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乐寺教育的偏差及出家、在家问题的讨论

极乐寺教育的偏差及出家、在家问题的讨论
2019年10月10日
【原极乐寺尼】看到交流讨论(http://www.mzhy.org/20191007-02/)中的第一则消息,我从名字拼音缩写中知道那个女儿是谁,因为是认识的人,有了具体的对境,所以这则消息让我感到十分悲愤!
贤H师说如果让她回家就死给母亲看,是情绪化、要挟母亲的话。这样的话都是用来戳父母的心、让父母“闭嘴”的,根本不合逻辑。既然家都不愿意回,母亲的面都见不着,何来死给母亲看?所以那位母亲不必为此过分担心。
现在看来,我觉得如果不是靠外力打破,极乐寺是基本没有可能改变的了,完全就是一个固若金汤的独立王国,里面的人自己不会走出去,也不允许外面的人走进来。现在有哪一个具有现代文明特征的组织会这样?只能看造化了!
有居士提出建设“反洗脑中心”的设想,从理论上来说很好,但是我认为这是难以操作的。一个已经被洗脑的人,怎么可能接受“反洗脑”的教育和治疗?他们会说:“你才被洗脑,才需要治疗!”就如那么多认定学诚被迫害的僧俗二众弟子,连政府的调查结论都不能接受,又怎么接受“反洗脑”?只有一个人认识到自己被洗脑了,才有治疗的契机,但与此同时他也已经走在自愈的路上了。
“洗脑”的毒害从某种意义上说比毒品更甚:被洗脑的人会认为自己没被洗脑,很好,很正常,别人才是被洗脑的,不好、不正常的;但吸毒的人不会认为自己没有吸毒、是没有毒瘾的正常人,也不会认为其他没吸毒的人才应该去戒毒。现在真的感到一种不幸中的万幸,不管过去怎样,现在学诚已经倒台,不会再产生新的毒害了。至于过去留下来的后遗症,还是那句话:只有看造化了!
【贤佳】是的,邪教害人甚深甚巨!一旦受害,难以救治。宜应大力揭破,根本遏制。
【原极乐寺尼】我想起来她好像有个哥哥,这样对母亲至少还有些安慰,但不知道哥哥有没有和母亲生活。
曾经有一位已经离开极乐寺的尼众,她说她离开极乐寺是因为觉得那里的学修体制出了问题,已不适合学修,而对于学诚法师,她的看法是:“他的问题只是男女作风问题,实际上他对中国佛教的贡献是巨大的,他让很多人认识了佛教。如果不是师父,我不可能出家,要感恩师父。”
这种看法可能不少人有,法师可否给大众辨析一下?
【贤佳】是的,她有一位哥哥,但她那态度是很伤母心的。
那位原极乐寺尼的看法是藏密-“福智”团体-龙泉寺-极乐寺体系“观功念恩”法传承引导的结果,一向依师,扭曲事实,以功掩过,私心自蔽。
学诚作为受了比丘戒的僧人,依藏密邪法逼淫尼弟子,自破重戒,破人梵行,甚至将人逼疯,罪业极为深重,岂是世俗人一般男女作风问题可比?
他对佛教的贡献是肤浅表面的虚假浮华,而推广《菩提道次第广论》,引进藏密邪法,且亲说相似法,示范“好心”妄语,深广破坏佛教。他对佛教的贡献如同希特勒对德国的贡献。
在学诚的引导下,很多女众硬弃父母,依学诚“比丘”为师剃度出家,本是非法,又不受两年式叉尼法乃至戒表造假而受戒,不得比丘尼戒,且依学诚引导的相似法,重做事业,滥开戒法,多违众戒,虚受信施,只是现世安受他人礼敬供养的生活,随己喜好学修相似佛法,便以此出家为大好而感恩学诚,不知是现世被学诚奴役利用,来世难免堕落受苦,真正有恩于己的父母亲人也大受苦恼,实是被学诚大害。其感恩实是极大颠倒错乱,如同认贼为父、认父为贼(如有些极乐寺尼说反对自己出家的父母是魔),又如被人卖了为人数钱,因给吃了几顿好饭而感恩不已。
即使学诚于她真有大恩,她对那些受学诚逼淫乃至发疯的比丘尼不同情悲悯吗?认为学诚的行为不应受谴责和纠治吗?何况学诚还有引进邪法、破坏佛教等众多问题。何以只说感恩,不说问题?岂非私心偏狭?
