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81124)

(一)

居士】《【名僧淫毒趴】包庇同门 名住持:吸毒做爱是成佛之路》

看来,佛教内部,相互地护着,甚至包庇,都是惯性的。

贤佳】俗语“家丑不可外扬”,但不应知家丑而不内部谏治,纵容滋长则难免败露。既已败露,宜应公正认过,顺此外缘严厉纠治,否则是显不正见、不正直,极重名利,全体腐烂,更失名望,是为不仁不智,极大愚痴。这也是长久以来不学经教、戒行松滥、浮华欺诳的恶果。

居士】我也认同。内地的环境更加不同,且很多事情更加隐蔽,有我们传统的思维,再加上断章取义对佛法的理解。

“我们不能以偏概全。抓住一个明显错误的说法,把它放大到整个佛教界的态度是不对的。静下心来,就能听到无声本身也是种更大的声音。要观照到整体佛教界的默摈。佛法的内涵要求我们对境时更多的是反省自己,忏悔自己的共业。不熏习幻境的染污。不能误解成不出声就是认同包庇。”

基本学了佛都这样的说辞。

贤佳】涉及破重戒以及邪见破坏教法情况,不宜默然纵滋,尤其受了大戒的比丘,为佛教七众之首,有义务责任举治破重戒者及弘护梵行正法,否则是失责,亏负佛戒和信众供养,是有罪过的。除非涉及命难、梵行难等重大障难而不宜举说时,可以心不认可而言语暂时默然,则无罪过。

居士】您的这些说法,都是广读戒律方面的书籍得来的吗?确实很珍贵。

贤佳】从广读律典和佛经、祖论而有所了解、理解。

《弥沙塞部和醯五分律》卷三:“世间有五种师,今皆现在:一者,戒不清净,自言戒净,其诸弟子如实知之,覆藏其过,以望利养;二者,邪命谄曲,自言正直,而诸弟子亦覆藏之;三者,所说不善,自言善说,而诸弟子叹以为善;四者,见不清净,自言清净,而诸弟子称言见净;五者,说非法律,言是法律,而诸弟子亦云是法。而不能使智者信受。目连!如来戒净,无有谄曲,言无不善,知见清净,所说是法,智者信受,不须弟子共相称覆。”

《菩萨善戒经》卷七:“有五事,实非菩萨假名菩萨,实非沙门假名沙门,非婆罗门假名婆罗门,不得菩萨戒,不中同止:一者,恶性;二者,护毁禁者;三者,不得禅定示得禅相;四者,邪命自活;五者,见有智者生嫉诽谤。有五事真名菩萨,真名沙门,真名婆罗门,得菩萨戒,得与同止:一者,善性调和;二者,治毁禁者;三者,实得禅定,不示禅相;四者,正命自活;五者,见有智者生欢喜心。”

《菩萨地持经》卷四:“应呵责者,呵责调伏。微过微犯者,以怜愍心软语呵责;中过中犯者,中语呵责;上过上犯,上语呵责。如呵责,折伏、罚黜亦復如是。软中过、软中犯,随时驱出,还令共住,为化犯戒及余人故,以爱益心,黜令出众。上过上犯者,不同住,不同食,乃至改悔亦不同住,以慈愍心故,不令彼人于佛法中多起罪过,亦为教诫余众生故。”

《菩萨地持经》卷五:“若菩萨观众生应以苦切之言方便利益,恐其忧恼而不为者,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非染污起。不犯者,观彼现在少所利益,多起忧恼。……若菩萨见众生造今世后世恶业,以嫌恨心不为正说,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染污起。不犯者:若自无智,若无力,若使有力者说,若彼自有力,若彼自有善知识,若以方便令彼调伏,如前说;若为正说,于我增恨,若出恶言,若颠倒受,若无爱敬,若復彼人性弊龙悷。”

