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二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二
(20191027)
(一)
【居士】今天在车上,有居士聊到藏密,她说有一次被藏密信徒们喊去开车接西藏来的GBCR来教破瓦法,密宗信徒们又把这里另外一位修藏密的汉喇嘛叫过来。她们之前听说这位汉喇嘛身上有香味,那些女密徒们居然纷纷抓住汉喇嘛的手放鼻子上闻,然后说真的很香(谁知道他是不是特意涂了檀香油之类),汉喇嘛也不拒绝,很乐意被她们抓着手闻。我听了都惊呆了!奇葩吧?一个出家男众居然可以把手伸给女众们抓着闻,这种事恐怕也只有藏密的师徒们做得出来(世俗男众一般也不会这样的呀)。据了解,这位汉喇嘛之前就有跟女众太接近的情况。有一次听师兄说,因死去的妈妈曾亲近过这位汉喇嘛,好像也为妈妈诵经念咒的,所以她就带妹妹去感恩并供养,汉喇嘛居然就认妹妹做干女儿。我劝阻她,此“法师”非善知识,赶快离开。
我问破瓦法怎么练的?说就是念咒语,然后观想,观想气脉、明点、本尊,观想阿弥陀佛,然后使劲地“呸、呸、呸”,有的很快开顶,有的好多天才开顶,头顶上有块红的,可以插草进去。据说修了这一法,往生就没问题了。我跟她说:“不管开还是不开,这就是外道法,跟佛教没关系,跟往生也没关系。佛何时何地讲过此法?佛经里哪里有这个东西?阿弥陀佛四十八愿里哪一愿是要你修‘破瓦法’去极乐的?以后千万不要参与了。”她说已经发现不对劲了,后来再也没去,而且发现那些密徒们有点不正常。
她还告知,这个GBCR喇嘛有显神通,说一位那天没有到场的信徒已经开顶了,后来问了说是开顶了(证明他预知了)。还有,那天他过来是住在一位居士的车库里(可能车库是装修过的),第二天喇嘛对另外一位居士(学净土的,也跟着去了)说:“你家有空房子,搬到你家去。”当时这位居士就奇怪了:“他怎么知道我有空房子的?”因此更加信服,后来住她家了。即使有通,应该也是鬼通。这位喇嘛在本地有蛮多缘分,后来还去了县区传破瓦法。好像经常来,信徒有组织定期共修。
藏密这些年在汉地是全面铺开了,应该跟学诚的大力推广有关。如果不是这次深广揭批,不用多少年,汉传佛教真的会被覆盖了,这是汉地出家、在家众全面沦陷的节奏啊!

(二)
【居士】《破瓦法的神奇经历》http://www.xuefo.net/nr/article49/491185.html
这是益西降措堪布有关破瓦法的开示:“破瓦法是强制往生极乐世界的,也就是说,不管你业障多大,不管你做得好不好,只要修了破瓦法,就能强迫往生极乐世界。业障大的人,先强迫往生极乐世界,在极乐世界再去做忏悔,再去学佛,再去消除业障。破瓦法就是这样的一个法。”
您看下这开示邪哪里去了!这要误导多少众生啊!还有强迫往生极乐世界的吗?照他这个说法,阿弥陀佛和释迦牟尼佛都没有他们慈悲,就没有办法强迫众生往生极乐世界,必须要自己发愿且念佛去。
【贤佳】这破瓦法的说法是违背基本经教义理的迷信说法,有很多人依经教、事理作了破斥,可参看:
《还那么辛苦念佛干啥?藏密喇嘛的“强制往生法、刹那往生法”新鲜出炉了!》
http://www.bskk.vip/thread-2892115-1-1.html
《揭开你的面纱——喇嘛教的弥天大谎之“破瓦法”》
http://www.bskk.vip/thread-3086916-1-1.html
《评喇嘛教邪说“往生极乐净土快捷法—破瓦法”》
http://www.bskk.vip/thread-3008641-1-1.html
《用禽流感病毒鸡肉来堪验喇嘛教“迁识法”的是否有效》
http://www.bskk.vip/thread-2836362-1-1.html

