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81206)

(一)

居士(格鲁派)】“尊崇格鲁教法,得其邪妄精髓”这样的说法是错误的。法师不指出其错误就进行这样转发也不大妥当。

末学以为:学诚没有得到精髓,双修法绝非格鲁派所有。了解格鲁派之所以“黄帽”和不谈“神通”等的行人都知道,格鲁非常注重行持、注重戒。末学对发生这样的事情感到痛心,痛心之余,是反省、检点和警惕自己,也增广自己的悲心,同时缅怀善知识日常法师的教诲“没有自度之前,不可谈利他,那只是培福集聚成佛资粮”。

贤佳】 “尊崇格鲁教法,得其邪妄精髓”,在先前分享的交流讨论资料中有较多论说。可参阅《一些交流讨论(20181202)·(十一)》(http://www.mzhy.org/20181202-2/),并可参阅《一些交流讨论(20181102)·(二)》(http://www.mzhy.org/20181102-2/)。

宗喀巴大师所著《密宗道次第广论》将男女双修法作为成佛的无上密法而有详说,虽然格鲁派传统禁止比丘实行男女双修法,但倡导中阴身修,也不禁止居士修,是属于格鲁派教法的一部分内容。宗喀巴大师赞同男女双修法为佛法的“殊胜”修行法门,其实已破见,毒害影响深广。可参阅《一些交流讨论(20181104)·(七)》(http://www.mzhy.org/20181104-2/),另外可参阅文章《关于宗喀巴的事,给汉传诸护法一个交代:破见,胜过破戒》(https://mp.weixin.qq.com/s/9cJ6wH3_0oteGVQzH_bcSg)、《警惕淫欲知见吞噬中国佛教——杀人不见血的男女双修邪见已经洗脑中国大量出家人》(https://mp.weixin.qq.com/s/Oq4JzMO3zTyE3jbt3jiP3Q)。

面对这样的大事缘,除了反省、检点和警惕自己及增广自己的悲心,还宜明识正邪是非、善恶知识,增广智慧,避免盲从颠坠、自误误人。如《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说:“汝观如是刹帝利等无量有情,亲近如是破戒恶行非法器僧,退失一切所有善法,乃至当堕无间地狱。是故欲得上妙生天、涅槃乐者,皆应亲近承事供养胜道沙门,咨禀听闻三乘要法,或求示道、命道沙门。若无如是三道沙门,当于污道沙门中求,虽复戒坏而有正见,具足意乐及加行者,应往亲近承事供养,咨禀听闻三乘要法。不应亲近承事供养加行、意乐及见坏者。”(卷六)《大丈夫论》说:“有悲无智,非智者所爱;有智无悲,亦非智者所爱。”(卷下)

宜应自度不忘度他,自利利人辗转增上。特别末法时代宜应严谨以戒为师,才易安稳自利利他。

《佛说华手经》说:“且置为他求利,众生之中能自利者,是人尚难。何以故?今凡夫人欲求自利而乃自伤。何以故?舍利弗!我不见人若侵害他,自不衰恼。是故当知住自利因是则为难。又于是中,自利利他最为甚难。”(卷第七)

莲池大师《竹窗三笔·自他二利》说:“古云:‘未能自利,先能利人者,菩萨发心。’斯言甘露也,不善用之则翻成毒药。试反己而思之:‘我是菩萨否?况云发心。非实己能也。’独不闻‘自觉已圆,复行觉他者,如来应世’乎?或谓‘必待已圆而后利他,则利他终无时矣’,然自疾不能救而能救他人,无有是处。是故当发菩萨广大之心,而复确守如来真切之训。不然,以盲引盲,欲自附于菩萨而人己双失,谓之何哉!”

《正法念处经》说:“持戒之人,自利利他,善心直行,第一善人,乃至小罪常怀大惧。”(卷二十八)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说:“汝等苾刍,常思修学自利利他。自利利他之法:若法不善,无利无乐,究竟不善,及于他四辈所得饮食、衣服、卧具、汤药自身不善之事,不应作者莫作;但观自身及他有利益者,常须修学。”(卷二十)

《俱舍论实义疏》(尊者悉地罗末底造)说:“自修回施二福德,复因利乐诸有情,如上众多福智聚,果证非他遂自得,行愿福及回施福,自他俱利不唐捐。如是虽说自利,从因及果亦能利他人。有颂言:乳母甘膳用资身,为子获安非为己,佛修福智趣菩提,本为利生非为自。”(卷一)

