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藏密四皈依、双修法狡辩的系列辨破之十

对藏密四皈依、双修法狡辩的系列辨破之十
(20191023)
(一)
【居士】法师请阅:
https://m.weibo.cn/6618852954/4429184253859552
(摘录){回复“觉树下”在“以经为则以戒为师”的评论(觉树下:“‘因为喇嘛教就是掺杂了印度教的晚期佛教+苯教的大杂烩’——想请教贤佳法师,可否因为汉传佛教流行的拜太岁法会、南方很多寺院的‘观音开库’法会、东南沿海寺院掺杂的妈祖信仰、大伯公信仰、土地公信仰、汉传寺院经忏的明码标价等等这些非佛教东西的存在,而否定汉传佛教是佛教?”):
汉传寺院有的存在不如法情况,但非汉传佛教法义存在问题,乃人的问题;藏密是夹杂外道邪法,自欺欺人,而且藏密不持佛戒、骗财骗色的喇嘛也不少。汉地的民间信仰,正信的汉传佛教僧俗分得清。藏密体系行人分得清楚哪些是苯教、哪些是印度性力派的修法、仪轨吗?现在汉传教界僧俗帮助藏密去厘清法上存在的问题,藏密行人非死抱着外道邪法不放手,还攻击人,难道这是学佛的态度?所以您的问题是不同性质,不能相提并论!}
【贤佳】“觉树下”所说很好!他说:“可否因为汉传佛教流行的拜太岁法会、南方很多寺院的‘观音开库’法会、东南沿海寺院掺杂的妈祖信仰、大伯公信仰、土地公信仰、汉传寺院经忏的明码标价等等这些非佛教东西的存在,而否定汉传佛教是佛教?”确实不能因此否定汉传佛教,如他说这些是“非佛教东西”。但不知他是否认为藏传教界流行的四皈依依师法、男女双修法、虹化等是“非佛教东西”?
以上请您转问“觉树下”。
【居士】法师请阅:
https://m.weibo.cn/1211995380/4429133754543464
https://m.weibo.cn/6618852954/4429198573609820
“觉树下”一直不认可藏密的双修是男女人之间的,说智悲双运。他回了个图(“复次教授秘密印智:彼一切身悉和合,自然妙乐成供养,以此奉献速能获,金刚萨埵等无异。真实妙爱相应故,随应所向乐触生,以此奉献于诸佛,得金刚宝等无异。坚固喜乐常相续,随触随应胜乐生,以此奉献于诸佛,得金刚法等无异。金刚莲华杵相合,相应妙乐遍一切,以此奉献作供养,得金刚业等无异。”)。他说那个图来自早于宗喀巴700年的典籍。
您看我的评论(“谁写的呀?原著提供我们看看。您的意思莲花生、宗喀巴写的‘肉搏’都违背了这个早期典籍?”)。
【贤佳】他引用的是宋朝施护法师翻译的《佛说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三昧大教王经》(卷第八)的内容。
【居士】他说:“这是《金刚顶经》,唐密祖师金刚智大师翻译的佛经。你们不看佛经,不阅读经典,天天就以凡夫浅见去妄议,还以为自己是护法,真搞笑。”
可能不是全名,您查一下辨析吧!唐密没有男女双修,而藏密有。不能因为唐密没有男女双修,就解释成藏密的双修非男女双修。
【贤佳】他所引文是出自宋朝施护法师翻译的《佛说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三昧大教王经》(卷第八),见CBETA中检索截图(https://pan.baidu.com/s/1Mg5fLrqgJpVLgmS2u6Pr9Q 提取码:vyy7)。
藏密不同于唐密,可参看《从〈密教通关〉看藏密问题及治理藏密邪法的方法》(http://www.mzhy.org/20190925-05/)。另外,可参看《达赖的双修邪说、台湾的藏密传承及破斥》(http://www.mzhy.org/20191011-04/),他是否认为达赖误解了藏密男女双修法?
【居士】他说:{我再给你和贤佳师科普一下,《金刚顶经》全称《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记住,这是一部经,不是两部经。谁给谁纠正?你们能不要这样搞笑吗?同一部经,有多人翻译,产生不同版本。你拿宋代译师版本否定唐代译师版本?这就犹如拿玄奘翻译的《心经》否定鸠摩罗什翻译的《心经》一样。这种讨论还有意义吗?}
我回复:{《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唐·不空译(CBETA T0865),是您说的金刚智译的吗?其中有您说的这个偈子吗?《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直至目前所译出者,主要有三种版本:(1)唐代不空译《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三卷;(2)《金刚顶瑜伽中略出念诵经》,唐代金刚智译,又称《略出经》,四卷。有您说的偈子吗?(3)《佛说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三昧大教王经》宋·施护等译(三十卷)(CBETA T0882),这个版本有您说的偈子。您可以把您引用的整个佛经全文发微博普及,一确认偈子的真实出处,二让洞明义理的人解解义,看看能不能用来作为证明藏密没有男女双修法证据。}
他对偈子出处未再回复,但他提供的《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无有此偈子。他也未回复我所转达的您的问题:“他是否认为达赖误解了藏密男女双修法?”

