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81202)

(一)

居士】《涉嫌性侵的学诚法师被免去全国政协民宗委副主任》(检察日报):

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四次会议29日在京闭幕。会议表决决定,免去学诚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职务,接受其请辞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委员。

此前,网民举报学诚涉嫌性侵、发送骚扰信息以及北京龙泉寺违建、大额资金去向不明等问题。学诚相继辞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福建省佛教协会会长等职务。北京、陕西两地佛教协会已免去学诚龙泉寺住持、扶风法门寺主持等职务。(新华社)

https://m.weibo.cn/status/4312063092150125

这是新华社通稿,您看出来有些细节吗?

贤佳】新华社专为学诚事发稿,标题是直示学诚法师有问题的,显示政府严肃处治学诚法师的态度。是吧?另外文中有说免职,有说辞职,应是与任免的权利程序有关,有权利免职时直接免职,该级别会议无权利免职时则让辞职。您看出怎样特别的细节?

居士】我觉得把二贤法师举报变成了“网民举报”,这个是对举报者的保护,且这样有利于下一步的事情开展公开化处置。

贤佳】了解了。举报材料被网民8月1日放到网上广传才引起事情被公开关注而处理,从这个角度也可算是网民举报。

居士】期待事情一步步进展顺利,也还信徒一个清净的环境。

“一直以来,龙泉寺和极乐寺的僧众所受到的教育就是,把学诚当成佛看待。看完贤佳、贤启的举报信发现,学诚最大的恶或许不是性侵6位比丘尼,而是建立了一个运行周密的组织,对几百名善良的僧众进行精神控制和身体控制。”微博上写的。

http://m.china.caixin.com/m/2018-11-30/101354051.html?from=singlemessage(财新网《人事观察|任全国政协民宗委副主任八个月 学诚去职》)

这个网站也是官方的,也开始舆论跟进了。可见现在没人保得了他了。

贤佳】应该是的。还在维护他的弟子信众不知会有怎样的苦恼和反应,也是可怜。但愿他们能清醒理智面对。

居士】《检察日报》转发,估计也是为了以后公诉。

https://mp.weixin.qq.com/s/-tw5rvdWgMd-nU3l5T0NzA(政事儿《学诚新消息》)

其中第三十八条规定:因工作变动或其他原因不宜继续担任委员的,本人应当辞去委员。对违反社会道德或存在与委员身份不符行为的,应当及时约谈或函询,经提醒仍不改正的,应当责令其辞去委员。

官方也是苦口婆心了,说辞职不是说他没事可以自己辞职的,也是一种训斥下的辞职。

贤佳】是的,打破欺诳的说法和迷惑的认识。

居士】(《清朝僧人结婚,会受什么样的惩罚?》)

https://m.toutiaocdn.com/i6618870103641424398

贤佳】这份历史资料很有参考价值。

(二)

居士】《学诚被免全国政协民宗委副主任,辞去全国政协常委、委员》

http://www.bskk.vip/thread-3074854-1-1.html

请看第39楼发的帖子:可靠消息,快判刑了,最晚年底。

这个人发了很多内幕消息。如果他的话是真的,那这件事真的很快就彻底尘埃落地。师父就能从此过上平静的生活,安心修行了。

(三)

居士】学诚那样的就是还俗,世人也会指责他的,滥情不检点,生活作风、工作作风糜烂,有官位的一样会被处罚撤职、开除、拘留。没有好的德行和高尚的操守,就不要居高位,德不配位被有识之士拉下马是迟早的事。在没有酿成毁灭性的罪孽时早点下来倒是件好事,放任其做坏事,更严重的犯罪,那时他会连命都保不住的。

贤佳】是的。“小人行险以侥幸,君子修身以俟命。” 飞蛾扑火,不避烧身,只因贪着,不安清乐。

(四)

居士】看到有居士提到“昧着良心举报恩师学诚师父,天理难容,死后会下地狱,经常在邮件发表一些牛头不对马嘴的文章,真不知道羞耻”,及后面您和他的交流,末学感受到您始终如理如法和TA交流,而TA不讲逻辑,不讲事实,乱扣帽子,恶意诅咒,居心叵测。

这类居士言行恐怖,对佛陀正法和世间正常秩序危害很大,需要大家共同对治,也特别提醒您和各位大德多加小心,必要时向政府举报。

贤佳】TA可能受到身边亲友、同事等以学诚法师事讥嫌佛教、讥嫌学佛,不能依佛法面对、开导,又受对学诚法师的辩护以及对我与贤启法师的批评言论的影响,自护和护教心切而怨恨我和贤启法师,本心良善,情有可原。此次事件牵涉影响较广,众多人受困扰、伤害,如何帮助他们,这是我要努力做的,也需要多方共同做。

