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81208)

(一)

居士】现在某些汉传体系的法师,甚至是有一定修行的行者,对藏密双修法的观点,也可能只会停留在“仰信”的层次——理性局外人的视角看待,因并未亲自深入藏传系统并得其密法传承,故而难以接受其“邪妄”的论断。

再加上某些大德(大人物)尤其近代汉僧入藏学法后的回传,乃至上千年来汉传、藏传两大体系的并存不悖及政教融洽等方面原因,一时间彻底否定藏密的教理根基,并将其宣扬的“无上密乘”双修法判定为“邪法”,许多人恐难接受,甚至会导致宗教情感的对立,引发不可预知的后果,因而也不利于进一步的反思和讨论。

那么,是不是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审视目前的困境?

首先,是否请藏传体系的某些正见大德来发声澄清,藏密双修法引发的恶劣社会影响,如坏人信根,导致社会大众对佛教的质疑和诽谤等严重后果,到底该由谁来负责?仅仅可以归结某些藏传上师和弟子的个人原因吗?还是要追溯其宗崇的教理教义的偏颇和漏洞?更进一步,藏传佛教体系是否有严谨的教理教义来杜绝此类修法滥行所产生的恶劣后果?

其次,从胜义谛来讲,一切法都是佛法,修一切法皆可成佛,但是,从世俗谛的角度来看,双修是不是恶法?和世间的行淫如何区别?如果是恶法,可许“行于非道、通达佛道”,但是否应该昭告警示世人其危险的后果?免致误解诽谤,断人法身慧命。如果是“善法”,又善在何处?如果是善恶兼备,又如何抉择?

第三,如果说毁谤正道、善法是堕地狱大罪,需谨慎,那么,纵容、默许、盲目或因人误导,而修习、赞叹、传播邪道、恶法,是否也同样罪大恶极?是否更需谨慎?

贤佳】随喜深思!现在已较普遍邪见侵蚀、律风败坏,状况已很糟糕,学诚法师的邪妄言行是明显典型。如果继续任其发展,将来后果可能如太虚大师《现时密宗复兴之趋势》所说:“佛制祖规之尊严扫地,遗害人心,深堪危惧!苟充斯颓风之浩浩荡荡奔流不已,将不知伊于胡底!恐不至以遵佛制为迂腐不止也!可胜叹哉!”

现今学诚法师丑闻在社会张显,佛教界若不彻底严正反省,怎么给社会一个合理交代?一时难接受无妨,可充分讨论、辩论,不必回避,也不宜回避。

就所提三条建议来说:

1.此事和相关讨论应会被藏传人员充分关注,但愿有藏传体系的正见大德来发声澄清。

2.从胜义谛来讲,一切法都是佛法,圣凡不二,而“修一切法”、“成佛”已到世俗谛,不可讲“修一切法皆可成佛”。谛理上讲,淫瞋痴皆是道,但在心行上,经律明文说“淫欲是障道法”,说“淫欲不障道”是恶邪见。于此应生定解,不宜犹疑而令邪见潜生。

3.是的,这是明显道理,破见危害胜过破戒,关键应明辨邪正、善恶。

(二)

法师(格鲁派)】法师现在依止哪位大德高僧为师?法师对于自己广泛传播的言语信息是否请示或得到认可?法师或者已经证到高位,不需依止另人,那么现在修证是何位置?以前依何大德修学得到这样的成就呢?

当然,《高僧传》里有各式各样的示现,那是经历了历史的积累,但现实生活中的示现却是需要时间证明一切的。如果仅仅是看了几页书就可以臧否一切,那么,佛何必要对依文解义而喊冤呢?

贤佳】我只是依所见闻经律论思辨,没有定慧修证,有时请教一些人,目前没有特定依止的大德,但开放学习并接受批评、辩论。

感谢提醒!愿能常得您的批评、指点!