(三)
【居士】《一个藏密居士的无奈感叹(2009-02-23)》
http://www.shixiu.net/news/bzgz/440.html
http://www.bskk.vip/thread-2873762-1-1.html
(摘录)如果大家都因忌惮于造“口业”,而心照不宣,是不是有点“皇帝的新衣”改良版的味道?明明都觉得做得不对,越来越不象话,可是“嘘”,僧人是三宝之一,是《倚天屠龙记》中的布袋和尚——说不得啊。
于是这样的闹剧愈演愈烈,各种荒唐的演出轮番上演:
有以“伏藏法王”之称的父子,开着豪华越野车到处在汉地寻访,可惜不是寻访转世灵童,而是看到漂亮姑娘就开始授记:“你和我有缘,你是我的空行母”。有“龙称法王”之类的到处给人开活佛证明,只要有钱就能让你坐床,不懂佛法却处处传法的骗子。甚至以噶陀教主之名宣扬要整顿出家人的直美信雄,自己本身也是个很有名的文物贩子。
难道披上了袈裟就等于穿上了防护衣?难道身为出家人就可以不受世间道义的谴责?就像当年台湾著名神棍宋七力的唬人名言:“你看不到我分身,是因为你没有慧根。”以后这些得道活佛们是不是应该将此话改成“你看不懂我所作的一切,是因为你没有慧根”?
其实这样的新闻,早已经不能算是新闻了。从去年同样在台湾闹得沸沸扬扬的佐钦林喇活佛的桃色事件,到几年前《西藏生死书》的作者、在西方声名显噪的索甲仁波切被指控为性骚扰一案,我始终不愿直面这样的事实,也努力的想把这些理解为这都是“大成就者”们的“密意”。
但是当越来越多这样让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们从道德和法律上都无法接受的“密意”不断呈现在世人的面前时,我只能褪去最后一抹的“天真”,毕竟,我还没有获得像这些“大成就者们”一样的“智慧”。
索达吉堪布有一篇在网络上流传很广关于正确择师的文章,他呼吁大家要擦亮眼睛,不要盲目的相信那些来自藏地、穿着法衣、念着咒语、打着手印的骗子,他们冒充活佛、喇嘛、法王,在汉地骗吃骗喝骗感情,不懂佛法却到处传法,只会收钱,不会念经。他希望汉地的居士们去依止真正的上师,像真正的善知识求法,这样就不会轻易的受骗上当。
可是我不知道当索达吉堪布看到上面这则消息时,会有何等的想法,会再发出什么样的呼吁。
首先,大名鼎鼎的贝玛千布是被众多喇嘛教高僧们认证的转世再来的活佛,是十六世大宝法王的得意弟子,因此他是百分之百的,如假包换的真上师。
其次,他是诸多大德们一致称赞的“具德上师”,贝诺法王曾亲口宣说:“凡是听过贝玛千布仁波切的法音者,将三世不堕恶道。”也就是说他是教内共认的真正善知识。
最后,35岁的年纪正是而立之年,在年轻一代的活佛中是不容置疑的翘楚之辈,而且曾参加过寻访十七世大宝法王,更被认为将代表喇嘛教的未来。
所以当这样一位的“大成就者”被通奸者的丈夫捉奸在床的时候,我真的不得不对我一直视做比生命还重要的信仰产生由衷的怀疑。
贝玛千贝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而他注定是迄今为止最倒霉的一个。他没有其他的活佛、喇嘛们那么幸运,能“百花从中过、片叶不沾身”。之所以那些前人可以潇洒的离去,而将种种缘由怪在弟子们身上——“是有人造谣诽谤,是弟子派系之间的斗争,是语言不通造成的误会”,说到底,都是因为缺少一个捉奸在床的证据。
从将这则消息公布在博客上起,有很多网友在这里留言,大部分都还“虔诚”的认为这是一场骗局,是一个圈套,是一种陷害。我们就姑且认同这种观点吧,可是一个修行多年的得道高僧,你怎么就那么容易上套呢?怎么就那么容易像一个凡夫俗子一样起心动念呢?怎么就那么容易放弃自己精神领袖的身份和荣耀呢?这种应该是发生在《案件聚焦》里的故事,怎么老是能和喇嘛、仁波切扯上关系呢?
而正如索达吉堪布所言,我们要亲近真正的上师,可是就算让你遇到真的又如何??上述这些著名人物,有哪一个不是喇嘛教的顶级大法王认证的?他们都能拿出一大叠证明自己身份的认证文件,可是这些认证又能代表什么?除了一堆神怪陆离、能把你唬晕的转世传说,还有什么实际的意义?个个都宣称自己曾是阿弥陀佛、地藏菩萨、观音菩萨等等的转世,怎么做起种种龌鹾之行时,和佛菩萨的品格半点都不沾边呢?要知道当年佛菩萨们在世的时候,可从未做过这样的行为来教化世人啊!
以我的真实经历而言,也许是所谓的“佛缘深厚”,在学习喇嘛教十余年的过程中,我有幸从未接触过那些假的喇嘛和上师,我学习的都是在教界中地位极高的法王和活佛。可是我摸着良心说句实话,在花费诸多的时间和大量的资金完成修证喇嘛教的愿望后,在亲近过的几十位上师、活佛中,我从来不曾觉得有什么佛法上的获益。除了有点实际意义上的放生之外,做的最多的就是会供、灌顶、火供等等,对教法的讲解和佛法的传播能起到多少地推动作用?但是却能吸收大量的fans(粉丝)和数量众多的“供养”。
罗罗嗦嗦写了这么多,好像是一个受了多年气的小媳妇,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呢。就算是对我这么长时间学习喇嘛教以来的一个纪念和祭奠吧,对于耗费在所谓的“修法”上的时间,真的觉得有些深深的懊悔。对于那些还十分狂热的“拜密士”们,希望大家终有醒悟的一天。更希望不会再有人如我一样,花费了十年多的时间,浪费了许多宝贵的时间、精力、金钱,换来的只是一声叹息。
就在这篇文字快要结束的时候,正值西藏事件的爆发之时,本来我想谨尊母亲大人的教诲,不要议论政治事件,可是还是忍不住再多说点良心话:
人都要学会换位思考,更何况是出家人、佛陀的弟子,况且让任何一个曾经的伟大的宗教灵魂重新在世,他们都会在宣传自己的信仰和拯救的同时,会让更多的人去过一种正常的、世俗的生活,因为这是一个社会正常运转的原则,而不是过多地干涉信徒的世俗生活方式,从而来证明自己的无所不能。
而作为这次事件的导火索,大昭寺的僧人们,你们也该知足了吧?且不说政府每年要拨多少款去改善你们的生活,还有极其优惠的民族政策,再加上各大寺庙,官方的、民间的,真的假的那些活佛喇嘛们每年从汉地募回的善款,你们自己摸摸良心看,还少吗?汉地的百姓再有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都是辛苦劳动而挣来的。说句玩笑话,这些钱放在股市里,不知道要解放多少全国各地被套牢的股民呢。而你们吃着、喝着、花着、拿着这些汉地信众们辛苦“供养”的同时,不知道会不会想起“无缘大慈、同体大悲”这个佛法中最基本的教条呢?如果没有现在的中国,你们的日子能过得这么好吗?真的以为所谓的独立了,有了西方国家的支持,你们就能活在天堂中?叫嚣西藏独立最厉害的印度和美国能给西藏带来什么呢?他们能像中国政府这样支持西藏吗?
而历史的印记足可以证明一切:宣称“西藏完全独立”的二十世纪上半段的头几十年里,噶厦政府的统治是多么苍白无力:经济崩溃,教派内斗频繁,农奴生活苦不堪言……,一个英国蹩脚的政客可以轻而易举地将藏区的最肥硕的土地骗走,而噶厦政府竟然还天真的把所有的“独立”的希望寄托在这些人身上!
撇开政治因素不谈,就现在这些活佛喇嘛们的作为,你以为开放的、自由的西方社会就能允许和接受?
当年噶举派的一位举足轻重的大活佛(在这里我也不指名道姓了,咱也心照不宣一回)在美国为了娶一个比自己小二十多岁的女弟子为妻,不惜脱下僧装还俗一事,不也在最自由、最开放的西方闹得满城风雨,找来一片骂声吗?最后在舆论的压力和谴责下,不得不掩人耳目,而将道场搬至加拿大遥远而偏僻的峡谷中。
了解过西藏历史的人更知道,自古西藏的喇嘛从来就和暴力、斗争划不清干系。19世纪的四大教派的争斗导致了多少教法的灭亡,迫害了多少信众!如果不是蒋扬钦哲罗卓尊者发起的不分教派运动,现在的喇嘛教早就不堪设想。而历代的达赖喇嘛,有几个是正常死亡的?在他们的生平记录中最常看到的一个词就是“暴亡“,生命最短的第九世尚活不过11岁。对于一直被藏人们奉为神明的达赖喇嘛传承尚且如此,其余的你尽管可以发挥你的想象力了。
啰里啰唆的又写了这么多,越写越没劲。就像对喇嘛教的现状了解得越多,接触得越久,也越来越没劲。不但是一塘浑水,更是一地鸡毛。
最后我也大胆的预言一句,要不了多久,那句著名的网络名言就要改成“防火防盗防喇嘛”了。能骗得了人家一次、两次,你还指望骗一辈子啊?人啊,还是要悠着点!

