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81108)

(一)

居士】关于下面这一段辨析,在下还有一点感悟分享,不知是否恰当。

“辨析:佛陀可以看到极其遥远隐蔽的因缘,针对不同众生给予特殊的法门去实践,但这不是一般的法师能做到的。在佛指导周利槃陀伽修行前,其他大阿罗汉弟子都不能帮助他开悟。周利槃陀成就的主要原因是在于碰到佛这么高量的老师,并不是他不认真去实践其他老师给他的教法。”

佛用无记化化禅,四悉普被,能否受益得度,要看众生善根福德因缘,并不在于佛是否能量大。佛世有多位众生,都是受佛大弟子说法方获度化,机缘不同而已。同样,是否要依靠大力的导师,是否要分辨导师能量大小,并不是众生能否受佛法实益的关键。正是因为有很多人,抱着妄自分别,人云亦云,听名气、看学历、信亲近、认表相、由自己,才导致“名声越大,事业越大,能力越大”的错误判断,才导致个人崇拜的风行。所以,依法不依人,依教理不依己见,慎思明辩,方才是择师的关键吧?!

贤佳】很好!随喜思辨!“诸法因缘生”,《大智度论》说:“无有一法从一因生,……有为法性羸故,无有一法从一缘生。”内因为亲为主,外缘为疏为辅。

(二)

居士】之前,有龙泉寺体系外的居士提出过质疑:会长发的全是带点佛味的心灵鸡汤,这是要把大众引向何处?《感悟人生》、还有W法师写的那本《学诚大和尚侧记》,在我2013年上班长班的时候,都作为教材发给每人一本,简直就是深入的洗脑,绝不让班长这个层次的居士明白一点点佛陀教诲!我好像是去过两次之后,就不再去了,把这两本书也都退回了小组。当时我就觉得,自己能当上班长,也就是复述能力比较强,能复述日常法师的话,跟佛法的学修没有任何关系。答应做这个班长,也是想着到龙泉寺总能学习一些真正的佛法了,可是我错了。

去年,我跟有关的居士说起,龙泉寺发的全是佛味的心灵鸡汤,他还说,这是接引初级众生的需要。可是我做教育工作很多年,知道“先入为主”是铁律,一开始就把相似法传给信众,那他们以后很难再接受正法了,岂不是害人!师父不辞辛苦地每天抽时间辨析相似法,如果是我,直接建议大家扔掉算了。

贤佳】随喜敏锐智见!直接建议扔掉,很多人不会信受,而且可能很多观念已熏入内心,没有意识其问题,所以需要具体辨析。

(三)

居士】2015年我曾对一位师兄说:“我最近去寺里,每次都有一种大厦将倾的感觉。”他很惊讶,问我为什么。我也说不出,当时就有那么一种感觉,觉得那些人太张狂,太自以为是,觉得龙泉寺独大,觉得龙泉寺弟子独大,觉得只有师父是正法,觉得师父所有言行都正确无比,精神崇拜到了极点,从我执到了一种新的更严重的”执”,没有一点思辨的执。有一次讲师课上,法师引领大家学习佛说后世弘法路径最后落在震旦,言语中暗示着师父就是*再来。无论是否是再来,我觉得这种教育是错误的。

正是这些人的张狂和目空一切,助长了师父的精神崇拜和一言独行,不思辨的学风。师父这次倒掉只是个引线,如果没有这个引线,龙泉寺照此发展也会早晚倒掉的,正所谓物极必反。

(四)

居士】弟子想到2015年底清华女生的坠楼事件,当时弟子就在团队中,感觉整个过程龙泉寺的处理很不负责任,今天一搜网上发现以下信息:

1.搜索“龙泉寺 清华女生”还能看到百度百科“清华女毕业生坠亡事件”,还能看到当时龙泉寺的回应:

https://baike.baidu.com/item/%E6%B8%85%E5%8D%8E%E5%A5%B3%E6%AF%95%E4%B8%9A%E7%94%9F%E5%9D%A0%E4%BA%A1%E4%BA%8B%E4%BB%B6/19151404?fr=aladdin

