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虚大师及其弟子对藏密的看法辨析

太虚大师及其弟子对藏密的看法辨析
(20191014)
(一)
【居士】《太虚大师破斥藏密黄教宗喀巴一派的应成派中观》
http://www.bskk.vip/thread-2957594-1-1.html
《太虚大师对藏密经典的评判》
http://www.bskk.vip/thread-2907466-1-1.html
《太虚大师是怎麼批判藏密的喇嘛不守戒律,喝酒吃肉的?》
http://www.bskk.vip/thread-2925765-1-1.html
《太虚大师对密宗(藏密)的破斥》
http://www.bskk.vip/thread-2685955-1-1.html
《高僧大德对于藏密的评价的简单汇集》
http://www.bskk.vip/thread-3013829-1-1.html
《高僧大德联手发表声明说藏密男女双修不是佛法》
http://www.bskk.vip/thread-3058148-1-1.html
《高僧大德为佛教弟子们的重要开示,藏密乃是骗局》
http://www.bskk.vip/thread-2957802-1-1.html
《印顺考证评说藏密-方便出下流》
http://www.bskk.vip/thread-2970289-1-1.html

(二)
【居士】太虚大师晚年认可藏密吗?
https://m.weibo.cn/detail/4426401907916078
(摘录)粗读完《太虚大师年谱》(印顺法师编纂),图一至九分别依时间顺序排列,基本体现了太虚大师一生对藏密的态度。做几条总结供参考:
1.太虚大师是弘扬汉传的大菩萨,凡现今流传的汉传经典几乎都讲过。
2.一生为佛教事业奔走而未停辍,是解行并重的高僧。就所做实践而言,当为民国第一人。
3.肩负对国家统一做贡献的责任,力排众议,纳藏传为佛教一支。应该说,这不仅是宗教情怀,是在当时顾全大局的爱国之举。大师为显、密融合所做的努力,是有一定的政治因素在里面的。
4.有人拿大师认可藏密说事,《年谱》中足以证明大师并不完全认可其教义。图八,《阅入中论记》脱稿于1943年,文中批月称所作“瑜不掩暇”,是年大师55岁。可见《原佛》公众号所说大师年轻时反藏密而晚年完全接受之,是谎言。
客观讲:虚大师作为一代大德,三十岁前即已开悟讲法、誉满神州,那时即认为“融摄魔梵之泛神秘乘,殊非建立三宝之根本”。后虽引进藏密,但从未完全认可其教义,而是本着:
A.支持民国政府团结西藏以免分裂,认可其为一支。
B.复兴八宗。由于日本东密不守戒律、法义不周,故寻藏密以补充替代之,但藏密不只有戒律问题,法义也有问题,所以大师虽然让弟子翻译引入,也不断著文批驳其法义谬误,直至晚年。也就是说,是批判性地改造,并不是盲目接收。那些打着大师之名全盘认可藏密的,无疑是诽谤虚大师,埋没大师慧眼。
5.另一佐证:终大师一生从未讲过藏密一法,而他是有灌顶传承的。大师赞扬宗喀巴重整藏传的戒律及《菩提道次第广论》三士道,但彻底否定了《密宗道次第广论》法义(时间点为法尊法师翻译完《菩提道次》之后)。后来出面替藏密讲了几句话,明显是出于顾及班禅大师面子,行团结之意(班禅大师不同于达赖,是爱国人士)。
6.大师弟子对藏密态度分为两:印顺法师反对,另外《年谱》中提及的巨赞法师欲拜太虚大师为师,被举荐与玉皇法师为弟子,新中国成立后做了佛协副会长,不认可藏密是佛教;另一派以法尊法师为代表,全盘接受。他也不想想恩师太虚老人是怎么评价“男女双修即身成佛”的:“双身从盻、笑、握、抱、合,即示欲界他化自在至忉利,由上而下之五天次第,以最下之合为无上瑜伽法,依所得天色身之等流果成就佛身,故特重即身成佛。……殊不知若定执其肉身能现佛相为即身成佛,则诸精灵妖怪亦能现此种种之神异。……可见天魔等亦能现佛相、菩萨相,若以其身现佛即是成佛,则此魔应是佛,能现佛相故。……此等谬执,混同魔外,学佛者不可不破。”(《即人成佛的真现实论》,太虚大师五十岁时写)
可见,法尊法师只相信了四皈依的喇嘛,没相信太虚大师。不知法尊法师在翻译《密宗道次第广论》时,是如何想像一位出家人整天捧着怎么玩女人的技巧淫书而妄想成佛的?这算不算犯戒?
应该说,民国几位大德,太虚大师是对藏密最客气的,但也不完全认可其教义。另外的如虚云、印光、圆瑛法师等,就都不用问了。有些喇嘛教人士寻章摘句用这些大德的话做证据,实在是自作多情了!
一个基本事实是:大德们认可的八宗之“密”,是指纯正的密法,不是左道密教,更不可能是混杂了苯教的喇嘛密。如果说一代名僧们连这都分不清,他们也不会被称大德了。