(四)
【居士】《〖重磅〗中办 国办印发〈关于全面深入持久开展民族团结进步创建工作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意见〉(2019-10-24)》
https://mp.weixin.qq.com/s/zd238j-CY5kP_741QQ-tFA
(摘录)新形势下民族团结进步创建工作仍存在体制机制不健全、载体方式不适应等薄弱环节。适应新时代发展历史方位,以各族群众为主体,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为根本方向,以加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为根本途径,全面深入持久开展民族团结进步创建工作,是推进民族团结进步事业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必然要求。
强调要加强中华民族共同体教育,引导各族群众不断增强对伟大祖国的认同、对中华民族的认同、对中华文化的认同、对中国共产党的认同、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同。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大力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入国民教育、道德建设、文化创造和生产生活。健全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常态化机制,把民族团结教育纳入国民教育、干部教育、社会教育全过程,构建课堂教学、社会实践、主题教育多位一体的教育平台。改进民族团结进步宣传载体和方式,充分运用新技术、新媒体打造实体化的宣传载体。拓展民族团结进步宣传教育网络空间,推进“互联网+民族团结”行动,打造网上文化交流共享平台,把互联网空间建成促进民族团结进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新平台。
《意见》要求,提升民族团结进步创建工作水平。强调要推动民族团结进步创建工作向纵深拓展,把重心下沉到社区、乡村、学校、企业、连队等基层单位。提升民族事务治理现代化水平,全面贯彻落实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依法保障各民族公民合法权益。坚决依法打击破坏民族团结和制造民族分裂的违法犯罪行为。