2.爆料的事件真相

《爆料!清华女生龙泉寺“盲禅坠亡”事件真相!》

http://www.bskk.me/thread-3069091-1-1.html

  1. 2015年网上就有原龙泉寺义工的控诉

《龙泉寺组织盲禅修行致清华女生凌空摔死——一位原龙泉寺义工的控诉》

http://bbs.tianya.cn/m/post-828-1303141-1.shtml

当时的事情后来就这么不了了之,也不知道经过了什么,一条生命一个家庭二十多年的辛苦培养就这样“销声匿迹”。

想想龙泉寺整个体系在居士团队中隐秘设置“佛子之家”,到引导大家出家的整个过程和各个环节与父母作斗争的完整的“策略”,多少刚毕业、还没毕业的大学生就这样“出家”,多少父母和家庭就这样崩溃。出家后个人物品全部归公,不发单资,不允许接受供养,不允许有私人财物,却把法师们迁单。同样的不负责任!

再到今年的事件,在政府已经公布调查结果之后,还听到龙泉寺法师号召怂恿居士对抗政府的消息,朋友圈到处都是和政府不同的声音!!!事到如今,龙泉寺体系还对出家众封锁消息,对政府的结果不表态,各项“事业”仍然如火如荼地开展,各公众号发布的信息始终能看到“师父”的影响。这是非常严重的对龙泉寺体系内出家众和居士们不负责任!对整个佛教不负责任!对国家不负责任!不知道龙泉寺体系至今不对国家的结果公开发声是居心何在?!

弟子作为曾经深入这个体系学修并出家,还推荐自己的很多亲友加入这个团队,很多同学现在还在龙泉寺出家,带过的学员和朋友在极乐寺出家,我三姨和姨夫现在还在这个团队,实在是非常的痛心和难过!

贤佳】是令人悲痛!问题根源于贪慢烦恼和相似法,尤其是对戒律的滥解、对戒行的轻弃,需要深入纠治,我们也从中自省自励。

居士】当时明明是一步步引导居士们出家,临到出家关口父母找上门来,班导法师却告知出家学员和父母:“出家是你们自己个人行为,与龙泉寺没有任何关系。”

出家前明确强调出家之后龙泉寺负责父母的治病养老等问题,到出家后没了财物,证件上交,不允许使用任何电子设备,个人就成了可以随意安排处置的羔羊。严格考勤管理,每天写日记思想汇报,每周每月还都要写总结,人人之间互相监督打小报告,身心就这样被严格管控。

弟子在寺里是和**法师关系很好,他明确提到自己在上面管理,下面还有法师暗中跟他对着干,“咱们河南这边的人心眼少比较憨,像南方江浙那边的人心眼就比较多”,“跟班导法师不能那么实诚、日记里什么话都说,到时批准你受戒他还有很大的关系”。当时弟子很理想的认为龙泉寺就是最后的净土,法师们都是很有信仰很有修行的,一直没能深入搞懂**法师的话和当时的真实情况,也一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真诚不妄语和在团队中“生存”之间的矛盾,所以很多地方很纠结、很郁闷,最后发现所能看到的培养体系和未来的路与佛教修行没有太大的关系,才彻底决定离开。

到今天再回头看一看,才清楚原来当时的种种是如此的缘由,庐山原来是这个样子。

贤佳】建设团队、管理团体不容易,如果只是口头宣扬佛教所倡导的“依律摄僧”,而实际滥解律法、轻弃戒行,难免倾重采用世俗法或背道逆俗的邪法,又用佛法说辞掩饰乃至高扬,比世俗团体多一层欺诈,难以辩识,也可能更是害人。

(五)

居士】查看交流与讨论已经2月有余了,对于交流内容多数是反复查看并对一些内容做了些深思。以下想分享是我个人的看法和见解,也希望能帮助到大家从多个角度来观察问题。言语或有些“直白”,希望理性看待。

