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81210)

(一)

居士】如果不是读了交流讨论中链接的《高僧大德联手发表声明说藏密男女双修不是佛法》(http://www.bskk.vip/thread-3058148-1-1.html),我依然不能接受对藏密的破斥。宗派之争由来已久,我对此毫无兴趣,因此之前发的相关链接,有的我直接就pass掉了。看了昨天的这个链接我才了解到,敢情藏密到最后把杀盗淫妄都合“法”化了,这可实在说不过去了,都是在突破佛教戒律的底线啊!我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我对藏密一直不了解,出于对神通的抵触,先前对密教是抵触的,接触龙泉体系后,经过“引导”就都能接受了,甚至因为学习《广论》,对藏密还产生了希求心,这不能不说是以前的龙泉体系(现状不了解)对我的毒害。

龙泉体系的余毒还体现在:不敢轻易否定“大德”和其所说“法”,因为谤法、谤三宝罪业极重,不但受苦,更悲惨的是会障道。不但如此,更是“深信大德”,以至于不能接受对他们的否定,甚至连去找相关资料来验证都觉得不可靠。因此当法师一次次破斥格鲁派、宗喀巴“大师”的时候,我常常觉得法师胆子过大了,原因是两者“资历”相差太多了(不以佛法,却以名气为判定依据,是没有正皈依的体现)。这种状况下,不但因拒绝而无法了解事实,而且随着法师一次次的破斥,我内心也有了远离之意。前两天我编辑了一大段文字想发给法师,但想到法师不会接受,因此没发。

反观了一下,发现以前的龙泉体系跟藏密有着某种程度的相似:先以出世善果为诱饵,使得有一定善根的人快速接受,然后跟着他们一起做破坏佛教的事情。不都变成狮子身中虫了吗?想想龙泉寺以前的模式真是坑人!

不管怎样,事已至此,埋怨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如果按照因果推测,想必前世也应是如此造业的,唯有尽己之力好好维护佛教。我们都是佛弟子,都有守护佛陀正法的责任,不能任这些现象泛滥了!

贤佳】随喜省思!随喜深思!邪法嫁接佛法,又加妄语狡辩、俗法掩护,欺惑性很大,破坏力很大,实质如“皇帝的新装”,须人直心喊破,令众识知邪妄,不被诳害,既是救护汉人,也是救护藏人,更是救助藏密学修者跳出邪法蒙蔽、体系控制。

居士】是的。能受此蒙蔽的,多是较有善根的,若无善根,以自利利他为托辞也不能使之相随。如此大众,随其邪行,实在可悲,也甚可惜!

对我个人而言,因常住时间较久,跟山下体系已脱节,又因自己在佛法上欠缺太多,所以后续会以个人学修为主。按照法师教授,近期我已开始读净土经典。原本觉得律典与自己眼下关系不大,有了新的觉悟后,觉得一定要学律典,因为它是判定正邪的重要依据,所以净土经典学完后计划学习法师推荐的律典。

对于其他大众的引导,我也有自己的想法:我觉得当前大众大多有一定的依赖心理,如果只破不立,即便有接受引导的,如果按照法师的教授,“皈依圣三宝,多念佛,多读佛经原典”,不一定能坚持多久,因为佛菩萨和佛经基本不会有互动,一段时间后恐怕也会有无所适从感。所以祈请法师是否可以多花点心思在如何“立”上面,让转变心意的大众尽量能够持续地修行下去呢?

贤佳】随喜深思力行!我随缘随力。

居士】祈愿更多具有正见正行的法师和大德居士能一起参与挽救佛教、挽救众生的行列中!祈求佛菩萨加持护佑!

(二)

法师(龙泉寺体系)】在邮件中看到您对宗大师的批判之后,内心稍感不安。可能是因为听过常师父开示的原因,末学不敢对历史公认的大善知识有任何不敬,觉得里面因果很大。所以看到您对宗大师的一些批评后,末学还是有些为您担心。

我想知道您对宗大师有没有一个具体客观的评价?