(五)

居士】看到今天的邮件里,有人说要报复您和贤启法师。我是做执法工作的,在这里回应一下:

关于此案,如果以后有人发现新证据,可以提交公安、法院,按照法律程序诉讼。如若有人携私愤报复,我不会放过。

请法师把我的邮件公开。

(六)

法师】我看有些居士情绪上来了很难控制自己,他(她)们内心不清醒的。

“福智”那边,解学长、李学长的事刚出来,居士们对两位学长也是恨得不得了。他们被赶出来,居士们几年不给他们说话。现在很多也觉得当时做得不对。

这种业力就是很强,我劝您现在要多加防范,非正常时期嘛。有些居士的邮件,看着苗头不对,就直接给它删掉。不用给他解释的,解释不清楚。事情过一段他(她)自然就明白了。

贤佳】是的。不奢望他们很快醒悟、转变,但随缘随力适当辨析,或许能促进他们早日醒悟,分享出去也可能启发其他人,并且留下资料记录供后人了解和研究。

(七)

居士】11月30号讨论中法师(离开龙泉寺的比丘)的话,让弟子想到当年在寺里亲闻*法师在佛子之家课上,面对上百位同学所讲内容,大意是即使今生不能在龙泉寺出家,也要发心终生护持龙泉寺不去别的道场出家,这才是最好最如法的做法。而且此观点弟子曾多次耳闻,且是该课程中重要知识点。言下之意有:

1.龙泉寺最好最如法,其他道场都不如龙泉寺,且很多都有问题。

2.来了龙泉寺就是最好的归宿,龙泉寺不允许你出家是你自身问题,你有问题就该为龙泉寺奉献自己的一生来补救,到死就该在这里无偿奉献。

在僧团里整个宣传的氛围也都是围绕上面的意思。

时至今日应该让整个佛教界了解到龙泉体系中的“歪曲宣传大邪见”,应该让更多还在体系内的同学、信众了解到真正外界的现状、佛法的正理和龙泉体系中的“歪曲宣传大邪见”。

(八)

居士】看了辨析法师说“我想写完《苦乐人生》的辨析后就不打算再写了”,觉得好遗憾!可否转告:还是特别祈请,能否将《建立大乘佛法正见》做个完整的辨析,实际上这个《正见》对呆得比较久的居士影响特别大,就末学个人来讲,曾经将里面的很多话奉若至宝,而且是“师父”最新的系列开示。

贤佳】隨喜用心!我转给辨析法师!

居士】相信这也会是自己和其他同修深入学习教理、树立宽广正见的一个非常好的门径。

贤佳】辨析法师回复说:

感恩居士的来信!我想还是先不辨析了,只要我们多看正法,自然就能慢慢分辨出不正确的法。如果我们不学习,法义不会自动跑到我们的知见中来。

1、闻思修,以闻为先,对于初学,务必看完唯识或者中观。一开始更推荐读唯识,讲得比较细,而且不会出现大的偏差,有时间就读《成唯识论》,时间少就读《八识规矩颂》。但要获得甚深见,《中论》肯定是要读的,但《中论》学不好容易成断灭见,执空,忽视戒律、因果。如果我们能够持戒,并且按照因果来做,不用担心自己会读错了变成断灭见。

2、有的祖师确实劝大家边学变修,避免把佛法学成知识,到头来虽然理论一大堆,但不能对治烦恼,这种说法是有道理的。然而,现在初学者更多的问题是没有大约的佛法知见轮廓。这个时代和古时是不能比的,汉地也不能和藏地比,唐宋佛教教理、藏地教理是比较盛行的,现代很多人对佛法的基本概念都是缺乏的,比如为什么佛法能解脱生死,绝大多数人都是在不信、怀疑或者不懂的状态。这个时候,如果我们不先建立正见轮廓,那么很容易按照自己的感觉来,或者佛教名人的指导来修。这就非常容易出现依人不依法的现象,结果被带入歧途。