《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卷三:“时优波离复白佛言:‘世尊!若实有过恶行苾刍,恃白衣力或财宝力或多闻力或词辩力或弟子力,以如是等诸势力故,凌拒僧众、上坐苾刍持素怛缆及毘奈耶、摩怛理迦者,如法教诲皆不承顺,如是苾刍云何治罚?’佛言:‘优波离!上座苾刍持三藏者应和僧众,遣使告白国王、大臣,令助威力,然后如实依法治罚。’

“时优波离复白佛言:‘世尊!若彼有过恶行苾刍,以财宝力或多闻力或词辩力,或以种种巧方便力,令彼国王、大臣欢喜,皆住破戒非法朋中,容纵如是恶苾刍罪,不听如实依法治罚,尔时僧众应当云何?’佛言:‘优波离!若彼苾刍行无依行,于僧众中粗重罪相未彰露者,是时僧众应权舍置。若彼苾刍行无依行,于僧众中粗重罪相已彰露者,是时僧众应共和合依法驱摈令出佛法。优波离!譬如燕麦在麦田中,牙茎枝叶与麦相似,秽杂净麦,乃至彼草其穗未出,是时农夫应权舍置;穗既出已,是时农夫恐秽净麦,并根剪拔,弃于田外。行无依行破戒苾刍亦复如是,恃白衣等种种势力,住于僧中,威仪形相与僧相似,秽杂清众,乃至善神未相觉发,于僧众中粗重罪相未彰露者,是时僧众应权舍置。若诸善神已相觉发,于僧众中粗重罪相已彰露者,是时僧众应共和合依法驱摈令出佛法。优波离!譬如大海不宿死尸,我声闻僧诸弟子众亦复如是,不与破戒恶行苾刍死尸共住。’

“时优波离复白佛言:‘世尊!若彼破戒恶行苾刍,僧众和合共驱摈已,彼恶苾刍以财宝力或多闻力或词辩力,或以种种巧方便力,令彼国王、大臣欢喜,皆住破戒非法朋中,以威势力凌逼僧众,还令如是破戒苾刍与僧共住,尔时僧众当复云何?’佛言:‘优波离!尔时僧中有能悔愧持戒苾刍,为护戒故,不应瞋骂破戒苾刍,但应告白国王、大臣,或恐凌逼而不告白,应舍本居,别往余处。’”

陈朝慧思大师《法华经安乐行义》:“若有菩萨行世俗忍,不治恶人,令其长恶败坏正法,此菩萨即是恶魔,非菩萨也,亦复不得名声闻也。何以故?求世俗忍,不能护法,外虽似忍,纯行魔业。菩萨若修大慈大悲,具足忍辱,建立大乘及护众生,不得专执世俗忍也。何以故?若有菩萨将护恶人,不能治罚,令其长恶恼乱善人,败坏正法。此人实非,外现诈似,常作是言:‘我行忍辱!’其人命终与诸恶人俱堕地狱,是故不得名为忍辱。”

(二)

居士】弟子今天看到菩萨戒本,有两个问题请教:

1.之前弟子的很多言论是不是都在说四众过失?虽然弟子没有受菩萨戒,但这样是不是不如法不好?

2.瑜伽戒本好像没有“说四众过”这一条,该如何理解瑜伽菩萨戒和梵网经菩萨戒的差异?

贤佳】1.见人罪过,宜应忍辱包容,并可以慈悲善心私下劝谏,不应以嫌怨心或争名利心宣扬。若涉及邪见邪行,影响众多人乃至损害教法,私下劝谏不可行,可以救治心、奖劝心、护教心举发、辨破。可研阅“不说四众过戒”的开遮。

2.菩萨戒是三聚无尽戒,不同戒本随机缘择要而说,虽有出入差异,理应兼行。

居士】上次交流讨论最后一位居士的观点:“师父建立的体系启发了我和其他很多人的善根,让我们能够有机会看到生命的方向,这个功德和恩德还是不能抹杀的。……就我个人经历,我觉得凡夫容易执取一边,过于执取师父过失的一面,就容易把师父曾经的恩德忘却。我已经看到了师父的过失,也知道了这些对自己、对佛教的危害,为了防止自己偏于执取过失而忘却恩德,有时会忆念一下师父的恩德(简单忆念,因之前已经熏了很多了),这样就不会抹杀师父的恩德了,否则就可能会抹杀了。毕竟这种出世启发和引导恩德是很大的,虽然参杂了一些不正确的知见,但至少启发了我的善根,也曾给我提供了不少学习条件,如果因看到师父的过失而把恩德全部否定,我想于自己,甚至于法师您可能都会有比较大的过失。”弟子听了之后感觉很别扭。

