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81112)

(一)

居士】(20181110交流讨论资料)第一位居士的话也深契弟子之心,弟子从研阅经论和自身经历得出的对佛教现状的认识与其一致。

现今正值中美(东西方)交替全面对抗的关键时期,未来我们无论自身发展平衡文化方面的支撑,还是要向整个世界宣传优秀的传统文化给人类指明出路,这两个方面佛教都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希望今年的契机能够转向佛教的一次革弊树本,那样的话就真的是众生欢喜佛欢喜、国土吉祥法吉祥了。

(二)

居士】关于教界如何改革,我一直认为,佛教所存在的问题,在于邪知邪见流布。而这些邪知邪见,还不是别人传出来的,全是佛教内的这些“大德”说的。

如佛所说,要想讨伐盗贼,先要知道盗贼所在。造成这个问题的根源,在于唐末三武一宗以来典籍散失,一直到杨仁山取回藏经为止,这期间,即使有心之人也很难阅读藏经全貌,以至于盲人摸象,邪见频出。弟子不能依靠佛经,只能以论书入门,读那些小菩萨的见解,比如月称之类,不入流的观点。甚至“祖师”随口所说,都执着为有趣、奉为圭璧。杨仁山之后,一直到现在,又经历了庙产兴学、文革、旅游等诸多事件。

私以为,有如下举措,可以振兴佛法:

1.倡导居士学律。这是第一关键之处。从弘一法师那时候就弘律艰难,又有邪知邪见说什么居士不可读律。《郁迦长者经》明文,居士应该努力学习出家戒律。任何世间的组织要想发展,弘扬自己的法律法规、宗教戒律,都是第一关键,唯独佛教竟然自废武功,实在是奇葩的很。

2.读经!回到经典!而且只读那些方等经典,三时教法的第三时教法,无上无容。读论,只读大菩萨和阿罗汉造的论,小菩萨的论还是省点精力的好。

3.佛教大学教育的内容,应该以因明、阿毗达摩、音义这些作为入门。这些才是“佛教基础知识”,而不是什么逸文、故事。

4、弘扬在家经典。出家人不关心在家人,导致在家人基础极为薄弱,非常不负责任地倡导所谓的”世间善书“,甚至《弟子规》《阴鸷文》之类的都出来了。难道没读过《十方礼经》《孛经》《银色女经》这些经典吗?这些经典作为入门,难道不比外道邪见要好吗?集结起来,完全可以对抗鸡汤。没见一个出家人关心、弘扬这些的。作为出家人,宣扬外道,反而隐蔽佛经,实在不可思议!

(三)

居士】前会长和他的龙泉系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教训惨痛,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毫无疑问必然是知见先出了问题,说与体系学修的核心基础——《菩提道次第广论》无关,恐怕难以服人。末学才疏学浅,不作法义辨析,分享一点个人思考给初衷想学佛却去学《广论》的佛弟子,权当抛砖引玉。

1、说《广论》是学佛人修行甚至成佛的地图,这种普遍适用各宗派修学的地图真的存在吗?换言之,学佛通行的道次第书籍是否真的存在?如果存在,佛当年为什么不说这样一部佛经?

2、说汉传没有道次第,难道古今汉传成就者都是杂乱无章修成的?汉传当然有道次第!只是各宗不一样而已,而且也不模糊,至少各宗入门应读典籍是清晰明确的,各宗行人都耳熟能详。

3、学佛学佛,佛经才是佛弟子修学的根本,入门就淡化甚至抛开佛经这个根,代之以论为修学核心,这样学的是“佛教”还是“上(祖)师教”?佛经太深奥看不懂?且不说三归、五戒、因果轮回这些基础的佛经并不难懂,就算看不懂那也可以看论著作为辅助嘛,为什么要本末倒置,重论轻经呢?

4、《广论》本身有诸多争议,大德们多有辨析,最明显的弊端就是过度强调视师如佛,灌输完全依师,初学者哪来的眼力辨别善知识?

5、特别要指出的是,《广论》最后是(至少是暗示)导入号称更高级的修法——《密宗道次第广论》(此书争议极大)。有人说我不学《密广》,有人打了个比方:一个厨师做了两道菜,你吃了一道觉得不错,厨师说另外一道菜更好吃。你不想吃?哪怕这道菜贵一点,你就甘心放弃?

(四)

居士】1.不是说宗大师在造《广论》时得本尊文殊师利菩萨承许的吗?为什么《广论》会有问题呢?是这种说法不可靠吗?