贤佳】是应谨慎理智,不可轻率批评,也不宜明知离经背道、祸教殃人而强行信从、苟且容忍。

您看我先前分享的对宗大师观点的辨破有什么偏差问题?还有我以前对常师父观点的辨破(《一些交流讨论(20181008)》http://www.mzhy.org/20181008-2/)有什么偏差问题?

法师】我的看法是,讲法者面对不同的当机众说法不同,因此即使是佛陀讲法,依然因为听法者的接受、消化和分析导致偏差而有所争议。所以到了今天,大乘小乘之争、汉藏之争仍未平息。

师父及福智事件的发生,本质上而言,是汉传佛教试图引进、改良、汉化《广论》的过程中的副作用导致的。我从未怀疑过师父和常师父的初发心,他们生于乱世,长于急剧变化的现代,看到了在当前这个时代汉地教法和制度的一些缺失,发心改革佛教,诚心可鉴,但他们可能没有意识到《广论》在汉地弘扬过程中的副作用,所以成为了牺牲者。

这个副作用并非《广论》本身的问题,而是汉藏文化差异和众生根基不同导致的。俗语云: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汉藏文化的不同,汉藏众生根基的不同,导致各自适合不同的教法。我相信宗大师如果生在汉地,他肯定会换一种观点和讲法方式,他应该会是一个禅机敏悟、棒喝威严的禅和子吧。所以,也并非讲法者之过,只是时空因缘不同而已。法师您若成长于藏地,可能又是另外一种观点。

汉地众生骨子里还是适合禅净,这是经过几千年的历史验证出来的,是我们应该坚持和发扬的。所以大家彼此尊重,各自安好,借用现代化的管理方式,发扬汉传传统的禅净,或许是目前最好的处理方法。在这一点上,台湾中台禅寺、法鼓山、佛光山,大陆东林寺、安福寺等等寺庙都是做得不错的。

此外,当前这个敏感时期,人心不稳,汉地信众信心被极大破坏,末学非常能理解法师的良苦用心,您亟待恢复汉传正统,安抚人心,破邪扶正,但当前这个时候,我们最需要的到底是什么?我作为一个信心受到极大破坏的初修行者,其实需要的是平静,是无诤,是总结,是继续前行。我们回到自己的传统,发扬自己的优势,做好自己,或许是最好的回应方式。

综上所述,末学更愿意从汉藏文化和众生根基的差异来温和地看待《广论》和宗大师的观点,此种差异,已足以让我回到汉传禅净之学,我相信其他人也可以。

贤佳】您说“可能没有意识到《广论》在汉地弘扬过程中的副作用,所以成为了牺牲者”,具体是怎样的副作用?如何由此副作用而成为牺牲者?

您说“这个副作用并非《广论》本身的问题,而是汉藏文化差异和众生根基不同导致的”,又说“汉地众生骨子里还是适合禅净”,是认为汉地不适合弘扬《广论》吗?现在汉地有一些名望法师在弘扬《广论》,很多寺院道场、佛学院和居士团体在学修《广论》,该怎么办呢?如何避免出现下一位学诚法师、下一个福智团体呢?

法师】过分强调依师就是一个副作用,导致徒弟失去理智辨析能力,老师权利过大,结果就出现了问题。

《广论》之所以有很多法师弘扬,肯定是有他的作用的,从某些方面弥补了汉地的不足,我个人也受到了很多益处。像J法师目前弘扬得就不错,但好在C寺没有像龙泉寺这样过分强调依师,比较温和。弘扬《广论》不一定是坏事,但如何取长补短则考验弘法者的智慧。

此次事件本身就会给引起弘扬《广论》的法师们思考和警惕,到底如何取长补短,如何建立汉传教法,其实也有一些法师在思考和探索,这恐怕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像A寺住持D法师,我在他所著的《楞严大义》一书中也看到了法师建立汉传教法的愿望,但他并未选择《广论》,而是立足天台,弘扬禅净。

贤佳】藏地学修《广论》不是特别强调依师吗?尤其修学密法,特为重视依师,如《广论》说:“先以财敬、奉教行等令师欢喜,较前所说尤为过上。” 是否也出大问题?

