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福慧精舍疫病传染事件的交流讨论

香港福慧精舍疫病传染事件的交流讨论
(20200302)
(一)
【居士】《香港一佛堂出现“群聚感染”,舆论呼吁减少聚会》(环球时报2020-02-24)
https://china.huanqiu.com/article/9CaKrnKpy7r
(摘录)香港北角佛堂4名信徒先后确诊感染新冠肺炎,舆论呼吁减少聚会。当天穿着全套保护衣的卫生署人员进入福慧精舍,进行清洁及消毒。美轮大厦也贴出告示称,因应大厦涉及最新疫情个案,一切涉及大厦的公众活动暂停。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称,该私营佛堂由义工打理,参拜人士可逗留数小时,其间会诵经及分派食物,但并非在堂内进食;中心正追踪与96岁感染者共同逗留佛堂的人士,但佛堂没有为参拜人士登记,追踪工作有困难。医学会传染病顾问委员会主席梁子超称,宗教活动人流密集,不少场所空气流通不佳,加上信徒诵经、唱歌时往往不戴口罩,容易散发飞沫,增加传播风险。

(二)
【香港居士甲】香港有许多小规模的佛堂,每个佛堂的大小就等于一个住宅单位,一般都是由一位老法师或比丘尼主持,“福慧精舍”是其中之一,问题出于当事人对疫情的警觉不够。
【香港居士乙】我个人理解这里佛堂接近闹市,只是比较通俗和仪式化,宗教哲学水平未必很高,暂时看也许主要还是人口密度大和公共卫生没有搞好。
【香港法师丙】关于香港北角福慧精舍之事,自己记忆中略知一二,住持是颇有名气的一位老法师,佛堂多数每星期或初一、十五有诵经拜忏法会,参与者多数是上了年纪的女众。今次出事多数是当事人不信科学,未有听从政府之指令,与迷信邪师不相连。(此前)政府劝谕,不到人多的地方和聚会,探访亲友及聚餐之类。
【香港法师丁】这是有信徒于精舍多人来往而感染,已做隔离,已停止宗教活动。

(三)
【居士】(20200227)《香港新增4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中2人曾到“福慧精舍”佛堂》(环球网2020-02-23)
https://china.huanqiu.com/article/3x9Of6ggouw
《香港一佛堂跪毯检测出新冠病毒# 至少7宗确诊病例与该佛堂有关》(新京报我们视频2020-02-26)
https://m.weibo.cn/6124642021/4476195942519792
自索达吉的念咒取代戴口罩、洗手言论,被佛教界内外批评之后,依然有一些藏密的仁波切宣扬藏密密咒的功能。世人分不清藏密密咒与佛教正法经咒的区别,不了解佛教医方明的内容,因索达吉的谬论,而对整个佛教经咒进行讥嫌。香港北角福慧精舍聚集性病毒感染案例,更惹得世人对佛教讥嫌。而内地佛教寺院,在世出世间两方面的兼顾,目前并没有出现感染情况,反而能聚集佛教信众力量,筹集抗拒疫情需要的医疗物资、生活物资,支援医护人员和群众。祈请法师辨析,如何看待佛弟子也会感染病毒?在疫情面前,佛弟子遵循世间医学防疫规则,难道说明持诵经咒是没有用的吗?
