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密念珠的“信息”

藏密念珠的“信息”
(20200502)
【居士(原龙泉寺女义工)】上次与您交流“念珠”引起的口角,母亲不喜他人知我学佛,不乐意我走在外面用念珠计数念佛,发生口角,后来您说,念珠是个相,何必执着,随顺其意即可。这句话,当时让我一窒:“是啊!我为什么非要坚持念珠计数,以至于不惜与母亲生诤?”后来,我开始思维,我为什么会在这件小事上执着?
其实,我本来不是个爱佩戴饰物的人,女性装饰用的手串、手镯、戒指、项链、坠子之类,我都是很嫌累赘的。在世间流行养手串的时候,偶尔戴戴,也不太当回事,没有耐心去“养”。后来,对这个念珠产生执着,还与藏密有关。
藏密行人,特别看重“加持品”,而且修行方法动辄就要念上百万、千万、亿遍这咒那咒的,需要计数。我的藏密师兄,有的很擅长串珠子,会把念珠串得好看,用上一些漂亮的隔珠,也会编出计数器,就是在念珠之外再缀上一些小珠子,例如念一千遍,拨动一颗小珠子。我那个时候的念珠,她帮我串,用途是要念1000万遍金刚萨垛心咒计数。我也用电子计数器,但计数器容易坏,按起来手指也累。我有一位藏密师兄,经常帮藏地的喇嘛、觉姆将手串、甘露丸等加持品换成钱,我也被说服有偿结缘过。比如门措用过的手串,一颗珠子2000元(一串108颗,值30多万),说有加持能量。还有门措妈妈用过的手串,索达吉、慈诚罗珠等加持过的手串。她会结缘便宜的手串给别人,但条件是要念咒(莲师心咒等)。比如,她结缘给我一条“万僧加持”的念珠手串,其实就是五明学院的法会,说是有万僧参加。这条手串,市价不会超过30元一条,她要求我念咒一万遍。这个“万僧加持”,给我的烙印很深,所以,如此便宜的一条手串,我当宝贝似的戴着,还请了门措的珠子做隔珠。这种手串可能是石料粉加工的,很重,戴得我手很累,但为了“万僧加持”,我也只戴它了,但它带给我的麻烦也逐渐显现。
藏密的修法,据索达吉说:“在密宗当中,有息、增、怀、诛四种事业。要成就四种事业,前提是自己在修法上要有所成就。”您看他如何说念珠和事业的关系:《不能不知道的“念珠那些事”》(智悲佛网2015-04-02)(https://foxue.qq.com/a/20150402/056190_all.htm)。我当时是不懂的。这个“怀爱”的修法,是由红色的手串来配合的,而她给我的手串在五明那边就是配合修“怀爱”的,她没告诉我这些。而我戴着这串红色的念珠,客观上又起到了广告的作用。我的一位朋友喜欢上它,我就买了结缘给她。
我在云南游历的时候,碰到了两个藏女,她们在朝完山后回程与我遇见,就跑过来,用不熟悉的汉语对我说,她们戴的手串与我一样,都是法会来的,然后向我提出要回家的路费,我不好意思拒绝,就拿出100元,意思是她们一人一半。结果一个女的抢过钱,说了声谢谢就跑掉了,剩下的女子继续找我要钱。当时,我身上就几百块现金,我住在寺里, 还要交住宿费和供养,所以我说没有多余的钱给了,让她找那个女子分,她不乐意,不听解释,就一直缠着我要钱,堵着我的去路,我被缠得没办法,只好又拿出100元。她们熟悉的配合,让我觉得很反感,且不说她们是不是真缺钱,但这明显地配合索要钱财,不达目的死劲纠缠,满满都是贪婪。这是这条具有“标志性”特征的手串,给我带来的不愉快经历。她们朝山是很虔诚,但她们的行为,这种狡诈,不是学佛的人该有的。后来,我在别处就是总有喇嘛过来搭讪。我有一天突然意识到这个手串成了一个身份的信号,或者说是“韭菜”的信号。因为我已经不信藏密了,为避免这种搭讪,后来我就换了一条念珠手串。
