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91031)

一些交流讨论(20191031)
(一)
【居士】《关于极乐寺贤C精神失常情况的交流讨论》(http://www.mzhy.org/20191027-03/),我看了之后只感觉浑身冒冷汗。女众实在太可怜了!把一个人都逼疯了,这是什么行为?我认为这比杀人都可怕!
我最早学佛的时候,也有出家的想法,后来在一些寺庙参访之后打消了这个想法。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怎么表达这个想法,最近根据贤Y法师的遭遇,我突然明白当年是怎么想的了。那就是我一直有一个问题:如果我出家了,那么我是在佛教出家?还是在某个寺庙出家的?现在还增加了更多的问题,那就是如果我出家了,是不是反而需要靠收养徒弟,给自己编造神奇的经历,否则老病之后都没有人管了吧?
贤C尼现在的情况如何了?什么人在照顾她?我很想知道。
【贤佳】您的思考很好!真心出家,正见修道,不必太顾虑衣食、老病,如常语说:“道心之中有衣食,衣食之中无道心。”饿死、病死也无妨。只是末法时代邪师似法众多,一般人好心易被埋没、扭曲,正见难以建立、坚持,正行多被打击、排挤,正道难以稳修、广弘,侥赖宿世善根、福德。稳妥做法是自己广阅经律,少欲知足,以戒为师,踏实行持,培植宽广正见、善根福德,少赖外在人事。
贤C的情况有原极乐寺尼知道,但要我保密。还是囿于封闭自保,偏于维护“师父”,可怜可悲!

(二)
【居士】看到《关于极乐寺贤C精神失常情况的交流讨论》一文中,极乐寺比丘尼贤C法师精神失常,甚感悲愤!学诚比那些贪官都坏,简直就是流氓,以佛教界“大德”之名迷惑、祸害了众多高知男女弟子,全国众多佛教徒至今都不相信他的破戒犯罪事实。他如此胆大妄为,真的就不怕因果吗?
看交流里“原极乐寺比丘尼”对贤C法师性格的描述,贤C法师原是一位很单纯的女众,怀着一颗虔诚的心到极乐寺出家修行,结果疯了,而道场将她送回家了事,怎么对得起人家父母啊?人家女儿好好地奔着学诚这位著名的所谓“大德”的道场——极乐寺出家修行,本以为寺院是清净安全之地,可以了脱生死轮回之苦,结果被逼迫疯了!
一般像这种很单纯的女孩子,又是被灌输了“依师法”,一旦遇到这种外表光辉灿烂的所谓的“大德”,潜意识中是无防备警觉的(像举报的贤甲法师当属极个别,但她亦是经历了反复的矛盾纠结,最后带着疑惑联系了贤启法师才做出逃离决定的),结果发现这个理想中的“大德”师父却是个猥男,这种人又有很高的社会地位,拥有众多粉丝弟子,作为弱势的比丘尼这种事难以向别人启齿,即使说了也无人相信的(至今还是很多人不相信),话语权往往在高位者或维护高位的信众一边。可以想象贤C法师在那段时间里,感情和心理上经历了极大的痛苦!可能终因这种心结无法释放而导致精神失常。文中说,贤C法师曾闭经长达一年,如果排除怀孕的话,这种情况一般是由精神创伤、极度忧虑而致内分泌严重失调,此时如有善知识对她进行心理疏导是可以缓解的,结果是疯了,好可怜啊!
文中说“她们所遇的情况是非理和不正常的,但她们却看成是合理和正常的,并且仍然坚持对‘师父’的信心,这是一种什么思维逻辑呢?”其实就是藏密“四皈依”依师法的逻辑,也是到目前为止众多信众不愿意相信学诚犯罪事实的原因。据说极乐寺还有其他比丘尼疯了,有关部门应该深入调查了解,弄清事实,还受害者一个公道!并对现在仍然执迷不悟的极乐寺比丘尼们善巧开导,使她们尽快走出对学诚的迷信盲从怪圈,走上正常的生活、修行之道。