【贤佳】释迦牟尼佛在世时,很多僧众弟子也生病,佛示现生病以教导吃药。如《大宝积经》说:“以何缘故,如来先无诸病,而从耆域药王索优钵罗花嗅之令下?善男子!尔时如来制解脱戒未久,时有五百比丘是最后身,常在余诸林中修道,彼诸比丘得如是病,陈故之药所不能治,彼诸比丘敬慎佛戒,不求余药,不服余药。善男子!尔时如来如是思惟:‘作何方便听服余药?若我听者,彼诸比丘当求余药,当服余药。何以故?若如来不听者,后诸人辈当犯圣法。’是以如来行方便故,从耆域药师求优钵罗花嗅之令下。……若如来不求余药,彼诸比丘亦不求余药,若不求余药,能除诸病及断诸结证于阿罗汉果者,无有是处。是名如来方便。”(卷第一百八)
邪师邪教多宣扬其法治一切病而不吃药,在现今社会被视为邪教特征之一。邪师“顶风作案”,是为痴人。
依佛教医方明,疾病的因缘有多种,如饮食不节、鬼神干扰、宿世业障等,防治的方法也多种,各有机缘,或综合使用,不可一味单执持咒或念佛,否则不顺因缘,是为迷信,难以有效。不仅藏密邪师莲花生的咒语如此,佛教传统经典的咒语也如此。
如《摩诃止观》(隋朝智者大师)说:“病起因缘有六:一,四大不顺故病;二,饮食不节故病;三,坐禅不调故病;四,鬼神得便;五,魔所为;六,业起故病。……凡诸病患,须细心寻检,知病根源,然后用治也。……治法宜对不同,若行役食饮而致患者,此须方药调养即瘥。若坐禅不调而致患者,此还须坐禅善调息观乃可瘥耳,则非汤药所宜。若鬼、魔二病,此须深观行力及大神咒乃得瘥耳。若业病者,当内用观力,外须忏悔,乃可得瘥。众治不同,宜善得其意,不可操刀把刃而自毁伤也。”(卷第八)
索达吉堪布的言论以持咒作用凌蔑通常医术防疫作用,便成邪僻。更多辨析可参看《辨破索达吉堪布防治疫病的迷信妄说》(http://www.mzhy.org/20200123-03/)。
另外,菩萨戒禁止冒难游行,除非大义不得已。自恃持咒、念佛等,而轻视疫情状况下戴口罩、勤洗手、避聚集等常规医学防治方法,正如同“冒难游行”,是违背戒律精神的,难以得到佛法大益,届时可能反怪佛法不“灵验”,自误误人。如《梵网经合注》(蕅益大师)说:“冒难游行,恐致夭逝,在危生念,所丧事重。大士虽宜为法忘身,岂应不慎招损?譬诸儒者,虽有杀身成仁之事言,亦云‘知命者不立危墙下’也。……《善生经》云:‘若优婆塞,险难之处无伴独行,得失意罪。’准此,则设有事缘,多伴同往非犯。……开遮者,或为求法,或为度生,冒难非犯。果报者,遇难多作退道因缘,不游,堪使身心进道。”(卷第六)
《大宝积经》说:“虽有众生见我色身,不护其戒,何所得耶?如提婆达多,虽遇于我,犹堕地狱。若复有人,于来世中勤修我教,则为希有,如见我身无有异也。”(卷第一百二十)
《佛所行赞》说:“行道存于心,不必由见我,犹如疾病人,依方服良药,众病自然除,不待见医师。不如我说行,空见我无益。虽与我相远,行法为近我;同止不随法,当知去我远。”
虽然经中有说念佛、持咒、诵经等除病的效用,古代也有一些相应的事迹记载,但不宜孤取因缘而粗率凭恃。另外,念佛、诵经等可以消减惑业、导离生死,单重用来治病防疫,似如大材小用,不一定恰当有效,如同用千里马耕地,不如用牛。在注重基本医术防治的基础上,念佛、持咒、诵经等作辅助,是妥当的,随顺佛法戒律,也免世俗诟病。
就香港北角福慧精舍疫病传染事件来看,此福慧精舍轻视疫情防控,可能非是正信正行的道场,平时学修活动可能多杂迷信,您可查询了解相关情况看是怎样的因缘。
【居士】(20200228)与“福慧精舍”佛堂有关的新冠病例增加至14例:
《香港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至93例,其中14例与“福慧精舍”佛堂有关》(环球网2020-02-28)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59741812305844000
“福慧精舍”倡印了一本经《佛说天地八阳神咒经》(2014年印)(书页图片https://pan.baidu.com/s/1nAtitayyq3uI8VPFZ1smlQ 提取码:fqe2),我未查到大藏经有此经,法师可再复核一下。如果未有此经,倡印这个岂不是怪哉?