您了解确认“C寺没有像龙泉寺这样过分强调依师,比较温和”吗?怎样的方式、程度是温和?怎样的方式、程度是过分?怎样保证不会从温和发展到程度过分而出现学诚法师、福智团体这样的严重问题?

就我的认识,辩破格鲁教法,不是法门高下、机缘顺逆之争,而是邪见相似法破坏佛教、毒害人心,影响深广,宜应明辨破除,正法才好彰行。如同中重毒之人应优先除毒,而非美食养身。又如杂毒乳酪,应特指明其毒,不宜多说其乳酪营养美味。

具体来说,您认为男女双修法是佛说的正法,而且是速能成佛的无上密法,只是适用根机特别吗?您希求未来能修习而现在种因吗?另外应成派、格鲁派严厉批判唯识宗义和唯识师,您怎么看呢?应成派、格鲁派误解龙树菩萨中观宗义,您准备将其宗见奉为究竟见而希求修证吗?

法师】我在*的书中看到过对男女双修的讨论,说这是到了极高层次才能修的法,而且非常危险,一般人修只会下地狱。

贤佳】男女双修法是附佛外道邪法,说“极高层次才能修”是离经背道的欺诳,宜应广闻深思,勿被欺诳蒙蔽。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4说:“若染色欲,于生梵天尚能障碍,况得无上正等菩提?是故菩萨断欲出家修梵行,能得无上正等菩提,非不断者。……或有菩萨摩诃萨无有妻子,从初发心乃至成佛常修梵行,不坏童真。或有菩萨摩诃萨方便善巧示受五欲,厌舍出家,修行梵行,方得无上正等菩提。……此菩萨摩诃萨于五欲中深生厌患,不为五欲过失所染,以无量门诃毁诸欲:欲为炽火,烧身心故;欲为秽恶,染自他故;欲为魁脍,于去、来、今常为害故;欲为怨敌,长夜伺求作衰损故……。诸菩萨摩诃萨以如是等无量过门诃毁诸欲,既善了知诸欲过失,宁有真实受诸欲事?”

隋朝智者大师《摩诃止观》卷四说:“当知邪僻空心甚可怖畏,若堕此见,长沦永没,尚不能得人天涅槃,何况大般涅槃?故《论》云:‘大圣说空法,本为治于有,若有着空者,诸佛所不化。’又经云:‘若于诸法生疑心者,能破烦恼如须弥山。若定起见,则不可化。’《无行经》云:‘贪欲即是道。’僻取此语以证无碍,何不引《无行》‘贪着无碍法,是人去佛远;若有得空者,终不破于戒’(云云)?是名见心罗剎毁禁戒也。”

唐朝湛然法师《止观辅行传弘决》(卷第四之一)说:“‘何不引《无行》’等者,经中总有七十余行偈,汝何不引‘终不破于戒’等文,独引‘贪欲是道’文耶?况复经说‘欲是道’者,只云道性不出于欲,亦云欲性不离于道,约理云即,约事须离,而汝错计谓欲是道。”

《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释僧网篇》(唐道宣律师撰钞,宋元照律师撰记)说:“〖钞〗今学大乘语人,心未涉道,行违大小二乘,口说‘无罪无忏,淫欲是道’,身亦行恶,随己即是,违己为非,并合此治。〖记〗罪福性空,出《普贤行法》;淫欲是道,出《无行经》。乃大乘之通说,非止一经。为显业相皆如幻故,复示业性不可得故,复示染净同一源故,复示诸法唯一心故,复令众生于诸恶中得解脱故,非谓使汝作不净行。今身为恶,傍倚此语,用饰己非,取适愚情,实乖圣意。”