我见一位同修发了一个微博地址,这地址里的信息基本都是抨击贤佳法师的。然后这位同修问(贤佳法师)作何解释?并且说到有何德何能做辨析?首先无需做任何解释,之前团队的建立者或有心或无心为个人政治生涯做铺垫,导致大量的人跟着兜圈子,停歇脚步思考后发觉不应该这样,及时地制止,这是人性本应有的。第二个问题,我倒是想反问一下:您有何德何能来质问?您熟读三藏十二部了吗?您已经辨析清楚当中的问题了吗?我想答案是否定的。既然您都能和法师辨析此事,为何做为曾今在龙泉寺担任主要佛学编辑工作的法师不能为之前所犯下的一些错误做最大努力的补救?我看了太多辱骂法师和诋毁法师的一些内容,我觉得这大可不必!我们都抱有情绪化的心态来看整个事件,为什么不能理智一些分析分析?难道过去依师法里有不允许个人思考的内容被各位完全吸收,以至于失去了独立思考能力?不是辱骂就是各种挤兑性言语。

诸位觉得贤佳法师心里很好受吗?冒着生命的危险走出这么一步他会很高兴?推翻某些人,贤佳法师就能当会长了?就可以位高权重了?飞黄腾达了?可能这样吗?如果愿意的话,贤佳法师凭借在龙泉寺内部或外部的名望不能好好地享受吗?那为什么不愿意呢?大家自己去想,自己去察觉吧!

纵观任何国家的历史,那一个朝代不是对文人的有志之士杀之、害之?这种态势导致了我们传统文化作品大量的毁坏、缺失、失传。这些文化都是无价之宝。传承的重要性近年来越发地体现!难道说我们为后代子孙留下些内容错误的书籍供其学习吗?如果这样,你觉得未来子孙不会骂你个千百万遍,或者您觉得无所谓!那么请你收起你的皮囊有多远走多远!对于我来说你是败类!

《道德经》我们本土的超凡经典,如果说里面内容都错了,你们会为此狂欢吗?肯定不会!因为我们知道《道德经》对于我们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辨析真理本身就是一种技术、一种文化!他承上启下,能有效的避免任何数据的错误性,让事物在这个过程中越发地体现出他的精准!佛陀不也为外道辨析么?历代高僧大德都做过辨析!真理一定要经得起考验。张口就成真理了,那是“圣贤”可以做到的!

有位同修说:龙泉寺有不圆满之处,经过此次事件会“痛定思痛改变”。请问您看到改变了吗?一个寺庙、修行场所会有注册公司,剑走偏锋的思维逻辑产生,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上述我说了传承的重要性,如果戒律每隔10年放松一些,100年后还叫戒律吗?100年后你的子孙不用学佛?不用离苦吗?龙泉寺做为全国佛教的风向标如此做,那么还有何存在的价值?不存在还好,存在了影响到全国效仿。戒律都不能限制了,难道国家出面监管吗?没有刮骨疗毒的决心对治,不可能使人的贪欲减少!请记住我说减少,可不是不存在。

有位同修大致的意思是说:事已至此,走得利索点,不要藕断丝连。这些话真是“恩断义绝”的心态,不是修行人该有的。做为早期出家追随学诚的法师,一手帮扶龙泉寺至今天,能无责任吗?能放下不管吗?做为修行人决不能。君子坦荡荡,有始有终,有愿意弥补之前过错的人,为什么总是遭人唾弃呢?涉及到你的什么利益了吗?

(六)

居士】这些讨论里,争辩著作权的师兄,让我印象深刻。我想问问她,学诚法师著作权造假一事,在2016年她提这些建议之前,已经在实施,请问那时学大说实话了吗?

分享群里发的关于著作权等方面的一篇文章(《著作权转让的相关法律分析》http://www.mzhy.org/20181108-3/),尤其是能让这位替学大争罪的师兄详细阅读。

(七)

居士】跟您反映一个情况:极乐寺去年2017年11月份剃度的沙弥尼们,现在正在莆田龙泉寺接受戒前教育,这一阶段就要受三坛大戒了。

我看依您和贤启法师写的《重大情况汇报》里面写的:“按照佛教戒律的要求:剃度后的女众,要授予沙弥尼戒和式叉摩那六法;女众受‘式叉摩那六法’两年期满并且没有违犯,才能受比丘尼戒,否则不得戒。”

根据我的了解,目前极乐寺的女众依然认为师父无辜,那么她们现在受戒就还是以XC为师父了。非常不希望她们违背戒律受戒,也不希望她们以已经破戒了的XC为师。

(八)

沙弥尼】昨天才知道贤G法师也回京了,不少法师都外出了。是否跟国宗局建议怎么更好地保护大家的后序学修呢?我觉的我们聚拢的高知人才已经占有了其它汉传寺院高知的总和人数,怎么样让大家发挥更好的作用,而不是都流离了呢?