【贤佳】《佛说天地八阳神咒经》在日本编辑的《卍续藏经》中收录,并被日本《大正藏》收编在“敦煌写本部类”(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85/T85n2897_001.xml),在中国传统大藏经中没有收录。
《北山录》(唐朝神清法师撰)说:“大乘以一法,谓实相也。实相谓真如也。小乘三焉,谓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然有乖乎此者,则不为吾教也。其有芜累凡浅,如《七佛神咒》《普贤证明》《法华度量》《天地八阳》《延寿命》等经,乖于众典,失圣言之体,存乎疑伪,非所论也,并存疑伪录。”(卷第二)
看《天地八阳神咒经》内容,明显是中国人编撰的伪经,如其文说:“人者,真也,正也,心无虚妄,身行正真。左丿为真,右乀为正,常行正真故名为人。是知人能弘道以润身,依道依人皆成圣道。”用中国汉语的“人”字笔画附会解说“人”的意义,实在是低级伪造佛经。
又其很多说法违背佛教基本常识,如其文说:“眼是色识,耳是声识,鼻是香识,舌者是味识,身是触识,意是分别识。六根是六识,含藏识、阿赖耶识,是名曰八识。……阿赖耶识天,演出《大智度论经》《瑜伽论经》。”识与根是不同的,含藏识是阿赖耶识的异名,此文所说混滥唯识基本法相。又《大智度论》是释迦牟尼佛示寂后的龙树菩萨著作的,《瑜伽论》(《瑜伽师地论》)是无着菩萨记述弥勒菩萨所说,此经实在是伪造低级。
“福慧精舍”倡印流通此经,似是缺乏基本佛法知见和文化常识,可能是看中此经鼓吹的大功效,如“经”文说:“若闻此经信受不逆,即得解脱诸罪之难出于苦海,善神加护无诸障碍,延年益寿而无横夭。以信力故获如是福,何况有人尽能书写、受持、读诵、如法修行,说其功德不可称、不可量,无有边际,寿终之后并得成佛。佛告无碍菩萨摩诃萨:‘若有众生信邪倒见,即被邪魔外道、魑魅魍魉、鸟鸣百怪、诸恶鬼神竞来恼乱,与其横病、恶种、恶注,受其苦痛无有休息,遇善知识为读此经三遍,是诸恶鬼皆悉消灭,病即除愈,身强力足。读经功德获如是福。’……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为他书写八阳经者,设入水火,不被焚漂,或在山泽,虎狼猛兽屏迹不敢,善神卫护,成无上道。……欲结婚亲,莫问水火相剋、胎胞相厌、年纪不同,唯看禄命书,知福德多少以为眷属,呼迎之日即读此经三遍而以成礼,此乃善善相因、明明相属,门高人贵,子孙兴盛,聪明利智,孝敬相承,甚大吉利而无中夭,福德具足,皆成佛道。……是八菩萨俱白佛言:‘世尊!我等于诸佛所,受持得陀罗尼神咒而今说之,拥护受持读诵八阳经者永无恐怖,使一切不善之物不得侵损读经法师。’即于佛前而说咒曰:‘阿佉尼(一)尼佉尼(二)阿毗罗(三)曼隶(四)曼多隶(五)娑婆诃。’‘世尊!若有不善者欲来恼法师,闻我说此咒,头破作七分如阿梨树枝。’” 明显迷信夸张,迎合俗情。
可能正是由于凭恃这种迷信,以为“善神卫护……一切不善之物不得侵损”,他们轻视基本防疫措施而引发疫病传播。

(四)
【居士】信仰佛教并不排斥普通的看病救人。不但佛陀本人是医治人心的大医王,此乃譬喻施教,就实际而言,古往今来有诸多法师以医弘教,治病救人。认为仅靠持咒即可排斥现代医学者,非仅近乎邪教,亦为愚痴之言也。