(二)
【居士】(D居士)希居士又在混淆概念。说喇嘛教是大杂烩指的是法流的源头问题,而希居士指的只是部分不如法现象,两个概念。
(W居士)藏密教科书明文写了男女双修(修什么修,就是行淫)成佛,汉传哪部经典有允许出家人行淫?哪位出家人敢公开找女人?除非如学诚偷着干,一经被发现必成过街老鼠。而藏密找明妃可是允许的吧?汉藏教义源头本不同尔!
(D居士)藏密弟子的问题就在这:不是先自读经藏以求明了再去择师,而是先拜了上师后学经典,甚至只学上师教言而不读佛经。结果是什么呢?任何事先依上师教言下结论,再去找证据,即使读佛经,也难免邪知邪解。此就是四皈依洗脑的功效,依人不依法的体现。世间哪有不犯错的人?何况是不守佛戒的喇嘛上师!

(三)
【居士】觉树下说:{“四皈依”这个话题我写了多少文章了,举了多少佛经的依据了。举的佛经出处你看不到吗?哦,对了,你会说那些是伪经。}
我说:{对您的佛经解义我是质疑态度,如:微博所写文章引汉传佛经经文,包括以前说《华严经》“视师如佛”来为藏密依师法背书,这个链接就是直破您的观点http://t.cn/Ai39FXWZ(《论汉藏“视师如佛”法的差异及藏密的邪谬》)。另“时非时舍”的问题,您能凭己力作答吗?信解行证,经文解义错谬,结论错误,不是列举经文望文生义就达到证明作用了。}因为他说:“恕我直言,您看过多少佛经啊?你连一些佛教基本常识都没有,哪里来的底气跟我们讨论佛理?”我就问了他“时非时舍”这个问题(https://m.weibo.cn/6618852954/4429240059804667),他一直没答。
他对《论汉藏“视师如佛”法的差异及藏密的邪谬》破斥他“视师如佛”观点的内容不认可,又说:{看来贤佳法师的确是双标高手。他说:汉传视师如佛是“视善师如佛”,言外之意,藏传是“视恶师也为佛”。用双标破我观点,你们永远完胜。他不认同师恩大于佛恩,其实这点教界都已经知道了,不用单独说了。}
我把您的观点一一举例,如:{法师观点1:汉传经典所说“视师如佛”是从恭敬的角度来讲的(视师如佛而恭敬),而且所说“师”通常指“善师”。如《般舟三昧经》说:“敬于师当如佛。……当敬善师视如佛,不得有谄意。……常当大慈敬于善师。”不是藏密所宣扬的视师功德等同于佛,也不是视师恩胜佛恩,否则便是经中反对的“谄意”。}共列举了7个观点,然后说:{贤佳法师的观点都有经文支持,您的观点讲“视师如佛”不观过一个角度,偏颇引导粉丝,岂是说贤佳法师双标能敷衍了事的?说不过就打击人设,真有“格调”。藏密的三昧耶戒,本质就是听上师的不观过。您用“视师如佛”来为藏密“皈依上师”、三昧耶戒作支持嘛,但却非对佛说义理的全面阐述。我们学《广论》,当初讲课法师与您的论调一样,龙泉寺也是“皈依师父,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依师、依上位不观过,洗脑出一堆师父奴。}
您看看他关于“四皈依”文章的论点、论据:
https://m.weibo.cn/1211995380/4427778398834329
https://m.weibo.cn/1211995380/4420168559804940
https://m.weibo.cn/1211995380/4416042316717232
https://m.weibo.cn/1211995380/4422048162293490
https://m.weibo.cn/1211995380/4420670035006985
https://m.weibo.cn/1211995380/4418859081557380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83d94f40102y0kc.html
https://m.weibo.cn/1211995380/4258735130456314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83d94f40102xkeq.html
https://m.weibo.cn/1211995380/4131107861188155
【贤佳】不是自称“佛经”“佛说”就可认定是真佛经、真佛说,必须依照“四大教法”校核。
如《长阿含经》说:“佛告诸比丘:‘当与汝等说四大教法,谛听!谛听!善思念之。’诸比丘言:‘唯然!世尊!愿乐欲闻。’
“‘何谓为四?若有比丘作如是言:“诸贤!我于彼村、彼城、彼国,躬从佛闻,躬受是教。”从其闻者,不应不信,亦不应毁,当于诸经推其虚实,依律、依法究其本末。若其所言非经、非律、非法,当语彼言:“佛不说此,汝谬受耶!所以然者?我依诸经、依律、依法,汝先所言与法相违。贤士!汝莫受持,莫为人说,当捐舍之。”若其所言依经、依律、依法者,当语彼言:“汝所言是真佛所说,所以然者?我依诸经、依律、依法,汝先所言,与法相应。贤士!汝当受持,广为人说,慎勿捐舍。”此为第一大教法也。
