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佛经真伪的交流讨论

关于佛经真伪的交流讨论
(20200615)
(一)
【居士】为什么玄奘法师去印度游学取经十几年既没有取回《楞严经》,也没提起过《楞严经》,恍如完全不知道有《楞严经》似的?照理玄奘法师取经到房融译经中间没差几年,按照《楞严经》在中国的重视程度,在印度也应该是部非常受重视的经,怎么可能在那烂陀寺那么重要的佛学圣地完全没有记录甚至没人提起,以至于玄奘大师完全不知道?这使我百思不得其解,还望法师告知。
【贤佳】《楞严经》是被国王密护不外传的。宜从文义看,能统摄并高超诸多经文,凡夫是编不出来的。如有大德说,如果《楞严经》是人编的,那么编者必是圣中圣。但圣人不会说谎编造的。历史考据之事可以存疑,不可凭此臆测推断。
【居士】《楞严经》国王严令不外传国外这故事我知道,但是玄奘法师是在印度取经,那烂陀寺属于印度的国内,没有理由不知道这事。况且如果因为这个原因,玄奘法师完全可以言明。早在智者大师那会儿就已经听印度飞来的罗汉告诉他《楞严经》的事了,可见名字还是可以透露的。玄奘法师提都没提,大概率是不知道有这部经。所以我才想不明白原因。从经意来说我是完全认同的。
【贤佳】“大概率”,只是猜测,可以存疑,不可据断。
【居士】《楞严经》又名“中印度那烂陀大道场经,于灌顶部录出别行”,从经名看一定存在于那烂陀寺过,为啥玄奘法师就不知道呢?太奇怪了!
【贤佳】可能玄奘大师去时,《楞严经》已不在那烂陀,或者玄奘大师未能带回,且又因什么业因缘未说。另外传说智者大师拜求《楞严经》,不一定是事实。
【居士】玄奘大师取经回来是公元645年在先,般刺密谛偷运《楞严经》是公元704年在后,另外智者大师拜经是公元580年,彼此都没差多少时间。
我不纠结了,有几个原因:1.玄奘法师运回来的经没译完全,还有400多部没译。2.我看玄奘法师翻译的经典没有灌顶部,那就不是一部经的事了,可能就是玄奘大师的选择性问题,或者灌顶部就是在那400多部没翻译的里面。

(二)
【居士】什么是大乘根器?为什么佛陀时代的大乘根器非常之少?为什么佛灭度几百年后大乘根器反而是非常之多呢?按道理来说,是不是应该佛陀时代的大乘根器最多?
【贤佳】释迦牟尼佛本愿是在五浊恶世成佛度化,渐渐教化、铺垫大乘根器,不是等到大乘根器众多时才来成佛。有的佛本愿成佛时没有二乘根器,全是大乘根器。随佛本愿而有差别,不必一定。
【居士】印象深刻的是您以前给我讲过的相关问题中的一句话:“应以长劫的生命因缘和广大共业关联来看待缘起的复杂。”这句话当时给了我很大的启发,但感觉理解得很模糊。您能否再帮我讲解一下?
【贤佳】这一言难尽,可参看《法华经》《悲华经》。适当广阅经律,很多问题自然化解。
【居士】关于大乘经典集结的问题,有很多完全不同的讲解和争议,真的是众说纷纭。厘清大乘经典集结的问题,可以让人增强信心,更好地学习大乘佛法。到底应该如何理解大乘经典集结的问题呢?
【贤佳】大乘经典怎么结集的,可以随缘渐渐了解。一种说法是文殊菩萨带着阿难在轮围山结集的,很多被请到龙宫收存,后被龙树菩萨等人请出。
《大智度论》说:“问曰:阿难是声闻人,何以以般若波罗蜜嘱累,而不嘱累弥勒等大菩萨?
“答曰:有人言:阿难常侍佛左右,供给所须,得闻持陀罗尼,一闻常不失。既是佛之从弟,又多知多识,名闻广普,四众所依,是能随佛转法轮第三师。佛知舍利弗寿短早灭度故不嘱累。又阿难是六神通、三明、共解脱五百阿罗汉师,能如是多所利益,是故嘱累。弥勒等诸大菩萨,佛灭度后,各各分散,至随所应度众生国土——弥勒还兜率天上,毗摩罗鞊、文殊师利亦至所应度众生处。佛又以是诸菩萨深知般若波罗蜜力,不须苦嘱累。阿难是声闻人,随小乘法,是故佛殷勤嘱累。
“问曰:若尔者,《法华经》、诸余方等经,何以嘱累喜王诸菩萨等?
