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泉寺体系维护学诚的“消毒”工作及相关交流讨论

龙泉寺体系维护学诚的“消毒”工作及相关交流讨论
(20200601)
(一)
【沙弥(原龙泉寺沙弥)】2018年8月份前两天,贤Q法师就挨个班去安稳人心,没少说您和启法师的坏话:一个只读书,一个只干活,走极端;一个在内什么都不知道,一个在外知道的多了知见歪。
【贤佳】他说的那些内容,您当时是怎么看待的?信受吗?
【沙弥】当时一点都不知情,只是感觉您跟僧团“不合”、“知见不正”,班导或者纠察不让大家问您问题等等,以及个别法师对您不理的态度。但我还是对您有好感。
贤Q法师班级说完后(还安慰说准备学戒、受戒),大家都有点慌。我也从他人口中得知您对学诚不尊重戒律不满,比如安居随意出去、不持午之类的。但我还是维护学诚,不以佛制为根本,觉得您没有智慧、不善巧方便。8.1后,宣布您迁单,我立马设法找到举报内容,也不知该不该信,似乎内容对错都无所谓,没有是非对错观念。
让我下定决心脱离的,主要不是举报学诚内容真假,而是对团体内氛围长期质疑,不相应,有点拨无因果的意思,那时候无主见,也无分辨能力。当然,没有举报事件,我还不好下定决心离开。后来看到最早期对团体的辨析以及“福智”团体的事,就知道“这是错的”了。
【贤佳】如何是有点拨无因果的意思?
【沙弥】有我自身原因,我并非正信入佛教,一接触佛教就学习喇嘛教,对佛法没有好好学习,自己也吃不得苦,不爱学习。龙泉寺又是相似法,万事可圆融。慢慢就麻木了,对因果无概念,善恶法都是虚的,只有师父事业。相信很多尼众也有这种感觉。有时候想,某些上位领导法师和那些资本家有什么区别呢?可能还是有区别的,毕竟资本家剥削老百姓也给点钱,官僚法师只需要管吃住就行了,圈养着大家就行,没有人权。难道佛陀希望众生做奴隶来满足某些人的“菩萨行”吗?一群高智商的人聚集在一起,可能比世间那些邪教组织传销窝更“高明”,极乐寺有各种各样的不良组织特点,PUA也有。都这样了还有人留着,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贤佳】在学诚事件网络曝光前后,还有哪些人给您们做“消毒工作”维护学诚?主要有些什么样的说法?
【沙弥】曝光前是不需要做工作的,除了个别与某个比丘法师关系好的,知道一些简单问题外,大多数人都是正常生活。
曝光后,贤J法师先在上午僧团缘念上一锤定音“法难开始了,佛教的一场大劫,很有可能又一次灭佛。书呆子贤佳学律变成傻瓜,被人利用,和贤启合伙,背景复杂组织操作”等等,并向大家表示想走的可以领路费(2000元),不阻拦,想留下来就好好修行,不要理会。然后配合着每天出坡暂停,诵大悲咒、《心经》和《大般若经》等等,回向也是说什么魔障之类的,营造出一幅魔灾的样子。班导在多做工作,让大家好好修行,准备受戒,说“师父”为众生背业。大家也比较单纯,再加上没有外界信息来源,自然容易接受。
贤J法师在2018年年初收缴您的手机,是如何收缴的?
【贤佳】贤J法师在水房公开要我上缴手机和电脑,我说我是都监,有权利使用手机和电脑。他说我不承担事务了,后来跟着我到我宿舍,示意旁边的贤X法师收缴我的手机,贤X法师没动。过了几天有寺外人员借给我手机,我主动上缴了从寺里领的手机和电脑。
【沙弥】XL法师是死忠一派,在执事群内说谁诬陷“父亲”,就打谁,贤H法师表示很赞叹,不知他们现在如何?XL法师也不容易,在工作中被贤J法师他们玩得团团转,还对师父这么忠心耿耿。XL、贤H法师是否对您有阻拦?
