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之三

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之三
(20200615)
(一)
【极乐寺尼的母亲】我女儿不知被龙泉寺体系藏到哪个寺庙,至今不知下落。她去极乐寺出家,手机上交,学诚事发后被派回家做我思想工作(就是逼我同意),后来我又出钱给她重买了手机,这次从家逃跑还是不让用手机。是不是接收她的寺庙也不让用手机,还是什么原因,不得而知。但偶尔微信还是可以连系。
您能连系上X#法师,我想麻烦您和他提一下WJ的母亲,我想他一定知道。我女儿在龙泉寺做了一年义工,我多次上山去找,后来遇到了**的母亲,X#接待了我们,聊了很长时间,而且答应我们劝孩子回家。我抱着希望多次上山去找,他态度倒好,告我不能着急,慢慢来,这就是佛法的不同,还说急了要出人命。当时我还不理解为什么还要出人命,就这样耗了一年,孩子没劝回来,还被偷偷地送到了极乐寺。我六神无主,非常痛苦!这次我希望他能积极地做尼众的转化工作,解铃还需系铃人,希望能连系上我女儿。
【贤佳】X#法师回复如下:
体系出事前一年左右,可能是过去的生活经验和工作经验多一点,我个人是发现了一些端倪,但是人微言轻,只能尽力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做一些工作。
比如,停止对个人进行吹捧和讴歌,并就一些违法的事情和不合理的事情,直接当面质疑高位者到底是“善知识”还是位高权重的“老板”,我们出家要追随的是带领我们解脱生死的善知识,但是,这几年的所作所为却都是老板的做法,那我们何苦要出家呢?在家做的不都挺好的吗?
其次,默默劝阻当时已经处理掉财产、解散了家庭的义工居士,慎重考虑在这里出家。
事发前不久,我个人已经决定离开体系。
对于过去的所作所为,我内心很自责,很后悔。误导和伤害了很多人,也不知道如何偿还。
这一年多,也是尽力在做一些弥补的工作,劝解不符合条件的人不要出家,在家里孝顺好父母,照顾好家庭。已经出家的,修不下去,条件不够的,劝其还俗。尽可能为从体系出来的人提供帮助,尊重个人意愿,让大家有更多的选择。
借此,也再次向事件中受伤害的僧俗以及亲友道歉忏悔!不敢奢求原谅。后面也会尽力为大家多做一些事情。由于体系蒙蔽封锁限制非常严密,体系内的人接受不到应有的信息,相信挽回和善后工作会非常的艰难和漫长。
【极乐寺尼的母亲】看到X#法师能够心有悔意、亮明观点,还是挺欣慰的,对被骗的年轻出家人还是应该有影响的,毕竟他当年负责“佛子之家”, 毁了不少年轻人和她们的家庭。虽然来得有点晚,但还是来了。希望X#法师能够立场鲜明,真心地向受害家庭、受害父母道歉,身体力行,首先把身边不符合出家条件的尼众工作做好,劝其回家,孝养父母,家长也会万分感谢。
【贤佳】X#法师回复:
我没有负责过“佛子之家”,但在体系内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会尽力弥补。
【极乐寺尼的母亲】那我不太了解,我每次上山找孩子,想阻止孩子出家,都是找的X#法师。责任我倒是不想追究,主要就是想能尽快地找到孩子,她也是被龙泉寺洗脑太深了,解铃还需系铃人,就是希望法师能做她的思想工作,顺利回归社会、回归家庭!人活七十古来稀,我也算是古稀之人了,生活多有不便,生病无人照顾,希望孩子在法师的帮助下,早日醒悟,早日回家!感谢!
【贤佳】X#法师回复:
大家一起努力,让事情往最好的方向发展。您本人有什么困难,愿尽微薄之力。
【极乐寺尼的母亲】好,谢谢!
【贤佳】X#法师回复:
对于WJ的母亲,我很愧疚,在北京没有关照好她,看来信,她身体不好,需要人照顾,不知道具体能帮她做点什么?
【极乐寺尼的母亲】我感谢X#法师的诚意!随着年龄的增高,身体衰弱,更加需要女儿回家照顾。我想麻烦X#法师能否亲自给我女儿发个微信,或者短信劝说她回家,因为我们的话她跟本就听不进去了,而且也不信。
【贤佳】X#法师回复:
我联系不上WJ,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联系方法?
【极乐寺尼的母亲】我女儿的微信号:*。我只有这个微信号能连系得到她。她的手机放到龙泉寺以前的义工那里,手机号135*,希望您转告X#法师,求他劝说我女儿回心转意。那个义工他也认识,请他多费心!感谢!
这个微信号,如果能加上,可以直接连系到。如果她不加,就打135*那个电话,她放到一个义工那里(WX),X#法师可能认识。我打通过,她说不知道WJ去哪,可能不让告诉我吧。也可以发短信到这个号上,让WX转给她,我想她们一定会有连系的,
【贤佳】(20200530)X#法师回复:
好的,我试着联系一下。
【极乐寺尼的母亲】(20200603)X#法师连系得怎样?可否顺利?有几天时间了,不知情况如何?
【贤佳】X#法师回复:
我没有联系到她本人,联系到了她的朋友,朋友回复如下:
法师好!末学挺好的,她妈妈刚跟我发过语音,WJ和她妈妈也一直有联系的。WJ只是把她一个手机放到我这,微信跟妈妈一直有联系。末学跟她妈妈有讲过他们两个人吵架的事情我不参与~
【极乐寺尼的母亲】X#法师选择的第二种方法,不能和我女儿直接连系,要经过义工。我也在那个体系里呆过,他们跟本就不讲佛教的教规和戒律,只知道他们谁要发心出家(就是洗脑成功),是谁也不许劝的,只能说随喜!所以让她转达也是不可能的,我高估她们了。龙泉寺体系建立的违法组织“学佛小组”虽然被取缔,但是那个体系还存在,那个体系的义工和红莲心栈的信众还在维护学诚。我虽然年事已高,经常生病,希望早日孩子醒悟,回家照顾,但那个体系还存在,孩子醒悟、回家还是很难的。
我很奇怪他们为什么不让用手机?自己的手机为什么不自己带在身边,还要放在别人那里?真怀疑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贤佳】我转告X#法师。
【极乐寺尼的母亲】不知道X#那天怎么和WX说的,WX一改平时的温柔,和我大吵,说我太过份了。龙泉寺体系还在维护学诚,我女儿身边的人不转变,她也很难转变。虽然学佛小组和粥栈被取缔,思想还是那个体系的,认为她出家我就该支持,是我不对,要做我的工作,她也是一直在做。
大形势不转变,很难,还有待时机吧!国家不判学诚,情况不明朗,他们还在为学诚辩护,蒙蔽信众。
【贤佳】他们是被学诚的相似法蒙蔽,宜应推动促进大体认识的转变。
【极乐寺尼的母亲】我以前也给WX发过您的交流,希望她能醒悟,她也是怼我,说不想参与这些,以后不要发。这个庞大的体系还存在,还很顽固,水泼不进,针扎不进!
【贤佳】学诚还未宣判,其大弟子们还利用学诚的威望维系人心,还应揭批。

