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81126)

(一)

居士】弟子想到贤*法师在班里和大家交流时曾讲过一个故事。大概意思是贤*法师他们刚受完戒回来都持戒很严格,师父看到他们的状态就说:“毛病!”然后贤*法师说师父给他们讲了一个故事:当年师父和圆拙法师出去办事,中午在面馆吃饭,面上来了里面有肉,师父不吃,圆拙法师就说:“哪里有肉?”然后呼呼大吃,很洒脱的意思。

中午吃饭时想到这个故事,想想或许他后来的种种行为都有这个前因的铺垫,这就是体系内浓墨重彩夸耀的他的“传承”。

像圆拙法师类似“精神”的话弟子曾于知名法师口中亲闻,或许这早就是汉传佛教圈内的一种“共识”、“风气”和“传承”。或许当今真临近了《佛说法灭尽经》中提到的“法欲灭时,……五逆浊世,魔道兴盛,魔作沙门,坏乱吾道”。

贤佳】这是严重问题,我先质询一下贤*法师。

居士】弟子记得那次是班里请贤*法师过来开示交流,具体什么时间什么班弟子忘了,当时贤*法师的主题好像是“无我”。那段时间贤*法师在很多开示中经常提到在团队中遇到争议问题就说:“好!听您的!”这就是“无我”。然后那次开示中因为关于戒律,法师还提到了下午陪客人时喝茶和过午不食戒的问题。当时这个开示是面对整个班的,当时在班里的人应该都有印象。

贤佳】贤*法师回复我说:“具体怎么讲的我不记得了,但初衷是讲不执着,应该不是讲不持戒。”

贤*法师那样讲之后,大家有什么反应?起到了什么效果作用吗?

居士】对!法师当时的重点是在变通、不执着上面的,不是不持戒。大家的情况弟子了解不到,当时的氛围基本上法师说什么就是什么,况且一牵涉到师父,在大家脑子里基本就贴上真理的标签了。

弟子感觉贤*法师的说法并没有促使大家吃肉或者不持戒这些,因为戒律当时整体离大家比较远(当时肯定还没剃度)。

今天中午吃饭时弟子就是想到当时他提到的那个故事,觉得可能学诚法师之后的种种“灵活变通”是不是都和这个前因以及他成长时的整体氛围和引导有关。

贤*法师记不得当时怎么讲的了,法师可以问问具体那两个故事(一个是新戒回来后严格持戒师父说“毛病”,一个是和圆拙法师的故事),贤*法师应该会有印象。

贤佳】我已问他所讲两个故事,等待他的回复。

居士】贤*法师提到的“不执着”在弟子接触了解到的“禅宗圈”乃至“汉传佛教圈”都很流行,弟子感觉是相似法,这种“不执着”的风气引导造成的影响是:

1.没有标准,谁都可以说,怎么说都对。

2.只管自己“不执着”,一说别人、一开口就是看不惯、有执着、有分别对立,就是自己修行上的问题。

这个时代的的禅宗乃至汉传佛教内部的相似法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贤佳】执着于“不执着”本身是执着,是基于错解佛法、掩护烦恼的遍计所执,有严重祸害。

《大宝积经》说:“若以得空便依于空,是于佛法则为退堕。如是,迦叶!宁起我见积若须弥,非以空见起增上慢。所以者何?一切诸见以空得脱,若起空见则不可除。”(卷第一百一十二)

《大智度论》说:“邪见破诸法令空;观空人知诸法真空,不破不坏。

“复次,邪见人言诸法皆空无所有,取诸法空相戏论;观空人知诸法空,不取相,不戏论。

“复次,邪见人虽口说一切空,然于爱处生爱,瞋处生瞋,慢处生慢,痴处生痴,自诳其身;如佛弟子实知空,心不动,一切结使生处不复生,譬如虚空,烟火不能染,大雨不能湿,如是观空,种种烦恼不复着其心。

“复次,邪见人言无所有,不从爱因缘出;真空名从爱因缘生,是为异。四无量心诸清净法,以所缘不实故,犹尚不与真空智慧等,何况此邪见?