法师】得到法师的回复,想起了几十年前的一些事情。红卫兵也有横扫一切的勇气和作为,大概也把自己当成唯一真理的代表。现在佛教里面也有唯一真理式的代表吗?佛说:“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法无定法 ……。

指点教史,审判祖师,大概也会有善恶业道,不超出因果报应吧。

贤佳】感谢提醒!是不能故步自封、太自以为是,需要开放交流、理智辨析。大事因缘,不宜粗率进退。祈愿您就先前分享的内容具体指辨。

法师】佛说八万四千法门,佛教也分许多宗派,各有祖师与传承,宗派之间,在特殊的因缘下,也有激烈的辩论,但这并不是宗派修学的主题,相反,自赞毁他违犯菩萨学处。

没有宗派的修学是很不可思议的,打个比喻,数学史上有一些很困难的问题猜想之类,常常有业余的热心人宣布解决了某猜想,后来多发现是闹剧,基本的专业素养训练都没有,漏洞百出是难免的。某佛学院一位学习的学僧质疑月称论师的观点,这也无可厚非,但把这当成自己的成就就非常不理智了。以前有人把熊十力抬得很高,成为后人的笑剧。

如果有宗派,那么大致对自他均有所了知,有所师承,有亲近的善知识,有熟悉的某经论……。

比如说,发了菩提心的菩萨比丘,一期命终,是否经过“中有”阶段?“中有”时还是不是比丘?他的“中有”阶段有何特点?还来不来欲界?若来欲界,胎、卵、湿、化属于何生?是颠倒心还是正知?是否会有隔阴之迷的问题?如何解决?这里,经典里佛的教授如何?传承祖师是如何修持的?法师自己认为“中有”阶段该怎么修行,是行持比丘戒吗?

据悉法师过去的积累,在戒律上很花了时间。如果说把持戒当做一个学处,那还是有差异的。比丘受持具足戒,菩萨行持三聚净戒,密乘行人,前提要持菩萨戒,再加上密乘戒。修学密乘的比丘,学处包括五戒、沙弥戒、比丘戒、菩萨戒、密乘戒。冒昧问一下,法师有三坛大戒的庄严,实际的持戒,是哪一个层次的语义呢?

以前祖师大概有这样的感叹:千人僧众之处,便会有菩萨或圣者示现。如果一言不当,那有很大的业果。世亲菩萨智慧卓越,以前没学大乘,对无著菩萨有轻蔑诽谤的言语,构成罪业,虽然忏悔,未得圣位。

现实生活中,业果却是隐蔽分,不是清楚显现的,在我们这样凡夫的相续中,有很强的轻视等流,但业果还是存在的。经过一些时间,领悟到什么事、什么事是有因果的……

贤佳】感谢提醒!历史可能相似,但不一定相同,缘起差别,宜应谨辨。

您说“佛说八万四千法门,佛教也分许多宗派,各有祖师与传承,宗派之间,在特殊的因缘下,也有激烈的辩论,但这并不是宗派修学的主题,相反,自赞毁他违犯菩萨学处”,您肯定男女双修法是佛说的吗?对严重破坏佛教的附佛外道邪见不能“激烈”辩论吗?辩论就是自赞毁他吗?

“法师自己认为中有阶段该怎么修行,是行持比丘戒吗”,比丘戒是尽形寿受持,进入“中有”阶段则比丘戒体自然失去,但也不应修习男女双修法,因为是障道的外道邪法,有戒无戒的佛教徒都不应修习。

“法师有三坛大戒的庄严,实际的持戒,是哪一个层次的语义呢”,我随力行持含摄比丘戒的菩萨戒。举治破戒,辩破邪见,护教利人,随顺比丘戒、菩萨戒,因果不昧。

《菩萨善戒经》卷一说:“菩萨若有同师同学诽谤菩萨方等法藏,受学顶戴相似非法者,不应共住;若定知已,不得向人赞叹其德。是名菩萨第八重法。”

《菩萨善戒经》卷三说:“断欲法故乃名出家。……断一切爱,名为出家;受毕竟乐,名为出家;乐易行道,名为出家;增长佛法,名为出家;乐持禁戒,名为出家。是名入出家。”