“答曰:有人言:是时,佛说甚深难信之法,声闻人不在。又如佛说《不可思议解脱经》,五百阿罗汉虽在佛边而不闻,或时得闻而不能用。是故嘱累诸菩萨。
“问曰:更有何法甚深胜般若者,而以《般若》嘱累阿难,而余经嘱累菩萨?
“答曰:般若波罗蜜非秘密法,而《法华》等诸经说阿罗汉受决作佛,大菩萨能受持用,譬如大药师能以毒为药。复次,如先说,般若有二种:一者,共声闻说;二者,但为十方住十地大菩萨说,非九住所闻,何况新发意者!复有九地所闻,乃至初地所闻,各各不同。般若波罗蜜总相是一,而深浅有异,是故嘱累阿难无咎。……
“问曰:若佛嘱累阿难是般若波罗蜜,佛般涅槃后,阿难共大迦叶结集三藏,此中何以不说?
“答曰:摩诃衍甚深难信、难解难行,佛在世时,有诸比丘闻摩诃衍不信、不解故从坐而去,何况佛般涅槃后!以是故不说。
“复次,三藏正有三十万偈,并为九百六十万言,摩诃衍甚多无量无限。如此中〈般若波罗蜜品〉有二万二千偈,〈大般若品〉有十万偈,诸龙王、阿修罗王、诸天宫中有千亿万偈等。所以者何?此诸天、龙、神寿命长久、识念力强故。今此世人,寿命短促、识念力薄,〈小般若波罗蜜品〉尚不能读,何况多者!诸余大菩萨所知般若波罗蜜无量无限。何以故?佛非但一身所说,无量世中或变化作无数身,是故所说无量。又有《不可思议解脱经》十万偈,《诸佛本起经》《宝云经》《大云经》《法云经》各各十万偈,《法华经》《华手经》《大悲经》《方便经》《龙王问经》《阿修罗王问经》等诸大经,无量无边,如大海中宝,云何可入三藏中?小物应在大中,大物不得入小。若欲问,应言:‘小乘何以不在摩诃衍中?’摩诃衍能兼小乘法故。是故不应如汝所问。
“复次,有人言:如摩诃迦叶将诸比丘在耆阇崛山中集三藏,佛灭度后,文殊尸利、弥勒诸大菩萨亦将阿难集是摩诃衍。
“又阿难知筹量众生志业大小,是故不于声闻人中说摩诃衍,说则错乱,无所成办。佛法皆是一种一味,所谓苦尽解脱味,此解脱味有二种:一者,但自为身;二者,兼为一切众生。虽俱求一解脱门,而有自利、利人之异,是故有大小乘差别。为是二种人故,佛口所说,以文字语言分为二种:三藏是声闻法,摩诃衍是大乘法。……
“是故知《摩诃般若波罗蜜经》等在修多罗经中以经大、事异故别说,是故不在集三藏中。”(卷第一百)
【居士】《菩萨处胎经》卷一讲阿难不知道大乘经典,卷三十八阿难又结集了大乘经典,难道中间佛加持阿难了?
《菩萨处胎经》卷一:“佛问阿难及诸四众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八大国王、天龙、鬼神、阿修罗、迦留罗、紧陀罗、摩喉罗伽、乾阔婆、人与非人:‘云何,阿难,吾前后所出方等大乘摩诃行经,汝悉得不?’对曰:‘唯佛知之。’如是再三。佛告阿难:‘吾于切利天宫与母摩耶说法,汝亦知不?’对曰:‘不知。’‘云何,阿难,吾于龙宫与龙说法,无数亿千诸龙子等皆令得道,留全身舍利百三十丈,汝亦知不?’对曰:‘不知。’‘云何,阿难,吾处母胎十月,与诸菩萨说不退转难有之法不思议行,汝复知耶?’对曰:‘不知。’佛告阿难:‘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吾今与汝一一分别菩萨大士难有之行。’阿难白佛言:‘愿乐欲闻!’佛告阿难:‘去此东南方一亿一万一千六十二恒河沙刹,彼有世界名曰思乐,佛名香焰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于彼现般涅槃而来至切利天宫,经历无数阿僧祇劫,三十六返作大梵天王,三十六返作帝释身,三十六返作转轮王,所度众生无堕二乘及诸恶趣。何以故?皆是诸佛神智所感。’”
好像阿难不知道佛陀讲的大乘佛法。若阿难不知道大乘佛法的内容,文殊菩萨为什么和阿难结集大乘经典?