【贤佳】XL法师明确学修藏密,常练“宝瓶气”,所以相应于四皈依依师法和诛杀法,表现出那样死忠“师父”和暴力是顺理成章的。他曾威胁要弄死XS法师,迫使XS法师离寺。8月2日XL法师同贤H法师一起“陪送”我离开龙泉寺到西客站附近,但没对我说什么狠话,还算客气。
【沙弥】原来是这样,我说他怎么是那种气质,我还以为他是修净土的,没想到也修藏密,之前还以为是那种威德气质。他还曾表示我想什么他都知道,不一定是暗示神通,有可能是我比较傻,烦恼外显,有经验的出家人一眼可以看出我内心想法。
8月2号当天赶走您的细节和之后您如何应对,可以讲吗?
【贤佳】8月2号我下早殿回到宿舍,贤H、XL、贤X法师已在房间等着我,贤H法师说传达龙泉寺执委会的决议将我迁单,专门给我准备了大行李箱,我的大部分衣服杂物已装箱。我看没什么好理论的,就再收拾必要物品。他们问我准备去哪里,我说没联系好去哪里,他们就说送我去西客站附近旅馆暂住。贤H法师给我一个红包作生活费,我没要。他们开车送我到西客站附近,我在车上联系了贤启法师,贤启法师请了一位居士开车接我去他家住。中间有国宗局的干部打电话给我,让我去国宗局,又派车到西客站附近,将我接到国宗局了。
【沙弥】我感觉他们还是有点良心的,可惜当了官就得站队,不好回头。后来的情况有可以说的吗?
【贤佳】8月1日下午举报材料网络流布,当天龙泉寺即公布《严正声明》,次日早晨即将我迁单,这“大手笔”果断雷厉,背后的主导者可能是贤L法师,其次是贤J法师。当时贤L法师在龙泉寺,只有他有那样的魄力、威望和机缘主导这样的操作。后来不久(8月27日)贤L法师在内部“消毒”会上说背后集团操控、对师父不是一般的提升、二贤恶心生邪见等,贤G师随后说:“这次事件扭转局面的是贤L法师。”(有人提供给我讲话记录。)
2018年7月份贤L法师出36万元让举报学诚性侵的贤D撤案,也是大手笔操作,其他龙泉寺体系执事法师做不出来。
操控极乐寺体系的前台是贤R法师,背后指导者是贤L法师,早先学诚指派贤L法师负责南方寺院,包括极乐寺相关寺院。
【沙弥】贤L法师心中看重事业,其实也是骑虎难下,总想让人给他干活,说是佛教事业发心,其实就是扩大自己势力,好几次想拉拢我。
我感觉贤J法师在贤L法师面前就有点不行,气质上压不过。现在可能两人打配合,各自安抚名下势力,一南一北,新王尽量收拢老王的势力,并且和势力强大的藩王商议,先谎称老王还在,并伪造老王,挟天子以令诸侯。
他们忽悠C法师,让C法师相信学诚在福建崇恩禅寺,然后由“德高望重”的C法师做学诚闭关的证明。C法师在他人忽悠下相信学诚在闭关,他去年多次去福建看望他剃度师(DT法师),并没有去崇恩禅寺亲见学诚“圣容”,但还是不怀疑此事真假。而且广化寺很多人都称学诚在崇恩禅寺闭关讲法,奇怪的是他们都没有亲眼看见。
现在学诚未审判,各个经济独立的下院担心学诚粉反扑,所以不敢独立。等审判后,可能就有很多下院独立了。
贤启法师是不是只在乎世间正义,对破邪有回避呢?
【贤佳】他在静修。
【沙弥】其他参与举治的法师为何与您分道扬镳呢?
【贤佳】我非只为举治学诚之人,更为破邪显正、救护教法。目标不同,到站分手。
【沙弥】明白了,是我误会其他法师了,我以为他们只是为了自身利益或者胆小怕事。现在看来其他法师真的很勇敢,一起冒着危险举治学诚,事情完成之后自然不需聚在一起了。如果可以,请您把这个回答公布,可能有的人也有误会其他法师。

(二)
【贤佳】附件《龙泉寺体系维护学诚的“消毒”工作及相关交流讨论(20200530)》是一位原龙泉寺沙弥与我的交流讨论,您看是否有什么偏差问题?是否有补充的了解、看法?