弟子今天在查阅菩萨戒相关问题时读到宗舜法师《修行不说四众过,那看到邪见还要不要指出?》这篇文章,一下点出那位居士的话中别扭的点所在——“对于这种行为(说学相似法)了解确实之后,还不能向其他人赞叹谤菩萨藏、学相似法者的其他德行(诸如持戒、造像、印经等等功德),以免他人误认为有德者而不加简别,去亲近学习,造成邪见传播、贻误众生的后果。”

附文章内容如下:

{对于破见问题,刘宋·求那跋摩法师译《菩萨善戒经》“优波离问菩萨受戒法”明确说:“菩萨若有同师同学诽谤菩萨方等法藏,受学顶戴相似非法者,不应共住。若定知已,不得向人赞叹其德。是名菩萨第八重法。”(见《大正藏》第30卷第1015页上)

依《菩萨善戒经》所说,对于谤菩萨藏、学相似法者(关于这一内容,我们另行讨论),不能与其共住,当远离。而且,对于这种行为了解确实之后,还不能向其他人赞叹谤菩萨藏、学相似法者的其他德行(诸如持戒、造像、印经等等功德),以免他人误认为有德者而不加简别,去亲近学习,造成邪见传播、贻误众生的后果。所以,对于错误的见解,不管是谁说的,都应该驳斥。这样做不仅不犯菩萨戒,而正符合菩萨戒的精神。与此相应,菩萨对于如法的善行,当随喜赞叹,否则也是违背菩萨戒的。}

(三)

居士】是不是居士一点都不能看出家人戒律呢?看了说会眼瞎。

贤佳】不是的。居士不可耳听出家人的僧法羯磨,但可以看出家人戒律。因为可能看得半懂不懂而粗率察讥出家人戒行过失,所以有些祖师大德从严禁止在家人看出家人戒律,但居士看出家人戒律本身是没有罪过的,若能敬慎深研以自警和护教则有功德利益。

如弘一律师《征辨学律义八则》说:“问:‘前云非比丘而学比丘律无贼住过,有何文以为证耶?’答:‘灵芝律师《资持记》云:“问:私习秉唱,未具忽闻,及未受前曾披经律,因读羯磨,了知言义,成障戒否?答:准前后文,并论僧中正作,诈窃成障,安有读文而成障戒?古来高僧多有在俗先披大藏,今时信士多亦如之,若皆障戒,无乃太急?学者详之。”又《羯磨》云:“二者,有人不得满数应诃,谓若欲受大戒人。”灵芝律师《济缘记》释云:“谓沙弥受戒,或曾披律,或复重来,晓达如非,旁无诃者,所为不轻,听自诃止。”曾披律者既可求受大戒,足证无有贼住过矣。’”

更详细的文据可参看附件《白衣、沙弥阅学比丘戒律不犯贼住的依据》(http://www.mzhy.org/20181124-3/)。

(四)

法师】台湾佛教界又曝重大丑闻:中国佛教会新任理事长净耀法师的徒弟开泓(29岁)被警察抓到吸毒丶拍男男性爱视频,媒体抨击净耀宣传反毒,结果自己的徒弟吸毒却不管!!净耀还说政府没有规定任何一个寺院可以强迫出家人还俗。看来他要包庇他违法犯戒的宝贝徒弟到底,他的言论引起媒体强烈抨击!