我遇到藏族女子的时候,正好在一家汉传寺庙要住下,中间出去逛的时候遇见她们。回到寺庙后,办完入住,进房间手串绳子就断了,洒了一地。我当时先起意是不好的兆头,又想不能妄想,止住了念头,还是一颗颗找回来,回家又串上。再后来,我对藏密的本质看清楚了,对这条手串就没有什么“加持”的幻想,但又产生了另一种念头,怕它于人不利。我想扔了,怕别人捡去种不好的因。想给埋了或扔水里,又怕给其它生灵造成影响。想想自己在念佛,万一它有附着什么邪门(尤其门措的珠子,我那位藏密师兄说她能感知到能量),我也能压制,就砸在手里了,到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藏密师兄当时还灌输给我一个观点,计数器是没有什么加持的,念珠要跟自己一辈子,用它计数,它会利于自己。就在这潜移默化中,我就执着了念珠手串,甚至执着了这所谓的“加持”,变成了念佛也非要念珠计数,念珠与计数器不一样。其实,不过是计个数而已,有什么不一样?计不计数,其实也无碍。只有那种非要人念够多少数的束缚(藏密几百万、上千万、上亿的咒),才必须要计数。如果只是给自己安排定课,大概计个数,也不是非要念珠不可。而就在这种“加持”的灌输中,藏密的手串变成巨大的利益链条。从物品本身而言,可以显档次,装饰得更漂亮,满足世人的色贪。所以,手串就有不同的材质,而装饰得更漂亮,则需要松石、珊瑚、青金石、黄金等隔珠,价格就贵了。还有新旧念珠的不同,所谓老珠价格又不一样。另外,再有法会加持,堪布加持,活佛加持,大成就者加持,以及这诸多“大神”用过的,那价格又不一样了。而且这不仅体现在手串上,也体现在甘露丸、坠子、符咒、穿过的衣服、头发、指甲、骨头等等。这些“加持”,其实就是利用人的迷信、执念、贪念,最终把人捆绑在“我执”之上,执着“上师”、“法会”、“咒语”及其利益(发财、美貌、情感等)、“感应”、“能量”......,但与解脱、觉悟有什么关系吗?
如果不是法师对于念珠的“棒喝”,我还意识不到我有这样一个可笑的执着,以及这执着是因何而产生的。所以,有人与我说,藏文化就是宗教文化,现在想来,如何能避开只欣赏其文化,而不受其宗教影响呢?这是根本不可能的。我在好些年前,未皈依,也并不信藏传,但我在稻城亚丁看到蓝天白云下的白塔、经幡,如此美丽的画面,能不受触动?看到藏民阿妈,佝偻着身体也要进寺庙去,这么虔诚,能不感动?所以,我在旅游途中也是逢喇嘛庙必拜的,拜过好几个寺庙。有一次,寺庙门前的喇嘛说楼上在诵经,让我去听。我还去了寺院的二楼,看到一位喇嘛做酥油。还进了佛堂,三名喇嘛在诵念做法事,我听不懂,也听了一会儿。但拜那些喇嘛庙,外观美丽,进去后有种战战兢兢之感,总觉得很神秘,不敢行差踏错。就不像在汉传寺庙,虽然庄严,但进去后清净,放松安心,不害怕。基于当地那种宗教氛围的影响,我做了一件当时觉得很正确的事,就是在亚丁买了经幡,挂在了一处人迹罕至的海子旁边的树上,那里没有一个经幡,我成了第一个挂的。还想象着,后来的人,能如我一样,届时看经幡招展,多么圣洁美丽啊!但时至今日,我真是欲哭无泪。我压根不知道经幡上面印的是什么,以为“经”就是佛经,实则是藏密的咒语,究竟是些什么内容,会带来什么后果,不得而知。但回来一个月,人生发生剧变,跌入最低谷。好处是,因此趣入佛教,邪门的是,偏偏进了龙泉寺和藏密的圈子。回想起来,那次旅游,恐怕令我与藏密结下了甚深因缘,这难道不是我无知所种下的恶因吗?想想那个受我馈赠戴着“怀爱”红色念珠的朋友,她又会经历什么?我一个早就耳闻过喇嘛教有男女双修而不可能信藏传的人,如果不是龙泉寺的洗脑,藏密行人以佛弟子身份令我信任,但以盲带盲洗脑和影响,我又岂会信奉藏密?菩萨畏因!自己种的因自己感果,没什么好抱怨的,但回想这个过程,觉得很有必要分享给您以警示他人。愿众生趣入佛陀正法!
【贤佳】分享的经验和思考很好!平常用念珠帮助摄心、计数无妨,但莫攀求华贵,尤其莫求藏密邪“加持”的念珠。如果父母、朋友反感见您用念珠,那么可灵活随顺暂且不用,念佛时心念就好。觉得可能有邪“加持”的念珠,木的可以焚化,石的可以砸碎后散弃或藏存。
【居士】从索达吉在文章中对念珠的种种赞叹和必不可少的要求,我就能理解那些藏密行人为什么这么执着念珠的装饰、加持等。原来源头来源于藏密上师的金口玉言,来源于那些密意、伏藏。不是还有人骨串成的念珠吗?您如何看索达吉文中藏密对念珠的定位?