又如果她真的非常感恩学诚,何不认真考虑如何报恩呢?口头感恩、洗白学诚,不能消减学诚邪法邪行的影响,反而增长学诚的罪业,甚至引增现世的治罚,岂是报恩?只知“感恩”是善法而自修“功德”,不顾实害所感恩的人,实是自私愚蔽。
她的看法问题通于藏密体系很多人,如日常法师的弟子、达赖的弟子等可以类似她的套路说:“他(日常法师、达赖等)的问题只是**问题,实际上他对佛教的贡献是巨大的,他让很多人认识了佛教。如果不是他,我不可能**,要感恩他!”
《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说:“有无惭憎,毁破禁戒,不成三乘贤圣法器,既自坚执诸恶邪见,亦能令他执恶邪见。……如是破戒恶行苾刍非法器者,种种诱惑真善法器诸有情等令执恶见;彼由颠倒诸恶见故,破坏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戍达罗等,若男若女,所有净信戒闻舍慧,转刹帝利成旃荼罗,乃至筏舍、戍达罗等成旃荼罗。此非法器破戒苾刍,并刹帝利旃荼罗等,师及弟子俱断善根,乃至当堕无间地狱。善男子!如人死尸,膨胀烂臭,诸来见者皆为臭熏,随所触近烂臭死尸,或与交玩,随被臭秽之所熏染,如是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戍达罗等,若男若女,随所亲近破戒恶行非法器僧,或与交游,或共住止,或同事业,随被恶见臭秽熏染。如是,如是,令彼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戍达罗等,若男若女,退失净信戒闻舍慧,成旃荼罗,师及弟子俱断善根,乃至当堕无间地狱。”(卷五)
【原极乐寺尼】我又想到,贤H师的状态和她单亲家庭的背景应该有很大关系,可能她心里有很多未能消解的伤痛。她的母亲也很值得同情,一个单亲家庭的母亲独自拉扯大孩子,本来已经比一般的女人辛酸,结果又遇到这种局面!
看到她母亲介绍奉粥的经历,让我想起贤H师在龙泉寺做常住义工时好像就在慈善部待过,我想,或许是仁爱慈善给了她温暖的感觉,使得她信任这个团体、发心投入其中直至出家,可能希望藉此解决深层次的心灵困苦问题。这是我看了她母亲的自述,再联系一些我对她的了解而推测的结论。
“幸福的家庭家家相似,不幸的家庭各各不同。”很多龙泉体系的同学,都是遇到了这样那样的痛苦,继而遇到龙泉寺,相信“师父”和龙泉寺能够帮助自己根本解决痛苦。当在龙泉寺尝到一点佛法的“甜头”之后,又受到引导而相信投身到“无我利他”的佛教事业当中是最有价值的事情,于是发心出家。殊不知,这份纯朴而良善的追求却被邪恶所误导和利用。好心学佛出家一场,本来是希望自己的生命变得更好,然而基本的慈悲、平和之心不仅没有学会,反而跟父母至亲严重对立,给父母造成巨大的痛苦,让人怎能相信这是在修学佛法?!谈何解决自身根本苦痛问题?由此看到学诚利用众人的弱点,不仅不解救苦难,反而谋取和掠夺,不由得感到他极端的自私和冷血!
对于那位原极乐寺尼的观点,我也谈谈自己的看法。她言下之意是说“师父”的问题只是作风问题,不应因此而抹杀掉“师父”的成就,我认为这观点显示的是对“修行成就”与“事业成就”的极大错误混淆。修行人最起码应该品行端正,最起码道德水平不应低于一般的世间俗人,而没有基本品行,根本不配做修行人,还谈何对佛教的贡献?她的逻辑就等于说:一名老师只要能教学生考出高分就是有贡献的老师,至于他性侵学生是无所谓的;一名医生只要能给病人治好病就是有贡献的医生,至于他要求病人性交易是无所谓的。有哪个家长敢把自己的孩子送去给这样的老师教育?有哪个亲属敢把家人送去给这样的医生治疗?这还只是拿世间行业来打比方,想一想都无法接受,更何况,出家人所站的是人类精神的高地,道德品质腐坏堕落,贡献何在?