(五)
【居士】“视师如佛”一词不可以滥用。假使弟子能视师如佛,也不代表师就是佛,简单的道理不用诡辩。如果说为方便弟子建立信心,那也应该是对佛法的信心,而不是建立对个人的偶像崇拜,否则即与轮子功等外道无异。人贵有自知之明,纵然能为人师,也当如印祖一样虚怀若谷,自谦粥饭僧,见有人视己为大势至菩萨化身,即极力斥之,“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泄佛密因,轻言未学。”
藏族人民也有不被奴役、选择信与不信宗教的权利,也可以享受国家经济发展带来的富足生活。这一切,都是国家政府赋予的,而不是统治西藏几百年的达赖喇嘛,历史事实如此。
政教合一制度,是极其落后的历史残余。那些因信教而为喇嘛领主鼓吹旧制度好的人,缺的不是佛法,而是人道。视藏人的愚味、苦难为清净幸福,不希望他们做出改变,自己却不愿去苦寒之地生活的人,你的道德高尚不过党和多数人民。
所以信教,也当理智地信,不要当个宗教迷信者,没有甄别全盘接收。爱国拥护政府,支持国家统一稳定,在此前提下,依经依律去辨别,而不是仅听邪人鼓吹,将信教与个人迷信混为一谈。唯佛讲的是三界实相、人生真理,没有任何人于法上恩德过于佛,这才是正信的佛教。

(六)
【居士】《晋美彭措及为其洗地的喇嘛粉皆是大妄语,一丘之貉》
https://m.weibo.cn/detail/4257664563062399
《喇嘛教可一切说妄语,世代相传》
https://m.weibo.cn/detail/4367292865640993
《莫当冤大头》
https://m.weibo.cn/detail/4257679008592206