《优婆塞戒经·自利利他品》说:“为利自他造作诸业,是名为学;能利他已,是名学果。……菩萨信根既自利已,复利益他。自利益者不名为实,利益他者乃名自利。何以故?菩萨摩诃萨为利他故,于身命财不生悭吝,是名自利。……利益他者,即是自利。菩萨不能自他兼利,唯求自利,是名下品。何以故?如是菩萨于法财中生贪着心,是故不能自利益也。……若自不修施、戒、多闻,虽复教他,是名利他,不能自利。若自具足信等五根,然后转教,是名菩萨自利利他。”(卷二)

《瑜伽师地论》说:“云何自利利他处?谓自利利他略有十种:一、纯自利利他;二、共自利利他;三、利益种类自利利他;四、安乐种类自利利他;五、因摄自利利他;六、果摄自利利他;七、此世自利利他;八、他世自利利他;九、毕竟自利利他;十、不毕竟自利利他。……

“云何菩萨纯、共自利利他?谓诸菩萨于纯自利、利他,应知应断,违越不顺菩萨仪故。于其所余应勤修学,不越随顺菩萨仪故。此中菩萨于纯自利应知、应断者,谓为己乐,求财受用;或为吝法,于佛菩萨所说教法追访受持;或为生天受天快乐,受持禁戒,发勤精进,修习定慧;或求世间有染果报,为世财食,恭敬供养诸佛制多;或贪利养,为利养故,自说种种无有义利不实功德,诳惑于他,招集利养;或欲贪他作己僮仆,为驱使故,非法摄众,不如正法,矫设方便拔济有情,令于他所免为僮仆,还自摄受为己僮仆;拔济有情令脱系缚,还自拘执成己事业;拔济有情令于他所解脱种种治罚怖畏,还自摄伏令惧于己;若诸菩萨耽着诸定现法乐住,弃舍思维利众生事。当知此等名纯自利,菩萨于是纯自利行应知、应断。若诸菩萨或悲为首,或为回向无上菩提及为生天,于一切时修施、忍等,当知是名自利共他。又除如前所说诸相,其余一切与彼相违所有自利诸菩萨行,当知皆名自利共他。菩萨于此应勤修学。

“此中菩萨于纯利他应知、应断者,谓以邪见修行施等,以无因见及无果见毁犯尸罗,远离正行为他说法。若诸菩萨于诸静虑善巧回转,已超下地而更摄受下地白法,谓彼已能安住静虑,由悲愿力舍诸静虑,随其所乐,还生欲界。又诸菩萨已得自在,于十方界种种变化,作诸众生种种义利。又诸牟尼自事已办,依止如来力、无畏等所有一切不共佛法,遍于十方无量众生能作无量大利益事。当知此等名纯利他。如是所说纯利他行,菩萨于前所说二种(以邪见修行施等;以无因见及无果见毁犯尸罗,远离正行为他说法)应知、应断,于余所说纯利他行多应修学。又除如前所说诸相,其余一切与彼相违所有利他诸菩萨行,当知皆名利他共自,菩萨于此应勤修学。……

“云何菩萨现法、后法自利利他?谓诸菩萨以如正理工巧业处士夫作用,积集财物,即于如是所集财物知量受用。又先所造可爱果业异熟果熟,于现法中受用彼果。又诸菩萨于诸静虑善回转者,为欲获得现法乐住,于现法中依此静虑,不为成立利他事故依此静虑。又诸如来现法涅槃,所有世间及出世间一切能得现法涅槃诸有为法。是名菩萨现法自利。如诸菩萨现法自利,如是菩萨所化有情由此获得现法利益,当知即是现法利他。若于欲界能获他世财宝具足、自体具足,及能当生静虑无色。若生静虑及无色中,能获他世财宝具足、自体具足。若现法中与忧苦俱数数思择修习善因。是名菩萨修习后法自利利他。若诸菩萨于现法中与喜乐俱修习当来财宝具足、自体具足所有善因,及非退分静虑、无色一切等至,是名菩萨现法、后法自利利他。

“云何毕竟及不毕竟自利利他?谓于欲界财宝具足、自体具足,若因若果,及诸异生世间清净若因若果,是不毕竟自利利他。若诸烦恼一切永断,若诸所有八支圣道,若此为依获得一切世间善法,是名毕竟自利利他。由三因缘应知毕竟及不毕竟:一由自性故,二由退不退故,三由受用果有尽、无尽故。由自性故者,究竟涅槃名为毕竟,一切有为名不毕竟。由退不退及受用果有尽、无尽故者,八支圣道无有退故,及受用果无有尽故,名为毕竟,其余一切善有漏法,由有退故,及受用果有终尽故,名不毕竟。

“如是菩萨十种自利利他,若略若广,菩萨随力随能当勤修学。”(卷三十五)

若有质疑,还请尽管提出。

居士】感谢回复!没想到您就是持这样的观点,没想到您对宗格巴大师持如此否定的态度,令我非常惊讶!

