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破“大宝法王”的邪妄之二

揭破“大宝法王”的邪妄之二
(20200615)
(一)
【居士】http://*.net
这是一个“大宝”的信徒办的网站,“大宝”被曝光事件的女主人公她也认识。
办网站的人MZ,她是一个大学老师,辞职去印度,在“大宝”身边被“剃度”的。她虽然目睹了“大宝”一些不对的事情,有所犹豫,但是依然痴迷信奉“大宝”。法师看看能否劝化她回头是岸。
【贤佳】随喜用心!我跟她联系。

(二)
【贤佳】(20200609)我是举报学诚法师的释贤佳,有缘看到您的网站http://*.net,其中崇宣大宝法王,我有疑问,您对外界对大宝法王的非议怎么看?例如下面文章内容您怎么看:《揭破“大宝法王”的邪妄》。
【MZ】(20200610)这个属于偷换概念。
一、罗卓仁谦不是大宝法王的弟子,他见大宝法王的次数可能还没我多。
二、台湾判决的是罗卓仁谦诬蔑人家是精神病的案子,而不是大宝法王性侵案属实。
三、我也说了《镜周刊》说的电话录音是真的,罗卓仁谦说人家假的当然败诉。但那个电话录音你能听出他和H女有性关系吗?除了这个电话录音,H女还有什么其他能经法律鉴定的证据呢?
四、那个罗卓仁谦本来就是诈骗集团一员,就好比集团内一人唱红脸,一人唱黑脸。
我看你也不是那个释贤佳吧。
【贤佳】您的质疑很好!
您认可《镜周刊》说的电话录音是真的,那大宝法王与H女的关系不是暧昧情染吗?作为一位出家人与女性这样暧昧情染言说合乎佛法吗?
另外,媒体发布H女自述与大宝法王几次淫事,大宝法王公开回应中说自己只受了沙弥戒,且不是情愿受的,意指未得沙弥戒体,只得五戒。这个视频您看过吧?他的意思就是虽然有淫事,但不破五戒的邪淫,且他未得沙弥戒体,所以无罪,是吧?
【MZ】(20200611)大宝不是你们那个学诚,他是很平易近人的。任何人求助他,尤其是那些绝望的女性,他都会想尽办法帮忙。他主动给很多信众都打过电话,虽然没给我打过。那电话录音里,没看出有什么非常关系啊!无非是有点想像空间而已。但了解大宝的人都知道,他就是不忍心伤害别人。
大宝从达赖喇嘛那里受的是近事男戒和沙弥戒,不是五戒。近事男戒和近事女戒是藏传佛教给出家众设的一个沙弥戒前的戒,代表出家,虽然不要求持午和不捉持金钱,但也严禁和异性发生关系。
他不捉持金钱戒比谁都持得好。受了比丘戒的人,其实连沙弥戒都持不了。我也就受了近事女戒,连沙弥尼戒都不敢受,但不代表我就能和异性发生关系不破戒了。
H女说发生淫事的证据拿来,不要说什么skype截图,要造假也要有点技术含量,对大宝一无所知,还好意思说。
就大宝这样的人,无论是才、是貌、是年龄、是身份,需要去性侵女性吗?只有女性想性侵他。他身边那么多的保镖其实都主要提防那些女性冲上来抱他、性骚扰他。
【贤佳】“大宝”与H女的录音档中,“大宝”要H女去当面见他,H女不想去,想与他分手,他不同意,强行劝说,岂是“任何人求助他,尤其是那些绝望的女性,他都会想尽办法帮忙”?想帮她什么忙?其“帮忙”让H女这样苦恼、厌烦,岂是“不忍心伤害别人”?岂是慈悲智者?
近事男戒即是五戒,如《瑜伽师地论》说:“律仪戒者,谓诸菩萨所受七众别解脱律仪,即是苾刍戒、苾刍尼戒、正学戒、勤策男戒、勤策女戒、近事男戒、近事女戒。如是七种,依止在家、出家二分,如应当知。”(卷第四十)《仁王护国般若经疏》(智者大师)说:“五戒贤者,次列名也。五者,是数义。戒者,防止义。梵云优婆塞,此云清信男,于佛法中生净信心故。又云近事男,以依三宝亲近师长承事无失故。”(卷第二)出家人可以任何戒都不受,即是形同沙弥或形同沙弥尼。也可受持五戒,即是出家近事男、出家近事女,其戒并非不同于五戒。
另外,“大宝”在回应H女的通奸(非性侵)揭发中说:“对于律典中关于出家方面的戒律,很多人认为,是许多一般人做的事情,出家人都不能做,觉得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有各种不能做的事情,各种不能做的束缚。但是真正的出家戒,不只是可不可以做的一种约束和规范,最重要的是希求解脱、出离轮回的心。所以2002年时,我十六岁的时候,在尊者座前就领受了近事男戒。而那天尊者,在传授近事男戒的同时,也给了沙弥戒。我们一开始请求的时候是只有请求近事男戒,但是尊者也同时给了沙弥戒,可能是尊者自有特别的用意吧。但是当时我本来以为是只有近事男戒的,沙弥戒和比丘戒之后在两位仁波切那边去领受,但是竟然就沙弥戒就一同给了。至今很多人说:为什么他不受比丘戒呢?内部都有这样的声音。但是我认为最主要的是出离心。没有出离心,虽然持守戒律是有利益的,但是无法成为解脱的戒律,以及真正清净的戒律。”(《破戒交女友?大宝法王回应了!》https://pan.baidu.com/s/1q21tt3tDy1Hrn7LpgBUVKA提取码:9q2p)
“大宝”只说“领受了近事男戒”,没说领受了沙弥戒,而花很多言语说无心领受沙弥戒,没有请求沙弥戒,是被达赖喇嘛强给授沙弥戒。而按戒律,无心受戒,强授戒是不如法的,是不得戒的。“大宝”说这个是什么意趣?