另外我先前分享的《一些交流讨论(20181102)》(http://www.mzhy.org/20181102-2/)有事理辩破,也可参阅。

邪见污心,戒不清净,乃至引发破戒,危害深重。可参阅文章《关于宗喀巴的事,给汉传諸护法一个交代:破见,胜过破戒》(https://mp.weixin.qq.com/s/9cJ6wH3_0oteGVQzH_bcSg)。

师父作淫行,一些尼众随顺接受淫行,还有很多僧俗人员为师父辩护,与此邪见密切相关。

(三)

居士】根据很多描述,基本可以判断XC有邪魔附体的极大可能。

在今年年初,我就发觉了这个问题,后来特意去了龙泉寺两次,看看能不能遇到XC法师。完全就是自己的好奇心,想着看看能不能体会一下“被摄持”是什么感觉。因为网上好多描述XC法师的文章,都说只要一见了法师,就痛哭流涕、如何感动等等。感觉就是魔力摄持。学习佛法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清醒的独立思考,而不是人云亦云。

现在XC倒了,估计邪魔也会无聊地走掉,对XC可谓是法身慧命的解脱,将来他一定会感激您的,这是真正的弟子。

贤佳】若有外魔附体,多由心魔招感,可能与“男女双修法”等邪见妄想相关。但愿他能痛切省悟,弃除邪见。

(四)

居士】给师父推荐公众号:“戒色专家”

、“戒色|专家”。这2个公众号也是我见过最棒的戒色公众号,请您推荐给需要的人。

下面是这公众号的文章,我是随便选的,为了让您了解。

《香港富豪刘銮雄的邪淫人生警示》(戒色专家)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4MDI5OTA2OA==&mid=2247508897&idx=2&sn=db5c58284bbbaf0fc5d000b2b4140b76&chksm=fd5a13f2ca2d9ae4d337a44723200ec1723e548d54da8256ad6d055de0ed7958e296d7cfae8d&mpshare=1&scene=1&srcid=12090ukwE1Id4NMBmbJV9ehR&from=singlemessage&ascene=1&devicetype=android-24&version=2607033b&nettype=WIFI&abtest_cookie=BQABAAgACgALABIAFAAFAJ2GHgAklx4AV5keAJuZHgCjmR4AAAA%3D&lang=zh_CN&pass_ticket=Lx2L2wti5s%2B%2Ftt0dl2s3KNnPy2390l0%2BKFWObSoWRek%3D&wx_header=1

《震惊:美国强大的原因:精英是不会淫乱的犹太人》(戒色I专家)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wOTM4NzIyOA==&mid=2649391903&idx=1&sn=149ad8c58a4d207ac6792de11f91237d&chksm=837e4eacb409c7ba40c5c012b2965c62945b34f66341a1c54313ef9c9ccc6fde9f01c6cb35f5&mpshare=1&scene=1&srcid=1209PmMyVxW9cJemPe97iWBk&from=singlemessage&ascene=1&devicetype=android-24&version=2607033b&nettype=WIFI&abtest_cookie=BQABAAgACgALABIAFAAFAJ2GHgAklx4AV5keAJuZHgCjmR4AAAA%3D&lang=zh_CN&pass_ticket=Lx2L2wti5s%2B%2Ftt0dl2s3KNnPy2390l0%2BKFWObSoWRek%3D&wx_header=1

下面这个帖子是公众号“戒色I专家”上的,本来不想发给您,因为您是出家师父。

这是一个贤妻良母,本身没有什么不良嗜好,人品也说得过去,也不邪淫,家庭幸福美满,就是因为不小心怀孕,堕胎,加上开服装店,为了生意好,卖性感内衣,结果生意惨败赔钱,原本老实的老公也开始出轨,孩子也出问题,身体也出了大麻烦。