贤佳】政府是有意保住龙泉寺体系的,但龙泉寺体系主导人员仍然维护学诚法师、怨责政府,不改变旧有的学修和管理模式,难以留住有道心而明智的人员,政府也难办。机缘如此,我只能随缘尽力作些交流讨论,希望促进他们思想观念和行为模式的改变,但效果难说。

(九)

佛教学者】从年初就没有收到您的邮件,现在知道那是您在做一件重要的事情。佛教话讲“依法不依人”,世间话讲“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您做的事正是践行了这样的道理。您是为了佛教、为了僧团,也是为了清洁世风、尊奉法纪,不论从哪方面看,您的做法都是无可指摘的!我虽然和学诚法师相识多年,在工作上有过合作,他对我也很尊重,但对于他的犯戒乃至违法,我只能在惋惜遗憾的同时感到愤慨和失望。祸福无门,惟人自招,因果不爽,可不畏乎?此事对佛教的社会名声冲击甚大,但从长远言之,实为逆增上缘,相信会催生佛教界更深一步的自我反思和自我更新,政府部门也可获致一次总结得失经验的机会,最终有利于佛教事业沿着正确轨道健康发展。

至于您征求我意见的那封复函,因为我去福建参加世界佛教论坛,之后又没有马上回京,未能及时看到,抱歉之至!我以往对《广论》素无研究,不敢在义理方面多所置喙,但我觉得您的立足点没有错误,特别是对于**渗入内地引发的诸多文化的、法律的现实问题有很明确的认识,对于长此以往佛教可能出现的弱化变质风险有很强的警觉,这些思虑都是非常有意义的,值得接受您教诲的居士们认真考量吸收。如果您能在今后继续辨析此类问题,对内地佛教建设可以称得上是积累了不世功德,善莫大焉!

(十)

居士】您可以像其他法师ㄧ样在网路上讲法,肯定会有很多人护持,焦点别再放在龙泉事件上。想学佛的不会因为这事就不学,龙泉寺不是唯一学佛道场,有学佛的还是会继续学佛,大家生活都很辛苦,压力,没人会ㄧ直注意这事情。网路上那些互相攻击,只会让人家更看轻出家人,自降僧格。

网上有人说您有接触萧*实的东西,他的东西是毒,邪知见,我们道场法师曾辩析,让我们不要看,会中毒。

贤佳】破邪显正,即是弘法利生。我批驳男女双修等相似法,是基于护教救人之心和对教义的学知及对事况的了解,并非简单受萧居士等人的影响。对我的言论有反对意见者,可请他们直接联系我交流讨论。

居士】最近微博有个人整理了您过去的点点滴滴故事,当初我就是从龙泉网路看了那些,对您生起敬仰之心,现在看,好想哭。不知道为什么您修行上反差太大,好怀念以前的法师,也希望能够再听您好好开示佛法,不想再看那些之间怨怼。大家都很爱法师您,相信学诚法师到现在还是爱护您这徒儿。我们都是法亲眷属、菩提之家的ㄧ家人。好好讲经给大家听,别再被他们拿您当先锋。有时候我在想:你被逼迫了吗?不然怎会变得如此?可出家人为正法,真被威胁逼迫也会抵死不从,佛割肉喂鹰、舍身喂虎,即使真有什么,您应该不会背叛正法。

您是被自己的个性障蔽智慧,加上有心人利用您的单纯,这是我最后的结论。

贤佳】阿弥陀佛!何为正法?

居士】佛之知见。

您过去10多年的福德才有今日大家对您的肯定与敬重,别轻易被毁了。现在这些事就是业识种子变现,是虚妄不实,不是真如实相。您所提到的出家没2年受戒、非时食,在**的道场,也很多有其开缘方便,却没人非议坏戒坏法,是随方毘尼,佛制戒在于背后精神意义,应不是受限于事相。落实戒须圆融佛法精神之所在,不是被戒绑死,这是我们师父教导。

贤佳】什么是佛之知见?附佛外道也说其是佛之知见。末法时代很多人不非议的就是如法的吗?您认为学诚法师发淫秽短信逼淫、性侵是戒律允许的或属于随方毗尼吗?如果您受到“师父”淫秽短信逼淫乃至性侵,您怎么办?