(七)
【居士】破斥喇嘛教是否与慈悲心相违背?
https://m.weibo.cn/detail/4367295323093447
(摘录)现在喇嘛教僭越取代佛教的问题已经严重到危及佛教的存亡,他们不只是在行仪上用完全违背佛教的邪行取代佛教,更在根本法义以及以此开散的各种枝干法义上用与佛法指向完全相悖的邪见取代佛法,这样下去若不强力制止,用不了多久天竺佛教毁灭的事件将再度发生。
对所有众生都要“慈悲”,这当然没错,但真正更重要的“慈悲”在于保护成全众生的法身慧命,而不仅仅是满足五蕴假合我的要求。就像孩子想要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哪怕对自己其实非常不利的事,这时父母正确清醒的做法不是不能苛责孩子,而是应郑重的苛责他,这样不仅让孩子事实上不能伤害到别人,同时也保护孩子能有一个好的未来!
大家应该也会时常讲到“大乘佛法无比珍贵”,但嘴上这样讲容易,您真正在思想,行为上做到“大乘佛法无比珍贵”相应的言行吗?未必!如果在大乘佛法被喇嘛教如此摧残破坏毁灭的大局下,学佛人公开发表同情喇嘛教的言语,认为不应该将喇嘛教摧伏、驱离于佛教,认为应为其在佛教留一个位置,给喇嘛教一个机会,看似有理,实则大是大非不辩,无视大局,没有善巧方便。这样的言语极有可能被喇嘛教粉及附庸见缝插针般的利用,用所谓第三方对喇嘛教的同情理解,用似乎破斥喇嘛教的正见学人不留余地的破斥喇嘛教没有慈悲、不配做学佛人这样的借口,来阻止、反攻甚至瓦解破斥喇嘛教、维护佛教的局面!
如果头脑不清醒,不能立足于法、于大局理性看待,往往为情绪喜好所左右,那才是真正的其心不定,那才是真正的没有智慧、滥用慈悲!
(Z居士)一些人把批判喇嘛教上升为破坏民族团结。批判喇嘛教主要是批判藏密性交双修,不批判难道要鼓励老百姓去双修?如果这样的话,遭殃被糟蹋的难道不是老百姓的女人和女儿们?双修性交这种邪教教义批判了才是为老百姓好。谁愿意自己的女儿被上师和徒弟们经常搞?一些信藏密的,你问他愿意吗?他就闭嘴了。

(八)
【居士】《听了师父的开示,我更加坚定了对藏密的态度!》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63039393240588
(摘录)我问了师父一个令修行人最感兴趣的问题,就是究竟是否可以批藏密?
师父回答到:“我的主张一贯是劝修行人要比死人多口气,不和人家计较,但不是教人见死不救。许多外道在和佛弟子辩论的时候经常会用‘修行人不见世间过’来为自己打马虎眼。修行人是不见世间过,但不是不见修行过。修行是一个人的法身慧命,在修行路上错了就要指出来。否则像一般人说的那样,那跟自了汉没有区别。尤其是会影响很多人的时候,该说就说,不是以‘修行人不见世间过’而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这么说的人很应该来打,我打他几拐棍!”

(九)
【居士】《严正敬告藏密喇嘛教粉丝:批判喇嘛教,是法义问题,与所谓民族与文化问题无关》
https://m.weibo.cn/detail/4259866006455603
(摘录)一些喇嘛教痴迷的、狂热的粉丝们,三番五次地把对于藏密喇嘛教的法义辩证问题生拉硬拽地往所谓民族问题和藏文化问题上去扯,真是无赖之极!
我们对于藏密喇嘛教的批判,完全是因为藏密喇嘛教的核心教义违背、抵触了真正佛教的精神与戒律,完全违背了佛法。只要是正信的佛弟子,都有义务向天下人指出,以免藏密喇嘛教打着佛教的旗号干着非佛教的事情,以免藏密喇嘛教打着佛教的旗号干着毁坏佛教的事情!