《“性感裤”感召来的苦难生活》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wOTM4NzIyOA==&mid=2649391903&idx=3&sn=178b67dd90c53a7b1e227aebb678641d&chksm=837e4eacb409c7bae217842126796f20360d623e8f948de5340319c7553b5dacca5318340a7d&mpshare=1&scene=1&srcid=1209fYSfFzudOwAvHs3Y8nSH&from=singlemessage&ascene=1&devicetype=android-24&version=2607033b&nettype=WIFI&abtest_cookie=BQABAAgACgALABIAFAAFAJ2GHgAklx4AV5keAJuZHgCjmR4AAAA%3D&lang=zh_CN&pass_ticket=Lx2L2wti5s%2B%2Ftt0dl2s3KNnPy2390l0%2BKFWObSoWRek%3D&wx_header=1

我自从开始看因果故事,只要是邪淫的,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上面故事的女主人公,本身不邪淫,只因为堕胎和卖性感内衣,遭到惨烈果报。那藏密居然说靠双修能成佛,那不胡说吗?请把这2个公众号推荐给您身边的人和那些至今执迷不悟的人,也许他们看多了就明白了:双修成佛根本是无稽之谈,会严重损坏福报和身体。

这个供您参考:《学诚堕落实属必然  龙泉陨落幕后真相》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14340726576693

(五)

居士】今天跟一个师兄通话,感触很多,可能写得比较乱。

我本人学的经典不多,比较零散,看了一些杂书而已,但都不系统。《广论》《百法》《师父早斋开示》等一次都没去小组听过。《广论》是看的文字版,看学诚讲的《百法》文字版看不下去,反倒是看了四遍广超法师讲的《百法》。从2011年至今,跟龙泉体系其实学得很少。现在想想,真的感谢我之前工作繁忙,而且到处跑,没被依师严重洗脑,也算幸运。

工作关系,我经常跑全国乃至国外各城市,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会利用周末时间去当地知名寺院挂单住几天,每天跟着上早晚殿。这么多年,已经记不清去过多少寺院了。体会下来,还是龙泉寺管理相对严格。

现在想想,之前我之所以很相信龙泉寺和一些法师,其实不是在学习什么《广论》《百法》《师父早斋开示》,因为本来跟团体学得就很少,而是在参加法会时每次都被引领法师们的精进和持戒感动。印象深刻的有两次:

一次是拜《妙法莲华经》,一字一拜,当时是夏天,没有空调,我身体虚,怕热怕冷,磕一个小时头,衣服就湿透了,磕头也是七扭八歪的,其实很想放弃,但看到引领法师也是如此,那么瘦弱的身躯,整个后背和腋下全是汗,上午磕完头,下午大褂都结碱了,就觉得很感动,也很惭愧。

还有一次是参加斋天,我平时工作很累,睡眠少,一放假就参加法会,斋天那天早上,困得整个脑袋都是懵的,跪着都快睡着了,就晃了晃脑袋,想清醒下,结果看到禅兴法师跪在离我不到十米的地方,纹丝不动,当下就很随喜赞叹了一下,然后瞬间就清醒了。

此后,对龙泉寺越来越信任,都是因为看到这些法师的点点滴滴,而且他们都说学诚是真的佛菩萨再来。在8月1号之前,我都是深信不疑的。收到媒体朋友发的《重大情况汇报》时,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龙泉寺、这样的学诚,很颠覆。

经过这4个多月的搜索材料,我发现佛教现状实在是太乱了,尤其是出家人。即便现在学诚已经被关起来,等待量刑,但僧人群体依旧对您和贤启法师的做法不认同。主要是说您两位这样做,对于持戒方面过于理想化和教条,不够灵活。

所以,当师兄今天跟我说,一些小庙的法师认为送茶叶给官员才能办事,此时必须犯戒,认为您和贤启法师都过于理想化时,我感觉很悲哀。就像此事刚爆发时,有比丘尼法师撰文,否定您举报信中关于式叉摩那尼戒的内容,跟给官员送茶叶的法师说法一致,都是认为时代在发展,戒律应该变通。

对此,我完全不能认同他们的说法。其实,我看到太多佛教界的乱相,感觉全是源自不持戒。再举个例子:

去年还是前年,我记不清了,去一个邻居家作客,阿姨的妹妹是*省省法院民事庭庭长,刚退休。电话中,亲口跟我说了一个女人想告JB法师骗钱骗色。阿姨的妹妹详细询问后,因为同情受害者,亲自帮忙撰写了起诉书,但最后,被*省委书记直接拦下,赔钱私了了。此后,每次看见JB在媒体批评佛教乱象,都觉得很讽刺。除了JB,还有中佛协副会长有太太、孩子。难道这不是从一点点小戒舍弃一点点累积起来的吗?

佛教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您和贤启法师要求持戒,要求自清自律,却被内外夹击,说什么不能完全按照律制,要灵活变通,时代在发展。要变通、要舍戒为什么还要出家?我认为他们就是在诡辩,但是不能引经据典批判,只能从逻辑和世间法的角度认为他们的观点出问题了。真不懂他们,完全无法理解。

无论怎样,都不能否定,学诚就是个披着僧衣的流氓,虚伪至极。留他在僧团,就是佛教界的耻辱,国家不处治才是对佛教的损害。

护法菩萨显灵,佛教界太需要抓个典型好好改一下乱象了。不只是我今天举的几个例子,而是发生这件事后,佛教界居然还不反省,还不思考,埋怨您二位严格持戒不变通,埋怨国家出面严管,这比学诚犯戒犯罪还可怕!他们毕竟是出家人,他们会把此类观点告诉更多弟子,我认为,这样是严重错误的!

我没读过很多经典,只是从世间法角度,谈下我的一些思考。其实,我很想说,您一定要坚持下去。我觉得僧团只要您在,就还有希望,不然我去过那么多寺院,看到那么多不持戒的比丘,这4个月调查,发现更多乱象,您要是再有什么,我真感觉佛教没希望了。我不是依人,但总觉得佛教现状很可怕,太可怕!

贤佳】娑婆世界末法时代自然是乱象丛生,但也是无常的,众生惑业抵不过佛菩萨愿智,渐渐必能佛法重兴、众生化度。我是惑业凡夫,心垢未除,持戒并非全净,只是怀持惭愧,尽力而为。有很多正见正行者,只是您未接触了解,佛菩萨也会待缘示现。我们宜应常念三宝,多读圣典,识知乱象,增长悲愿,随缘随力救治,种植福慧正因,回向自他往生净土。关于戒律滥变弃问题,可参阅以前分享的《关于以戒为师的交流讨论》(http://www.mzhy.org/20180715-6/)。

(六)

法师(龙泉寺体系)】“俗语‘家丑不可外扬’,但不应知家丑而不内部谏治,纵容滋长则难免败露。既已败露,宜应公正认过,顺此外缘严厉纠治,否则是显不正见、不正直,极重名利,全体腐烂,更失名望,是为不仁不智,极大愚痴。这也是长久以来不学经教、戒行松滥、浮华欺诳的恶果。”

最近身边发生一些事,让我对您这段话特别有感触。寺里长期承担的法师,不学经教、戒行松滥、浮华欺诳,很多这三样都沾一点 ,怀着分别心面对大众,使个别人总能获得额外方便,老实的和执事思想不一样的则会被边缘化,而且妄语戒做得很不好。只有极少数执事可以独善其身。可见不好好修行,一味“广大承担”的恶果。而寺里上面法师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此可以想象您当初劝谏师父所面临的障碍和阻力。

贤佳】这较多人一味承担、不学经教、戒行松滥、浮华欺诳的因由是什么呢?如何调治呢?其他道场如何避免呢?

(七)

义工(龙泉寺)】1、除了短信外,六人是否通过电话语音确认过发短信人身份,是否有通话记录?六人和学诚法师并非是熟人关系,而且很可能因为畏惧心理不敢确认发短信身份,这也是人之常情。

2、除此之外还有其他掌握的确认是学诚法师本人的证据吗?