【居士(原龙泉寺义工)】看了你们的交流,分享两点:
1、沙弥师感叹:“我感觉他们还是有点良心的,可惜当了官就得站队,不好回头。”法师您呈现几位法师“护送”您下山,令沙弥师还有幻想。我猜,他们的主观意愿是为执行必须让您迁单的指令,以及监视谁来接应您,以便顺藤摸瓜“背后”的力量吧?否则,何须几位法师“护送”到西客站宾馆?他们真关心您,何愁不能替您找个短时间的安身之处?听说当天国宗请您去配合调查,他们还跟去了国宗,再后来贤L法师还带了几位居士火速赶到国宗,可能没让进去。这些情况是否属实,您可知道?他们这些操作,可能是关心吗?他们作为出家人,还相信因果吗?学诚的事儿,总往阴谋论上扯,甚至扯到最后扯不下去了,想让政府背锅,就让他们把自己憋在这口自己打造的谎言之锅里,看看最后各自的果报吧!
二、贤Q法师洗脑信众,到现在也没停过,缺乏正见。2018.8.2(正好是您被迁单那天),收到师兄转发内容,乃贤Q法师朋友圈发的,如下:
{师父与弟子之间的业力关系[转自大德言教]
并不是每一位出家法师,都愿意广收弟子的,有好多的出家人,宁可一个人清修,也不愿收受弟子。
为什么呢?因为,师父每收受一位弟子,便要担待弟子的业障!
按因果律讲,同一个师门门下的弟子,关系一定要好,若有不清净、不恭敬的看法,或者有吵架、明争暗斗的行为,这是个大问题,如果有这些,那就是破戒了。
这样做的话会导致师父弘法利生事业上诸多的不顺,师父因此而要帮弟子背许多的业障。
真正懂因果业力、于因果业力上有观修的师父,是不会轻易收受出家和皈依弟子的,除非有很大的弘法利生的悲愿,才会收四众弟子。有很多师父号称弟子上千,貌似弟子众多,供养也多,请问师父自己个人能吃多少?能用多少?如果弟子们不能道业增长,和合无诤,殊不知,师父为弟子们背下这么多的业障……
按因果律,一位师父能否长久住世,有60%依赖弟子(特别是摰爱的弟子),有10%是前世和今生的功德,有20%是心性,有10%在于食物、空气环境、养生功法和其他方面。所以,我们每一个做弟子的,都应当要了解做一个弟子的角色和本分,承诺做一个好弟子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而收弟子则是一桩更冒险的事。
师父就是替弟子背业的人
从弘法的角度而言,师父慈悲对弟子传授了诸多道法,然而由于末法时代,弟子们因烦恼沉重或违背誓言等缘故,往往令传法师父示现诸多的不顺。
一位大德说:“作为师父,一切弟子的过错业障师父都要一起背,一起承担,师父的寿命完全掌握在弟子手中,对于不精进修行的弟子,有时候在讲经说法的时候,心都有点抖,所有我收弟子是比较谨慎的,但就这样,也还是有一部分的弟子脱离轨道。”
因师父与法界众生同体,而弟子与师父的法缘是既亲又近,师徒无二,弟子的业力自然而然就会显现于师父身上。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当同门道友产生矛盾时,当弟子业障现行忤逆犯上时,师父往往会生病,而接近师父的弟子,疾病往往会自动减轻。以前佛门大德宣化上人示现癌症,但几位曾经得癌症而皈依他的弟子慢慢病就好了,这是上人的慈悲代众生受之。其中一位弟子因违背誓言,上人宣布不再摄受他为弟子,后来这位弟子旧病复发而亡。
行善修行是回报师父的最好方法
当师父身体不适时,弟子们都会给师父祈福。其实,只要弟子们团结共处,精进修行,积德行善,行正道、证大道、实证实修,早日悟道,师父的一切自然就会好。
很多的时候,师父都是冒着生命危险在摄受弟子,冒着生命危险在给弟子传法。师父为了弟子们的解脱,把他的命交到弟子手上,师父心里希望给更多的众生种下解脱的善根。
无论在哪一乘的戒律中都强调:学法切记心生疑,背后不言师之过。可是,有些当弟子的还在挑三拣四,还在每天监督师父这里好,那里不对。更有甚者,经常和其他人一起探讨师父哪里不好,哪里不对,还美其名曰:他是天上派下来专门监督师父修行的。
作为一个合格的师父,要利益众生,首先要有舍命的气魄,从出家之日起,师父的一切就都是众生的。可是,为什么有些弟子那么无情无义,那么麻木不仁,当自己有疾病、有问题找到师父时,当时还会掉下几滴鄂鱼的眼泪,可是等到师父将问题解决了,还没等到脸上的泪水风干,一切又打回原形。
如果每位弟子都能“回光返照”,检讨自己的过失,清净自心,积德行善,实证参悟,师父的弘法之路可能就不会那么艰难,师父的法体也会多一份安康!