3、如果四皈依这么重要,那佛一开始就应该讲四皈依,但是佛没有,相反佛在很多经论里给大家说的是以法为师、以戒为师,如《大宝积经》卷57:“难陀!且止如斯智慧境界,汝今应以肉眼所见而观察之,知所见者皆是虚妄,即名解脱。难陀!汝莫信我,莫随我欲,莫依我语,莫观我相,莫随沙门所有见解,莫于沙门而生恭敬,莫作是语:‘沙门乔答摩是我大师。’然而但可于我自证所得之法,独在静处思量观察,常多修习。随于用心所观之法,即于彼法观想成就正念而住,自为洲渚,自为归处,法为洲渚,法为归处,无别洲渚,无别归处。”有的人说因为现在是末法时代,要以人为师,因为大家容易执着己见,但我想末法时代,善知识固不可少,但恶知识频现,这也是事实。有多少人有这个福报能碰到真善知识?又有多少人能分辨出谁是真善知识?就像到了一个卖假药的市场,自己又不懂,就靠市场上的广告了,谁的名气大买谁的,什么药卖得多买谁的。问题是市场是有监管的,在末法时代,佛法可是没有权威监管机构的,谁胆子大谁就敢出来说,而且相似法更容易弘扬,因为和世间法相近嘛,一听就熟,一听就懂。而且,以佛的智慧而言,不可能看不到末法的乱象,如果依人这么重要,佛在世时也会指出末法时以人为师。

4、 如果有人能从做事里体悟佛法,那这绝对不是一般人,估计是六祖再来。佛没出世时,多少修行人毕生都在修行,做事的也不少,都领悟不出来,何况末法众生烦恼比较重。如果有一种方法,既能做好世事,又能做好佛事,那佛也不用出家了,也不用苦行、禅修了,直接用动态禅,一边做国王,一边教国人佛法,这不两全其美?积累的资粮更多,成就更快。

5、修行没感觉,很大原因是因为散乱心,如《禅秘要法经》卷1:“尔时世尊因此憍慢比丘摩诃迦絺罗难陀,初制系念法,告诸四众:‘若比丘,若比丘尼,若优婆塞、优婆夷,自今以后欲求无为道者,应当系念专心一处。若使此心驰骋六根犹如猿猴,无有惭愧,当知此人是旃陀罗,非贤圣种,心不调顺。阿鼻狱卒常使此人。如是恶人,于多劫中无由得度。此乱心贼生三界种,依因此心堕三恶道。’”《道次第广论》:“《入行论》云:‘虽长夜修行,念诵苦行等,若心散乱修,佛说无义利。’此说一切散乱善行其果微少。又《修信大乘经》云:‘善男子,由此异门,说诸菩萨,随其所有信解大乘、大乘出生,当知一切皆是由其不散乱心正思法义之所出生。’”《道次第广论》:“若不尔者(如果不修学禅定),恒违学处罪所染着(散心状态下,极其容易犯戒),于余生中亦极难学菩萨等持(定)所有学处。若能学者,即于现法亦少散乱心,所修善行势力强盛,当来亦如《妙手问经》说:身心喜乐,静虑波罗蜜多极易圆满。”

我想读经论首选古德的,现代学者所写多有偏差,不持戒和禅修的原因。汉地我比较喜欢读智者大师和蕅益大师的著作,其中次第很明显,见地也很深,文字也不太难。静权法师的《天台宗纲要》就很好,次第明显。蕅益大师的著作基本上都能看,而且涉及面很广,有戒律,有教理,有念佛,有实修。

如果大家对《广论》比较感兴趣,益西彭措堪布的《新广论讲记》很不错,耐下心读几遍,会有很大收获。《广论》看完,可以读《宗义宝鬘浅释》,视野就会立刻打开,对佛法道次第有个完全的认识。

 

(九)

居士】出了这样的事,大家都会有伤害,法师们不顾自己也受着伤,却顶着压力给大家辨析法义、整理资料,帮助大家看清事实、纠正偏差,随喜赞叹法师们!虽然感觉每天都能收到这种或辨析或交流邮件的日子即将结束,好在学了佛法,知道一切都是无常的,任何一件事情都不会只生不灭,何况我们也需要自立,不能死死抓住稻草不松手。

祈愿法师们能通过勇猛精进的学修尽早成就,以更多种方式来帮助有缘。

(十)

居士】看了法师每天辛苦辨析相似法,真是很感动!同时,弟子也庆幸自己没有读过这些心灵鸡汤。

弟子理解,佛陀所讲的“无分别心”,是平等普度一切众生,而不是不分善恶、不分对错。若这样,不但不应该有盗戒,其他什么戒都不应该有了。戒律都没有了,也就没有所谓的“破戒”了,人人都可以为所欲为,那还要佛法干什么呢?弟子不由得打了个冷战。真是太可怕了!

祈愿龙天护法慈悲加持,破邪显正!