佛教界存在很多很多不如法的现象,很多内幕让人心寒,令人痛心。但是您要将不如法归咎于格鲁,归咎于密宗道次第,末学不认同。供养几点粗浅的未经深思熟虑的看法:

1)您学过《广论》,知道道次第是实修的次第,一定知道入密的条件是非常严格的。目前情形下,合格的老师少,合格弟子更少。换言之,密法根本就不适宜讲,也不适宜学,更不适宜公开讲。

2)您对学诚的行为感到愤怒和痛心,末学非常理解。他不具备学密的条件,也不具备传密的条件,他只是利用密法的名义为其行为辩解,是在歪曲密宗。这些年跟他没什么互动,但知道龙泉的造神运动,更像是世间行政管理,类似一种邪教的组织的管理手段,从您们的举报材料看,他连基本的五戒都没守,舍弃今生希求后世的心不稳固,自我膨胀,连皈依的体都不具足,处处在违背道次第,这一点您一定也同意。您的邮件中引用大量的经典说明,末法以戒为师,《广论》也一样强调,他的行为违背您引的经典,同时也违背《广论》的教授,您所引的经论与《广论》并不矛盾。《广论》强调善知识十德相,八分之一为下边际,首先就是戒。

3)您曾来邮件为则生的论文中关于唯识和中观之辩广泛征求意见。没想到也是您自己的问题。我跟那位法师不熟悉,自己工作也忙,把问题给了Z法师,Z法师给您回了几封邮件。您说中观所驳斥的唯识太过局狭,并不是目前唯识本貌,我非常理解。我曾经跟唐仲容居士学过一点《摄大乘论》《唯识二十颂》和《唯识三十颂》等经论,唯识体系庞大,内容细致精微。我也学过一点《四部宗义》,知道两个唯识是有区别的。记得Z法师的大意说,则生所认知的中观,也太过局狭,没有能系统深入学习,他并没系统学习过中观,他所驳斥的中观,非常不到位。遗憾是末学太忙,没能投入学习,错过学习的好机会。以为学术之争本是正常。只是没想到成为您全面否定格鲁的一个原因。就我所知四部宗义,见解虽不同,中观派并没有彻底否定唯识,只是说其应机不同,是中观的前行方便。阿底峡尊者对金洲大师可不是否定。饶是见解不同,您又何以要全面否定中观?也可以成为修唯识的前行方便。

4)我想确认的一件事,或者退一步说,若抛开密宗的,您是否认为,《广论》代表的显宗部分非常重视戒?其重视戒的逻辑正不正确?

5)为什么在非常重视戒的基础上,到了密宗部分又变得不重视戒?后面的逻辑是否不一致?是什么逻辑?

6)就我个人学习经历而言,是先学了两年的唯识,后来才学习《广论》,学习中观经典。是在97年左右在北京湘菜馆听任杰老居士讲《四百论》时,把学唯识时心中结下疑团解开的。我还了解一件事情,就是任杰老居士和唐仲容居士曾同时在四川佛学院教书,发生激烈的辩论,后来任老选择避让。详细缘由不知道,推测与Z不愿意与则生辩论的原因差不多。

贤佳】确实不应将所有不如法现象都归咎于格鲁教法和藏密,但是学诚法师的腐败是与此密切有关的,可参阅《一些交流讨论(20181110)·(八)(九)》(http://www.mzhy.org/20181110-2/)。

1)男女双修等密法是违背佛教的外道邪法(可参阅我先前提供的辩析内容),故作高深忽悠蒙蔽人,确实是“根本就不适宜讲,也不适宜学,更不适宜公开讲”。

2)是的,学诚法师对格鲁教法好的内容没怎么学,而学得其邪妄。

3)我痛心,但不愤怒。我跟Z法师辩论过,《辩破应成派(格鲁派)的辩论记录(基础所依)》中有与他的辩论记录,《辩破应成派(格鲁派)的辩论记录(核心宗义)》也征求过他的意见。应成派、格鲁派所批判的唯识宗义多是扭曲捏造的,具体可参阅《一些交流讨论(20181106)·(五)》(http://www.mzhy.org/20181106-2/)、《一些交流讨论(20181108)·(十三)》(http://www.mzhy.org/20181108-2/)。我不否定龙树菩萨的中观宗义。应成派、格鲁派的宗义误解了龙树菩萨的中观宗义,实质是邪见(可参阅我先前分享的相关辨析)。