居士】我不想讨论这个有争议的问题,那交给警方去调查,我们是要修行的,不要老在这事打转,除非您真的被当棋子使。

一个人的有习气、个性不好,那都可以被接受包容,但若知见出问题,真是无救,您千万别碰萧的东西,以您个性很容易相应。

三法印能印证佛之知见,对于事项能否回归不生不灭的这念心,以不生不灭为本修因,才是佛之知见。

用这印证网路那些人的言论就能知ㄧ二。事实真相是什么?诸佛菩萨所知所见,然后就您师徒三位清楚,这是你们的宿世业缘,其他人是瞎搅和。不过,因果会说明ㄧ切,想看戏的人真不用着急,急不得,当下过好自己的生活才是。

贤佳】回避根本问题,盲信盲学,没有大意义。

(十一)

居士】看梦中的微博,您1104邮件提到的那位为学诚冒名书籍背锅的律师,她似乎是我微信好友,我不方便也不想向她求证,所以想向您了解下,该律师是不是女性?是不是叫**?

贤佳】她应是女众,用的化名,我不确切她是谁。她后面态度有较大转变,来信说:“我原以为关于龙泉寺出版物统一署名的邮件,您不会公布出来,但我想错了。您的坦荡公正我很佩服,这件事情我支持您。假设有一天,因为各种原因,证明您错了,或者您被人陷害报复了,我也必定用尽全力,争取给您公正的待遇。”

居士】弟子收到您回信后向那位律师朋友询问了,她否认是她。关于学诚著作冒名署名问题,律师朋友的答复如下:“我不会这样做,是谁的就是谁的。署名权是人身权,怎么能转让?就像我姓*,我赠与您怎么赠?财产权可以转让也可以赠与。著作权分人身权和财产权。”

弟子一点担心和建议。弟子非常赞叹师父的法义辨析,包括对**的辨析——这是学诚事件“灾后重建”绕不过的一关。弟子想说的是,看了您近日邮件里对个别著名祖师的知见进行了直言不讳的批判(支持师父直心直言),如果此类信息广为人知,很可能会引起信众的激烈反弹,牵扯出民族、政治问题,给阴谋论者以口实,对学诚案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负面影响,故在如今学诚案件尚未结案之微妙时刻,建议您交代收件人暂时不要大肆公开此类邮件。

贤佳】随喜用心!我会慎重把握,严谨作法义辨析、真相揭示,不作现实人事要求,开放接受法义辩论,不怕诽谤攻击。XC事不可能逆反事实而翻案,不用担心。思想重病难疗,宜把握机缘深入追治。

(十二)

居士】请问《华严经》善财童子五十三参,参“婆须蜜女”:“若有众生抱持于我,则离贪欲,得菩萨摄一切众生恒不舍离三昧;若有众生接我唇吻,则离贪欲,得菩萨增长一切众生福德藏三昧。”与双修不同之处在哪里呀?还有《法华经》也有“妻子施”这样的法语。

贤佳】那是在家人,且非行淫。妻子施人不是让去行淫,是舍己摄受。

居士】明白了。弟子找到其它经文佛陀对妻子施的详细解释:

“菩萨摩诃萨不以父母师长布施。若为国主,不应自在取他妻息以施于人,唯除城邑聚落国土。若自妻息及以僮仆眷属宗族,先以软语慰喻,其心若不肯者则不应施。设其肯者,终不施与怨家、恶人、罗剎恶鬼、旃陀罗种。虽以城邑国土聚落惠施于他,终不施与暴恶之人。亦不私以父母、师长、兄弟、妻子、僮仆、奴婢所有财物布施于人。”——《菩萨善戒经》

贤佳】很好!随喜用心!