【贤佳】虽然很多经典阿难没有在现场听闻,但佛或其他人会告知阿难,以便阿难传述。这不仅有大乘经典,还有小乘经典,例如阿难出家之前,佛在鹿野苑给五比丘讲法,阿难没有在现场听闻。
【居士】今天看释迦牟尼佛为母讲法的经文,无意中看到佛为母亲讲了两次法,小乘讲的和大乘就完全不同了,说摩耶夫人去世后升到天上转为男子,佛陀上升到切利天为其讲法。感到很烦恼困惑。
【贤佳】佛陀的示现和说法,以及相关有缘众的示现,不同根机和业缘者所见可能不同。是佛陀境界,不可以凡夫和小乘见识局判。
如《佛说华手经》说:“有三昧名首楞严,于一切中为最胜,因以净心故能得,通达十方无挂碍。有人见佛现灭度,或有见佛初入胎,有人见生无所畏,其心安静行七步,或有人见坐道场,谓我方今始成佛,又复见我转法轮,又见修行菩萨道,汝等观是三昧力,佛住是中得自在。有人知我寿劫数,或有知我寿半劫,有见我寿一小劫,若二、三、四若过是,有见我寿一亿岁,又见过是若复少。此阎浮提世界人,知我寿命八十岁,又见我寿一日夜,又人知我寿长远,或有三千大千界,谓我寿天一日夜。我知是人心喜乐,随其所乐为说法,随众所应为示现,各各自谓为我说,见以欢喜生信解,是佛希有神通力。我若示汝所为事,一切凡夫皆狂惑。如来所行所为事,汝等设见亦不识,菩萨若知我深行,是人便能转法轮。诸说法者各所乐,不能尽知我所行。若不能知普智行,是人所说甚微浅。若闻是法心退没,我以是故无所说。若人能知普智行,是人心终不退没,知一切法皆悉等,是人随顺我所行。”(卷第十)
另外,判断佛经真伪的根本是义理,即《阿含经》和律藏所说“四大教法”来判定。佛开许经文传述可有无关紧要的记忆差池,不宜由一些与法义无关的事相记述的矛盾问题而断定就是伪经。
如《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说:“时邬波离请世尊曰:‘大德!当来之世,人多健忘,念力寡少,不知世尊于何方域城邑聚落说何经典、制何学处,此欲如何?’佛言:‘于六大城,但是如来久住大制底处,称说无犯。’‘若忘王等名,欲说何者?’佛言:‘王说胜光,长者给孤独,邬波斯迦毗舍佉。如是应知,于余方处,随王、长者而为称说。’‘若说昔日因缘之事,当说何处?’‘应云婆罗痆斯,王名梵授,长者名相续,邬波斯迦名长净,随时称说。’‘若于经典不能记忆,当云何持?’佛言:‘应写纸叶,读诵受持。’”(卷二十五)
更多相关辨析可参看:
《一些交流讨论(20190325)·(九)》(http://www.mzhy.org/20190325-2/)、《一些交流讨论(20200526)·(五)》(http://www.mzhy.org/20200526-2/)。
【居士】《摩诃摩耶经》《地藏经》,还有内容完全不同的南传佛教的讲法,如《阿毗达摩论》(释迦牟尼佛亲口讲的)是佛用夏季安居的三个月上升到忉利天为母讲的,而且摩耶夫人去世转生为男性天人。《摩诃摩耶经》《华严经》和《地藏经》中明确是女性。非常困惑。
【贤佳】这些事相记述与法义无关,可以忽略,不必在意是否如实准确。
【居士】正如您所讲的那样,这些事相与法义无关,不必在意。因为佛法在传播的过程中,经过不同时期、不同地域、不同文化背景、不同语言、不同部派的传播交流,经典的具体内容细节上有些出入也是正常的。《华严经·入法界品》讲摩耶夫人是大菩萨,无量种身,随众生种种心而现种种身。摩耶夫人是大权示现的,所以说转为男性也可以理解的,这样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不知理解得正确与否?