师父的法身是法界因缘的显现,自从弟子皈依师父,就和师父绑在了一起;自从师父与弟子结上缘后,生生世世都会摄受我们。当弟子犯了错,师父示现忿怒相要求弟子忏悔时,有时弟子还硬着脖子不服气,可是弟子们哪里知道,当自己诚心诚意地去忏悔时,其实是加持帮助自己消掉业障呢。
好好修行,好好忏悔,这是弟子们能减轻师父一切压力最好的方式之一。
师父为了弟子的安乐,帮弟子担业障!弟子为了自己的快乐,让师父担上业障!在修行的时候,弟子们总是万分恐惧,害怕众生的业障跑到自己身上,而师父则在默默地真实地替众生承受着苦难。
师父给予弟子的是加持,而弟子给予师父却是业障。只有具德的师父,才会为了弘法利生,广收弟子,也只有具德的师父,才愿意为了弟子们道业增长,积德行善,修证解脱,付出一切,乃至生命!
弟子们,请你看看自己过往的业障,看看自己累劫造下的恶业,若不是遇见你的师父,你不会听闻到佛法,若不是遇见你的师父,你不会知晓因果大道,若不是遇见你的师父,你现在不知道还在哪里流浪生死?
弟子们,请好好的珍惜现在的善缘,忏悔自己的业障,学会善待你的师父吧!}
他当初在寺里给我们讲课说一心三观,一念三千,这些名相只是说说而已吧?连个“依师法”都突破不了,佛陀说的“依法不依人”都不能奉行。亏我当初还以为他能成长为“大德”。人不可貌相,知人知面不知心,依法不依人!
【贤佳】那位沙弥应是因他们没有对我说狠话,还给提供生活费,所以说“感觉他们还是有点良心的”。他们将我送到了西客站附近一家宾馆,准备给交住宿几天的订金,办理过程中贤启法师请的居士到了,才取消住宿预订。
贤H法师当天上午去了国宗局,报告学诚手机被木马控制的技术可能,详情如《一些交流讨论(20190605)·(一)》(http://www.mzhy.org/20190605-02/)所说。贤L法师带居士去国宗局事我不清楚。
您分享的贤Q法师发文,滥说因果,违背戒律,属于反智精神控制的藏密依师法。
【居士】愿他们正视现实,诚实面对真相,纠正自己的邪知邪见和妄语错误,忏悔、弥补在体系内与学诚所造的不善的共业,挽救自己的法身慧命,也能不辜负信众的信任,挽救信众的法身慧命!话说白点,那些信众、义工对他们哪位法师不是充满恭敬、信任和感情?法师说什么、要什么,居士们不是屁颠颠出钱出力?冲这份情,好歹别杀熟,杀熟也别杀太狠。信众出钱出力了,披着僧袍,好歹教人点正经的佛法,好歹别让人堕三恶道吧?好歹有点良心吧?真不会讲佛法,带着人诵经、念佛总会?为什么非得搞学诚、藏密那一套,甚至自己搞一套?真是理解不了!
【贤佳】邪法反智坑人,本是超出常情。他们还会说其功德殊胜,是大慈悲利人,如同藏密将屎尿说为甘露,信徒趋之若鹜。
【居士】明白了,他们想继续老路,有一堆理由包装。信众愿意信也没办法,共业所感。末法时代,鱼目混珠,众生福薄。
【贤佳】虽然如此,还应揭批,撒播醒觉的种子。
【居士】他们还是不够苦,可能也未能真信、深信因果,才会自欺,才敢欺人。也许只有暴烈的果报来临,才能让他们真正反思自己所为的善恶、正邪。对于装睡的人,再大的喇叭也叫不醒。随缘揭批,许能暂时令还未入坑的避免掉坑里,但能够最有力的保护民众的力量和措施,还得依靠政府。民间的揭批,终有缘尽之时。
【贤佳】“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随缘尽力,功不唐捐。

(三)
【居士】我百度了一下“迁单”,解释如下:“迁单”一般是指僧团中出家人中犯戒被摈出门。
我奇怪贤佳法师到底哪里犯戒而要被迁单?到底是谁严重犯戒,甚至违法犯罪,而被政府撤掉所有官职、管制起来呢?