“复次,是见名为邪见,真空见名为正见。行邪见人,今世为弊恶人,后世当入地狱;行真空智慧人,今世致誉,后世得作佛。譬如水、火之异,亦如甘露、毒药,天食须陀以比臭粪!

“复次,真空中有空空三昧;邪见空虽有空,而无空空三昧。

“复次,观真空人,先有无量布施、持戒、禅定,其心柔软,诸结使薄,然后得真空;邪见中无此事,但欲以忆想分别邪心取空。

“譬如田舍人初不识盐,见贵人以盐着种种肉菜中而食,问言:‘何以故尔?’语言:‘此盐能令诸物味美故。’此人便念此盐能令诸物美,自味必多,便空抄盐,满口食之,醎苦伤口,而问言:‘汝何以言盐能作美?’贵人言:‘痴人!此当筹量多少,和之令美,云何纯食盐?’

“无智人闻空解脱门,不行诸功德,但欲得空,是为邪见,断诸善根。”(卷第十八)

唐朝李师政《内德论·空有篇》说:“或有恶取于空,以生断见,无所惭惧,自谓大乘,此正法所深戒也。……说之于口若同,用之于心则异。……正法以空去其贪,邪说以空恣其爱;智者观空以除恚,惑者论空而肆害;达者行空而慧解,迷者取空以狂悖;大士体空而进德,小人说空而善退。”

蕅益大师《灵峰宗论》说:“五度如盲,般若如导,行如足,慧如目,目足并运,入清凉池,此《金刚般若经》所以为万行司南、大乘正户也。世不达实相印,妄谈无相宗,谬执‘即非’一语,罔识‘是名’指归,万行既无,正解亦丧,读诵、讲说皆为诽谤,可叹矣!譬自刖其足,致远何由?遗弃众盲,导师何用?‘于法不说断灭相’,佛语昭然,胡弗思也?夫‘色即是空’,非拨色觅空,‘无有法得菩提’而授记作佛,四句百非,直下顿绝,奚劳用龟毛帚扫虚空花影耶?持戒修福,于此章句方能生信心,后五百岁如是受持读诵始得。”(卷第六之一)

《灵峰宗论·水心持金刚经跋》又说:“自五祖以金刚般若印心,此经遂为世宝。然世人依语生解,一味荡相明空,大失无住生心之旨。经云:‘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于此章句能生信心。’又云:‘发菩提者,不说断灭。’噫!只此二语,可思矣!盖无住超凡外之着有,生心超二乘之沉空;无住则十界俱非,生心则十界俱即。遮、照同时,生、佛不二,中流、两岸,一齐坐断。当知文字般若(万象万行,与音声点画,同名文字般若),与观照实相非一非异。如此受持,可救空宗之失矣。”(卷第七之一)

弘一大师《〈心经〉大意》说:“研习《心经》者,最应注意不可着空见。因常人闻说空义,误以为着空之见,此乃大误,且极危险。经云:‘宁起有见如须弥山,不起空见如芥子许。’因起有见者,着有而修善业,犹报在人天。若着空见者,拨无因果,则直趣泥犁。故断不可着空见也!”

弘一大师《〈八大人觉经〉释要》又说:“古人云:‘上智知空而进德,下愚知空而废业。’即此义也。若执空以为究竟,则佛法所绝不许,斥为‘着空魔’,斥为‘堕顽空’。由此空见而拨无因果,即造极恶之重业矣!”

居士】在《解深密经》《瑜伽师地论》等很多经论也明确批判过此“恶取空”见。

贤佳】我问贤*法师:“大家持戒怎样严格而师父说‘毛病’?圆拙法师洒脱吃肉的故事,是听师父说的吗?是什么时候什么机缘场合说的呢?”

贤*法师回复说:“我不记得了,要找到当时的录音。”

我又问:“其中圆拙法师洒脱吃肉的一事,是听师父说的吗?或是听其他谁说的呢?”