(十三)

法师】我想这个还需要具体的文献支持,而且还要了解藏地的安慧论师宗见,才行。

我这有本书,法师可以参考,是讲安慧论师的唯识观点。书中提及安慧论师认为识体是一分,没有说过见分和相分的二分说,也提及窥基大师的《辩中边论述记》说,窥基大师说安慧论师有见相二分应该是没有依据的,安慧论师是一分说。其辨析是在该书的第10页。

《宗镜录》卷60:“安慧引《楞伽经》云:‘三界有漏心心所,皆是虚妄分别,为自性故’,故知八识见、相二分皆是遍计妄执有,故唯有自证一分是依他起性,是实有故。”

这个问题最好,还是研究一下比较好。

贤佳】了解了。所引《宗镜录》文义,与窥基大师所说没有矛盾,都是认为安慧论师认为识的见、相二分属于遍计所执,自证分属于依他起,即自证分是实(世俗实有),见、相二分非实。您再细读看看。

法师】关键是要有文句明确地说安慧论师宗见是:识是世俗实有,胜义无。但这有两个问题:

1、还要找出藏地唯识宗见也是同样观点,同意识体世俗有、胜义无。

2、即使承认藏地唯识宗见是识体世俗有、胜义无,那这个宗见和清辩论师的诸法名言有自性、胜义无自性的宗见差别在哪?如果是认为没差别,那应成宗也是要破除的,因为应成的宗见是诸法在世俗和胜义中皆无自性,和清辩论师中观宗见不同。

贤佳】应成派、格鲁派所辩破的唯识宗义是针对古印度安慧论师的宗义,不是藏地本土唯识宗派的唯识宗义。而古印度安慧论师的唯识宗义不可能汉藏两地翻译文义差别那么大。按格鲁派所说那样的安慧论师宗义是很不合理,难以自圆其说,且与唯识诸经及《瑜伽师地论》明显矛盾,不可能翻译成那样。即使翻译得那样糟糕,宗大师也应能根据唯识诸经及《瑜伽师地论》核知其误。月称论师、宗大师将唯识宗义说成那样,要么是粗率(故意)曲解而曲护己宗,要么是太智短。而且在以前的辩论中(参见《辩破应成派(格鲁派)的辩论记录(基础所依)》),实际文据显示月称论师对佛经断章取义而曲解,宗大师对《摄大乘论》误解,这不局限于对安慧论师的唯识宗义,可见其曲解、误解是有惯习的,自然很可能曲解、误解安慧论师的唯识宗义。

法师】感觉不能因为有《瑜伽师地论》《唯识三十颂》的经文,大家的理解就一样。如果是这样,就不会有十大论师来注释唯识,而且有窥基大师来抉择唯识正见。

我们不能否认,四宗里的唯识见是说识是实有,宗大师批驳的是实有的唯识见,并不是批驳无自性的唯识见。

如果,我们说唯识见都是无自性的,那是站在义理的立场上,不是站在藏地历史宗见的背景上,因为藏地的四宗里,确实有识是实有的宗见。如果非要讨论,就要讨论为什么藏地四宗要立这个唯识见。但这个和宗大师无关,是藏地前辈佛学家的问题,因为四宗宗见不是宗大师写的。

贤佳】诸大论师解释佛经和大论有差异,但有基本共识,一般不会违背诸经大论的明显文义(应成派、格鲁派除外)。

汉地唯识宗和古印度唯识宗都说阿赖耶识是实有的,但是是世俗实有,非胜义实有,也即是无自性的。汉地和古印度没有哪个唯识宗派或唯识论师说阿赖耶识是有自性的(胜义实有)。说唯识宗认为阿赖耶识是有自性的胜义实有,是月称论师特创的,宗大师是继承了月称论师的观点。月称论师对唯识宗义的观点并非基于藏地的唯识观,而是藏地的唯识观继承了月称论师的唯识观。问题的源头在古印度的月称论师,不在藏地。

法师】这个是有可能的,但也不能完全排除在月称论师的时代有唯识师持有唯识实有的宗见。当然,我们可以认为月称论师,故意挑错地批,为了成立中观见。那这个错误,要深层次探讨的话,就要明晰月称论师做这个事的目的。如果他确实本着扬中观、贬唯识,搞学术名声,那么就是后面的观点。如果他是出于破斥唯识宗中的持识实有见的执着,那么就是前一种观点。

贤佳】是的,这需要查资料研究。

“唯识师持有唯识实有的宗见”,已知汉、印唯识师都是这样的宗见,认为阿赖耶识实有,是世俗实有。认为阿赖耶识胜义实有,而违背诸经大论明显文义且很难自圆其说,可能性极小。

法师】好的,讨论到这里我基本理解为如下观点:

1、月称论师和宗大师批驳的是:胜义识实有的唯识见。

2、真正的唯识宗见应该是:识世俗有,胜义无。

3、月称论师为什么要批胜义识实有,而不去说胜义识无自性的宗见,需要进步研究。

不知我的理解对吗?