3、凭政府简单的一个调查结果报告,没有公开调查过程以及调查证据,说服力并不强。政府的公信力在民众心中并没有那么强,像包青天那样的官员还有吗?从来没见报道过,倒是出问题的官员数不胜数。因为私人矛盾、利益派别矛盾等不为人知原因弄个冤假错案毫不稀奇。历史上冤假错案数不胜数,假证据,假人证,这些都是可以人为制造的。

贤佳】1.如果有人给您发淫秽逼淫短信,您会不确认身份就随顺回应吗?可细看先前分享文章(《学诚性侵短信真假疑云?!想一想这么简单!》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13948206816869)所说。最先举报淫秽短信的比丘尼释贤甲也说曾多方确认是师父所发。

2.贤R法师曾调查举报材料所说的发淫秽短信的136手机号,确定是师父的侍者贤P法师从电脑房领出给师父用的。可参阅我以前分享的《关于淫秽短信真伪问题的讨论(20180828)》(http://www.mzhy.org/20180722-2/)。

3.若是完全冤屈,师父可以申诉,还有其各界朋友可以帮助申诉。现在是相对文明的法制社会,不是文革时期。若是其他熟悉极乐寺海外比丘尼及师父行踪的人控制师父手机发的,必是内部高层人员,不用政府调查,龙泉寺内贤R法师、贤Q法师等聪智人就可调查出来。政府若想整治师父,不必用这种委曲风险手段,也不必这么久而不依所“构陷”的情况处治。可参阅我以前分享的《一些交流讨论(20181006)》(http://www.mzhy.org/20181006-2/)。

(八)

居士】看到您发来的交流讨论,越发感觉到此末法时代法弱魔强。您不断的被藏传二众责难,不断被学诚粉条无端谩骂,弟子经常浏览的“梦中幻影终有时”的微博也被关闭,引来了学诚利益集团骨干们的欢呼。哎!但愿这都是黎明前的黑暗!

正信佛子唯有发愿,了脱生死,脱离浊恶的娑婆世界、六道轮回,往生极乐世界成佛,再度化有缘吧!

贤佳】应是黎明前的黑暗,让人深刻警思,深入认识人心和佛法。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佛性不灭,三宝常住,往生净土,顺契无为。

(九)

居士】[cp]新浪微博屏蔽了揭批“学诚-龙泉-极乐”有邪教倾向体系违法现象的博主——梦中幻影终有时。梦中幻影终有时博主让我们意识到:

学诚的体系模式是照搬14世DL喇嘛的汉人弟子台湾日常法师组建的广论福智团体模式,该模式是一种传销式传教,利用当年政教合一体制里喇嘛教研制的“四皈依”在系统里制造“视师如佛”的洗脑舆论和个人崇拜,把系统内的人变成和现实社会脱钩的、麻木的、愚昧的行尸走肉。学诚的体系对社会主义国家法治、民主、伦理都具有严重的破坏,他们宣扬的封建伪道德终将被历史遗弃。

“梦中幻影终有时”博主倒在了保学人员的围攻之下,但他和二贤法师反抗学诚准邪教的义举青史留名。中国和中国人需要走爱国、法治的发展道路,不需要“四皈依”以及“依师法”的洗脑伪道德。希望国家能够公审被举报的傅瑞林,严加整顿有邪教倾向的学诚系组织,为中华民族谋一个光明的前程。[/cp]

https://m.weibo.cn/detail/4314732389892917

“我们来做个简单假设,像学诚这样的师父,如若再成长些年头,等上了年纪,肯定会变成‘高僧大德’,然后一帮善男信女顶礼膜拜(之前都算了)。等再圆寂之后,世上就流传着他在世时的善言与善行。这时,如若某个之前与之暧昧过的老太太,突然说了句真话,肯定会没人信。他在历史上也是以大德的形象出现。”

贤佳】是的,末法时代公认的“大德”不一定是真大德。

居士】是的。“梦中”的微博被关闭,今天一些奇谈怪论全出来了,可见现在的宗教环境多么复杂。真伪难辨,人人一套理论说法,似是而非。

贤佳】末法时代伪滥众多,宜应严谨以戒为师,依法不依人,以不论德行真伪而不受其恶法之害。

居士】咱们都安心,政府后续有自己处置的安排。

贤佳】政府后续会有怎样处置的安排?