4)重视戒是正确可取的,但赞许男女双修法是严重违背戒律的。

5)宗大师善于将矛盾体扭合到一起而自许善巧,很具有欺诳性。

6)欧阳竟无与法尊法师也有激烈诤论,根源于宗大师对唯识宗、唯识师的批判是极其严厉的,如同佛教与外道的区别,是应明辨的。

希望就我先前分享的辨析内容从法义上具体辩破,否则只是隔靴骚痒,难成有效辩护。

(二)

居士(格鲁派)】《贤佳法师:格鲁派存在的问题——回应“汉地弘扬〈菩提道次第广论〉之反思”》https://mp.weixin.qq.com/s/QFCYMs96PBV5v_9D42du8Q

这是我想象不到的!

密宗道次第之所以为密,就是因为没有显教修行基础的人看了会产生不正确理解(邪见)而为,而你们现在竟随便拿出来在公众中讨论,就如把比丘戒律随便给在家人讨论一样,这种危害远大于你们现在在维护的事情。

贤佳】不让俗众了解比丘戒,是权宜的做法,不是律中的绝对要求。刚才给您发了《一些交流讨论(20181124)》,其中的讨论“(三)”有所说明。

此是大事因缘,宜应公正明辨,不宜简单掩蔽。

您说“会产生不正确理解(邪见)”,还请就文章具体内容指明。

“这种危害远大于你们现在在维护的事情”,具体什么危害?“现在在维护的事情”指什么事情?

(三)

居士】下面这篇转给您。

《被学诚吞噬灵魂的极乐寺女孩(转)》

http://www.bskk.vip/thread-3069774-1-1.html

虽然有心理准备,看了以后还是觉得震惊,让我想起以前看过的一部著名电影《沉默的羔羊》。您可以把这个转给相关人士看。如果还是不醒悟,那真是无药可救了。估计就是让他亲眼看见事情发生,也依然不会相信,或认为XC是对的。这样的人整个灵魂已被藏密控制住了。

现在藏密已经在全国泛滥成灾了。我大半年没看我以前喜欢的一个素食公众号,前一阵子看了一下,吓了我一跳,公众号原来每期6、7篇文章全部是素食,现在变成只有一篇是素食,其它全都是藏密。

很多有名的传统寺院和师父也开始修学藏密。现在很多佛学院都修学《广论》,这些师父毕业后到了寺院也自然而然推广《广论》。甚至还有70、80岁的老师父,老修行,也开始修学藏密,而且还是非常有名、“持戒精严”、通晓佛理经论的大德,真让人跌破眼镜。

我群里的一个师兄,是沿海某城市的,他说他们那里有几个藏密窝点,还有人拉他进去。进去后就见很多人在那里双修,把他吓坏了,以后走路都绕开那里。

原本藏密仅局限于西藏,现在由于网络的发达,在全国各地到处蔓延。

出家师父如果想换一个寺院,最好是打听一下这个寺院情况,修学法门、道风如何等,不能光听名气。还有就是上地藏论坛来搜索一下相关寺院和方丈。地藏论坛注册会员几十万,遍布全国各地,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看见不如法的情况就会在论坛上来说。

说实在的,要不是为了给您搜集信息,我根本都不愿意看这些,每次看了心情都久久难以平静,很不好受。否则,我一看是藏密帖子,哪怕是批驳藏密的帖子,我也直接忽略掉,跳过去不看,以免看了心里难受。希望事情能尽快平息,把邪风压下去,大家都能安心修学正法。

印度也有邪教头子被人举报抓起来了,他自己亲口在法庭承认自己犯下强奸等诸多罪行,各电视争相转播,可法院门外居然仍有十几万信徒在集会游行,为他们的教主喊冤叫屈,他们还是不相信他们的教主有问题。宣判那天国家都出动军队,害怕他的信徒暴乱。唉……

贤佳】非常可悲!宜应随缘随力揭破,护教救人。

(四)

居士(极乐寺比丘尼还俗)】您知道师父现在在哪儿吗?