贤佳】是的。补充一点,月称论师、宗大师不仅批驳阿赖耶识胜义实有,也不承许阿赖耶识世俗实有,即认为:阿赖耶识如龟毛兔角,诸经中佛说有阿赖耶识,实是慈悲妄语虚构,方便接引或另有密意。

法师】好的,这里引申出一个问题,我说的更直接一些是:识在世俗中有还是没有的问题。现在,我需要明确一个概念,识在世俗中“有”,这个“有”是说:在世俗中名言有?还是在世俗中自性有?或是别的意思。

贤佳】是世俗缘起有,因缘变生,依他起性,可说为名言有,但非如龟毛兔角般的名言有。

法师】您的观点和中观的观点是一样的。

唯识里有四分说,四分中的证自证分、自证分都可以归结到见分中,这时剩下见分和相分,这个观点您承许吗?

贤佳】龙树菩萨中观与唯识本无矛盾。月称论师中观见否定离言法性,是与唯识宗义严重矛盾的另一点。

概念开合完全无妨。

法师】如果您称许名言开合是可以的,那么就可以理解六识说和八识说,月称菩萨无非是把八识说合成六识说了。换句话说,七转识的本质是阿赖耶识,本质是一识说,只是根据开合说成六识和八识。对于不深入研究的人听起来好像差别很大,但如果深入分析起来,并没有太大矛盾。所以,识世俗有的问题,最终仍会归结于:月称论师为什么要挑错地说,并且把八识说成六识?

贤佳】阿赖耶识功能的另立是宗大师临时含糊调和而用的,而月称论师是根本否定阿赖耶识,不存在开合问题。

法师】否定和开合是可以汇通的。我们只要把八识的功能(自证分和证自证分)安立到第六意识上(见分上),八识说就会变成六识说,在这种角度上,就可以说第八识没有。所以,佛教史中观和唯识都有八识、六识说。但我感觉理解了本质意义,说清楚即可,不要互相排斥。

贤佳】如果是这样,明显没有实质矛盾,月称论师、宗大师何必那么费力批驳唯识宗?后世唯识学者又何以那么费力反驳?

刚才又转发了邮件供参阅(《20150806~0815意识持种问题的辩论》https://pan.baidu.com/s/1l_YXv_tAgpMBAKLKi8p2wA 提取码:66rn)。另外《辩破应成派(格鲁派)的辩论记录(基础所依)》中也谈到了相关概念问题,也可再参阅。

法师】如果我的这些推理可以接受的话,很多问题就解决了。至于为什么历史上会吵的这么厉害,我想有2个原因:

1、仅学一宗后,宗见的执着就会加强,反而不容易汇通。

2、因为我们讨论的时候,是站在资料全面和相当时间高度上看的,我们并不了解月称论师的时候,是否出现《成唯识论》这样的著作,月称论师遇到的可能就是很多学者持有唯识胜义有的观点。

贤佳】没这么简单的,可细看应成派、格鲁派的辩论内容,强硬狡辩很多,不能用常理推之。

法师】是的,这只是其中的一种可能。实际情况应该很复杂,有的是不懂,有的是故意打击对方,有的是为了维护己宗。关键是后面怎么引导的问题了,可以打得更历害,也可以让双方能理解的人相互理解。

贤佳】是的,基于真相明了而作化解,但根本是要回归圣三宝,正见正行,而非苟合误人。

法师】是这样的。如果要弄清楚这个问题,我想可以考虑从“安慧论师唯识观在藏地的流传、演变”着手研究,如果有学者能提供这方面的资料,我想就会方便很多,很多误解就能澄清。如果要讨论月称论师对唯识观的误解,资料少些。可以看“安慧注释《唯识三十颂》的梵文本”这个资料,近代也翻译成汉文了。最近,因为太忙了,等能安住下来后和法师分享相关的学习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