看到他们的种种做法,我感觉这不是一所真正的佛教寺院,闻不到一点法的味道。徒有其表,而无其里——法。而是社会上的某个集团、公司,因共同利益和私人感情聚集在一起,判断是非对错的标准就是利益、感情。彼此拉帮结派,搞团团伙伙,集团中还有小集团。龙泉寺的那些人为了维护“师父”和自己的那点可怜的利益,不惜妄语、恶口,造大恶业,诚可怜悯者!
龙泉寺那么多高学历的人抛家舍业来出家,难道就是为了那点可怜的私人感情——生生世世要和“师父”在一起?把自己生生世世与一个破戒人捆绑在一起,陪着他不断轮回?难道就是为了那点可怜的利益?那还不如不出家,直接在社会上挣钱,凭他们的学历和能力,应该会比在龙泉寺挣得多。
龙泉寺的法师应该想一想自己当初出家的初衷是为了什么。希望龙泉寺法师们能幡然悔悟,放下可怜的情见和私心,早日回归正法,回到他们真正的师父——释迦牟尼佛身边来,做一个正见、正信、正行的出家人。
【贤佳】他们认为我诬谤“师父”,便是我严重犯戒,所以迁单。这也合情理,但按戒律应给被迁单(驱摈)者申辩的机会,并作盘核,否则便是违戒的霸道行为。

(四)
【原极乐寺尼】末学对龙泉寺僧团内部情况比较陌生,说不上什么感想,但和极乐寺相关的可以谈谈个人所知和感受,供参考。
1.看到这位沙弥师说:“现在学诚未审判,各个经济独立的下院担心学诚粉反扑,所以不敢独立。等审判后,可能就有很多下院独立了。”末学觉得他是不是特指由龙泉寺僧众住持的下院呢?如果是极乐寺尼众住持的下院,末学觉得“独立”是一件非常遥远的事情,极乐寺尼众没有那么容易搞独立的。
原因有三方面。第一方面,就末学的了解,在从属关系来说,极乐寺及由极乐寺尼众住持的下院应该大多数是莆田广化寺的下院,莆田广化寺不大可能那么容易“放手”。广化寺历史上(具体是哪个朝代我忘记了)拥有下院最多的时候约有120所,后来这些下院大多渐渐湮没。大概从2016年开始,广化寺才又陆续收一些下院,粗略算目前可能有十几二十所。有些据我了解是贤L法师、贤R法师亲自出马收的。还听一些下院同学介绍,平时贤R法师时不时会去看望大家。不过大概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贤R法师不再负责关照下院的工作,而是移交给了贤B法师,改由贤B法师定期去看望大家(可能主要是针对福建地区)。曾听极乐寺同学讲,自从贤B法师负责了这块工作,就比以前更忙了。所以我觉得极乐寺管理层对这些下院的存在是在意的,是有投入力气维系的。
第二方面,在极乐寺尼众的角度来说,她们一是会被此从属关系所管摄,二是在法上来说,她们将广化寺僧团或龙泉寺僧团视作她们依止的比丘僧团,因此会比较从顺于比丘僧团。
以上两个方面,主要还是从正常的依法依律的角度来说的,这就已经足够让极乐寺尼众“听话”、归顺的了。那就更不要说,掌权者采用蒙蔽、欺诳、压制等手段来“稳定人心”,极乐寺尼众大多无法了知她们处在了什么处境中,因此能够“安然”。甚至有的知道了XC事件的也是驼鸟心态,得过且过。
第三个方面,是深层次也是根本性的原因,即女众的惰性。本来人就不容易养成独立思考的能力,而女众的惰性致使其更难以独立思考,思想都不独立,行动更不可能独立。这种惰性不是说“好吃懒做”的那种懒惰,而是思想上的惰性,精神上的惰性。也就是说,这个人可能是很勤奋工作的,让干什么干什么,非常卖力,但这种勤奋可能只是一种机械性重复,或者是没有自己的主观意识,只是别人告诉她要做什么,她就只管做,而不动脑子。“依师”这套法门在女众中之所以很吃得开,我觉得一大原因就在于此,因为它符合女众的惰性特点,只要等着别人来告诉自己要做什么,做就是了,加上说“只要依师、依靠团队就能修行成就”,更加省事,可以不动脑子而“稳保成就”,两全其美。