【贤佳】您的思辨很好!您先前问的问题是教界、学界很多人的心病,乃至成为否定大乘经典的潜台词,宜应适当公开明辨,提供宽广理智的看待角度。

(三)
【居士】G居士的女儿跟G法师聊天,这位法师是跟随台湾体方法师学“解脱之道”,是印顺法师的传承,他这几天给G居士女儿灌输了很多印顺法师的理论,导致她产生迷惑。这个理念非常可怕,这样要断了她的慧命的!我已经告诉她妈妈了,她妈妈给G法师发了信息,说女儿初学,最好不要跟她说这些了,我们还是坚定要念佛求生极乐世界的。
G居士女儿发给我的:他不是否定极乐世界,他是说没有一个实有的极乐世界,他说没有大乘、小乘之分,还说没有观世音菩萨,阿弥陀佛也是有生灭的。我没有相信,只是被他说了迷惑。
G法师:“那《地藏经》我以前也读过,很多人都读。我读了也很多遍啊,当时读的时候,当然根本就不知道里面哪些有问题。那回头再去看《地藏经》的话啊,里面,比如说人死了之后,这个神识没有到哪里去,这个时候呢,每到这个时候,人,活着的人应该为他做什么功德,这样子他可以到好的地方去啊。还有,婆罗门女,她的母亲死了之后,就在地狱里面,通过念佛、念佛、念佛,然后呢,有定力了,他成为菩萨啦,然后可以到地狱。这样子呢,因为她女儿的功德,所以她的母亲到天界去了。很多这样的一些说法就是,比如说这个人死了这个神识,佛法里面讲无我。假如我说我们人啊,只是这个五蕴,五个方面组成的,这个人的这个现象,这个中间没有灵魂,没有神识,人死了之后,只是随他的业力牵引,再形成一个新的生命,再投胎,就成为另外一个生命,和现在的生命中间没有一个实有的东西,什么神识啊,什么东西存在。所以《地藏经》里面的这种说法,跟这个三法印就相违背的。”
还有很多是语音,就不听打了,总之都是否定大乘,否定极乐世界是实有,否定有菩萨等等,但他早晚课又诵大悲咒。因她有疑惑了,又把这些告诉另外一位男孩子,那位男孩子马上告诉我了,所以我告诉她,千万不要听信他的话,也千万不要发给其他人看了,《佛说无量寿经》“十八愿”中有关接引众生中“唯除五逆、诽谤正法”,听信他的话就是诽谤了正法,到时候就不能往生。并告诉了她妈妈,制止了G法师给她女儿开示。
邪见多可怕啊!批评藏密,却信奉印顺。这样引导年轻人太可怕了!
【贤佳】G法师所讲误解“无我”义,近于断灭空。“五蕴皆空”,并非没有五蕴的相续显现,例如并非没有人的色身显现,也非没有他的这些想法、言语显现,只是无常如幻,非自在不变的实体。识蕴中的“神识”(无常生灭而相似相续的阿赖耶识)也是如此。十二缘起也讲由“识”缘生“名色”。他说“没有一个实有的极乐世界”,影射极乐世界是虚构的乃至说没有观世音菩萨,是粗率的,因为同样可以说没有一个实有的娑婆世界,但不能说娑婆世界是虚构的;没有去过极乐世界,怎么断定没有观世音菩萨?