贤*法师说:“不记得了,可能是听师父说的,也可能是在资料里读到的,也可能是前面法师讲给我们听的。原话大致是:师父和圆老一起外出公务,在小菜馆吃面,餐厅老板不会做素食,面里有肉,但是老板怕麻烦换,坚持说没有,师父不愿意吃,圆老就吃了,说:‘人家老板说了没有,就是没有。’有这样一个故事,不确定是谁讲给我的。”

居士】就是这个故事,贤*法师讲的,“人家老板说了没有,就是没有”,这就是当时的原话。

贤佳】那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我又问贤*法师:“圆老那样说了之后,师父吃了吗?”

贤*法师说:“不记得了。”

我说:“那种情况下,可以将肉挑出来不吃,或捞取面条(若是肉末也可抖掉,或要一碗开水洗涮掉肉末)吃,或者付钱后去其他餐馆吃,或者一餐不吃也无妨(他们不持午,没有过午而一天失食的问题),何必执着一餐饮食?何必执着‘洒脱’?岂非执着而违戒?岂是智慧功德?

“让餐厅老板妄语得逞乃至得意,并让老板见识僧人如此圆滑、如此睁眼说瞎话,虽结一时欢喜缘,但岂非让老板长养恶法?岂是真慈悲?

“若付钱后将面条还施老板,不是也可结欢喜缘吗?且示范坚持戒则,也示范看轻饮食、钱财的豁达,岂非可启发老板长养善法?依戒而行,化导世俗,慈悲、智慧也在其中,何必轻率违戒而行悲智?

“您怎么看?”

贤*法师回复说:“看来我要多学习戒律,多认真行持。”

(二)

居士】每天都能收到您的电邮,可以去思考甚好。

我想问问,《广论》本身是不是也不是完美的?就经律论来讲,仅仅是论,不是佛经的地位。所以,拿这个当做学修的根本,是有局限性的。且,我们讨论事情的时候,一定不要脱离实际的历史文化环境。藏地是有自己的文化环境的,所以产生了相应的佛教环境,而汉地不同,不能一味的套用。如同有些出家法师羡慕东南亚缅甸、泰国的出家人地位高,甚至泰国还专门给出家人护照,以方便出国交流学修,但是不要忘记,佛教在他们的国家和中国不同,中国从来就是世俗国家,没有神权立国。这样的想法本身就是仅仅看到事物的一面,想套用优越性。很多人连世俗的生活规范都思考不清,仅仅是想得到不同环境下的便利,这样看待事情也是不全面的。在什么地方就应该做什么事情,如同南方人、北方人,豆腐脑是甜的好还是咸的好,这样的争论本身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判断的。

贤佳】随喜思考!《广论》作为论著,不能替代佛经,另外《广论》的内容本身夹杂重大错误、偏差,引发深重祸患,以前分享的交流讨论资料中有所辨析,网络上也有其他较多辨析资料,宜应深察明辨。

作为出家人,本不应重视、追求现世的名位利敬,应基于后世解脱、究竟成佛、度化众生而种如法正因,以戒为师,进修定慧,随缘度众。

(三)

居士】可悲,现在这个社会下边一些新修的寺庙忙着为完善寺庙里的装修,到处求发心供养募捐,甚至连僧人的僧服都没有,可是看看一些条件好的寺庙里的僧人都干嘛了,不是贱淫妇女就是吸毒,这正中了古话“盛世和尚,乱世的道士”啊!

贤佳】经教不学,戒律不行,无心在道,自然乱象丛生。经过近来事缘,可能会有所警醒和纠治。

(四)

龙泉寺沙弥的母亲】学诚的事件现在政府部门最终处冶结果会怎么样?我儿子回复我是要等政府部门对学诚的最终处冶结果,才会考虑相信学诚的罪行。

贤佳】11月28~29日政府开政协常委会,应会依程序撤消学诚的政协职位,然后依法处治。

龙泉寺沙弥的母亲】请问您有贤J法师的联系电话吗?我想打电话问问他。为什么我们的儿子还处在不相信学诚的罪行中?这是不正常的现象。

(五)