贤佳】听说在看守所里。

居士】消息可靠吗?什么时候进的看守所?师父生日那天我还和一个同学去崇恩禅寺给师父送蛋糕来着,那时候师父还在。

贤佳】多途径消息综合判断应是可靠的。我不知他什么时候进的看守所。师父生日那天是9月28日(阴历八月十九)吧?您说“师父还在”,是见到师父了吗?

居士】没有。我们将蛋糕放在了客堂,在客堂遇见了贤*法师在接待龙泉寺的女居士,那时听法师们对话的意思是师父在寺里。

贤佳】什么样的对话表示出师父在寺里的意思?在倡导“好心”妄语的团体里,而且这么重大事缘,不可简单“如言取义”,宜应辨析。

居士】法师甲问:“上次送来的叶菜师父吃了吗?”贤*法师回答:“师父都吃了。”法师甲问:“师父现在怎么样?”贤*法师回答:“都挺好的。”

贤佳】可能演戏安稳“军心”,如同秦始皇死时,近侍伪装其未死而传旨令。

居士】您知道师父的案子什么时候开庭审理吗?我想去旁听,有没有旁听的可能性。

贤佳】我不清楚,听说是年底之前。应会有军警管控以防骚乱,旁听人员会严格筛选,一般人不可能去的,但可能有现场直播或转播。

居士】我还俗回家了。像我这种情况,以后如果有因缘出家还能受戒吗?

贤佳】可以,因为原先未受行两年式叉摩那尼法,受戒未得比丘尼戒。

居士】可是我的沙弥尼戒应该是得了。把沙弥尼戒舍了以后还能受吗?

贤佳】舍沙弥尼戒不妨碍再受。受得比丘尼戒才有舍戒不能再出家受戒的障难。

您沙弥尼戒有对人作法舍吗?

居士】有,我当时是比丘尼戒和沙弥尼戒一起舍的。我一直不清楚自己算不算得到过比丘尼戒,按照团队的持戒观,我是得了,但是书上不是这么写的。可是戒后教育解释说是时代因缘不同了,不能按字面意思解读。

我感觉佛教界好乱,怎么说的都有。在僧团大家也都不懂,怎么持的都有。这次出家挺受伤的,我是班里年纪最小的,其实我很简单、很单纯,可是外境怎么那么复杂。到现在我也不清楚自己究竟得没得戒。我也不敢相信师父犯错误了,可是不信,又有种感觉告诉我:我的师父可能真犯错误了。真苦呀!

贤佳】“时代因缘不同了,不能按字面意思解读”,这是破坏佛教律制的相似法,依此“法宝”可以随意变弃一切律制。可参阅《关于以戒为师的交流讨论》(http://www.mzhy.org/20180715-6/)。

“到现在我也不清楚自己究竟得没得戒”,依律祖明文判决不得戒。可参阅《一些交流讨论(20181005)·(九)》(http://www.mzhy.org/20181005-2/)、《一些交流讨论(20181120)·(二)》(http://www.mzhy.org/20181120-2/)。

“我也不敢相信师父犯错误了”,可参阅《学诚性侵短信真假疑云?!想一想这么简单!》(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13948206816869)。

(五)

原极乐寺比丘尼】分享极乐寺近两日的微信公众号文章节选:

12月3日《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https://mp.weixin.qq.com/s/QxhKx9yAX5IqnRBF_XAw0A):

“极乐寺僧团一直有诵读经典的传统,几年来,僧团诵过《华严经》、《楞严经》、《法华经》、《金光明经》、《四分律藏》、《行事钞》、《菩萨戒藏》、《瑜伽师地论》、《俱舍论》等众多经典,可以说经律论无所不包。最近诵读功课在学修中的比例进一步提升,比丘尼班甚至一天三次诵习,颇有点‘一日不诵、一日不食’的热情。”(摘抄者注:《四分律藏》、《行事钞》、《菩萨戒藏》、《瑜伽师地论》、《俱舍论》应是2018年读诵的。其中后文有说,《俱舍论》是最近读诵的。)

12月4日《寂静用功,莫向外求》(https://mp.weixin.qq.com/s/jWt2EhailCbfqMXxefiEPQ):

“为了配合僧团精进用功办道,常住为大家新添了两个学修用功的好地方。图书馆在原有阅览区的基础上,扩大了一倍的面积供大家读书学习,静默用功;另外又腾出了两个教室,专门为有需要做研讨交流的同学使用。”

“我们学习佛法,就是要培养内心寂静的习惯,一种可以在种种境界面前,能真正克服内心的无明、烦恼、贪、嗔、痴的力量。要培养这种力量,自然需要住寂静处,先远离五欲之源,好好向内用功,真正扫除自己内在烦恼的种子。因此图书馆提供更多寂静用功的区域,正是希望大家能好好向内用功,努力向自己内心的寂静迈进一步。”