贤佳】按戒律,破重戒者若不肯作学悔沙弥,就必须强迫还俗。

法师】净耀包庇他,你知道为什么要包庇他吗?有把柄在开泓手上,他怕开泓供他出来,所以现在尽量保开泓,也是保他自己!台湾这两天媒体报道很多。净耀和学诚一样以前一直没有丑闻,形象很好!男男性爱视频已经流出了。

贤佳】戒风糜烂,彻底揭露,彻底纠治。

法师】澳门今年死的健钊会长怎么死的?您知道吗?这些佛教领袖所干之破戒事情数之不尽啊!现在佛教怎么不衰败呢?所谓的领袖们全不干人事,正常人都不如,更别说像出家人样子了!!去年健钊丑闻曝光后不忏悔、不辞职,最后阎王让他提前离开了人间!

贤佳】长期严重破戒,败露了也不认错忏悔,一方面是由于强盛的名利五欲境缘和普遍的互相庇护风气,另一方面背后很可能有严重邪见。可能是男女双修、诛杀法等严重逆反佛戒而却被当作无上高法的邪见广泛传播,这些佛教界高位而“聪智”者自然了解乃至接触有关人法而受侵蚀,丧失对佛戒的敬重之心,并刺激对欲乐的攀求和暴虐手段的“开许”,以“大德”自居而攀附“高法”坦然行之,突破佛戒和世俗道德而不觉为非,不以为耻。

法师】言之有理!现在能守四大根本戒的比丘少之又少,比丘尼稍微好一点!

贤佳】高位者易接触邪法而受影响,并多受强盛境缘诱逼,易于潜行乃至公然纵欲破戒,一般低位者可能好一些。

(五)

居士】一位师兄转发了我一篇文章(《**法师承认汉传只是密宗前行的恶果:其学僧(生)明确说宗喀巴的析空法就是汉传佛教的全部》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3ODU1MjE3NQ==&mid=2247486864&idx=5&sn=f173b94a81b5af98baeaf2576010020f&chksm=eb540690dc238f86293a4ffd07bd264eed45c9cd59066d6a749546116e60e6f92518b6d7b7e4&mpshare=1&scene=23&srcid=1121orFClSkM1kifOnAKPPy7#rd),我看后有一些感触。

对于宗喀巴大师的《广论》之前也看您有过辨析,心里也了解一些。然而今早忽然觉得,对于末法时期的普通一般众来说,我们真的没有一点辨析什么是正法的能力。有点盲目跟从、以盲导盲的感觉,学习了一大堆理论然后被否定,跟随一位老师然后知道这并不是好的老师,即不知所措,又惶惶不安。解脱之道,成佛之路,实在遥远。佛法、佛学明明是很好的指引,如今却沦为欲望的工具。今早思考了一番后,深切体会到了,您总说的“以戒为师”四字的含义了。

末法时代找到正确的指引太难了,所以先做好自己真的太重要了!

贤佳】除了严谨以戒为师,还宜适当广阅佛经,建立宽广的基本正知见,就不容易被偏狭知见所长期蒙蔽误导。

(六)

居士】《魔王因地持戒修善,却行淫修禅定智慧,故堕魔王(成刚法师)》

https://mp.weixin.qq.com/s/TvzWSB5AFcaRduUcK9UW_Q

这个说法,暗示为学诚辩护?这能成立吗?

贤佳】此文所说很好!是破斥如学诚般的淫欲行为,不是为学诚的行为辩护。只是其所说“魔王因地持戒修善,却行淫修禅定智慧,故堕魔王”,是对应贪着正淫而未破不邪淫戒的在家人。若是如学诚已受出家大戒而行淫,且不认罪忏悔,则非“因地持戒”,修禅定也不成禅定,来世必堕恶道长劫受苦,不能生欲界天而成魔王。