居士】其实,按照程序,这几个月现在把所有职务都免了,已经是很快的了。我自己觉得会公开处置,入狱服刑。

最近联系到一位母亲,孩子在龙泉寺出家一年多,现在也是心急如焚地找孩子。每每听到这样的消息,总是很担心这样的家人。这龙泉寺大跃进的出家行为,带给多少家庭以伤害!

贤佳】是的。俗法、佛法两头败坏,两头皆失,是相似法引生的大祸害,宜应尽力揭明、纠治。

居士】“我们欲哭无泪,生不如死。煎熬啊!逼上绝境的感觉。”一个妈妈和我的对话,可见内心是煎熬的。

“他们在‘佛子之家’学习时,就说生命不再属于自己。这和日本的武式道一样。加入这个组织,就要把生命都献上,还在乎父母?”

“献上生命”,这是什么啊!

贤佳】儒家讲“杀身成仁,舍身取义”,佛教讲“委弃身命,遵崇于道”,那是不得已的因缘,身命与真正道义不能兼顾时作取舍,不是小小事缘就舍命,不是为了名利、相似道义而奉献生命。儒家讲:“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又说:“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佛教《优婆塞戒经》说:“若优婆塞受持戒已,险难之处无伴独行,是优婆塞得失意罪,不起堕落,不净有作。”“菩萨亦应拥护自身,若不护身,亦不能得调伏众生。菩萨不为贪身命财,护身命财皆为调伏诸众生故。”

(十)

居士原极乐寺净人)】我们班同学有很多同学回家了,说是处理事情,大家猜测是不是快剃度了。

贤佳】依谁名义剃度?

居士】大家也不是很清楚,但显然还是觉得是以师父的名义吧。总归是要剃度的,不知道寺里会做出什么安排。弟子也是希望大家能好好修行。

贤佳】师父已被管制,应该不会有长老比丘尼愿意顶风为师父代刀剃度的。

居士】那她们以后该怎么办呀?

贤佳】有待政府对师父处治之后,对极乐寺作调整安排,可能派资深比丘尼接管极乐寺。净人可以随顺接管极乐寺的长老尼剃度出家,或者去其他尼众道场,或者回家。

居士】回想自己出家的心路历程,的确发现很多问题。关键弟子发的愿,将自己生生世世供养给师父弘法利生。这个是以前听过龙泉寺贤*法师发过这样的愿,很受触动。现在细想,有些不对劲。何为清净出家?

贤佳】可舍此盲目非法之愿。应为顺证诸佛大般涅槃并为兴教利生,出家学修离欲正道并住持梵行正法(否则滥同在家,不必出家,不宜出家)。宜发愿生生世世随顺三宝、正皈依法,而非将身命、慧命供养给某个人。

居士】感恩慈悲指点!迷途知返未晚。

(十一)

居士】学诚确实根本不懂佛法,一眼就能看出来。后来发生的事情远远超出了我的料想,没想到受伤害的人那么多,还有不少是学生,痛惜!

贤佳】您从何一眼就看出学诚根本不懂佛法?

居士】多读佛教大藏经原文,深入经藏,对比学诚,就一目了然了。龙泉寺之所以会走到今天,就是因为根本不懂佛法究竟是什么,不阅藏,不读经,大搞个人崇拜,所以走入迷途是必然的,出事是早晚的,无论多么华丽的寺庙都无济于事。

也望法师多多阅读大藏经原文,深入经臧,入佛智慧,得法眼净,能辨是非。直接阅读大藏经原文,是入佛所教的最简单、最方便、最正直、最光明的道路。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