(20200614)您不想明解这个意趣吗?其实是明显的,“大宝”大费言语说这个是想表明自己只领受了近事男戒,没有受得沙弥戒,也未受比丘戒,而近事男与单身女的“两情相悦”不属邪淫,所以不算破戒,以此回应社会媒体对他“破戒交女友”的质疑,是吧?
但他错解了戒律(或者了解戒律而故意诳蔽不深了解戒律的人),因为他是出家近事男,不是在家近事男,出家近事男与单身女的“两情相悦”也是正属邪淫,正破近事男戒。如《成实论》说:“问曰:‘若出家人取妇,免邪淫不?’答曰:‘不免。所以者何?无此法故,出家法常离淫欲。”(卷第八)
即使在家近事男,与非婚的单身女“两情相悦”虽然不正破不邪淫戒,但也有邪淫等流罪,并非清净无罪。如蕅益大师《优婆塞五戒相经笺要》说:“〖经〗若优婆塞,婢使已配嫁有主,于中行邪淫者,犯不可悔。……若优婆塞,婢使未配嫁,于中非道行淫者,犯可悔罪,后生受报罪重。〖笺〗婢使未配嫁,则未有他主,若欲摄受,便应如法以礼定名,为妾为妻,皆无不可。若非道行淫,坏其节操,致使此女丧德失贞,故虽不失戒体而后报罪重,所谓损阴德者幽冥所深恶也。”《梵网经合注》(蕅益大师)说:“淫业者,二根交接,入如胡麻许,即成淫罪,不论精之出与未出。‘乃至畜生女’等,举劣结过。‘非道’者,如《善生经》云:‘若于非时、非处、非女、处女、他妇,若属自身,是名邪淫。’释曰:此六皆不顺世间道理,故名‘非道’也。……处女者,未曾嫁人,又非己所摄受。他妇者,属他所摄。自身者,令他人于自身或大便道或口中作不净行。”(卷第四)更多相关辨析可参看《戒律答疑讨论之十三·(五)》。
另外,“大宝”说:“真正的出家戒,不只是可不可以做的一种约束和规范,最重要的是希求解脱、出离轮回的心。所以……”以此解释他为何只求受近事男戒,而不求受沙弥戒、比丘戒。他这讲法显示他对“希求解脱、出离轮回的心”的高度重视,超越对戒相本身的重视,似乎合乎佛法,且很高明。但结合他自身行为考量,他这么说是显示自己有“希求解脱、出离轮回的心”而不必受戒吗?那为何受近事男戒呢?达赖喇嘛没有“希求解脱、出离轮回的心”吗?如果达赖喇嘛有“希求解脱、出离轮回的心”,为何受了沙弥戒、比丘戒呢?佛世时很多阿罗汉、大菩萨有受沙弥戒、比丘戒,他们是没有“希求解脱、出离轮回的心”吗?如果他们有“希求解脱、出离轮回的心”,何不如同“大宝”一样不受沙弥戒、比丘戒呢?
如果“大宝”那么说是显示自己没有“希求解脱、出离轮回的心”而不合适受沙弥戒、比丘戒,那可能是比较如实的,但为何又受近事男戒呢?按他自己所说,“没有出离心,虽然持守戒律是有利益的,但是无法成为解脱的戒律,以及真正清净的戒律”,他受持近事男戒能成为解脱的戒律、清净的戒律吗?凭何高居“法王”之位而不惭愧自退呢?
可见“大宝”所说表面高明,其实言行相违、充满矛盾。而他平时善于显摆“庄严”色相引摄人心,用中国儒家的话讲正是“巧言令色”,用西方的话讲可称“花花公子”,是吧?
另外,您由“大宝”剃度出家,是非法出家,不成出家。因为按戒律,女众只能由比丘尼剃度出家,不能由比丘剃度出家,更不能由沙弥剃度出家。而“大宝”按其自说只求受了近事男戒,未受比丘戒(其实沙弥戒也未得),根本没有资格剃度任何人出家,更不能剃度异性出家。相关理据辨析可参看《女子出家能依男众法师剃度吗》(https://mp.weixin.qq.com/s/73CgLHRtG-INTNPw2aC4ww)、《戒律答疑讨论之二十二·(四)》。
“直言犯颜”,仅供参考。何去何从,宜作审思。
我们的交流内容编订如附件(《揭破“大宝法王”的邪妄之二(20200614)》),考虑公开分享,请您看是否合适(不合适处可修订)。
【MZ】实在太忙,没时间看。您要发什么,都是您自己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