《菩萨善戒经》卷四说:“世人若为人天受乐、利养名誉受禁戒者,当知是人不名得戒。成就戒者,若住僧中,若住空处,是名寂静。不能教化众生故,不能护法;惜身命故,不能护法;贪利养故,不能护法;为怨隙故,不能护法;为怖畏故,不能护法;为憍慢故,不能护法;不受法故,不能护法;怜愍心故,不能护法;惧惭耻故,不能护法:是名破戒,名不寂静。

“若有于戒生知足者,当知是人不名持戒。知因戒故得诸菩萨无量三昧,若无戒者则不增长无量三昧,为三昧故护持禁戒。菩萨受持菩萨戒者,宁失身命,终不听用非法之言与恶人住,不念不起诸恶觉观,如其起者,心生惭愧,呵责忏悔。若坐众中,设闻恶语、恶事、恶法、恶声、恶义,即应起去。若力能制,置不教呵而舍去者,名之为犯。若力不能制而住听者,是亦名犯;若得不听心,是名持戒;作听心者,是名破戒;若乐听者,是名破戒;不乐听者,是名持戒;生悔心者,是名持戒;心不悔者,是名破戒。菩萨受持菩萨戒者,终不自念‘我所受戒,齐从和上、师边受得’,自念:‘乃从十方诸佛菩萨边受。我若从师及和上边受得戒者,不名菩萨戒;若从十方佛菩萨边所受得者,乃名菩萨戒。’”

先前我辩说格鲁派对唯识宗义的曲解、对龙树菩萨中观宗义的误解以及藏密男女双修法的邪妄,这些您认为不是问题或不重要吗?不值得讨论明辨吗?

(三)

居士】您的帖子我发到地藏论坛后,不出所料,果然有人跳出来种种质疑、歪曲。例如说:《广论》中没有说提淫欲双修(以前也有龙泉寺师兄提过类似的问题)呀。我记得以前在论坛看过有师兄驳斥说:大陆出版的《菩提道次第广论》删节了双修的内容,原版中是有的。但我记不起是具体哪个帖子了。

其实我认为《菩提道次第广论》最大的危害,倒并不是双修,而是无条件依师,混淆了人们对佛法邪正评价的标准应该是佛经、佛说。哪怕原版《菩提道次第广论》一个字都没有提淫欲双修,只要它无限夸大上师的作用和权威,一遍遍洗脑,让人们成了不会思考的待宰羔羊,后面还不是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如果XC给一个没有被洗脑的人提出性侵、双修等要求,那人家不把他扭送派出所才怪。

以前您主要揭批XC,那是基于对人的批判。现在XC基本上是彻底倒了,那后面还会有一个个李诚、王诚出来推广《菩提道次第广论》。

《学习“菩提道次第广论”就是为了最后实修“密宗道次第广论”》

https://www.meipian.cn/qpnmebd

《〈广论〉的男女双修三部曲》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53c4f6410102ve66.html?vt=4

《客观审查〈广论〉中双修决不合佛法》

http://m.sohu.com/a/245291864_187974

《客观审视〈密宗道次第广论〉中关于“双修”的问题》

http://m.sohu.com/a/244921668_187974

贤佳】有居士发给我相关文章也供您参阅:《三论男女双修成佛纯是异想天开》

https://mp.weixin.qq.com/s/0PuYqi58eFvShTqVPJRd6w

居士】《高僧大德联手发表声明说藏密男女双修不是佛法》

http://www.bskk.vip/thread-3058148-1-1.html

贤佳】就您在论坛帖子上所说“《菩提道次第广论》在大陆出版时,把双修内容删掉了”,我咨询一些人。一位台湾的法师回复说:

{这方面我不清楚。我手上的版本是谈完“上士道”之后,紧接着说“特于金刚乘学习道理”,如下文,未见具体相关内容:

……第二,特学金刚乘法。如是善修显密共道,其后无疑当入密咒,以彼密道较诸余法最为希贵,速能圆满二资粮故。若入彼者,如《道炬论》说,先以财敬、奉教行等令师欢喜,较前所说尤为过上,然是对于能具咒说下德相者乃如是行。其次先以清净续部能熟灌顶成熟身心。次当听闻、了知、守护尔时所受三昧耶律。……若能如是护三昧耶及诸律仪而修咒道,当先修习堪为依据续部所说生起次第圆满尊轮。以咒道中不共所断,谓于蕴、处、界执为平俗庸常分别,能断彼者,亦即能转外器、内身及诸受用为殊胜事生次第故。如是善净庸常分别,一切时中恒得诸佛菩萨加持,速能圆满无边福聚,堪为圆满次第法器。其次当修堪为依据续部所说圆满次第;弃初次第,唯修后摄道一分者,非彼续部及造彼释聪叡所许,故当摄持无上瑜伽圆满道体。二次宗要,此中唯就彼等诸名略为显示入咒方隅,于诸咒道次第应当广知。}

一位老居士回复说:

{《菩提道次第广论》汉译本在1949年以前即已出版。据我所知,此论主要论述显教教法,没有特别涉及男女双修,但在很多处引用密教经典,各卷均有密教修法的内容,且居重要地位(男女双修仅是密教修法的一部分,大部分密法未涉及男女双修),与汉传佛教各宗派差别较大。因此,两三年前我得知龙泉寺以《菩提道次第广论》为基本教材,心中曾经产生一丝阴影,但没有特别上心,因为1991/92年对莆田广化寺以及近10年来对龙泉寺有良好印象(局外人不了解内情),特别是不知道XC在上中国佛学院时特别敬拜观空法师和正果法师,那时他应该已经倾心藏传佛教了。观空法师和正果法师我都有一定的接触,他们都是纯正的高僧。男女双修在《密宗道次第广论》中有具体论述,汉译本也早已出版。}

居士】我们不纠缠大陆出版的《菩提道次第广论》是否是删节版。我认为它是为《密宗道次第广论》打基础的。藏密教主通过《菩提道次第广论》对人洗脑,通过谎言不断拔高自己,搞个人崇拜,让人把教主视为佛,甚至还高于佛。让人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和意识,对教主言听计从,绝不怀疑,教主的话就是真理。通过这种手段来对信徒进行精神控制,为下一步双修扫清信徒的心理障碍,因为双修是完全违背社会伦理道德和人类良知,不为绝大多数人接受。试想如果没有《菩提道次第广论》的洗脑,教主直接对信徒提出双修要求,就会被拒绝。如果当初您刚认识XC,他就让您去双修,估计您一定吓得拔腿就跑,更不要说出家了。为什么龙泉寺僧俗二众把XC无限崇拜、言听计从?依师的教育让越来越怕他、服从他。

所以,还是那句话,《菩提道次第广论》最大的错误和危害,是依师,是洗脑,为下一步双修扫清信徒心理障碍。

至于是否存在双修内容,我认为是存在的。就现在公布的版本,最后一段,用隐语劝导大家去进行更高一级的修行——双修。下面这个帖子说得很清楚,可参考。

《宗喀巴在伪〈菩提道次第广论〉的最后部分要求信徒实修无上瑜伽!》

http://www.bskk.vip/thread-249559-1-1.html

(四)

居士】(《我在龙泉寺学佛法》)

https://mp.weixin.qq.com/s/nwpvtgeuATzbCpfxDh9q-A

用居士的角度,为龙泉寺洗地,打感情牌。昨天的文章。

贤佳】善心可贵,但小善承不住大恶。大船破沉,好物随亡,应亟逃生,不可恋旧。

(五)

义工(龙泉寺)】〖央视报道〗通过二维码种植木马控制他人手机,监听电话、收发短信、偷拍、定位,无所不能,被害人完全不知情。

https://m.weibo.cn/1413226327/4313102209940579

请问法师,证据里面除了短信的证据外还有其他的物证吗?