“‘复次,比丘作如是言:“我于彼村、彼城、彼国,和合众僧、多闻耆旧,亲从其闻,亲受是法、是律、是教。”……
“‘复次,比丘作如是言:“我于彼村、彼城、彼国,众多比丘持法、持律、持律仪者,亲从其闻,亲受是法、是律、是教。”……
“‘复次,比丘作如是言:“我于彼村、彼城、彼国,一比丘持法、持律、持律仪者,亲从其闻,亲受是法、是律、是教。”从其闻者,不应不信,亦不应毁,当于诸经推其虚实,依法、依律究其本末。若所言非经、非律、非法者,当语彼言:“佛不说此,汝于一比丘所谬听受耶!所以然者?我依诸经、依法、依律,汝先所言,与法相违。贤士!汝莫受持,莫为人说,当捐舍之。”若其所言依经、依律、依法者,当语彼言:“汝所言是真佛所说,所以然者?我依诸经、依律、依法,汝先所言,与法相应。贤士!当勤受持,广为人说,慎勿捐舍。”是为第四大教法也。’”(卷三)
藏密典籍中所说落实到人的四皈依依师法严重违逆佛教经律中通说的“依法不依人”的基本原则,可参阅《辨破藏密男女双修法和依师法的辩论记录之三(贤佳与宁玛派法师)》(http://www.mzhy.org/20190828-03/)、《论汉藏“视师如佛”法的差异及藏密的邪谬》(http://www.mzhy.org/20191011-06/),因此可以如《长阿含经》对藏密信学者明确谏言:“佛不说此,汝谬受耶!所以然者?我依诸经、依律、依法,汝先所言与法相违。贤士!汝莫受持,莫为人说,当捐舍之。”
【居士】他用的是汉传佛经、唐密典籍吧?藏密的密法仪轨,他也列举了。他想说那些仪轨也符合汉传典籍吧?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83d94f40102y0kc.html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83d94f40102xkeq.html
【贤佳】汉传经典所说依师法不是藏密将人上师置于三宝之上、上师总集三宝、“师恩胜佛恩”的依师法,可参看前引《论汉藏“视师如佛”法的差异及藏密的邪谬》,并可参看《回高翔(希热多吉)先生:汉传经文都是三皈依,某些仪轨中金刚上师指的是随顺法性,并非藏密指的某人》(https://mp.weixin.qq.com/s/xvacb6IcQOJ_JFAjztmrzw)。
【居士】“觉树下”的最新言论:
觉树下:{给你讲点捞干的吧,不指望你能听懂。对具德上师(善知识)的信心是源于对自身与觉性不二的本能认知,但是因为自己的觉性是被遮蔽的,所以外相上师是觉性清晰的映射和象征,但是上师是一切上师(善知识)的总集,不能理解为一个,因为觉性的特质是本自圆成,平等周遍。}
他以前文章:https://m.weibo.cn/status/4427778398834329。具体内容如下,我理解上面言论应是对这个内容的再阐述。
{藏传佛教中讲的四皈依,是指四种皈依:外、内、密、极密的皈依。
外皈依“真实善逝三宝”:这是共同乘显宗的皈依。三宝,即以佛陀为本师,佛法为解脱之道路,僧众为修行的助伴,而顶礼皈依。
内皈依“三根本”:这是不共同密乘的皈依。以身、口、意三门供养上师,依止本尊修行,以空行为助伴,成就上师、本尊、空行三根本,以此方式而皈依。
密皈依“脉气明点清净菩提心”:在殊胜方便的金刚乘中,依靠脉清净而显现化身,气清净而显现报身,明点清净而显现法身,以此成就法、报、化三身的捷径来皈依。
极密皈依“体性自性大悲坛城中”:在究竟无欺实相金刚乘中,皈依诸圣众尊相续中的本体空性、自性光明、大悲周遍等三相无别的智慧。}
【贤佳】他说“上师是一切上师(善知识)的总集,不能理解为一个”,也是落实到具体的有限个人而置于三宝之上。他说“外相上师是觉性清晰的映射和象征”(“清晰”应是“清净”吧?),但如其说“自己的觉性是被遮蔽的”,如何能如法地“清晰映射和象征”?多个上师岂是真有佛的功德乃至恩德胜佛?如果能如法地“清晰映射和象征”,为何不映射父母、同学乃至动物而视同上师?对其说法的具体辨破可参看:
《以唯是一心来说双修、四皈依没有问题,是不对的》
https://mp.weixin.qq.com/s/yk7IsMEdiJ3vtBHyb0ds2g
《答疑:遵守佛制为唤醒佛性方便,四皈依为唤醒魔性方便》
https://mp.weixin.qq.com/s/P3pd6oBV06D5cDgIHS1Eyg
《征破藏密气脉明点男女双修成佛之理事》
https://mp.weixin.qq.com/s/O9FrUxFfh7-t2Vll7aMjng
《回希热多吉:你没必要刻意混淆名义为喇嘛辩护》
https://mp.weixin.qq.com/s/08MhZW1Tpysp39Ni9lvbd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