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玛派信徒举报索达吉堪布的讨论

宁玛派信徒举报索达吉堪布的讨论
(20200412)
(一)
【居士(宁玛派)】(20200408)藏传不邪,某些人比较过分。
索达吉大肆敛财:
1.在炉霍有大饭店。
2.目前正在成都盖养老院。
3.其身边法师说其贿赂色达官员。
4.某佛学院产业管理混乱,项目账目混乱,几个做生意的楼都应该彻查,从管理法师查起。
5.其手下法师亲信等大肆捞取钱财。
6.其侄子、侄女均已还俗,应查其家族财产。
7.很多弟子被骗取钱财,损毁对三宝信心,伤法身慧命,太可怜!
8.用出家人做生意发工资。
9.有洗脑性质的邪倾向。
祈请能通过法师渠道上报反应,对索彻查,并保密本人个人信息,非常害怕遭受其迫害。
【贤佳】能提供相关证据材料或线索吗?例如:
1.在炉霍有什么名称大饭店?有什么证据说是他拥有的?
2.在成都什么地方盖什么名称养老院?有什么证据说是他拥有的?
3.哪位法师什么时候说他贿赂色达官员?怎么说的?此人所说可靠吗?
4.您说“某佛学院产业管理混乱,项目账目混乱”,是指“五明佛学院”吗?其产业管理混乱、项目账目混乱有什么表现?有证据材料吗?
5.其手下哪些亲信怎样大肆捞取钱财?是合法捞取,还是非法捞取?有证据吗?
6.其侄子、侄女名字怎么称呼?以前什么职位?什么时候还俗的?什么因缘还俗的?
7.有具体事例吗?
8.具体哪些人员做什么生意?
9.什么样洗脑性质的邪倾向?
【居士】炉霍县城。不能说再多了,害怕,他的人能活动到很高层。
“五明”,索卖房子,10万、15万,他想卖的卖,想送的送。
饭店综合楼等营业机构用出家人,发工资。
网上微店很多,现在都关掉了,有个“达尔玛巴拉”的用影星做广告的,看看售价、营业额。
证据材料只要能查账什么都有,从建筑到其他。
【贤佳】这样的举报太粗略,可被说是谣言、诽谤。即使有实情,大概没人愿意由这么简单的举报费力去追查不算“大事”的敛财问题。
【居士】您说的有道理。政府一月份也停止查他了,之前立案了,如果愿意挖下去绝对能兜底。停肯定也有停的原因。况且很多事儿他也是用别人名义,随他去吧。只能祈祷护法神护持正法。
藏传是正法,法王是好出家人,法王时期的喇荣戒律清净,弟子平等,索搞的完全是另一套,说一套做一套。
【贤佳】“法王”在世时,索达吉也戒律清净吗?索达吉“腐败”的主要因缘是什么?
【居士】法王在时候索排不上什么名,学院真大德很多,院长、副院长都没有他。索汉语好,法王安排他管理汉人,藏人不认他的。法王一圆寂他就搞了自己的“菩提学会”,搞到钱建了经堂,名气渐大,地位越高,一直没停过手。当然其翻译讲法也辛苦,不能否认,但其行事故意挑拨下面斗,都围着他转,宣扬“给上师发心就能成就”,据说其供养月入亿元。供养专用账号:农行9559984121777826918索朗达吉
给他办事的十万、二十万房子的给,根本不看戒律、人品。排除异己,坐在法座上公开打压不同意见者,拥护者一直神话他,跟风者无数。
汉族法师斗得厉害,少有一两个清净的。敛财不手软,整人不手软,以密乘戒为藉口,让人不敢说话,甚至怀疑自己。身心受到伤害,卷进去了,真是活下来都不容易。藏人其实也受害很深。
说着都害怕!不说了。想明白了,那么多大德都没办法,一个如蚂蚁一样随时能被碾压的能怎么样?清净自己,交给护法吧!
根深蒂固,手段多,隐蔽性强,功效绝对有,但危害很大,不容易让人认清。罢了罢了,不能说,不能说,不如念个阿弥陀佛。
【贤佳】索达吉汉语好,而心性不好,“法王”没看出来吗?何以给他堪布名位且安排他管理汉人而埋下大祸根?
“不容易让人认清”,正应揭辨以让人认清,减少迷害。何以“不能说”?是因其“以密乘戒为藉口,让人不敢说话”吗?