可将我以上所说发给G法师,请他指教。
【居士】G居士把您回复的内容和链接发给G法师了,我也把您的邮箱号码给他了,希望他能跟您交流。
今天他看了您的回复也回复G居士了,我听了,还蛮有耐心地留了很多语音,虽然语气很温和,但明显是固守印顺法师的理论。大意是:“谢谢你们把请教贤佳的回复分享给我!对于我跟你讲的一些东西,如果对你造成困扰的话,我实在抱歉!当然,你就单从一个不同的角度对佛法的看法嘛,每个人可以自己选择,我也尊重各自的选择,我也没有说一定让谁接受。关于与贤佳法师交流的事情,目前我觉得不太合适,因为从他回复的内容来看,对某些东西已经是有认可了,包括对于如来藏、唯识等,我不想再做争论,因为佛灭度以后到现在已经争论了2000多年。我也没有证悟,也不能有确定的答案,每个人会站在不同的角度,会有不同的答案。”
【贤佳】以下辩论记录资料请转发给G法师,请他指点有何偏差问题:
《关于印顺法师观点的讨论记录(贤佳与昭慧法师)》(http://www.mzhy.org/20190508-03/)、《关于印顺法师、昭慧法师观点的讨论(20190515)》(http://www.mzhy.org/%e2%80%8b%e2%80%8b20190516-03/)
我与南传比库的辩论《一些交流讨论(20190129)·(五)》(http://www.mzhy.org/20190129-2/)供他参阅,也请他指点。
【居士】G法师回复来了:
“我个人并不想陷入南北传、大小乘之争,但对自己现在所接触到的法,也非常珍惜,对于大乘经典确实也存在一点看法。从个人的因缘来说,更愿意单纯地在《杂阿含经》上用功,并且我有善知识直接地引导,在具体修行上也有别于南传的各流派修行。修行的内容虽然依《杂阿含经》,但理路和《心经》中所述是一致的,具体方法就是观照五蕴,目标是照见五蕴皆空。我很清楚自己并未落入断灭空或顽空。但看了法师、居士们的讨论后,也承认对大乘内涵只是知一部分。目前修学的阶段暂无精力去广涉大乘诸经,等到自己完成现阶段的修行任务后会选择性看看大乘经典及公认的祖师们的注解或论著。目前我在这个僧团出家,我不想因我个人让僧团进入公众视野,我会安住、精进用功。我们之间只是互动,交流不同的见解,相互随喜,相互尊重。以后有机缘还是很愿意和你们在法上交流。修行之路不易,大家珍惜,自度度他,续佛慧命是出家佛子的责任。”
【贤佳】随喜G法师研学《杂阿含经》和《心经》!对《心经》的般若空义,印顺法师宗奉的应成派“中观”是错解的,以下辩论资料供参考:
《辩破应成派的辩论记录(基础所依)》(http://www.mzhy.org/20180719-4/)、《辩破应成派的辩论记录(核心宗义)》(http://www.mzhy.org/20180719-5/)、《格鲁派存在的问题——回应“汉地弘扬〈菩提道次第广论〉之反思”》(https://mp.weixin.qq.com/s/QFCYMs96PBV5v_9D42du8Q)、《辩破应成派(格鲁派)“中观见”的辩论记录》(http://www.mzhy.org/bianpoyingchengpai-02/)、《辩破应成派(格鲁派)的辩论记录(诬说、狡辩)》(http://www.mzhy.org/20190601-05/)。
以上请转给G法师,我乐意与他交流。
【居士】G法师告诉G居士女儿为何没有跟您交流:
“站的立场不一样,然后很多的一些法义上的辩解,像那个唯识啊,还有很多的一些经教我都没学过,没办法深入地去探讨。我比较注重佛教史,比如《印度佛教史》,这佛教史不只是印顺法师一个人写的,还有今天白天发给你的那个圣严法师的,还有日本的,还有其他的一些法师写的佛教史,我会比较尊重史实,不会太多地去辨析,也没那么多精力,目前的学识也不够。”
但他继续批密,把圣严法师批密的文章截图给G居士女儿,还说很多年前就知道有学藏密的搞双修,有一位女众曾经告诉他,说一起学密的一位男众就想找她双修,说这是成佛最快的方法。
她女儿说,自己是初学,很多还不是很懂,前几天被他说得有点疑惑了,所以希望有关大乘非佛说和极乐世界无实有下次不要跟她说了。G法师说好的。
我告诉她女儿(因她虽然不信了,但觉得G法师有的地方说得有点道理),千万不可诽谤大乘,并把天亲菩萨诽谤大乘后知道错了准备割舌头的故事告诉她。
【贤佳】随喜揭批藏密!印顺法师等人的佛教史著作,是有限考据加臆测和基于邪见的推断,可作参考,不可迷信。以下资料供参考:《揭破印顺法师邪见帖子汇编》(http://www.mzhy.org/20190609-03/)。
【居士】这是G法师发给G居士的:“佛教界(包括出家和在家)乱象是很多的,其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的原因。说到历史,得包括中国的佛教史和印度的佛教史。如果想更清楚地看清楚现在,读史是很重要的。”
他那么相信历史资料,我认为,问题是不管什么史,都是人编写的,既是人写的就肯定会受时代和个人知见的局限,怎么能不信佛言而一味信人编的历史资料呢?