《佛说观佛三昧海经》卷五说:“有众生犯四重禁,虚食信施,诽谤、邪见,不识因果,断学般若,毁十方佛,偷僧祇物,淫泆失道,逼略净戒比丘尼、姊妹亲戚,不知惭愧,毁辱所亲,造众恶事,此人罪报,临命终时,风刀解身,偃卧不定,如被楚挞,其心荒越,发狂痴想,见己室宅男女大小一切皆是不净之物,屎尿臭处盈流于外。……寻时坐火莲花,诸铁嘴虫从身毛孔唼食其躯,百千铁轮从顶上入,恒沙铁叉挑其眼睛,地狱铜狗化作百亿铁钩竞分其身,取心而食。”

《佛说方等般泥洹经》卷上:“其有随欲者,此人则为痴,不了解正觉,及佛之教诫。猪马及骆驼,狐狼之与驴,是辈为习欲,非佛子所行。盲聋无所知,喑哑不能言,是辈为习欲,非佛子所行。飞蛾蜜蜂蝇,马畜不自知,是辈为习欲,非佛子所行。假使阎浮利,合满其中火,宁堕于其中,不习于欲事。乐欲以为上,于欲何足习,其有称誉者,是为不知法。”

《菩萨善戒经》卷三:“断欲法故乃名出家。……断一切爱,名为出家;受毕竟乐,名为出家;乐易行道,名为出家;增长佛法,名为出家;乐持禁戒,名为出家。是名入出家。”

《地藏菩萨本愿经》:“若有众生,侵损常住,玷污僧尼,或伽蓝内恣行淫欲,或杀或害,如是等辈,当堕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若有众生,伪作沙门,心非沙门,破用常住,欺诳白衣,违背戒律,种种造恶,如是等辈,当堕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

(七)

法师】居士五戒中为什么杀畜生是下品罪?但见有处说小妄语是中品罪,为何小妄语比杀畜生罪还重?

贤佳】杀非人是中品罪,杀畜生次一等。

佛法贵实,妄语过患很重,一般人不觉得。“若过一法,是谓妄语,不见后世,无恶不造。”“久习妄语,失菩提心。”

师父的严重腐败很重要的一个因缘是随便妄语。

(八)

法师(龙泉寺体系)】我想问几点:

对于依师,不得不说密勒日巴的故事,这是强调依师的铁律,所以产生了师长的话必须听。这一点请法师发表看法。

另外,接触寺里多年了,寺里一直以“怕知见受染污”为宗旨,不主张共学其他善知识的法,哪怕是与三士道相关的,也不主张共学。宁肯每天诵经,也从不引导大家了解下经的部分重要义理。戒律方面《八大部》更是宁肯自学,也不许听某些大德讲的。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另外台湾福智僧团如果存在许多问题,为什么现在发展得那么好,僧人素质高,学习体系完整,弘法利生事业有声有色?

贤佳】米勒日巴的故事是传闻,难说虚实(尤其是源自可随意开缘“慈悲”妄语者)。且是特殊人的经历,不一定可作通则。一些外道、邪教也强调全心依师,也自称有“大成就”,岂可凭准?

不准学其他“善知识”的法,乃至不鼓励适当广阅佛经、大论,正是怕其体系内的“知见”受到冲击(“染污”),避免对体系内的知见怀疑、失信,以便于保持坚固的信敬、顺从,这是同于邪教洗脑、精神控制的做法。

您对福智团体的评说也可用在师父事情曝光前的龙泉寺团体,您认为是否说明那时龙泉寺团体不存在问题?有的其他宗教教团发展得很好,人员素质高,学习体系完整,弘法利生事业有声有色,规模超过所有佛教团体,是否他们的教法比佛教优秀?是否他们没有问题?

法师】无论寺里还是精舍,2012年那批法师都是承担的主力,是承上启下的。那批人根器也很不错,但他们有人把承担中的一些心得作为了修证本身,因此迷于做事,认为做事就是修行的全部了,自己也不注重学习,忙于承担使他们没多少学习时间。当班导的几位法师,因为调动频繁,往往带班时间都不长,对所带的沙弥或新戒也不了解,无法完成引导与摄受。往往班级或承担一变化,上面法师与下面同学就好像没有关系了,很难对下面同学有所指导和帮助,他们通过班导的承担调伏或收获的东西也难说有多少。新戒的高频率调动破坏了班级的学习和稳定气氛,使人心不安。这是我的感觉。其实真的一个班不动,让寺里懂僧教育的带个一两年,这位法师其他的承担少一些,保证他们可以更投入,下面同学也会有新的面貌。