至于《天地八阳》此类疑伪经典,乃是为了迎合过去旧社会时人们普通知识水平低下,作伪而成。过去印刷术不够发达,民众普遍识字率不高,文化不发达,加上正教不兴,致使这类经典在民间有很好的传播土壤。现在正教大兴,佛教真经圣典极多,如果还有佛寺弘传此类疑伪经典,那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

(五)
【香港居士】的确有人以为自己信了佛教就病毒不侵。你最后说的佛经的真伪,一般人是没有能力判断的,也未必太懂,所以倒是无足深责。
【贤佳】是的。但僧人有解经弘教的责任和期许,宜应适当严谨辨别经典书籍的真伪正邪,知道迷信乃至邪僻的不应弘扬流通,有启善作用而可能引发迷信的宜作适当说明,以免误导一般信众,也免引发社会讥嫌。

(六)
【居士】……{因有顾虑,所以隐略}
【贤佳】若有深信,独自念佛、诵经就好,不必“集合同道朝暮虔诵”,疫情状况下更是不宜。
如莲池大师《云栖法汇》说:“夫学佛者,无论庄严形迹,止贵真实修行。在家居士,不必定要缁衣道巾。带发之人,自可常服念佛,不必定要敲鱼击鼓。好静之人,自可寂默念佛,不必定要成群做会。怕事之人,自可闭门念佛,不必定要入寺听经。识字之人,自可依教念佛。千里烧香,不如安坐家堂念佛。供奉邪师,不如孝顺父母念佛。广交魔友,不如独身清净念佛。寄库来生,不如现在作福念佛。许愿保禳,不如悔过自新念佛。习学外道文书,不如一字不识念佛。无知妄谈禅理,不如老实持戒念佛。希求妖鬼灵通,不如正信因果念佛。以要言之,端心灭恶,如是念佛,号曰善人。摄心除散,如是念佛,号曰贤人。悟心断惑,如是念佛,号曰圣人。”(第12卷-第25卷)
念佛、诵经(正典)是必定有利益的,但现前效用随人而异,且可能有定业问题,在现前效用上不可粗率凭恃。信仰很多时候能发挥安稳身心、化解困苦的作用,但迷信滥行则可能无益乃至有害,邪信邪行则有大害。佛制戒律是很好的中道,宜将信仰纳入戒律的轨道,严谨以戒为师,则易远离迷信、邪信问题,发挥信仰的良好作用。
【居士】……
【贤佳】真正敬戒持戒,平淡之中自有感应,自能化人,端在是否信得真、行得实,不在一时味重浓烈。如儒家《中庸》说:“君子之道,暗然而日章;小人之道,的然而日亡。君子之道,淡而不厌,简而文,温而理,知远之近,知风之自,知微之显,可与入德矣!《诗》云:‘潜虽伏矣,亦孔之昭。’故君子内省不疚,无恶于志。君子所不可及者,其唯人之所不见乎。……是故君子笃恭而天下平。《诗》曰:‘予怀明德,不大声以色。’子曰:‘声色之于以化民,末也。’”
《佛遗教经》说:“汝等比丘,于我灭后,当尊重珍敬波罗提木叉,如暗遇明、贫人得宝。当知此则是汝大师,若我住世无异此也。……当自端心正念求度,不得包藏瑕疵、显异惑众。于四供养知量知足,趣得供事,不应蓄积。此则略说持戒之相。戒是正顺解脱之本,故名波罗提木叉。依因此戒,得生诸禅定及灭苦智慧。是故比丘,当持净戒勿令毁犯。若人能持净戒,是则能有善法;若无净戒,诸善功德皆不得生。是以当知,戒为第一安稳功德之所住处。”
道宣律师《四分律行事钞》说:“戒是生死舟航、出家宗要。……夫三宝所以隆安,九道所以师训,诸行之归凭,贤圣之依止者,必宗于戒。故《律》云:‘如是诸佛子,修行禁戒本,终不回邪流、没溺生死海。’又《戒经》云:‘若有自为身,欲求于佛道,当尊重正法,此是诸佛教。’故结集三藏,此教最先。《善见》云:‘毗尼藏者,佛法寿命;毗尼藏住,佛法方住。’”(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