(四)
【居士】对于《大佛顶首楞严经》,我认为是魔王毁灭佛法的工具:如果不能从《大佛顶首楞严经》挖的坑里跳出来,可以严重到乃至不能找到佛法修行的门路。
真经是罗什法师翻译的《佛说首楞严三昧经》,而非《大佛顶首楞严经》。《大佛顶首楞严经》弟子曾接触十余年并诵持读诵,后有缘幸运醒悟,现在受持的是《佛说首楞严三昧经》。
弟子这样断言,并不仅仅随顺他教,是有自己的理解。当然吕澄居士有勇气冒天下之大不韪,破除邪说以示正法启悟众生,我也很敬佩。
【贤佳】《佛说首楞严三昧经》是说首楞严三昧的果境,《大佛顶首楞严经》说的是因行,两经相辅相成,并非矛盾。可参看:
《索达吉讲“首楞严”三字的七个错误》
https://mp.weixin.qq.com/s/xCfxaRzJYphyr8-L6yItxw
《索达吉讲〈楞严经〉全名的九个错误》
https://mp.weixin.qq.com/s/2ov7-MXP2O2cIisEhv1ZXw
《楞严经》宣讲圆教了义,且详明五十种阴魔,是破魔胜典,多被魔众曲解并受人谤。宜应谨思。
【居士】弟子对佛教中宗派的思想了解并不多,唯一了解多一点的就是禅宗和净土,但也只能说了解个大概框架,所以并不是因为应成派中观的原因认为《大佛顶首楞严经》是伪经,而是根据对其它经典(如《杂阿含经》《佛说首楞严三昧经》《法华经》等)阅读、思考后对佛法的整体认知作出的判断:
https://wws.lanzous.com/i4Sc2doz8sd
【贤佳】您和吕澄的知见与应成派“中观见”有何差别?
您可研读蕅益大师的《楞严经文句》(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X13/X13n0285_001.xml),确切了解《楞严经》所说妙明真心等概念的内涵。
另外可参看:《辨破泰国佛使比丘的邪见》(http://www.mzhy.org/20200519-3/)
【居士】师父刚才的回复中并没有对弟子所提到的《大佛顶首楞严经》的“无明”的意义和《杂阿含经》里的“无明”的意义的区别进行深入的对比研究。其中提到的“无明”定义的区别为吕澄居士所作《愣严百伪》中无,所以弟子并不是盲目的跟风。
佛法中本来不存在所谓的“主客观”,但为了尽可能准确阐述自己的观点,所以用“主观认识”“客观存在”二词。
弟子刚才所回复的并不是断灭见,所回复仅仅是从名相和不同经文意义上进行的简单对比辨析。弟子也说自己曾受持《大佛顶首楞严经》很久,对经文内容熟悉,并有断续到道场听法师讲解过该《大佛顶首楞严经》,理解该经整体思想确系“妄尽还原”的思想体系,而不是缘起说。
关于佛使比丘的辨析中,“既然本来无‘我’,何以有五蕴生灭?因为有‘我’执,即无明。那为何有无明?依什么东西有无明?南传经典没有宣讲此理,但求修道灭除无明(‘我执’)而证入有漏五蕴寂灭的涅槃。”
北传《杂阿含经》中有:“何等无明因、无明缘、无明缚?谓无明不正思惟因、不正思惟缘、不正思惟缚。不正思惟有因、有缘、有缚,何等不正思惟因、不正思惟缘、不正思惟缚?”已经明说了不正思维是无明的因,辨析中说“南传经典没有宣讲此理”恐怕值得商榷。虽然弟子也不熟悉南传经典,但恐值得商榷。弟子的回复不基于任何宗派,更多是从自己对经文义理质朴的理解出发。
【贤佳】您的知见与应成派“中观见”有何根本差别?
无明的内涵有多重,缘起的内涵有多重,您可考量过?您的辨析与小乘人执取小乘概念破大乘法有何差别?
对《楞严经》概念的理解,宜参看蕅益大师的《楞严经文句》。基于似是而非理解的批判是没有意义的。
“不正思维”是无明因,若无无明,岂有不正思维?不正思维的体是什么?这岂算宣讲?