比如把念珠和息、增、怀、诛结合,“修息业的念珠,是白色,如砗磲、水晶、钻石、珍珠,可以净除业障;修增业的念珠,是黄色,如黄水晶,可以增上财富、福德;修怀业的念珠,是红色,如珊瑚、玛瑙、红宝石、红水晶,可以怀摄人或非人;修诛业的念珠,是蓝色、绿色或黑色,如蓝宝石、绿松石、青金石,可以辟邪、遣除违缘。比如,修金刚萨埵忏悔罪业时,就用白色的水晶念珠;修黄财神法,增上福德时,用黄色的念珠;念大自在祈祷文时,用红色的念珠,法王如意宝的念珠也多是红色;修忿怒莲师的法门时,用蓝色、绿色或黑色的念珠。”
念珠线的粗细长短都有讲究:“串念珠的线,粗细、长短都有讲究。按照密续的观点,线太粗,会使修行招致违缘;太细,无力成办事业;太长,耽误修证圆满;太短,则会妨害寿命。”
念珠还要开光,还代表三宝:“念珠还被称为三宝的所依——母珠代表佛宝,线为法脉不断的法宝,一颗颗珠子是僧宝。使用念珠就是在忆念三宝,也是皈依三宝的象征。”
念珠的功德和需要加持:“而佛教的念珠,我认为有极大的加持力,可用来念佛号心咒、修上师瑜伽,是与上师、本尊、修法相应的缘起物,也是三宝的所依,依靠它,能增长自己的慈悲和智慧。”“念珠的功德,在密续和一些伏藏品中有详细讲解。比如,《集密意续》,以及桑吉朗巴、冉那朗巴的伏藏品,都介绍过这方面的内容。但归根结底,念珠一定要具有特殊加持。”
【贤佳】恶业和烦恼消减,福德和智慧增长,根本在心,与念珠颜色、珠线长短没有关系,索达吉堪布所说是迷信妄说,其所谓“特殊加持”是没有佛法利益的,但可套取人缘、财利,乃至可能引邪。
如《佛说十善业道经》说:“一切众生,心想异故,造业亦异,由是故有诸趣轮转。龙王!汝见此会及大海中,形色种类各别不耶?如是一切,靡不由心,造善不善身业、语业、意业所致。”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说:“为佛弟子,不得卜问、请符咒、魇怪、祠祀、解奏、畏忌不吉。受佛五戒者,是福德之人,无所畏避,有所施行当启三尊,无往不吉。戒德之人,道护为强,诸天龙鬼神无不敬伏。戒贵则尊,所往常安;不达之者,自作障碍。善恶由心,祸福由人,如影追形,如响随声。天无不覆,地无不载,戒行之德,福应自然,天神拥护,感动十方,与天参德,功勋巍巍,众圣嗟叹,难可称量。智士达命,没身不邪,善知佛教,可得度世之道。……佛语至诚,而信者少,是世多恶,众生相诅,多信鬼神,背正向邪,天堂皆空,地狱塞满,甚可痛哉!若有信者,或一若两,奈何世凋,乃当如此!佛灭度后,经法独存,少有行者,人民转伪,渐销沦替,将衰灭矣!呜呼痛哉!复何恃怙?……祠祀好杀生,镬汤涌其中;淫泆抱铜柱,大火相烧燃;诽谤清高士,铁钩拔其舌;乱酒无礼节,洋铜沃其口,若生还作人,痴騃无义方。不杀得长寿,无病常康强;不盗后大富,钱财恒自饶;不淫香净洁,身体鲜苾芬;至诚不欺诈,为人所信承;不醉得聪明,众人所尊敬。五福超法出,天人同俦类,所生亿万倍,真谛甚分明。痴愚不别道,蔽圣毁正觉,死入无择狱,头上戴铁轮。求死不得死,须臾已变形,矛戟相贯刺,躯体相残截。曚曚不达事,恶恶相牵拘,展转众徒趣,禽兽六畜形;为人所屠割,以肉偿宿怨,无道堕恶道,求脱甚为难。人身既难得,佛法难得闻,世尊为众祐,安住之特尊。敷遗甘露法,晚学普奉行,哀我现深慧,愍念群生故。开悟示道地,行者得度脱,福人在向向,见谛乐不生。自归安仁圣,殖种不死路,恩慈无过佛,神妙现威光。愿使一切人,得服甘露浆,慧船到彼岸,法磬倡三千。彼我无我想,众祐转法轮,我等蒙嘉庆,得舍十二缘,欢喜稽首拜,自归最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