【居士】最初安排的慈,因为某些原因没讲下去,具体原因不知。
那个年代会汉语的不多,索是师范毕业的,也是法王的汉语翻译,不知道老人家有何密意。
外表看不出祸根啊,给藏地搞了大量建设,汉人也听到法。有些话明摆着不合适,比如恢复八宗,但是在个人崇拜下绝大多数人还是觉得很对、很了不起,能说啥呢?敢说啥呢?听话的都得利益,会说啥呢?
确实不敢说,万法唯心。藏传大德教导的都是:看到不好,自己悄悄离开,不要损害得利益者。
索达吉如此搞,慈诚罗珠、益西彭措都提出过不同意见,一个他不听,一个他公开打压,一手遮天,一人为大了。下面法师各搞一套,能力超天,个个都是天。并且讲的法都是正法啊,剩下的不是问题。
【贤佳】“法王”体系出路在哪里?后面最好怎么办?估计会怎么样?
【居士】最好索达吉去闭关,退出,汉人管理团队解散,法王指定的龙多、丹增管理,走上法王的教训——“清净戒律,团结和合,闻思修行”,让汉人求法者有条活路,让藏人回到修行正道。但是学院现在是个生意场了,肯定恢复不到以前。但是索离开,会好很多。
但是索是不甘心离开吧,从“法华事件”后越来越疯狂,这次解散“菩提学会”也没怎么样动摇他,估计要卷土重来。他曾经坐在法座上讲“要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下面的特别会这么搞,利益团体庞大并且根深蒂固,不同见解者要么被整走,要么自己走。也有个别人问过其他大德,答覆:没办法,只有他们自己坏事做尽,才能暴露报应。大意如此。
【贤佳】怎样能让索达吉离开?学院内还有很多人维护他吗?
【居士】没办法吧,维护的多,外面维护的也多,居士粉丝多多多~
【贤佳】门措院长对索达吉什么态度?不反对索达吉吗?
【居士】架空了。不会有任何大德公开反对的,要么去自己寺院,要么闭关,都有自己的事业,不会碰他。况且他好处都给,不会吝啬。
真大德的特点:不说他过。假活佛的特点:借他发财,不怕乱,只怕还不乱。况且其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贤佳】佛经中,释迦牟尼佛多有呵责破戒恶行比丘,批驳外道邪见,也说他过,释迦牟尼佛不算真大德吗?
门措院长不是成佛了吗?何以被架空而无威神折服索达吉?
【居士】没有很明显外在表现,除非很亲密的人知道,他身边的发心的。讲东西有不严谨的,邪说不上。法不邪,人挺邪的,但是要深入一二十年深受其害才知道邪。
她(门措院长)没有折服谁的发心吧,况且索看不出明显非法啊。她自己一直闭关修行的,少言少语,她可是真大德,不是冒充的。
【贤佳】您怎么知道他邪的?是“一二十年深受其害才知道”的吗?门措院长、慈诚罗珠堪布、益西彭措堪布不知道索达吉邪吗?
【居士】末法时代没有十全十美的上师,能占有一二了不起了。汉人多少从索翻译的书、讲的法里面受益!不能否认啊!但是,也真特么挺邪的!
从整个风气、用的人,还看不出邪吗?建筑辉煌,人心惶惶,还不邪吗?
慈、益西,刚才说了,提出过不同意见,没用,只有自己搞自己的。索自己网课公开说,慈堪布说堪布选太多,太宽松,索说:“你看现在多好!”(那时已经法师多、弟子多、团队大、事业大、供养大、名气大了。)益西是保守谨慎的,非常反感僧团做生意,索直接公开打压益西,益西早不参与管理了。门是随缘度化,不可能搞这些具体事儿。
实际除了索自己选的给他发心的,发心法师再挑给自己发心的,索搞了一些名额,其他汉人都没有办法住了,也没地方去,天天东躲西藏,藏地没人收,汉地没人要,有人要也修不到一起,搞来搞去还是真正想修行的受害了。现在对藏传全部收紧,其他道场也受连累。真出家的挺惨的,居士团体也乱糟糟。一帮人冒出来吸收原来“菩提学会”的,可能还不如索。总之还是汉人个人是受害者,钱投了,心投了,走投无路了。索不在乎这些,只有跟着他干的在就行了。