【居士】弟子回复中已说需要对比阅读研究不同经典的经文对“无明”的定义,师父应仔细对比阅读后再系统化一点地撰文回复我,可能对比阅读需要花一到两天的时间,这样才显严谨,也符合四大教法“不应不信,亦不应毁,当于诸经推其虚实”要求(有不礼貌的地方望师父理解)。现在我们频繁的邮件,恐有闲谈所产生的烦恼过失。
【贤佳】您对《楞严经》的基本理解偏差,《楞严经》说万法唯心,离心何有“无明”?何可说认为“无明”是客观存在论?有漏五蕴若非妄想(幻有),岂是实有?若是实有,破除有漏五蕴岂非实有生灭?何成般若经所说“不生不灭”?另外,大乘所破无明与小乘所破无明有何差别?
【居士】“以经为则以戒为师”中多次批判藏传左道密宗依人不依法的现象,现在师父推荐我去读藕益大师的著作,是否以此就肯定藕益大师所著的全部都是正确的,与佛陀的圣言量是没有冲突的呢?这是不是一种另外的依人不依法呢?而且藕益大师生活在《大佛顶首楞严经》已经被树立为权威的明代。
希望看到师父系统化的针对经典文句对比阅读解释的撰文,最终回归到“以经为则”上来。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此交流有闲谈的烦恼过失,暂不继续讨论,期待看到师父系统化的撰文,对比阅读并阐释也应花不了多少时间。
【贤佳】您不了解《楞严经》的权威解释,就随自意解批判,很多概念似是而非,而您的相似见解很多,我若追索您的琐碎繁文辨析,您多半又引出一堆相似概念。我转给“赏花人”详辨吧。
“赏花人”的具体辨析,供参考:
《无知者无畏:略评一篇诽谤楞严的文章》
https://mp.weixin.qq.com/s/_P54vhb4s8hO1NPe-ikyrg
【居士】此文辨析全然没有引经据典,多是以自己的理解进行辩驳,乃至未对《杂阿含经》等及《大佛顶首楞严经》中相关经文进行阐述辨析,而且多有人身攻击,这样的辩驳是否妥当?
【贤佳】他有辨析您所引《阿含经》内容,您看其所说有违《阿含经》文义吗?其有引《楞严经》文义指说您对《楞严经》的误解,您看不对吗?就法义来看就好,其它的可当作警策,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何必以“人身攻击”之罪名回击?
【居士】《杂阿含经》是三乘佛法的源头,只是建议师父能暂时跳出天台的判教去研读那些被汉传判定为“小乘”的经典。
《阿含经》里说有依人者有五大过患,其实不论是弟子所说,还是“赏花人”所说,乃至天台宗的判教,都只能作为师父您参考的依据,最终还是要落实到深入经藏上来。
对这个辨析,弟子只能说不认可,弟子也说自己受持《大佛顶首楞严经》很长时间,不存在文中所说不熟悉的情形,后来发现确系伪经,也是经历了一个有点折磨的自我否定的过程。
辨析暂时到此为止吧!有空弟子再回复。师父您是法师,应为众生法身慧命负责,应自己深入经藏,而不应仅仅听信一人一言(包括弟子我)。
【贤佳】您的判教观念正是台湾印顺法师的观念,您的缘起性空见也正是印顺法师宗奉的应成派伪中观见,虽然熟悉一些佛经,但根本知见偏邪,自恃己解大胆诃毁《楞严经》和汉传佛教祖师,是非常危险的。您真的自信没有错解佛经文义吗?您可研读“赏花人”的辨析,看是他对佛经文义的理解对,还是您的理解对。
【居士】简要说一下赏花人此文中的错误:
https://wws.lanzous.com/iKLPqdp19dg
【贤佳】我转给“赏花人”看看吧。您说“已经不想再参与辨析了,暂到此为止”,是自信自己对经义的理解正确,所以不必或不屑再听他人的辨析吗?
【居士】频繁辨析有闲聊的过失,想静下心来自己学习。
【贤佳】您如此严厉诃毁《楞严经》和汉传佛教祖师,可非闲聊,岂可轻松无事?听他人的辨析就不能从中学习吗?
“赏花人”的详细辨析如下,供参考了解您对《阿含经》和《楞严经》文义理解及您的逻辑理路是否正确:
《无知者无畏二:再破依阿含经谤楞严经之女士的邪见》
https://mp.weixin.qq.com/s/No-sUXvhX3zcLB3i2aD31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