(三)
【居士】太虚大师和他的弟子们
首先,无论现在住世的哪位法师认可双修是佛法或可能是,我也不会认可。其次,法尊法师翻译《密宗道次第广论》是受了太虚大师嘱托,大师欲“俾窥”密宗之路径(《太虚大师年谱》)。不知道当初翻译出来后,太虚大师看了做何感想?反正我认为只要是正常人,都得惊掉下巴。从《即人成佛的真现实论》中看,虚大师当其是一种法来剖析的,但否定了其是佛法。这是一位佛教大师理智的作法,仅从法上驳斥之。搁一般人,还论个啥?不泼妇骂街就是好的!
试想,太虚大师做为民国佛教一代巨擎,如果对自己引进的藏密里的外道法,不加辨析指出而全盘接受,不等于破坏正法么?那他也不配被后世称为大德。所以,喇嘛粉们妄图用太虚大师同意引入藏密做幌子,将四皈依、双修等外道法进行佛教合法化,是无知和幼稚的。也不用枉费心机寻找太虚大师认可四皈依、双修的证据,那是诽谤大德!
虚大师发心不用怀疑,欲改革教弊,复兴八宗,无论引进东密、藏密,是为建立真正纯正的密宗。但现实是,东密传人权田雷斧都纳妾不守戒律,太虚大师反对其在国内灌顶传法,虽然东密的法相对还算纯正些。于是只好求密法于相对封闭的西藏,结果没想到藏密不但也不守戒律,法上也是正邪夹杂。如果说汉传当时弊端多,那还只是芥跻之癣,引入藏密则无异于有病乱投医,引狼入室了。
有些出家人赞扬藏密,无非藏密更注重实修,要吃修显宗没有的辛苦,如磕百万大头、供曼扎、修拙火明点,认为这种精进的意志是值得学习的。但问题是,从汉传追求明心见性为目的,这些苦修的益处是大打折扣的,毕竟是从身体上用功,到底还是向外求而非内观,更何况折腾半天就为了将来能够男女双修,方向就错了,纯属外道。
法尊法师一生致力于鼓吹弘扬藏传,把其当作佛教一支。这点倒没错,与虚大师一样。但虚大师并非盲目照单全收,一是本着民族团结之目的认可之,二是对其法义谬误该批就批,并没留什么情面。而大师另一弟子印顺法师,也是法尊法师翻译《密道次》的润色者,对宗喀巴这一荒唐的著作是批驳的。这是不是很说明问题?一直为双修开解的法尊法师,又是何以被人称为大德的呢?知见都是问题!
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出家人得守五戒吧?藏密很多法违戒是十分明显的,根本不需要辩嘛!何况汉传经典中也找不出可以开许的证据,那汉传人士为其开解的理由哪来的呢?不是听喇嘛的胡诌,就是师心自用的自我理解罢了!除此以外,想不出还有更恰当的原因了。千万别拿民国几大德说事,人家即使认可藏传,也没一个会认可四皈依、双修的。如果你非往大德身上扯,已涉嫌诽谤。
民国年代时局动荡,外敌入侵,很多如太虚大师般的大德们都在不畏艰险、努力经营佛教事业,令后人敬佩。太虚大师早年接受了中山先生的革命思想,终其一生不断奔走,致力佛教界的改革除弊,建立了佛学院制度,影响至今,功不可没。但复兴八宗,改造密教,未有天时、人和,实是超出师之能力范围,失败在所难免。可循于《年谱》,“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虚大师的一生应该是做到了。大师弟子中人才辈出,盖由于师为人光明磊落,禀持革新、自由之风格,并不刻意约束弟子。弊端是也任由发展出了大愚、印顺、法尊法师等各成一派的人物,争议较大,而教界仍未完成法义上的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