(三)
【极乐寺尼】极乐寺宣称学诚事件为“法难”,引导中引用虚云老和尚文革中被打、见月律师应对官兵等例子,寺里被蒙蔽大众面对政府人员调查,会以为自己是在护法。调查期间,极乐寺把正在学的《广论》、学诚开示资料收起来。
寺里大众并非一定要留在极乐寺,坚持留在极乐寺的因缘:一是对事件真实性有怀疑。二是出家时所有财物(房、车、钱、公司)全部捐了,回社会生活困难,特别是一些同学出家时是与家人决裂后出家,再回社会,面对要依靠家人生活的境况无法接受。三是之前没接触过其他道场,离开后不知道去哪里,对离开后的生活迷茫、恐惧。四是没有钱和手机,想要离开也无法离开。
依律,那些因为出家捐给寺院的财物,有没有可能归还给本人?
现在清醒的大众对极乐寺已经不抱希望,对大众的安排内部也无能为力,大众基本寄希望于政府了。
希望政府处理,安排比丘尼重新受戒:重受式叉摩那尼六法(能先依比丘尼重新剃度、受沙弥尼戒更好),提供国内寺院给选择,由政府安排接收,两年后安排受大戒(比丘尼戒)。对未受戒的沙弥尼、净人提供国内寺院给选择,由政府安排接收。极乐寺的下院独立,也可作为大众的选择;不离开的沙弥尼、净人给1-2年时间冷静考虑选择出家路。对独立的下院给予一定保护,避免被歧视、欺负。
【贤佳】依律,施主供养给寺院僧团财物,寺院僧团可还给施主。尤其施主后悔、索要时,宜应还给施主,一是慈悲,二免讥嫌。
如《五分律》说:“时舍利弗、目连游行人间,为诸四众、国王、大臣、沙门、婆罗门之所师敬,到一比丘住处,诸檀越为二人故供养众僧,布施衣物及守园人。复共得钦婆罗值估金钱一万二千,三反唱令:‘须者取之。’竟无人取,即还施主。时会比丘渐渐游行还到佛所,佛如常法慰问诸比丘已,问言:‘舍利弗、目连游行丰足不?’答言:‘甚丰,世尊!复见一希有事,众僧共得一钦婆罗值估金钱一万二千,三唱与诸比丘,无人取者,以还施主。’时有二磨诃卢比丘,去佛不远闻已,一人作是言:‘彼诸上座愚痴,自失利养,而使施主不得大福。若我在彼,当为取之。’一人复言:‘我是上座,我应取!’遂致纷诤。佛见已,即说偈言:‘汝二摩诃卢,不在于彼众,由此无诤讼,贵衣还本主。’”(卷十八)
《摩诃僧祇律》说:“若比丘与估客共道行,至聚落边比丘洗手,估客问言:‘长老欲作何等?’答言:‘我欲乞食去。’估客言:‘阿阇梨莫乞食,我当与食。’便与比丘种种美食。食已语比丘言:‘阿阇梨为我持少物过此税处。’比丘言:‘世尊制戒,不听我持应税物过关逻处。’估客念言:‘官税亦失,与比丘亦失,二俱失者,与比丘可得福德。’便语诸比丘:‘可次第住,我欲布施。’估客即便次第布施,各满钵宝物。既布施已,便先出关外住待诸比丘。诸比丘寻后到,是估客便礼诸比丘足,白言:‘诸尊见识不?’比丘答言:‘识!’‘知我向者布施不?’答言:‘知。’‘若知者,我何以布施?’答言:‘汝欲作福。’估客言:‘实尔!但我妻子当须衣食,负债当偿,愿见还向物。’比丘应语言:‘弊恶人!汝敢欺我,前言作福而今还索!’作是语已彼犹故索,比丘还者,不犯。”(卷三)
【极乐寺尼】有律可依能归还钱物,会给一些同学离开的机会。重新受戒也会帮助大众走出以学诚为“师父”的影响。

(四)
【居士】最近有查看一些其他宗教、组织的情况,他们几乎都用了一些思想控制的手段,就是洗脑,类似传销一样,目的就是让人全身心投入吧。这种情况在佛教也有,对于佛教来讲,是善巧方便,还是有问题呢?是不是宗教领域都有点这种情况?思想控制,让人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这样不清不楚的脑子,可以用来思维佛法吗?
【贤佳】佛教鼓励独立思考。若借用佛法概念作思想控制,便是附佛外道、邪教。可参看《论汉藏“视师如佛”法的差异及藏密的邪谬》(http://www.mzhy.org/20191011-06/)、《辨破藏密男女双修法和依师法的辩论记录之三(贤佳与宁玛派法师)》(http://www.mzhy.org/20190828-03/)。

(五)
《对藏密四皈依、双修法狡辩的系列辨破之十二》

对藏密四皈依、双修法狡辩的系列辨破之十二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三》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三