(十)
【居士】学藏密的多是三观不正者
《印光大师文钞》:“前接手书,谓黄适园将来沪过访。昨日曾来,泛论净密之所以。学密宗者,病在欲得神通,欲现身成佛。问之,彼皆谓无此念,实则无一无此念,以其倡导之人先以神通吸动人,何能令学之者无此念乎?”
即使百般苦劝,喇嘛教多骗财骗色、搞双修,且用下蛊、诛杀等外道法恐吓害人,仍有人往火坑里跳,究其因,实乃本人贪心所致:
一是怀侥幸心理,虽然喇嘛教上师们长年丑闻不断,但认为自己会幸运遇到持戒的大成就者。问题是没一位喇嘛粉不这么认为啊!再说就冲你去学喇嘛教,会有那么大福报么?
二是贪图密教成就快。可以说去学的没一个不这么想,虽然问之会否认。印光大师说:“密是上根器人所学修,如金刚智、善无畏等大师。”到那程度基本是再来人了。当然,很多喇嘛粉也是再来,再来的业障鬼。既然密非一般人所能驾驭,何不老实修显教?喇嘛上师虽然山呼海拥,围绕的实是一帮无知贪心的俗人,上师修外道法自己都未必能了生死,怎么可能让你们脱离生死?当生意壮大帮派罢了!
三是无佛法正见,崇尚怪力乱神的神通。岂不见拿虹化、舍利当成就?岂不见张口闭口就是上师的“神迹”、噶陀有十万红衣妖人满天飞?大多数喇嘛粉都是爱咂摸上师口水,磕磕大头,拜拜鬼神本尊,念念邪咒,搞搞供养放生,忆念忆念上师而不是忆佛念佛,在外相上搞文章,与返闻自性没任何关系,反倒增加了我执情见。
历史上西藏乃蛮荒边地,文明少至,人民少受教育机会,哪个人敢否认这历史事实?现借国家政策得以趋近文明开放,但一个曾经政教合一制的宗教就会立马改变?能与过去有所不同?认可旧西藏会有良善的宗教存在,勿宁说就是认可政教合一的奴隶制是善良的,这样的人甭论法义,缺的是树立好三观。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当年皇太极、康熙帝斥责蒙古的衰败,就是因为蒙人崇信喇嘛教。那是一种落后的制度、宗教,阻碍社会的进步。
所以也不用扯什么甚深之法,也不用讲什么人生大义,喇嘛粉首先要做的是端正自己的三观,正视西藏的历史,明白必须拥护政府的道理,做一个爱国与爱教不相违背的正常人。

(十一)
【居士】向脱离藏密回归汉传的师兄们致敬
不想再破斥喇嘛教了,这不是我来此的本意,我也是初学,没甚深法见,又耽误时间,做这事只是凑巧赶到这节骨眼上了。但说是偶然,也实是必然,真心学佛的百分百会遇上,因为喇嘛教害人太多了!任何佛子都得认真面对喇嘛教泛滥的问题,想求清净正法不易。
昨晚又一位师兄倾诉被喇嘛教下蛊的事,大概是我在这见到的近第十人了。刚才又有师兄提到自己老婆想去跟希阿荣堪布学法,我只能说:千万别去,努力劝回来。我们不需要知道索达吉、慈诚、希阿荣是否真双修,只需要明白男女双修是绝对的外道法,把这种法认可为佛法的教派,你还学他干嘛?糊涂!汉传有千年清净的正法,法师们有学识的也多,奈何不取正法、不随鸾凤而去追外道、傍邪师?
女士身见、情见重,十分不适合学喇嘛教。另外如果全国的事件披露出来,被下蛊、双修、骗财的有多少?我亲见的已不少,真人真事啊!抱着学佛的发心,亲近的是附佛外道,落下家破、人财两空的结果,那还不如不学佛。恭养父母,相夫教子,多做善事,此生幸福,下世也不会差。赶上国家难得的稳定安逸的环境,不享受生活,何必拜喇嘛自己下作呢?女士们当冷静慎思!
关于下蛊的解决办法,以前发过文,关键在于回归汉传信心要坚定。首先必须重受三皈依,能受戒持戒更好。佛号、观音圣号、大悲咒、楞严咒、药师咒、八十八佛忏都可以,但必须持之以恒,修药师法门据反映效果也甚佳。有师兄反映很害怕,想找像宣公上人那样的大德加持解蛊,问题是哪有这样的菩萨啊?谁能发现不妨公布下,万千受害者等待帮助。但我劝:人生都乃虚幻,终是一死;如果死都看淡、不怕了,还怕喇嘛的巫术?去TMD的吧!就这样骂他们,就抱定这种心态!
师兄们反映很多汉传寺庙明里暗里在修藏密,不清净,所以不愿去了。这怕是事实,我都知道不少。一是自己要持清净心去拜佛,无关其他;二是不修的寺庙还是有的。比如庐山大安法师那,柏林禅寺净慧长老在时就不准修密,另外普陀山的普济寺、法雨寺也很好,宏海法师专弘汉传,龙象讲堂的大虚法师对藏密态度也明确。这些都是禅宗、净土的寺庙和法师。
最后祝贺回归汉传正法的师兄们,你们该高兴自己善根不是一般的深厚,不幸中的大幸,毕竟进了喇嘛教的门还能回来的有几个?大多数都如老希一样,邪见入了髓,谤佛传双修,谤《华严经》有双修,谤纯密真言宗也搞双修,这是一世消得了的罪么?!当振作精神,随缘破斥喇嘛教的外道法,以经历说法去挽救更多的人,那样积的功德也殊胜无比,已非简单的个人得失。而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也不要有那么大瞋恨心,放下就是胜利,就当了了宿世的业缘吧!