居士】个人觉得,其实xc之所以有今天,完全是大家集体意识的产物。崇拜、迷信权威,幻想有一个救赎者。xc利用了人们这个心理把自己推向神坛,而周围所谓的弟子又陶醉在这种集体意识中互相洗脑,继续把xc推向神坛,最终这个大厦轰然倒塌。看似是Xc自己的问题,但其实这是整个龙泉体系的坍塌,也是大家集体意识的破灭。所以彻底破除每个人心中的这种迷信和崇拜情结才是彻彻底底斩断这种邪师业的根本,也是彻底消除邪教的根本。否则,看似倒了一个xc,但其实这批弟子又会死灰复燃,继续追捧下一个xc,下一个所谓的大师。xc的悲剧还将继续轮回。

(六)

居士】每次看见一些居士对法师的指责及谩骂,我从心底里同情他们,而不是嗔恨,因为已经被相似法浸入,思想中毒太深;同时也感恩法师让我们厘清真相,知道如何学修佛法才是正道。在此,末学深感幸运在xc事件后能真正的趣入正法。

回首往昔,末学从在龙泉寺皈依到班长班的承担到骨干义工承担,学的最多的就是承担及师父说……。很多时候,大家每天的分享也是“师父说”,随着教化而慢慢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这样以承担及观功念恩为主的学修模式最终导致的就是今天的乱相,不是在学修佛法,是学“师父说”。

更可悲的是一些居士因观点立场不同而反目,并诅咒对方。这已经是被相似法成功洗脑的案例,长期下去,后果不敢想。因此,末学认为辨析是极为重要的。我们的身体如果中毒,需要医生医治才能恢复正常健康,思想中毒也同样如此,需要智者帮助我们解毒排毒,从身心上恢复元气,保持正念学修佛法。法师对相似法的辨析,就是一个解毒排毒的过程,末学深感获益良多,也有很多新的思考及疑惑,整理好再请教法师。

最后,末学还想对一些拥护xc的居士说:“不是说您拥护就代表自己修行好,也不是说您如此做才是真修,这样闹下去才是真正的害人害己。试想,如果此次事件没有被二贤法师曝光,任其发展,那才是真正的可怕和悲哀!”我想对xc而言终有一天也会明白,应该会深深地感恩两位举报法师的正直与善良。

贤佳】随喜善思!那些维护者是在维护一个善好的形象和佛教团体,大多本心是善良的,只是被伪善欺诳和相似法蒙蔽太深,乃至为了“好的目的”而不择手段(这本身也是相似法),不久应会醒悟,也从这次事缘中得到成长。我们自己勤恳学修,对他们可随缘分享、开导,并给他们回向。

(七)

居士】讲个比喻,不恰当的地方,请法师指正。

从前有一个很大的家族,在当地很有声望,家里的父亲被乡里人众口称赞,都认为他品行高洁。

有一天,家里的大儿子,发现父亲在骚扰几个女儿,还涉嫌奸淫,反复确认之后,向家里的其他兄弟告知此事。

家里一时间就乱了套了,有骂大儿子不该这么残忍揭开真相的,有怀疑大儿子诬陷的,有恨死了父亲的,有自己偷偷哭不让人知道的,有愤而离家出走的……

大儿子见家人处理不了,就直接报官,官府核查之后,很快公布了举报属实的结果,把父亲带走安置了。

父亲走了,家里的乱局还是收拾不了。大儿子继续给家人讲述各种真相,辨析不正确的观念,怕家里其他孩子跟随父亲脚步误入歧途。

这些做法当然很重要,也很必要,但我认为当务之急,是帮助每个孩子独立生存,不要认为没有父亲就无法面对未来了。这些孩子都说发誓要生生世世跟随父亲的,一时间没有了跟随目标,惶恐、无助、恐惧可能都是有的。

我觉得此时树立信心,保持独立思考,学会应对未来,是每个失去父亲的孩子应该学会的本领。

失去父亲的孩子,需要爱和温暖、陪伴,当他们有力量面对现实的时候,就不会再挣扎无措了,也就有力量不再误入歧途了。

贤佳】比喻和所思很好!怎样帮助他们“树立信心,保持独立思考,学会应对未来”?