但在这背后,我同时也觉得有值得同情之处。我自己是女众,因此很能理解,女众身弱等与生俱来的特点在较大程度上决定了女众会偏于保守、追求安稳,不敢“惹事生非”——否则可能引发麻烦、动乱,而使自己陷入不安全的处境中。包括我曾看过一篇资料,说女众的母性基因决定了她们会趋向于做保守的选择,因为此种基因带有养护后代的本能,所以不能丧失身命而使后代失去养护,我觉得有科学层面的道理,可以参考。而当这个女性的角色又增加了一重出家人的身份后,从某种意义上说,会使得女众更难以做出“激进”的选择,因为要保护好自己的出家身,能有相对安稳的环境使修行可以维持下去。而哪怕一点小小的改变,一般人可能都会觉得潜藏着危机,不敢随便冒险。那么,这些弱势因素,同时也就成了别有用心之人可以利用的要害。
2.您说:“操控极乐寺体系的前台是贤R法师,背后指导者是贤L法师。”从贤R法师作执行、贤L法师作决策这个角度来讲,可以这么说。不过,贤L法师是极乐寺的主管法师,这在极乐寺是公开的事情。我记得曾看过一个极乐寺制作的视频,好像是年度大事记之类的,视频结束后有一些字幕说明,其中有一行字大意是:“指导法师:极乐寺主管法师贤L法师、贤R法师。”另外,大概是在2017年上半年,极乐寺开办了一个大型共修班,简称“省班”,授课对象是整个福建省的学佛小组的骨干义工、学员,参课学员可能有100人左右,好像是半个月上一次课,授课法师是贤L法师。其实这个班完全可以选择在广化寺开,广化寺有正规讲堂(当时在极乐寺就只有一个大教室可满足其需要),对全省各地的学员来说比较方便,且对于贤L法师来说也更方便,因为他常住广化寺,省得莆田、仙游两地来回跑。而选择在极乐寺开“省班”自有他们的用意,这暂且不论,至少可以显明贤L法师和极乐寺的亲近关系。

(五)
【沙弥尼(原极乐寺沙弥尼)】学诚现在在哪里?现在依然很多外界人不相信您举报的,说您是有团伙操控的,被迫无奈。末学现在在外面也接触不少师父,就连很多出家师父都很少站在您那边,都相信学诚是被陷害的。既然说学诚破戒,为何被学诚伤害的比丘尼不站出来说话?伤害有几位比丘尼?如果不止一位的话,那么为何一位比丘尼都不站出来?您帮助了呀,她是最有发言权的人,伤害的那个比丘尼目前状况如何?以上并非末学个人看法。您怎么看?
【贤佳】学诚被管制,具体地方我不确切。龙泉寺-极乐寺体系人员长久被反智精神控制的依师法深重洗脑,又互相牵制影响,所以基本不愿、不敢站出来揭批“师父”和体系。且他们众多人对外“一本正经”地维护学诚,外界不明了情况,且牵涉惯常信仰支撑和相关名誉利益,自然倾向信其所说。这也可见邪师邪法惑害深广,宜应耐心深广揭批。
【沙弥尼】您能说说反智精神控制具体情况么?难不成被伤害的比丘尼还在维护学诚?这点还是说不过去。您帮着受害人,受害人反而不帮您,反而却帮着学诚说话?很多外界都会这样想的。受害人站出来才是最有发言权。
【贤佳】反智精神控制可参看举报材料所说,另外可参看《揭破龙泉寺体系的依师法》(http://www.mzhy.org/20200519-4/)、《强调依师,只为玩你》(http://www.bskk.vip/thread-3068433-1-1.html)。
释贤甲坚持举治学诚,是基于少有的敬戒观念,举报前就与我有较多切磋。释贤丙被人推动着举报学诚性侵,但是是动摇的,在接受僧团盘问时曾说“藏传佛教”有男女双修的“高级修法”,还曾当众打我耳光以示反对我举治学诚。举报中提到的另一位极乐寺尼完全否定逼淫事,其他尼众也没有站出来的。一位被逼疯的极乐寺尼现在基本恢复理智了,但为学诚开脱,不愿站出来说什么。如果站出来揭批,不仅需要旧有信仰观念的突破,还涉及颜面和生存(会被体系内的人批评、攻击乃至被教界众多不明真相的人鄙弃、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