分律行事钞》(道宣律师)说:“献佛物。律云:供养佛塔食,治塔人得食。《善见》云:‘佛前献饭,侍佛比丘食之;若无比丘,白衣侍佛亦得食。’”(卷中)更多文据可参看《戒律答疑讨论之十一·(五)》(http://www.mzhy.org/20200303-04/)。

(三)
【法师】八关斋戒早上什么时间是如法的呢?是要求明相刚出吗?早饭之后八点左右可以吗?
另外,八关斋戒是否可以两日两夜、七日七夜,乃至三十日三十夜受呢?
【贤佳】受八关斋戒,明相出之后、正午之前的方便时间都可以,早一些则受持时间长是更好。如果本预期受持八关斋戒(如六斋日时),因忘念或不得已事缘拖到午后才受,也可以。不可无不得已事而故意放到午后受。
八关斋戒一般应是一日一夜,有部律一概不允许多日多夜受持,四分律允许多日多夜受持,应是有心力条件多日受持且不方便日日找僧人求受的机缘。

(四)
【居士】以前参与团队活动时,统一印了一些背后写有“南无阿弥陀佛”字样的T血衫,感觉穿了去洗手间总是不恭敬,但又不知道如何处理。不知是否可以交给专门处理废旧经书的寺院处理?
【贤佳】印有佛菩萨名号、图像的衣物宜供奉或收存于净处,不宜穿着、杂用。
【居士】带有佛号字样的衣服可随之前提到过的旧经书、破损佛像由专门处理这些的寺院处理吗?
【贤佳】可以。
【居士】以前看到很多人穿的这种衣服满街跑,说是给大众种下念阿弥陀佛的善根。
【贤佳】种善根的方式很多,印经、讲法、塑像等都可种善根,自己的言行如法合善是更根本的给人种善根。用这样粗野小广告的方式,自己失敬于佛菩萨而自坏善根,也可能让人厌嫌失敬而坏人善根,是为不智。
【居士】是啊!我从来没有穿过,总是感觉不恭敬,也是因为不去那些团队,没有机会穿。

(五)
【居士】昨天看到戒律对女众的一些限制问题,我就想:女众必须由比丘尼师剃度,那第一个剃度的大爱道比丘尼是由谁剃度的呢?
【贤佳】大爱道和五百伴女是自剃发,求佛出家,佛不听许,后经由阿难请求,佛制定八敬法,阿难传告大爱道和五百伴女,她们欢喜听闻、愿奉,即成出家和受比丘尼戒。这是唯一一次由八敬法出家并受比丘尼戒,以后都由大爱道等比丘尼辗转剃度。