世俗父子关系是血缘,一世不变,而佛教师徒关系是法缘,法伪、法失则佛教师徒关系亦伪亦失。宜应皈依圣三宝,首要以佛为师,以法(戒)为师,不宜太依赖人师、情执人师。他们需要突破相似法的蒙蔽,否则难以自信自立,难有光明未来。

居士】再说个比喻吧。

一家兄弟多人突遭变故,原本一心信任的人,结果发现是个骗子。如若是被骗钱倒也罢了,就当丢了,但大家被骗了真情真心,这对每个人都太过残忍。这时候,作为大哥,批评教育自己兄弟当然是对的,但兄弟连遭打击,如若承受不了太过猛烈的批评,就此崩溃、绝望、自暴自弃也是有可能的。此时大哥安慰、体贴,给兄弟们一些时间去调整,相信每个人都有自省的力量,会找到正确的方向的,可能帮助会更大一些。更何况,这家人原本虔诚向善,满天神佛也会护佑,此次揭穿骗子,或许也本就是神佛的指引呢。

贤佳】如果那些兄弟不相信或不承认被骗,继续信奉骗子的欺诳法,极力维护骗子,尽力攻击大哥,想将骗子请回家,作为大哥该怎么办呢?

居士】就该打击骗子,关心兄弟,同时增长自身修行、能力,也要跟官府保持良好的互动关系。这样就算骗子想回,也得不到足够的支持,实现不了。兄弟们得到关心,也有自己的生存能力,原本支持骗子的人,也会转而看向佛菩萨,不再被骗子所惑。

贤佳】怎样“打击骗子,关心兄弟”呢?兄弟们得到怎样的关心而“有自己的生存能力”呢?其必须的“生存能力”有哪些方面?如何让“原本支持骗子的人也会转而看向佛菩萨,不再被骗子所惑”呢?

居士】人生有很多问题,既然修行佛法,就问佛菩萨吧。佛法里应该会有各种方法和经文来解答这些问题的,修行的意义也体现在这里吧。

贤佳】是的,所以要交流讨论、辨析法义。已有一些“兄弟”走向自立生存,也有一些“原本支持骗子的人不再被骗子所惑”,将会越来越多。

居士】愿佛菩萨指引护佑每一位法师,也包括骗子。既然放下屠刀都能立地成佛,相信如果骗子还有心向佛,佛菩萨也不会拒绝的。

贤佳】是的!随喜善愿!

(八)

居士】特别喜欢这种方式,通过辨析,把一个一个在此次事件中涉及到的问题,都引经据典剖析得清清楚楚。我想,这更是这件事情的意义之所在,在错误中吸取教训,让我们每个人在未来学佛的道路上越走越好,也给整个佛教以希望。真的有问题存在却包庇,表面上一片大好气象的报道,如掩耳盗铃,只能让整个佛教越来越腐败,越来越失去群众的信任。弘一法师在《改过十谈》中就有两则,谈到“不文己过”、“不覆己过”,讲到“文过乃是最可耻之事”。对个人而言是如此,对整个佛教,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呢!!!

一、 通过这件事情,我明白了尼众受式叉尼戒的重要性,因此,将来出家的话,会更加地珍惜和重视。

最近参访寺院时,遇到的一些现象:

(1)一位出家二十多年,做到某县佛教协会会长,读过佛学院,从国外留学回来的法师,劝我沙弥尼戒、式叉尼戒、比丘尼戒可以一起受,说可以开缘。理由我记得大概是:因为年龄大了,记忆力会越来越差,所以要抓紧时间学习。

(2)一位出家二十多年,做到某市佛教协会会长,读过佛学院,从某国留学回来的法师,劝另外一位式叉尼受比丘尼戒,原因是:再不受戒,年龄超了就不能受了,而且没有戒牒到别的寺院也不好挂单。而被劝的这位师父,连我都觉得烦恼习气非常重,恐怕是难以承受三百多条的大戒。

我曾提问:出家之后,想晚一些受戒,多念几年佛,身心更加柔顺了,再受大戒,以便更清净地持戒。法师的回复是:还是按时受好,到时间不受戒,人家也会觉得你很奇怪呀。

(3)去龙华寺时,了解到她们十分重视式叉尼戒的持守,认为守好式叉尼戒,再受大戒就非常轻松了。学僧在寺里受叉尼戒之后,两年内不许出寺门(可能极特殊的时候才会有开缘吧),如果有违犯某些戒条,就得再学两年。我就听说有人因和别人起摩擦,情节严重得一定程度再学两年的。另外有其它寺院来的式叉尼来龙华寺学式叉尼戒,需要重新在龙华寺受式叉尼戒,从新开始学。