“一个人只有自己经验世界里的认知,两个人就有了两个经验世界,三个人就有了更多。在分享和交流中,我们才能扩充自己的经验世界,了解更广阔的天地。在辩论研讨中,真理往往越辩越明。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在培养自己对不同的人、不同的见解宽容、尊重和接纳的能力,培养自己对众生的慈悲心。”

“因此,常住在扩展个人读书区的同时,同时增设研讨室,一方面是促进大家相互交流,相互学习,突破个人思维的局限而共同增上;另一面更是训练自己调伏烦恼的能力,从而真正做到独立而不独断、冷静而不冷淡、寂静而不寂寞,一切莫向外求,不断增长心的力量。”

请问法师读此,有何感受?

贤佳】如同讲述练习驾车技术,而车队的行驶标向以及道路出现了大问题“诤议”却搁置不管,且其小术练习不知效果会怎样。但她们作不了主,又无力跳出,只能如此,胜过无聊放逸,值得随喜,但也是可怜。

您有何感受?

原极乐寺比丘尼】末学开始读时是感到有新气象的,并感到或许也是对前不久有声音批评极乐寺学修不力的回应。新气象有三:

1.僧团集体读诵经典的力度增加了,说明可能学修重心在加强。

2.扩大阅览区面积等做法,说明学修的硬件设施有改善。

3.开始肯定“寂静用功”的必要性,取代了以往对“历事练心”这类“修行方法”的赞叹,说明对修行的认知有改变。

或许依此往下,会不断有改变,越来越好,僧团渐渐回归修行的正轨。

看了您的回复后,感到末学所看到的改变属于枝节问题,而您看到的是更本质的问题。枝节问题的改变一时看起来令人欣喜,但无法带来新生。末学认同您所说的,并多了这些体会:回避大问题,小术练习不能真正持久,说得严重一点可能只是流于表面、形式;且因没有和外界的开放交流互鉴而不能展开视野,可能会导致误以小术为大利,沾沾自喜,得少为足,固步自封,得不到真实修行利益。

但愿僧团能以这些枝节的改变为先,渐渐发展到改变本质问题。

(六)

居士】新闻报道——“福智的法师说,佛陀预言教法在藏地兴盛五百年后,将转移汉地再兴盛五百年。因福智的比丘僧团已有八百到一千人,已是台湾规模最大的比丘僧团,所以福智的法师很有信心,汉地佛教的兴盛会以福智为主,福智领导人金梦蓉女士也会成为汉地的教主。”

看上去眼熟吗?寺里也带着大家一起读诵《大般若经·东北方品》,只不过兴盛地七拐八拐具体到了北京龙泉寺。这几年僧团大量快速剃度出家,迅速扩大僧团规模,甚至女众僧团不惜违法授戒,其根源是?

https://m.weibo.cn/6764508276/4313774360411392

贤佳】他们用正经的出离心法类高调教导人舍俗出家,追求后世增上和解脱,而实际招揽人营造现世名利五欲事业,行相似法,不顺解脱,难免堕落。大好的佛法被滥用,大好的人才被欺诳,伤害家庭人情,冲击社会道德,坏滥佛法正行,也让世人大厌佛教,这是相似法的大祸害,宜应深明揭破,净息非法。

居士】是的。在中国这个环境下,现在龙泉寺也是很棘手的问题。一下子失去了方向了,沿用老的路线,会非议越来越大、越来越多,且是死路。按理说,一个正常的僧团,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崩塌而是现在处境。

贤佳】是的,师长凌驾于三宝、戒律,依师凌驾于皈依三宝、持戒,非是正常佛教僧团。

居士】[cp]@小小14777: 当初贤佳贤启以清华博士的身份出演《五岁菩提》,把多少单纯善良的人骗进了龙泉寺!他们两位是龙泉寺早期的法师,对龙泉寺和学诚的情况应该很清楚,也是他们分别引导僧俗二众要无条件依师,要生生世世追随师父修增上生,坑了多少无辜的人!没想到他们俩自己却是日常法师的弟子![/cp]

微博评论,给您和贤启法师使坏。

贤佳】说的事相是基本如实的,只是当时我和贤启法师对佛教初学,好心被伪善相似法蒙蔽误导,并非故意附邪欺骗,但客观上确实有罪过,是应忏悔,并应挽救、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