2.“修行要有成就,必须‘专业修行’(出家)”,请问这样的知见是正知见吗?虽然说再来人不出家也能成就,可我们又不确定知道自己是否是再来人(从习气来看,基本可以否定这样的“幻想”)。我回家已经三个月了,依然不能适应居家生活,其实根本是不想适应,因为觉得没有意义、没有希望,特别被迫造恶时更加难受。依然想在正信正行的团队中过专业的修行生活:研学佛法、法随法行、随缘帮助其他众生……。也很希求能修清净梵行。很喜欢您分享的《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初分学观品第二》卷4的那段经文,印象中您好像分享过两次了,特别是“欲为炽火,烧身心故;欲为秽恶,染自他故;欲为魁脍,于去、来、今常为害故;欲为怨敌,长夜伺求作衰损故……”,每次看到都想哭,太真实了!可是我却常常陷于其中。所以请益法师,是否:如果有机缘,尽量出家;如若福报不够,就踏实念佛,求生净土呢?

贤佳】1.由《广论》的问题可以反推出那种说法是不可靠的,应是为引人生信而“慈悲”虚构的。2.是的。

(五)

居士】极乐寺国庆节7天精进共修把师父的《觉悟之道》播了一遍,极乐寺门口的“极乐寺”三个字依然是学诚法师写的.

为什么社会上凡夫犯了错后,写的所有的公共场所的书法牌匾都被拿下?北大校长今年5月演讲时说错了一个字立刻发文章向国民道歉。国家广电总局规定吸毒的明星禁止出镜。为什么师父卸任了所有职务后微博介绍今天依然是“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广化寺方丈、龙泉寺方丈”?为什么师父在龙泉寺和极乐寺所有建筑物和墙上写的书法题词依然醒目?为什么8月1日说错了很多个字的某5个执委法师依然可以“出镜”为众生主法法会?这都是为什么?

贤佳】相似依师法、“好心妄语”法的蒙蔽,现世“生存”利益的需求,及师徒宿世的福报、“大局”共业的牵缠,使得暂时如此,然而此使“师父”罪业增长、福业速消,诸弟子以此自惑惑人,也增长罪业、消减福业,必定难以长久,是为害师、害己、害人,甚为可怜可悲!

(六)

极乐寺比丘尼】末学前两天在一篇交流讨论中,看到有居士提供情况说,极乐寺正在莆田龙泉寺给新一批戒子开展戒前教育,末学看到这个消息,感到非常痛心。虽不能断定这一消息的真假,但不可不当作真的来对待。如果现在正在开展戒前教育,那么说明至少在三四个月前,让她们去受戒就是已经确定好的事情,现在恐怕没有改变的机会了。但末学也实在不愿看到这批同学又将受到和自己同样的苦痛,因此觉得自己不能再沉默。末学现在的认识是,如果自己对极乐寺僧众教育的问题知而不宣,让更多无知者受害,这样做无异于是在纵恶。若末学能因沉默而“自保”,又能有多大的利益?若末学会因说出所知的实情而遭受苦报,但是能少分地制止一点祸害,那么末学也认了!若有人交流讨论、质疑、更正,也可因此有机会完善这份材料因末学的记忆、视角的偏差而产生的漏洞。末学思考了将近两天,在之前发您的材料基础之上,又增加了内容。这份新的材料供您选用、公开,愿见闻者可因此了解、辨析。目前只是按照自己的思路来整理,末学希望最终能呈现出尽可能严谨客观的内容。

{《极乐寺僧团学修历史情况(20181111)》http://www.mzhy.org/20181112-3/}

另有几个问题想与法师交流:

1.所介绍的情况,会不会太过细致繁琐了?是否小题大作?

2.您读完这篇材料,有什么感受?

3.文中所体现的学修问题,是正常的吗?毕竟极乐寺成立僧团至今才五年,这么年轻的僧团,有问题是不是很正常的现象?其实极乐寺已经做得很不错了,我们不应该再加以严苛、深究?

4.僧团内部也有法师承认极乐寺存在种种问题,但她们同时认为这只是发展过程中的正常现象,需要我们大家共同发心,努力调整。您认同这种观点吗?那么这些问题,需要我们怎样发心和努力,才可以得到调整呢?

贤佳】随喜用心!