分析出现不恰当的见解的原因,可能是学戒的时间不够,研究不够深入,因此觉得出家五年专心学戒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现代人的根性更差,用更多的时间学习都不为过。前段时间听一位同学转述一位大家觉得挺有修证的法师的看法,觉得将来研究戒律的话,需要学习七八年,一般人用几个月学习就够用了。不敢认同这样的说法,但此说法己经对同学有影响了。

二、以前对“比丘能否度尼”这个问题是十分含糊的,大家都说很多大德都这么做,不要去议论等等。现在出现的种种现象,让我实在是警醒,不是有十足的经论依据的话,还是依据戒律。

三、通过这件事情,以及今天某位居士的提问,对持妄语戒重要性的认识有进步,近期对我的提策作用都挺大的。也是受五戒时偶尔听到一位法师给信众开示“小小妄语戒可以开缘”,我就会格外警醒。

四、通过法师对过午不食的辨析,我最近开始也严持过午不食。以前心里都是很不明晰、浮浮泛泛的状态。

关于过午不食,前一段时间参加佛七时,一位台湾的老和尚讲到佛陀制此条戒律的本怀是怕晚上去乞食叨扰村民,也有一种说法是佛陀的某位弟子长得很黑,晚上乞食时吓到施主了,所以制戒。佛七时得分几堂用斋,老和尚也讲到不一定非得在日中时用完,吃完这一顿不再吃就好了。另外台湾法师授的八关斋戒中,午后是可以用茶、果汁等饮料的。听着是挺有道理的,但不知到底该怎么辨析才好。法师有相关方面的学习资料推荐吗?

五、以前在寺院时,遇到一些法师,像小皇帝一样,行为己经十分恶劣了,大家心里都很不满,但基本都是忍气吞声,觉得不能说法师的过失,还是法师说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努力修自己,只要不太离谱就行了。实在干不下去了,就要求换岗位,我们也不会细想这个问题到底该怎么办。看了法师的回复,这些问题就知道怎么去做了。

六、法师在今天的回复中讲到:“除了严谨以戒为师,还宜适当广阅佛经,建立宽广的基本正知见,就不容易被偏狭知见所长期蒙蔽误导。”基于此,我有一些问题:

1、以前龙泉体系特别重视依师,但从前两天法师的回复中觉得您个人的学习经历中,有很重要的一块是自己研读经典。我可不可以这么理解,以戒为师,适当广阅佛经,如果实在找不到善知识,或者难以辨别,也不一定需要善知识的引导?比如像印光大师、弘一大师,好像也没有老师的指导。《楞严经》中讲:“末法时代,邪师说法如恒河沙。”

2、印光法师在《文钞》中多次讲到,末法时代的众生根基太差,不宜广阅佛经。在《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一·复永嘉某居士书五》中讲到:“当以念佛为主,阅经为助。若《法华》《楞严》《华严》《涅槃》《金刚》《圆觉》,或专主一经,或此六经,一一轮阅,皆无不可。而阅之之法,断断不可不依吾说而苟且从事,致令不思议利益由肆无忌惮,并分别妄情而失之,岂不哀哉!”除了这六部经,大师是有一个推存阅读的书单的,回头再找找。印光大师有讲到:“若欲研究义理,或翻阅注疏,当另立一时唯事研究。当研究时,虽不如阅时之严肃,亦不可全无恭敬,不过比阅时稍舒泰些。未能业消智朗,须以阅为主,研究但略带。否则终日穷年,但事研究,纵令研得如拨云见月、开门见山一样,亦只是口头活计,于身心性命、生死分上毫无干涉,腊月三十日到来,决定一毫也用不着。若能如上所说阅经,当必业消智朗,三种情见当归于无何有之乡矣。若不如是阅经,非但三种情见未必不生,或恐由宿业力引起邪见,拨无因果,及淫杀盗妄种种烦恼相继而兴,如火炽然,而犹以为大乘行人一切无碍,遂援六祖心平何劳持戒之语,而诸戒俱以破而不破为真持矣!甚矣,修行之难得真法也!”