贤佳】这只是说师父手机短信可能有木马控制问题,但不一定就是木马控制,只是一种可能,应查核、思辨。政府调查已排除这种可能,8月23日政府公布的调查结果已宣明师父发淫秽短信属实,可看《关于对举报学诚和北京龙泉寺有关问题的调查核实情况》

https://mp.weixin.qq.com/s/PYVOkH4V_ecsXnSEOmJkdQ。另外可参看《学诚性侵短信真假疑云?!想一想这么简单!》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13948206816869

性侵方面有受害人详细举报,政府公安部门有相关证据调查。可等待政府部门的进一步公布。

(六)

居士】贤宇法师也已下山,从朋友圈的文章看,他目下的处境也是尴尬。从网络文章看,学诚法师的事情,拖累了他、您和贤启法师!

择师真的太重要了!好在您和贤启法师即时检举,至少拯救了龙泉寺信众,给颓废的宗教界敲响警钟。当然,也拯救了学诚法师。学诚法师若能悔悟,首先应当感谢您们。

(七)

居士】30号以后,看到各检察院转载XC被取消政协委员身份后,我和几个师兄商量了一下,在我原来的小组微信群,开始转发您的关于讨论交流的邮件,以及网络上,“梦中幻有”等人的部分微博内容。结果第二天就有师兄找我沟通,紧跟着又有师兄也直接出面来和我沟通。群里本来有78人,陆续退群的有14人,被我清除有一人,总计15人。也就是说,保皇党的态度是不看、不听。很崩溃!

我有个师兄,她2015年夏开始接触龙泉寺,她父亲今年哮喘发作,一个人孤零零地死在山东海边的房子里三天后,他们才察觉到异常。事后她跟我电话,沟通了很久。我告诉她我做的那个关于XC强奸我的梦,她突然就明白了,她说,她也做过不清净的梦,梦见她和XC躺在一张床上,她当时也很怕,如今听我这样一解释,她明白了,她相信XC性侵实施。随后,她告诉了我她的感受。她说,是她爸爸的突然离世救了她。她自从跟了龙泉寺以后,人彻底变了,变得不近人情,很少关心家里人,就想着怎么往山上跑。她自己的感觉,就是很邪乎,好像有一种魔力在控制自己,人很痴迷,思维也比较极端。她说,学佛应该越来越懂得关爱家人才对,可是她学佛后,一直跟家庭对立冲突,所有的时间用来往山上跑,几乎没怎么陪伴爸爸。她怀疑,会不会邪教,真得有一些说不清的恶毒的咒力在控制人的思想呢?只要你相信了,这个力量就能控制你。

我很悲哀,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他们真的借助了邪魔的力量。我自己的体会,有很大一部份原因,是老百姓没有基本的宗教概念。

龙泉系普遍佛学基础薄弱,他们严重缺乏正知见。我觉得,如果能有效的组织他们系统地进行一些经论的学习,随着正知见的建立,智慧光明的加深,自然就有了辨识正邪的能力。

还有一点,中国人官本位思想很严重,他们把佛协会长的官位混同于高僧大德,很无知。

XC处置结束后,如何重建信众的学修,是个关键问题,不知政府会如何考虑。

您可否给大家列个经论的目录,经过这些经论的次第系统学修从而建立正知见?或者编撰一册《佛教正见判别手册》之类的普及读物,教导初入门的佛教弟子,第一门功课是先学会如何辨别正邪,而不是急着先找善知识。

贤佳】您的微信群中退群的是少部分人,说明大部分是理智的。可与理智者深入沟通讨论,结合其他因缘辗转渐渐影响非理智者。

您说“给大家列个经论的目录”,这需要斟酌,一时不好说。建议优先重点研读戒律和净土法门典籍,以此为基础而随缘尽量广读佛经,渐渐自然可建立较宽广的基本正知见。另外《太虚大师全书》的“法藏”部分展现五乘佛法的学修体系,可以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