【贤佳】宜应揭批索达吉。如《大般泥洹经》说:“若有独处闲居修行头陀九法,乞食少欲,静默禅思,观身经行,亦为人说施、戒、修德行业果报,而不能广宣无畏,亦复不能降化诈伪恶人,当知是人不能自度,亦不度彼,修持梵行独善而已。若复比丘行头陀法兼得无畏,广宣九部——修多罗、祇夜、授记、伽陀、因缘、如是语、本生、方广、未曾有,以化众生,自度度彼,又为人说契经要句,言某经所说‘不蓄奴婢、牛马畜生及不应法物,若当蓄者非出家法,是人犯制,罢道驱出’,诸犯戒者闻作是说,群党瞋恚害彼法师,彼虽命终,犹能自度,亦能度彼。是故,迦叶,诸优婆塞,若王大臣,当护持法,亦当降伏剃头居士。……当知护持正法功德无量,我本以不惜身命护正法故,得此金刚不坏法身。”(卷第二)
陈朝慧思禅师《法华经安乐行义》说:“若有菩萨行世俗忍,不治恶人,令其长恶败坏正法,此菩萨即是恶魔,非菩萨也,亦复不得名声闻也。何以故?求世俗忍,不能护法,外虽似忍,纯行魔业。菩萨若修大慈大悲,具足忍辱,建立大乘及护众生,不得专执世俗忍也。何以故?若有菩萨将护恶人,不能治罚,令其长恶恼乱善人,败坏正法。此人实非,外现诈似,常作是言:‘我行忍辱。’其人命终与诸恶人俱堕地狱,是故不得名为忍辱。”
【居士】打压完,给枣子,去年送房子给益西,新图书馆送一层给慈诚。都是他的弟子供养,他的功德,他的事业,他的法脉,快要往祖师位子爬了吧。下面的汉人法师你敢得罪,都能给你整出神经病。老实才是选择啊!只有祈请护法了!
现在已经不让他讲法了,现在可怜的是汉人的老实出家人。他也许等着死灰复燃。揭批不了,这次国家立案,后来又不查了,坚决查下去肯定得进去。越揭批他,吃亏的越是求法的老实人。
确实是他个人行为,结果变成汉藏、藏藏矛盾,不值得,因小失大。
不能说,否则坏了整个僧团名义,吃亏只有真想修行的人,只能内部解决。只有等着个人因果个人了,自生自灭,代价是最小的。
出家人抛弃一切出家了,没地方常住多可怜!没把心放在修行上多可怜!生恶见了多可怜!不能揭批,越批越惨的是真想修行的,邪的都有依附。
说索达吉邪的原因,他这么会公开打压,手腕这么多,敢说敢干。下面的法师有样学样,没有原则,没有水平,心里变态狠毒,互相斗得乌烟瘴气,少有性格调柔的。再下面更是一团浑水。很多人觉得不对的时候,在索“观清净心”的长期教育下,都跟自己过不去,觉得自己揣度法师了、没和合道友了、自己不清净了,结果老实人把自己折磨得半死,坏的嚣张得好处,最后老实人发现自己别说利他心了,善心都没有了。
整个学院从清净山沟变成咖啡自助,消费水平不低于一线城市。从道风良好,藏人出家人淳朴精进,变得爱钱、散乱。汉人学藏传的现在搞得很尴尬。
政府都没查下去的话,谁举证都没用的。只能希望护法神加持,希望他自己良心发现,自觉隐退。
有篇文章《索达吉的风湿》您看看,法王是严肃严谨的。另,学诚之事是真的吗?
【贤佳】(20200409)您说“现在已经不让他讲法了”,是谁不让索达吉讲法了?
您问“学诚之事是真的吗”,是真的。政府公布了部分调查结果,可看《关于对举报学诚和北京龙泉寺有关问题的调查核实情况》(国家宗教事务局2018-08-23)(https://mp.weixin.qq.com/s/PYVOkH4V_ecsXnSEOmJkdQ),另外可参看《一些交流讨论(20190605)·(一)》(http://www.mzhy.org/20190605-02/)。学诚已被管制起来了,终身不可能复出。
政府根据民情和舆论可能调整政策的。宜应积极举报、揭批索达吉,既是救治他,也是救助众多汉藏学人。正如对待学诚,如果不是积极举报,他会继续占据高位害人。
【居士】政府监控他好些年了,去年底“菩提学会”解散了,学院也不让讲了吧,至少目前没有。
实际索造成的恶果都是意识形态上的东西,表面上没有什么可以揭批的,反而是弘法大德、利益众生、事业广大的形象,越揭批他越抹黑自己。会形成这样效果,至少他让几百万人听到法了,种了善根。
不能从皮毛上的东西,从法上的东西,要从他本质上,搞这么多生意,是不是佛制戒?个人收受无比巨大的巨额供养怎么分配的?那些产业挂别人名下是他个人的,什么来源?学院那些产业经营有没有漏洞?有没有贪污腐败、浪费三宝财产、浪费信众信施?其本人是比丘形象,有没有清净戒律?但是这些一般人不可能知道。