(六)
【沙弥尼】末学有一位同门的师兄,好像是受戒不久的比丘尼,后来离开师父,自己接了一个道场。今天她给群里发信息,说剃度了弟子。末学一听,真是太吓人了!
末学的剃度师父只是对末学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因缘,佛教界的乱相太多,管好自己就好。
面对这种情况,末学该沉默还是怎么做呢?觉得佛教界的各种乱相就是因为大家都沉默,所以才越来越离谱的。
【贤佳】可提示她:
比丘尼未满十二夏而剃度弟子,非法,有罪,应该忏悔。但胜过比丘收剃女弟子,是不如法中的相对如法,应该祝贺!
冒罪收剃弟子,应该如法教导佛法,不能仅当劳役工具,否则更增罪业。祝愿如法教导弟子佛法,将功补过。
【沙弥尼】末学的师父会因此结罪吗?类似的事情 可能还会再发生在末学的师兄中的,估计师父也还是不管不问的态度。
【贤佳】明知弟子非法,没有特别难缘而不作管教,是有罪业的。
《菩萨善戒经》说:“为持法故受蓄弟子,不为名利。……见毁戒者,深生怜愍,以清净心善语教告,犹如父母教告诸子:‘汝所犯者宜应发露如法忏悔。’若彼不受,不宜如本受其供给身力作役,复应随事举处谪罚。若故不受,应当驱遣令出寺庙,为令佛法得增长故。如其不能教呵罚摈,故共住者,是名破戒,名非沙门、非婆罗门,佛法中臭,名旃陀罗,名为屠儿。旃陀罗等及以屠儿,虽行恶业,不能破坏如来正法,不必定堕三恶道中。为师不能教诃弟子则破佛法,必定当堕地狱之中。为名誉故聚蓄徒众,是名邪见,名魔弟子。不蓄弟子不能破坏如来正法,蓄恶弟子则坏佛法,坏佛法故名魔弟子。”(卷第四)
【沙弥尼】“若故不受,应当驱遣令出寺庙,为令佛法得增长故”,这里所说的“驱遣令出寺庙”,可以指劝令还俗吗?如果弟子没有犯到灭摈的罪,但不听管教呢?现在的人是很不好管的。
可能有人是离开了师父,不与师父共住,但因为不学无知,离开师父之后,自己接庙、收徒等等,造更多的恶业,那还不如在师父身边,多少还有个监督。
一般人也不会轻易劝别人还俗,可能怕造业不好吧,如《出家功德经》云:“佛告阿难:‘若复有人,破坏他人出家因缘,即为劫夺无尽善财福藏,坏三十七助菩提法涅槃之因。设有欲坏出家因缘者,应善观察如是之事。何以故?缘此罪业,堕地狱中,常盲无目,受极处苦。若作畜生,亦常生盲。若生饿鬼中,亦常生盲。在三恶苦,久乃得脱。’”
【贤佳】破重戒则驱令还俗,未破重戒则驱离寺院。如果那样不受管教,留在身边也没有什么监督作用。恶徒待羽翼硬了随时离开也留不住。“驱遣令出寺庙”,即是不给恶行者寺院平台作依托,也解除师徒关系,令其少了作恶的凭借,并且警诫其他人,后续还宜随缘呵责,不应姑息养恶。《菩萨地持经》说:“应呵责者,呵责调伏。微过微犯者,以怜愍心软语呵责;中过中犯者,中语呵责;上过上犯,上语呵责。如呵责,折伏、罚黜亦复如是。软中过、软中犯,随时驱出,还令共住,为化犯戒及余人故,以爱益心,黜令出众。上过上犯者,不同住,不同食,乃至改悔亦不同住,以慈愍心故,不令彼人于佛法中多起罪过,亦为教诫余众生故。”(卷第四)
经说障人出家有罪,是非法障如法出家修道者有罪。如《佛说出家功德经》说:“若见出家修持净戒、趣解脱处,破他出家,为作留难,以是因缘故,生便常盲,不见涅槃。”如果是邪见、非法出家,助成则有罪。相关辨析可参看《辨破学诚体系鼓励出家的相似法》(http://www.mzhy.org/20200407-03/)。
如果出家后破重戒,应该逼令还俗,否则有罪。不能如法出家修道,乃至犯戒作恶、坏乱佛教,应该劝令还俗。
如《大宝积经》说:“若不能消信施之食,宁可一日百数归俗,不应破戒受人信施。”(卷第八十八)
《大般涅槃经》说:“奸伪谄曲,贪利无厌,爱乐愦闹,……多语妄说,长短好丑或善不善,好着好衣如是种种不净之物,于施主前躬自赞叹,出入游行不净之处,所谓沽酒、淫女、博弈,如是之人我今不听在比丘中,应当休道,还俗役使,譬如稗䅎,悉灭无余。”(卷第七)
蕅益大师《沙弥十戒威仪录要》说:“若体弱不能持非时食戒,宁退作近住男,勿挂虚名日日招破斋罪。”
更多辨析可参看《极乐寺尼相关情况及还俗问题讨论·(二)》(http://www.mzhy.org/20191120-03/)。
正因为现代人不好管,所以不应轻率剃人出家,应该充分考察、适当呵教,否则收剃之后骑虎难下,误人坏法,相牵堕落。出家重在欲乐名利者不会顾虑这些,辗转滥收徒,败坏佛教。

(七)
【沙弥】随顺戒律就是改过、调伏烦恼习气,不需要龙泉寺C法师教导的那样去除人格的调伏烦恼习气。历境练心是勾起烦恼,完全没有必要。这个想法对吗?但也有持戒好的烦恼深重,是什么原因呢?知见不对吗?还是其它什么?
【贤佳】不依正见和戒律的历境练心,如同外道苦行,乃至如同邪教练习行淫不动心、杀人不眨眼等,并非佛法。持戒好的烦恼重,多是瞋嫌烦恼,是慈悲忍辱不足,且多不明戒相开遮轻重而不能灵活如法持戒,宜修慈悲忍辱,并广学戒相。关于“历境练心”的更多辨析可参看《戒律答疑讨论之五·(五)》(http://www.mzhy.org/202001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