(十一)

居士】《汉地弘扬《菩提道次第广论》之反思》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3NDY3NDUwMw==&mid=2247483865&idx=1&sn=2a333b367863af1ec665be307102d7f0

有人评论:有关佛教的各种热点话题或争议,很久没有看到这样坦荡平和又靠谱的观点了,还挺感动的。

法师阅后请告知一下观后感。

贤佳】文章《汉地弘扬〈菩提道次第广论〉之反思》论述汉地弘扬《菩提道次第广论》、格鲁派教法过程中认识和做法的偏差,表面是较为全面、平和的,但是是基于认为《菩提道次第广论》、格鲁派教法本身没有问题,其实没有深入思察。

一、《菩提道次第广论》所导引趣向的藏密男女双修法实质是附佛外道邪法。

诸经律明文说淫欲是障道法,说“淫欲不障道”的见解是恶邪见,不仅比丘不应行男女双修法,居士虽然不禁正淫,但也不应将其作为一种佛教修行,否则便是基于邪见的障道行。如《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4说:“若染色欲,于生梵天尚能障碍,况得无上正等菩提?是故菩萨断欲出家修梵行,能得无上正等菩提,非不断者。”藕益大师《优婆塞戒经受戒品笺要》说:“问:‘虽受五欲,不障圣果’,与恶邪见中所谓淫不障道何异?答:佛为出家人制断淫欲,彼乃妄云淫不障道,故名恶邪见也。今佛为在家人但制邪淫,不制非时食、残宿食等,然苟依戒行持,遵修念处,便得证于初、二、三果,故云虽受五欲而能不障初果等也。然彼设证阿那含果,则正淫亦必永断,岂淫不障道之邪说哉?”

另外,禁止比丘行男女双修法只是宗喀巴大师当时的权宜做法,形成格鲁派的传统,但并非男女双修法本身禁止比丘修习,《密宗道次第广论》中有这方面的内容。一般人没研读过不了解,被权宜做法和片面掩饰宣传所蒙蔽。又如萨迦派、宁玛派等其他藏密教派允许比丘修行男女双修法,格鲁派后期也有“高僧”想突破传统权宜做法而践行男女双修法。(可参阅《听南怀瑾先生说:佛教密宗“男女双修”》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112601953/)

太虚大师《密宗道次序》说:“密续之分作、行、瑜伽、无上四层,殆为红衣士以来所共许之说。无上部之特异瑜伽部者,在双身之特殊修法,亦为红黄之所共承。其不同者,除黄衣派之依律、依菩提道次之外,此中所破‘于无上续分父、母,无二三续’义,及以‘欢喜金刚为无二最胜密’之义,应即红衣派密──闻别有金刚道次。然红衣派自居最高无上,而判黄衣派犹有一间之不及,则如台、贤各标自胜,未足折服。中立旁观,黄派胜在律及次第,优长世间建立,近于教下;红派胜在直截顿超,更能得力修证,近于宗下。而同取双身和合为最上密,乃承印度末期所传。于佛所转法轮,既采《深密》三时说,又以第二时为最上,显违经教,似有未妥。”

太虚大师《现时密宗复兴之趋势》又说:“密法之真制未窥,妙果未获,而佛制祖规之尊严扫地,遗害人心,深堪危惧!苟充斯颓风之浩浩荡荡奔流不已,将不知伊于胡底!恐不至以遵佛制为迂腐不止也!可胜叹哉!……要之,欲密宗复兴而无害有利者,当由有力比丘分子,以出家戒律为基础,以性相教理为轨范,而后饱参日密及藏密,同化而成一种中密,实为当今唯一之急务,唯一之企图。”

二、格鲁派基于对龙树菩萨中观宗义的误解和对唯识宗义的曲解而严重谤毁唯识宗、唯识师。如宗喀巴大师《入中论善显密意疏》说:“诸唯识师于上述中观宗心不忍可,不依佛意,唯随自分别建立宗义。……唯识师唯获衰损,不能证得增上胜道。……决定不能证得解脱。……故唯识师皆是转入歧途者也。……如是彼诸论师,多闻圣教,终难了解此甚深义,除中观宗,由见他宗解说胜义之理,未得佛意,唯由臆造,如同宣说有人我之邪教。” 详细辩破可参阅以前分享的《辩破应成派(格鲁派)的辩论记录(基础所依)》(http://www.mzhy.org/20180719-4/)、《辩破应成派(格鲁派)的辩论记录(核心宗义)》(http://www.mzhy.org/20180719-5/)。表现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虽然前十三卷没有批判唯识宗义,但后面讲修毗婆舍那(修观)内容中错误批判唯识宗义。