如果从表面的东西揭批,反而会让人觉得佛教界混乱,甚至同情他。是否可以从细节入手?索是否有开网店营业的资格?索设计的东西买价是否合理?一个僧人是否应该销售盈利?“达尔玛巴拉”用影视明星做广告是否合适?去实地拍摄索搞的各种高档经营场所,把道场搞成如此是否合适?索讲法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弟子有没有有成就的?普遍状况如何?深挖一下索如何把自己打造成巨星的。为什么索可以在“五明”大肆搞经营,反而很多人拥护,很多居士购买?这种恶劣情况如何形成的?法王安排的院长、副院长在学院干什么?为什么形成索几乎一人能主导发展的现象?索用的人清净不清净?都干了些什么事儿?(法王非常注重清净戒律,索只要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关注微店“达尔玛巴拉”和“喇荣饭店”,看看索领导的人怎么做生意的。但是这些都不是一般人,更不是在家人能查出家人的。
索翻译法、讲法的功德不可泯灭,要从细节上,从敛财上,从求名上,从对汉藏佛教内部团结的破坏上,从神话他的问题(比较下其他大德,包括亚青寺那些大德都没有神话神棍的东西),要从很深的本质上的东西揭露其发心、居心。
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站不住脚,反而显得佛教水平低,成了破坏佛法。包括举证学诚这些东西一般人不会看,只会觉得可笑,觉得他运气不好。最后受害的不是他们个人,是整个团体。
法王在的时候索是翻译、辅导员,为什么法王一涅槃索就成立自己名义的“菩提学会”,自己讲法?为什么不翻译法王讲的法,只在近几年翻译了零星的教言?藏人有藏文的《法王全集》,为什么索推行他自己讲的?
索的祈祷文是否真是法王如意宝写的?法王为什么没有给包括门在内的其他大德写过?为什么祈祷文格式不是正常格式,没有指出索的来源?为什么祈祷文中说“具德上师”?法王在世时候索没有上师名号,上师是索自己后来用手段让人慢慢叫出来的。
法王注重宗派和谐,不要说佛教内部,对外道都友好相处,索为什么改经,直接想插手汉地佛教,甚至直指八宗?
法王对众生慈爱平等,上课不分活佛、普通僧人,谁来的早谁坐在前面,为什么索给自己发心的和对自己有功德世间人都特殊待遇,甚至把听法作为待遇?
法王首重清净戒律,一个僧人偷一块木头超过三元钱,法王流着眼泪都要开除他,索重视什么?
索讲了不少传统文化,“刘表、袁绍就是废长立幼,结果惹出了很多乱子”,索懂不懂?法王圆寂后其为何没有随顺法王安排的门措、龙多、丹增等,反而很快把自己推到显著位置?
皈依戒“皈依法不伤害众生”,至少不能点杀了,索通过网络大肆传授皈依戒,丝毫没有讲解戒律,到底有没有得到戒体?到底是不是可以改革佛制?到底是在弘法,还是在坏法?还是在给自己拉粉丝?居士到底是佛的学子,还是买索网店产品的粉丝?
【贤佳】您说“希望他自己良心发现,自觉隐退”,除了祈求护法神之外,还能做什么促进他良心发现、自觉隐退?
【居士】没办法吧。现在“功德”名气、利益集团这么大,产业这么多,怎么能放手呢?他觉得自己很了不起的吧,毕竟几百万粉丝,一层一层的利益集团。下面的人也觉得了不起,都等着当上师,索鼓励的:“以后你们都是上师。”储备各种外语人才,要向国际弘法呢。下面的人也有开始国外搞寺院的,还教藏出家人汉语。表面上都是好的。弘法利生大事业,谁敢说不好?骨子里不知道什么乌七八糟。政府再怎么,只能限制到表面,反而让人说破坏、限制佛教,里面核心的人还是索。可能他的大事业势不可挡了吧,自己夹缝求生存吧!

(二)
【贤佳】(20200410)附件《宁玛派信徒举报索达吉堪布的讨论(20200409)》(http://t.cn/A6wzaMa2)是一位宁玛派居士与我的交流讨论。我考虑联系索达吉、慈诚罗珠、益西彭措、龙多、丹增、门措等人,请他们看有什么偏差问题。索达吉有微博,其他人可能也有微博。想请您检索他们的微博、微信,给他们发私信:“《宁玛派信徒举报索达吉堪布的讨论》(http://t.cn/A6wzaMa2)是一位宁玛派信徒与举报学诚法师的贤佳法师作的交流讨论,贤佳法师让我请您看有什么偏差问题。贤佳法师电子邮箱xianjia2007@qq.com。” 不知是否方便?