(六)
【居士】在《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二》(http://www.mzhy.org/20191027-06/)里有师兄说:“师兄们反映很多汉传寺庙明里暗里在修藏密,不清净,所以不愿去了。这怕是事实,我都知道不少。”这种情况在我们这里也不少,以前一起去寺院学佛的师兄(连我在内)现在基本都不去寺院了,看来这是一个普遍现象。大家平时在家诵经念佛,教理的学修就靠看高僧大德的开示,或上网搜索,关注一些佛教公众号,有问题在微博或群里和大家交流探讨。反正去寺院法师也不讲经说法,去了就是经忏法会,见多了也觉得没意思。再遇到一些寺院道风不正、法师持戒不严的事情,看着还让人生气。如果寺院有僧人修学藏密,则更让人害怕。我认识的两位女师兄莫名其妙地突然就发疯了,而她们原本都是身心健康、活泼开朗的人。她们都常去同一家汉传寺院,这家寺院的僧人现在都修藏密。
有法师管我们这种不去寺院的居士叫“二宝居士”,意思是说我们不恭敬三宝中的僧宝。但说实话,我们原本是爱去寺院、喜欢亲近持戒法师、布施供养寺院的,并非贡高我慢、不恭敬法师的人,是现实情况逼得我们不敢、不愿再去寺院。我们当地(一省会城市)找不到一家道风正、清净如法、还经常讲经说法的寺院。虽然现在我不去寺院,但还是经常会通过银行给一些我认为清净如法、学修正的外地寺院作供养。
汉传佛教寺院如果不解决学修藏密化、佛教商业化(戒律弛废),以及重经忏、轻教理而不弘法——这三大问题,毋庸置疑,汉传寺院信众的流失还会继续。

(七)
【居士】《首届新时代佛教中国化方向(普陀山)论坛暨2019中国佛教名山名寺法治化管理研讨会举行》
https://mp.weixin.qq.com/s/LrlciXfGnYoQ64oDJ5YdTg
(摘录)汉传佛教教务教风工作一直都是中国佛教协会的一项重点工作,涉及制度建设、制度规范、寺院管理和僧众管理等诸多方面,关系着佛教事业的健康发展。
佛教去商业化工作并不影响佛教本身的发展,只要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宗教政策,统战(宗教)等职能部门依法管理,结合佛教界自身坚持“以戒为师”,恪守“少欲知足”的佛教精神境界和生活方式,就一定能够探索出一条新的自养发展模式和社会教化相统一的发展路径,这将对促进佛教健康有序发展和净化社会风气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评论)这个会议很重要,有中央统战部门的领导参加,四大名山佛协的会长全都出席了。普陀山的人把他们管理佛教方方面面的经验都分享了,如佛教中国化、去商业化、佛教管理制度化和法制化,佛学院和佛教寺院僧材的培养,如“三三制”等。把普陀山经验先推广到佛教四大名山,然后推广到全国,这可能是以后中国佛教发展的基本路线和方针。
参会的还有各山佛协法律顾问,其中普陀山的法律顾问还发言了,意思是为佛教法治化(去喇嘛化)、去商业化、规范化三方面为佛协提供法律顾问服务。今后佛协配法律顾问可能会成为标配。
最近会特别多,通过一个个会议来推动佛教治理和建设。