贤佳】是的,所思很好!但在师父的指导下难以实现。

师父曾在接待台湾“中华人间佛教联合会”来访龙泉寺时(印象中是2015年9月份),在欢迎大会上致辞说:“我认为现代出家人,可以清净,但不可以清闲。”言外之意是不清净也是可以的,但首要是不能清闲。想要清闲而清净,是不鼓励乃至不允许的。这是师父贯彻始终的指导原则。以前唱说“建立清净和合增上的师法友团队”,首要的“清净”其实是不受重视、不受鼓励的,真正侧重的是建立“和合增上”的团队以做事。师父又曾说:领头人要善于找事情给大家做;做事要有量化的成果指标。所以不必奢望在师父的指导下会有长时期的“清闲”学修而没有量化的做事成果(建筑、文章、书籍等)。

法师】据我对僧团的观察,你说的我完全赞同。即使是目前,僧团也仍是这样的。一个新戒比丘只要有些特长就会给安立,同时这个人的学修也就无法保障。总之就是想办法让你做事,而不是想办法让你安心学习。整个僧团的业是动态的。上面法师总往外跑,很难看到他们踏实学些东西。

我现在可以肯定你几点:你对师父是有感情的!你对龙泉寺僧团更是有感情的!你希望通过自己的声音让大家反思,然后走一条正确的修行之路,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成就僧团的同学们。你早就发现了僧团的问题,也在尽个人的力量帮助一些有缘人,但共业难改,两害相权取其轻,你最终用了一种大家眼里极端的方式来唤醒众生。

贤佳】了解到师父破重戒而举治,是戒律要求应该做的,并非极端方式,也并非为了唤醒众生,而是救治师父,也是救护相关受害者,其他利弊是衍生的。举发师父后,师父被政府勒令辞职而监管,不能再严重违戒作恶了,随缘重点转移到唤醒受蒙蔽者,并深究师父腐败的层面和因缘,也探究除弊兴利、促建正法的路向。

(九)

居士】最近我看了下挺学派的微博,之前不想看,因为全是骂您和贤启法师的,并且双方吵得不可开交,看了心烦。看了挺学派微博以后,有些悲哀,不是替他们的无明悲哀,而是替我自己感到悲哀。

看他们侮辱您和贤启法师时,我很生气,很想去反驳他们,又怕自己一张嘴就妄语,遂作罢。可我的确动心了,生气了。想到您天天面对这么多指责,您是怎么做到对他们的慈悲怜悯呢?每次看到您被邮件里的人指责,您都能耐心答复,我突然觉得自己没希望了。

佛典浩如烟海,我这辈子能不能看完都要另说,更何况就算能明白佛理大义,面对挺学派的胡言乱语时,怎么才能如理如法地对待?帮助?按照佛所教的,在世间行持戒律也很难,更别提成佛了,那得多遥远啊!

我觉得在家持戒太难了,自己的习气又重,一不小心就犯戒,每天都忏悔,忏悔完接着犯,反反复复,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很着急,也很悲哀。

请法师告诉我,目前这种心态该怎么调整?之前每次跟您沟通完,我都会有力量一些,现在心力很弱。

贤佳】由此惭愧,正可归依三宝,勤恳念佛求生净土。另外可适当读诵大乘经典,不必读完藏经,读一部一卷乃至一段一偈也能得清凉光明,如饮一掬水而知全河味。《法华经》说:“如来说法,一相一味,所谓解脱相、离相、灭相,究竟至于一切种智。其有众生闻如来法,若持读诵,如说修行,所得功德不自觉知。”又如见一满桌精美菜肴,不必因为不能一次全部吃完而沮丧不吃,吃一种一盘乃至一口也能得其滋味和营养,坚持下去,自得饱足安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