【沙弥】好的。
【贤佳】(20200411)有居士来信说:“亚青寺的丹增尼玛、嘎桑丹增、索南吉美、桑昂丹陪,都有微博。他们四个亚青的活佛都在学院(五明佛学院)学习。嘎桑丹增、丹增尼玛经常用,而且最近都在用微博,都会汉语,发私信他们肯定可以收到。他们和慈诚罗珠走得近,肯定可以联系上。丹增尼玛微博 https://weibo.com/u/2289319241,嘎桑丹增微博https://weibo.com/u/2813890142,索南吉美微博https://weibo.com/u/5742226673,桑昂丹陪微博https://weibo.com/u/2804357084”
上述几位也请您通过微博私信联系,请其看《宁玛派信徒举报索达吉堪布的讨论(20200409)》有什么偏差问题。您看是否可以?
【沙弥】昨天未细看,现在已经发他们微博私信了。
【贤佳】发了哪些人?索达吉、慈诚罗珠、益西彭措、门措、龙多都有查到微博并发私信吗?
【沙弥】龙多的搜不到,其他的都发了,但是没有回复。
【贤佳】发了就好。昨天我问到了索达吉堪布的手机号135*,给此手机号发了短信:“堪布慧鉴:我是举报学诚法师的释贤佳,冒昧打扰。《宁玛派信徒举报索达吉堪布的讨论》(http://t.cn/A6wzaMa2)是一位宁玛派信徒与我的交流讨论,请您看有什么偏差问题。”他没有回应。今天早晨我给他这手机号打电话,响通了,但是没接。
【沙弥】估计不会回复。
【贤佳】是的。提供索达吉堪布手机号的居士说:“真傻……你觉得喇嘛会理和尚?喇嘛早就把和尚贬低得一文不值。我听了n年喇嘛教课了,喇嘛们是一直贬低和尚,说汉地早就没有大德。不会理的,还会讽刺和尚找他,他们都没理,显得喇嘛高不可攀一番。”
我考虑尽礼节,给索达吉堪布他们申辩的机会。如果他们“不屑”回辩,我广发宁玛派僧俗,征询看法。
【沙弥】好的,其实这个内容还比较适合他们“五明”的人看。虽然是他个人和索达吉的冲突,不知道他受到了什么伤害,不过至少有一点点善根,能够意识到不对,并且要脱离。可惜还是在坑里,思维混乱,害怕、恐惧,无助、迷茫。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走出来,估计希望并不大。
【贤佳】深揭问题,启发思考,随缘救治吧。
那份讨论文已广发给我有联系方式的宁玛派僧俗,征询他们的看法。
【沙弥】“自己人”会开始维护“上师利益”,咒骂那位居士,一切反对他们的人都要咒骂。索达吉的竞争对手会受于索达吉势力影响,不敢发言,只能偷偷说一点。
【贤佳】(20200412晚)您发微博私信的那些堪布、“活佛”有回应吗?
【沙弥】没有。
【贤佳】我发信联系的宁玛派僧俗中有三位回复我,一位说“滚蛋”,另两位骂那位举报的宁玛派信徒,没人理智辨驳举报文的内容。

(三)
【贤佳】(20200411)《宁玛派信徒举报索达吉堪布的讨论(20200409)》(http://t.cn/A6wzaMa2)是一位宁玛派信徒与我的交流讨论,请您看有什么偏差问题。
【法师甲(五明佛学院)】滚蛋!

(四)
【居士乙(宁玛派男)】什么信徒?!就是披着学佛外衣的魔鬼!
【贤佳】其所说的具体哪些不如实、不合理?

(五)
【居士丙(宁玛派女)】你们真是太无耻了!他已经不讲法了,你们还想怎么样?!退一万步讲,就算他讲错了,那又怎么样?后果他自己承担。你们现在这样,难道没有其他所图吗?我以前对学诚和尚的事情持中立的态度,我现在觉得就是你们别有用心、别有所图,不惜造假导致的结果!!
【贤佳】那位宁玛派信徒所说的具体有哪些不如实、不合理?
【居士丙】你以前发我的我已经说过是假的了。谁都可以说自己是什么什么信徒,只要有嘴就能说谎!你现在都跟些什么样的人在往来啊?不要再给我发了。
【贤佳】那人说:“法王是好出家人,法王时期的喇荣戒律清净,弟子平等。”这也是假的吗?
【居士丙】你不用跟我说这些,我说的话你都没听,你说的我也听不进。道不同不相为谋的两个人有什么可沟通的?不要再给我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