(二)
【居士】维护学诚的“消毒”工作挺荒谬的,这根本就是催眠洗脑,哪里是什么“消毒”。想“消毒”也很简单,拿出证据来,推翻举报者的材料,尤其证明一点,学诚没有性侵,没有发下流短信。广大人民群众定义高僧大德就是看品行。作为出家为僧的学诚,他不老实,乱搞男女关系,还不认账,人民群众不会接受,也不会相信“消毒人员”所说的鬼话。这些鬼话最多只会迷惑少部分信众,因为这些信众不愿意相信真相,不愿意看到自己寄托在学诚身上的梦想破灭,已经迷信到神魂颠倒、不分青红皂白的程度了。这些人不喜欢“书呆子”认认真真搜集到的证据,只喜欢心术不正的人给他们洗脑,很难扭转的。
当然还有一种人更可恶,他们说话高深莫测,时不时卖弄下“神通”,还要求你非信不可。为什么非信不可?他们给出的答复则是:天机不可泄露。我就遇到过这么一位“仁兄”,号称是研究国学的,儒释道无所不通,在得知我是一位居士后就问我有几皈依,我说三皈依,他直摇头。我说:“难道是四皈依?”他就点头。我说我只听说过三皈五戒,没听说过四皈五戒,他就让我多看些书,还给我推荐了一行禅师的《正念的奇迹》,当时就在手机上给我发了过来。然后他就问我在哪皈依的,我说龙泉寺。他问我怎么看学诚,我说:“不是被举报了吗?流氓加变态。”他说不要信,那是个真正有修行的高僧,遭人陷害,不说一句话,这才是真正的大修行者,他说他一眼就能看出一个人有没有修行。我考虑到他比我年长,没跟他分辩,一笑了之。但是我觉得这种人特别可恶,因为他们“能掐会算”,还经常能蒙对了,在好多人眼里他们都是大师、高人,他们的妖言更容易惑众。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不过事实胜于雄辩,这些所谓的“消毒工作者”再怎么巧言令色,再怎么自圆其说,如果他们拿不出证据来,都只不过是在自讨没趣。天堂有路他们不走,地狱无门他们偏闯,他们越闯,就越让人觉得他们的错误性有多严重。
【贤佳】随喜明察深思!按佛教戒律,不能用神通举罪、判罪。佛世的真阿罗汉也不允许用神通举罪、判罪,何况现今时代的“高人”。龙泉寺体系高层也是传言某位有神通的大修行人说学诚是清白的,以此作为安抚信众的凭据。不论是否真有某位“大修行人”这么说,也不论所说“大修行人”是否真的有神通、是否不妄语,龙泉寺体系以此证明学诚清白,是违背佛教戒律的。如《四分律删补随机羯磨疏济缘记》(宋朝元照律师)说:“律中,佛诃目连不应以天眼观人持犯,《十诵》《多论》亦同制之。”(卷第三)更多相关戒律文据和辨析可参看《一些交流讨论(20190109)·(六)》(http://www.mzhy.org/20190109-2/)。

(三)
【沙弥(原龙泉寺沙弥)】过午不食和不非食时有什么区别呢?以前寺里的法师既然不持这个戒,为什么还要作药净呢?
【贤佳】过午不食即是不非时食。龙泉寺里法师作药净,是让居士持守八关斋戒,以此吸引、摄受居士。戒律成为他们摄人谋利的手段。所以佛经说末法时代多有白衣(居士)升天、出家人堕恶道。

(四)
【居士】龙泉寺一直有一种很强的宗派气氛,一种很强的山寨气氛。从进入之初,我就在寻找那种犀利禅风,寻找那种棒喝,寻找那种呵佛骂祖的凛冽与机敏,寻找那种净土的静谧祥和、谈经论道的法辨,可惜都没找到。好多东西都被似是而非的说教一导而过,被邪见遮掩,被圆一种说法而被“圆”。相信很多人都曾经和我一样,努力在内心说服自己是自己的问题。真的很庆幸能有这次事件,使大家能有不同的角度和思维方式去思考这些问题。
【贤佳】是的!但愿这次事件能让龙泉寺体系乃至整个佛教界深刻省思、洗心革面,切实走上清净、宽广的佛法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