看最近关于印顺导师等等一些大德著作的讨论,虽然不太能明辨,但觉得印光大师说的现象己经出现了。所以我在读佛经时会格外谨慎了,一般就是读原典,不敢看未经过时间考验的大德的开示了。

我现在的想法就是好好学戒律、念佛,先看印光法师推荐的书单。您读了不少经藏,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您有推荐的“适当广阅佛经的目录”,帮助建立宽广的正知见吗?

贤佳】随喜察思!

关于非时食,佛制戒的精神是多方面的,不局限于简单的当时缘起,附件《关于以戒为师的交流讨论之五(L寺团体法师的呵责和讨论)》(http://www.mzhy.org/20180715-12/)中有相关讨论供参阅。受了八关斋戒后,午后可以用茶、果汁等饮料,但应作药净法,附件《居士作药净法》(http://www.mzhy.org/20181126-3/)供参考使用。另外附件《五戒、八戒参考资料》(http://www.mzhy.org/wujiabajiecankaoziliao20190308/)供详学五戒、八关斋戒的开遮持犯。

您说“这些问题就知道怎么去做了”,具体您知道怎么去做呢?

如果有基本阅读的能力,可以自己积极广阅经教,也希求善知识指导,敬重他人,谦虚学习,“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宜以经教为本为重,对违背经教的言论宜应存疑、思辨、请教,不轻率信从。

印光大师所说并非反对广阅佛经,而是提示阅经要得法,避免虚学或生邪。这提示是很好的!在行持上宜应严谨以戒为师,可帮助避免虚学和生邪。印光大师开出的书单就很好,我还没有整理“适当广阅佛经的目录”。广阅佛经可参考藕益大师的《阅藏知津》。戒律学习方面可参阅藕益大师的《在家律要广集》。

居士】感恩法师的提问!细想我还是不太知道具体怎么做的。我觉得:

首先是辨析清楚问题,是不是属于邪见邪行。邪见倒是没有发现,只是行为让人不舒服,比如他让居士做的事,好几个人提到不敢拒绝,拒绝了以后麻烦事就很多。另外就是很贪吃,不惜福,经常买零食等,大寮做很多菜了,还在外订餐,要求大家必需按他说的去做饭等,行为招人讥嫌。

我自己不太能做到忍辱包容,明显感觉自己每次提起来,都是有情绪的。时间长了好点,事情发生时,根本不愿意去沟通、劝说。都不是特别紧急的事情,我觉得可以等自己情绪缓和了再去处理,没法做到当面说,就发邮件等用文字描述,心态也容易把握一些。把握发心是为法师好,也真诚地描述自己对某些事情的看法,因此产生的情绪并忏悔。一次不行,两次,三次。

很多同学忍着不说,最后忍不住了换岗位。现在觉得这种做法不太好,应该尽量及时地去沟通,不然心里不满去做事,很难积到应有的功德,也不能真正解决问题。

其次,不管法师的做法如何,自己不要去和同行说,去讨论,去传播。可以向上位法师或者更高量的法师反映情况。

别人和自己说时,也要善巧地提醒不适合和我说,同样推荐他向上反应或自己想办法沟通、劝说。

这点上我自己平时做得特别差,时不时的就和同学们讨论、互相倾诉,嫌怨心还是挺强的。

现在己经离开这个境界了,就不会想着去处理了。我觉得还是利益这位法师的心不强,甚至大家提起来还会说:“也就****这么慈悲,能包容。换个地方让他试试,肯定呆不下去,说不定得还俗。”有等着看戏的心态。很是忏悔自己的恶心、恶念!

贤佳】发现僧人的问题,向上位法师反映是很好的。如果上位法师不管或管不了或包庇,那么自己有业缘和能力直接劝谏时可适当直接劝谏。如果没有能力或没有业缘直接劝谏时,可敬而远之,增上发愿,策励学修,功德给他们回向。

居士】关于不说“四众过”和如何面对有问题的僧人的问题,现在清楚多了,道理上多明白一点,对境内心就会坚定有力量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