1.如实详细介绍,提供全面深入了解,促进思考、借鉴、改善,是有意义的。

2.众多出家者较有道心和善根,被“师父”的知见和安排误导、损害了。

3.是不正常而“正常”的,领头人“师父”知见、心术不正,优秀善根者被役使、损害,自然会出现种种问题。不深究认识则不可能改善。

4.现今主导者仍然维护“师父”,秉持“师父”的知见和做法,局部调整、改善是没有大用的。宜应深入认识、承认“师父”思想和做法的问题,尽力突破、调整,才有光明希望。

极乐寺比丘尼】末学阅读了净人同学(极乐寺净人)与您的讨论{从略}后,拟写答复如下,先请您过目。若有不当之处,请您指正,保证没有基本的知见错误,再转发净人同学参考:

您(净人)在信中说:“这样短短的五年时间,要让一个僧团从方方面面完全做到如法是不可能的,修行还是得靠自己,过分依赖于外部环境会给予自己什么好的安排也是不现实的。如果觉得僧团的师资不行,自己可以发心去学习,这样才能真正的利益更多的人。但是发心去学习仍旧需要一个深入漫长的过程,短期内是无法改变什么的。相信现在一定有法师在为此而努力。”

从道理上来说,您说得没错。我和您一样,也认为“这样短短的五年时间,要让一个僧团从方方面面完全做到如法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只谈了学修的问题,没谈别的方面。下面,我也主要就学修方面与您做一讨论:

  1. 如果您想如法受戒(先次第受沙弥尼戒、两年式叉尼法,再受具足戒),但僧团不这样安排,而是让您剃度后直接受大戒,您怎样实现“修行靠自己”?
  2. 如果您想深入经藏,而僧团倡导“在做事中修行,在承担中成长”,“做广大佛教事业”,并且您每天(且长期,如持续半年、一年)不得不应对大量的工程出坡或繁忙的部组承担,又或者因为频繁的部组加班而连早晚课都没法参加,您还会继续坚持深入经藏,不听从僧团安排吗?在这样的环境下,您如何始终保持“深入经藏”的发心?
  3. 如果您受戒后,得不到正常的戒律教育,或者讲师没时间、无力解答您的疑问,您怎么“自己发心学习”戒律?学完戒律后应该学什么,您也“自己发心”抉择吗?(经、论的学习亦复如是。)
  4. 既然您认为“发心去学习仍旧需要一个深入漫长的过程,短期内是无法改变什么的”,那您容许“短短五年时间”的僧团来改造您宝贵的生命吗?若容许,则前后文似乎是悖论;若不容许,您向往在此出家修行的缘由何在?

您说“相信现在一定有法师在为此而努力”,是的,以我的观察和经历,极乐寺不缺少发心向学的法师,但如果僧团主导方向错误,缺乏基本的、应有的修行环境,个人再发心、再努力也没有用。如果寺内的学修安排和理念已经有所改变,则另当一说,但也要看具体怎么改法。

您提到的持午问题,我结合我的见闻经历与您做以下讨论:

  1. 以前极乐寺对用“药石”也没到达“强迫”的地步,准确地说,是对持午“不鼓励”“不赞成”,对用“药石”是“建议用”(不过“建议”的态度是比较鲜明)。现在寺里能够宣导“不强迫大家用药石,视个人情况而定”,我觉得这是明显的变化了。
  2. 国内的几家实行如法次第受戒的尼众道场,根本就没有“用药石”这一说,僧团晚上不会开饭,最多只会针对居士、工人等提供饮食,就更不要说强迫不强迫、是否视个人情况而定的问题了。这里面有一个重要的缘由是:尼众如果受行式叉尼法,就要持不非时食戒,若犯则缺戒,得要重受;而如果受式叉尼法不圆满,她们就不可能受大戒。极乐寺目前既无式叉尼,对用“药石”做此“开缘”,也就可以看作“正常”了。
  3. 即使撇开式叉尼法的问题不谈,持午也是出家人应该持的。以我粗略的认识,持午不是小事,不是可有可无的戒条,因饮食、男女乃生死大患,不持午,难以戒除对饮食的贪欲,更难得修行利益,不得修行利益,出家的意义何在?而如果一个道场被称作是“重视戒律”的道场,那么其对用“药石”的态度,就不应该只是“不强迫用”而已,而应该是“不鼓励用”,且引导“不用”,乃至创造条件让僧众可以好好持午。从这个意义上说,极乐寺现在“不强迫用药石”的态度转变是可喜的,但这一态度本身不是足以赞许、肯定的。

顺便说一点,这个“创造条件”可不是什么“过分要求”。例如有的尼众道场,为了保护式叉尼持午,会减少她们出坡的强度,而让其他人多出坡来补充工作量。这本身不是什么难办到的事情。换作是您,您不愿意在一个利于持戒的环境里增上戒法,而愿意到持戒的“逆境”里“磨炼”自己吗?道场既为道场,就应该有相应的环境,来利于、保护僧人的修行。例如,为何受八关斋戒时要住在寺庙里,而不是受完之后马上回到世俗社会呢?能把这看作是“过分依赖于外部环境会给予自己什么好的安排也是不现实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