(十二)
【居士】提醒大家:藏密“上师”的弟子如何奉事“上师”呢?物色“空行母”、“明妃”,想必很得欢心。所以长得漂亮点的年轻女众,对“大师兄”、“二师兄”、金刚兄弟什么的,一定要警惕。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所谓的“学佛人”,不要被其“佛教”外衣给骗了。正见、正知、正行,不是外衣。我当初进入学诚体系、藏密体系,都是相信了学佛的人都是善人、好人,对他们敞开心扉,相信他们所言,哪里知道,他们也许本质不坏,但非正见、正知、正行,以盲带盲,依然“坑”人呢?

(十三)
【原龙泉寺义工】之前龙泉寺提倡的改习气、对治烦恼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以下是我的理解:
修行在于与三宝相应的程度,凡夫由于烦恼习气很重,不容易与善法相应,不容易感受到佛菩萨的加持,要么主动修改自身,让佛菩萨的光更容易照射到自己,要么就努力做功课,让佛菩萨加持自己烦恼习气越来越少。或者两者结合,修行更快。
但现在我不知道如何实际落实。以前对龙泉寺的观功念恩很反感,越强调观功念恩,大家越观过,感觉大家脑子里都很纠结,心胸也是狭隘。这个法门适合修改烦恼习气吗?
龙泉寺的氛围待下来很难受,整体那种名利、观过的气场,但是出来后又觉得确实有受益,之前寺里常说像磨土豆似的,一群人互相摩擦,把身上的泥都磨掉。而现在听寺里的开示感觉和净空法师开示似的有些愚昧的感觉。
【贤佳】宜应先认识把握基本正道、大体方向,皈依三宝,以经为则,以戒为师,然后才是改习气、调烦恼,否则容易乱改乱调,甚至要改依法习气、持戒习气乃至伦理道德、常识良知,都被安上我执烦恼而“调伏”。
【原龙泉寺义工】那具体应该如何改烦恼习气呢?下手的正确方式应该是怎么样的呢?和龙泉寺的大概有什么区别呢?
【贤佳】依正见、持戒调伏烦恼,依闻思经律、忆佛念佛等助成正见、持戒。非依人师自立的一套依师友、破我执法来调伏烦恼。

(十四)
【居士】https://m.weibo.cn/detail/4262870131216810
真假出家
喇嘛穿袈裟,有妻也有家,活佛穿袈裟,小蜜左右拉。
看看藏密佛,怀里抱的啥?贪欢抱女人,还说是佛法!
真是末法魔,坏乱真佛法,谁要迷喇嘛,地狱报名啦!
劝告清净子,莫要把心花,戒除贪嗔痴,成就解脱法。
修学戒定慧,长养菩提芽,勤思阿弥陀,极乐生莲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