我曾将福建佛学院毕业僧则生法师的研究生毕业论文《应成派批判唯识宗解密》请一些人指点,一位社科院老研究员(该研究员亲近过法尊法师,熟悉藏传,曾将《量理藏论》从藏译汉,信仰虔诚)回复说:“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广论》是一部标准化、规范化的显教佛学教科书,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如同现在大学里的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教材,主要是正面讲述基本观点,对于争议性、探索性的问题一般不涉及,即使涉及也仅仅点到为止,不会深入探究。因此,书中并未全盘采纳月称之学,更未对唯识大加鞑伐。依据 《菩提道次第广论》学习佛学,应当是正道,因为汉文佛籍中以前还没有这样全面论述佛学的权威性著作。但是,如果僧人特别是高僧大德要更加深入格鲁派,在汉传佛教中全面弘宣格鲁派,我觉得有可能引起汉传佛教的分裂。八十多年前欧阳(欧阳竟无)与尊法师(法尊法师)的争论已经响起警钟。这也是当代中国佛教的隐忧之一,汉传佛教界大多数僧俗信众可能还没有意识到。但是,我觉得则生法师看到了,他的大著可能是,至少潜意识里是要阻止格鲁派极端性的宗义在汉传佛教中蔓延。则生法师信中附的几段藏文,我觉得汉译很好,比我的水平高得多,没有误译之处。当然这是仅就我的低水平而且疏离藏文典籍已经28年而言,比我水平高得多的、精通汉藏文的学者是否这样评价,我不知道。但是,藏文原文对于唯识学说和阿赖耶识的理解,显然是不准确的、高度简化甚至是错误的。所以,我以为全面地、不加分辨地将格鲁派之学引入汉传佛教,有危险。”

一位研究梵文佛典的大学教师(也信佛,前述研究员说:“他是国内现在研究梵文佛教经典极其杰出的年轻才俊,研究《中论》的著作在国内外都得到高度评价。”)回复意见说:“谈一点宏观的看法,我认为认真谨慎地反对古德,比糊涂盲从地尊崇古德要可贵并且有意义得多。我个人的看法,如果以龙树为标准的话,应成派的中观见则离得很远。月称对于唯识的非难,有些是误解,有些则是由于自己对中观的独特见解所导致。我认为龙树的中观与唯识非但没有矛盾,反而是互相彰显。但如果要搞清楚这些问题,非得把中观与唯识两大系统的源流梳理一遍才可以,一人一辈子都未见得够。近来在赶一篇稿子,总谈我对龙树的理解,还原龙树,也隐含了对自续、应成的批判。”

太虚大师《阅入中论记》评论格鲁派所宗承的应成派月称论师说:“汝自局执,岂龙猛义为汝限耶?汝为争自宗胜,力破吾宗,却如贼入空室,竟无可偷。……反援世许以违圣教,应非佛子,但是顺世外道!”

三、应成派、格鲁派认为佛为了利益某些根机而会慈悲妄语虚构,由此对诸多佛经的阐释背离明显文义而另立密义,自许“善巧”安立佛意,将佛置于妄语之地,既是谤法,也是谤佛。这也为心安理得“慈悲”虚妄称说祖师、上师是某佛某菩萨化身乃至如是自称及编撰神异故事奠定“教理”基础。具体例证可参阅《辩破应成派(格鲁派)的辩论记录(基础所依)》。

四、其他偏邪:应成派、格鲁派对空性和业果的安立等也是基于邪见和狡辩,具体可参阅《辩破应成派(格鲁派)的辩论记录(核心宗义)》。

综合深入来看,格鲁派承奉陈那论师、法称论师以现量、比量为纲建立的因明理论体系,不承许圣教量,本适用于与外道的辩论,但将其极度扩大到教内宗义建立和修行,又格鲁派基于对龙树菩萨中观宗义的误解,认为诸法皆无自性、皆是名言分别安立,否定离言法性(圆成实性)和依他起性,由此随意背离佛经圣教量明显文义而另外“善巧”安立密意、法义,随意安立缘起乃至安立戒律,也由此容许、创设上述背经叛道的邪谬安立。这些在圣化上师、极遵上师言教的掩蔽下,以讹传讹,并加狡辩,以妄护妄,长久“稳固”流传,影响深广,危害极大。

学诚法师尊崇格鲁教法,得其邪妄精髓,更加不拘一格,其“开示”中有众多离经背道的心法、义理安立,乃至公开倡导“好心”妄语,且依恃依师法和男女双修法发淫秽短信、作淫行,是深受格鲁教义毒害的典型,令人深巨痛心!但愿众人能识毒因,勿复受害!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