(八)
【居士】我有个想法供您参考:能否每期讨论加一点戒律问答?因为现在讲戒律的少,尤其是结合实际修行与生活的戒律问答更少。我觉得自己学佛问题最多的地方就是戒律,以前有戒律问题向好多人请教,得不到答案。一来戒律重要,二来也增加讨论的可看性。当然,不能喧宾夺主,揭批藏密是主要的。如果可以的话,我就抛砖引玉,先提个戒律问题:
持五戒的居士可否吃含酒或酒精的食物,如豆腐乳(90%有酒)?可否吃榴莲这种异味比较大的食物?
【贤佳】受戒者不应吃含酒的豆腐乳等食物,否则犯戒。《优婆塞五戒相经》说:“若言‘我是佛弟子’者,不得饮酒,乃至小草头一滴亦不得饮。”《四分律》说:“彼比丘,若酒、酒煮、酒和合,若食若饮者,波逸提(堕罪)。……不犯者:若有如是如是病,余药治不瘥,以酒为药;若以酒涂疮。”(卷十六)
藏密信徒用酒供护法神,如果其护法神真的嗜酒,那么非正信佛教徒,应是邪神。用酒供神求佑,是为邪谄,无福而招邪。如《十诵律》说:“有五种施无福:施女人、施戏具、施画男女合像、施酒、施非法语,是名五无福施。”(卷五十)
《正法念处经》说:“若人以酒与会僧众,若与戒人——出家比丘,若寂静人、寂灭心人、禅定乐者,与其酒故,心则浊乱。彼人以是恶业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处——叫唤大地狱,彼中恶热,受大苦恼。……以酒与斋戒人、清净之人,彼人以是恶业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处——叫唤地狱大吼处生,受大苦恼,所谓苦者:热白镴汁先置口中,以本持酒与斋戒人、与清净人恶业所致故。……诸饮酒人不护诸恶,一切不善不生惭愧。若与酒者,是则与人一切不善,以饮酒故,心不专正,不护善法,心则错乱。彼乱心人不识好恶,一切不善不生惭愧。若人与酒则与其因,以有因故,能为不善。如相似因,相似得果。以此因缘,久受大苦,种种苦恼、无量苦恼。”(卷第七)
《十住毗婆沙论》说:“是菩萨或时乐舍一切而作是念:‘须食与食,须饮与饮。’若以酒施,应生是念:‘今是行檀波罗蜜时随所须与,后当方便教使离酒,得念智慧,令不放逸。’何以故?檀波罗蜜法悉满人愿。在家菩萨以酒施者是则无罪。以是五戒福德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卷第七)
明朝弘贊律师《梵网经菩萨戒略疏》说:“问曰:论中谓菩萨行檀波罗蜜,有乞酒者亦施与之,何也?答曰:大士修六度万行,施度将满,凡有乞者,不违其意,以欲满足檀波罗蜜故。如《最上授所问经》云:‘菩萨行布施波罗蜜时,若有人求乞所须物,应言‘当依我作’而给与之。若乐酒者,使生正念,即与其饮,后复令断,如是菩萨清净方便摄受众生。若其内心爱乐不舍,菩萨即为种种呵毁酒之过失如利刀剑,决定远离,不令相续。如是施者则无过咎。’此是菩萨见机得作,异于声闻。”(卷四)
《紫竹林颛愚衡和尚语录·曹溪中兴憨山先师传》说:“师与合寺僧授戒断荤酒,寺僧咸曰:‘灵通侍者酒祀为常,此不能断。’师作文一篇为侍者断酒,在后如有以酒供者送之官,如自饮坐罪。从此寺僧皆变为清净法侣。”(卷第十二)
明朝憨山大师《梦游集·为灵通侍者戒酒文》说:“余初至曹溪,怀瓣香敬谒六祖大师,见主塔僧每月朔望之次以酒供奉灵通侍者。诘其所因,僧曰:‘侍者乃西域波斯国人,乘海舶至广州,闻六祖大师,因随喜归依,愿为侍者,永充护法,卫安曹溪道场,但性嗜酒,不能戒饮,六祖大师许其偷饮。’以此妄传,愚盲不达,遂为常规,相习至今,几千年矣!未有能为侍者洗其污者。末法弟子某荷蒙祖师摄受,来整曹溪,已经期年,今于万历辛丑年腊月八日,乃吾佛成道之辰,特为合山众僧普授戒法。诚恐愚僧执迷不化,乃为侍者洗白,一心以谢众口,敬拈瓣香,上禀祖命,告侍者曰:‘恭惟灵通,勿问所从,既充护法,当合至公。侍者当初,听祖说法,本来无物,如何不达?既达本无,五蕴何有?岂有真空,而好饮酒?祖师教人,饮甘露浆,非以糟汁,灌此枯肠。我观侍者,不离祖师,终日听法,岂可不知?知之既真,悟之已久,宁有复迷,自扬家丑?我惟侍者,决无此情,愚僧不达,认以为真。大家昏迷,日夜酣醉,是以祖师,岂不为累?我戒众僧,不许饮酒,众以侍者,便为藉口。众僧坏法,侍者为倡,今日不止,展转虚妄。嗟此末法,丛林凋弊,我愿侍者,早为之计。若真护法,请从此始,侍者不饮,谁敢启齿?我今稽首,哀鸣祖师,彻底掀翻,破此愚痴。打破疑团,捽碎饮器,齐证无生,同登佛地。今后供养,三德六味,侍者受用,与祖无异。以此护法,功德无比,内外清净,顿消尘滓。灵源迸溢,枯木回春,山河大地,共转法轮。谨告!”(卷第五十一)
吃榴莲这种异味比较大的食物,不属于葱、蒜等五辛,戒律没有禁止。

(九)
【居士】《净土圣贤录》是印光大师倡导并曾亲自编辑,自从面世以来一直深受净土行人欢迎。这是先行者的足迹,通过阅读、熏习从而令大众增强往生极乐信心。末学把《净土圣贤录·原文》和《净土圣贤录·白话》编排为电子版,并转换成pdf和适合阅读器模式的epub格式以方便大家阅读:
https://pan.baidu.com/s/1UZGHsnqBv-evKQ1Vj651cw 提取码:70tx
原文共分:初编、续编、三编、四编。前面的三个编次,是印祖亲自经手,德森法师校对,印祖鉴定的。后有居士发心整理(简体),弘化社曾出版过。四编是现代的毛惕园居士编的,序文里面有具体说明。《净土圣贤录·白话》对现代不习惯看原文的可以参考阅读,但建议尽量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