认为“作风问题不应抹杀贡献”,这种知见实在比认为学诚被陷害的想法还可怕。认为被陷害的,至少这逻辑本身是正确的:“师父”堪为师表,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就拿近段时间国内发生的几桩性侵案来说,舆论没有因为施暴的主角有什么样的身份、地位、名气、“事业”、“成就”、“贡献”就不加以谴责,相反是更加严厉地谴责。难道作为一个出家人,连分辨基本是非正邪的能力还不如世间人吗?除了如您总结的被“观功念恩”法引导,找不到更好的解释了。又或者是自欺欺人,强词说“师父”有“贡献”,勉强获得一丝虚假安慰。
说学诚“让很多人了解了佛教”,学诚让世人了解的是什么佛教?是真正的佛教吗?就如她本人的认知就最好地证明了:她从学诚那里认识到的佛教是有问题的“佛教”,是等同于世间做事业的“佛教”(健康的世间事业团体尚且不会容许“作风问题”的生存),而不是真正的佛教。本着这样颠倒错乱的知见去修行,能是正确的修行吗?
我在此举这位尼众的错谬观点也是想说明,已经不信任极乐寺并且离开的尼众尚且还有这样知见错乱者(但愿这是个别现象),更可以想象仍然信任“师父”、“坚守”极乐寺的尼众是什么情况!
【贤佳】您的思辨很好!生活的困难、人际的矛盾、精神的寄托、生命的意义等问题,可以通过佛法帮助解决,但佛教的方法很多,如何契理契机是需要考量的。现今时代独子家庭、单亲家庭,父母特别倚重、寄望子女,往往非常不愿子女出家,子女宜应安住在家,奉行五戒十善,勤心孝养父母,念佛修道求生净土,想参禅悟道等也可以,生活的困难乃至生命的意义问题都可以得到较好解决,不宜强硬出家,否则违背佛制,也违道德,甚至违背法律,既不契理,也不契机。而学诚营建团体、事业和“光明前景”等吸引困扰迷茫中的年轻人,粗放鼓动硬弃父母出家,表面解决他们的问题,其实违背佛法,既不契理,也不契机,实成学诚名利事业的奴仆。至于逼淫,更是极其恶劣的悲剧。
《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复永嘉某居士书五》说:“今之收徒者,唯恐其不多,明知为下流,尚急急欲收,唯恐其走脱,谁肯如此抉择?贪名利,喜眷属,致令佛法一败涂地,莫之能兴也。”(卷一)
《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复卓智立居士书三》说:“汝当做一出家则百事不挂怀,不知出家之事比在家更多。汝欲清闲自在、逍遥快乐,则决不能做好僧,以弃舍父母、妻子则成大罪矣!光是出家僧,深知其利弊,故为汝详言之。若遇爱收徒弟之坏和尚,则便骗汝为他作徒弟,你就拉倒了也!且安本分修净土法门,令汝父母、妻子同作莲邦眷属,则其利大矣!”(卷二)
《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复周群铮居士书四》说:“人之际遇,万有不齐,约汝分论,实为在家益大,而出家益小。……汝在家笃修净业,亦可为慈亲生信念佛以期了脱之导,亦可为兄弟在外料理家门之事,亦可以率其妻室、弟妇等同修净业、同出轮回之计,外而乡党亲戚随缘开导。即家舍为道场,举慈亲及兄弟、妻室、子侄、乡党亲朋皆为法眷,随力随分身率言化,俾一班迷途之人并彼邪见种性之人,同纳于佛法至极圆顿净土法门大冶洪炉之中,共成法器,同修净业,将来同登莲邦,共证菩提。岂不如汝出家为僧,舍亲远去,室人有无依之恨,慈亲有怨子之怀,而且一班不明至理之人反谓佛法为背畔世道,妄生谤毁,俾此等人造口业、堕恶道,未见其益而先受此等大损之为愈乎?况汝慈亲既不应许,岂可不遵慈命,仍怀此心乎?如汝亲绝不许汝修行,犹有可原。汝亲甚欢喜汝修行,何得必欲离亲修行乎?佛法中有六度万行种种之功业,皆为利益众生,汝不出家则于亲有大利益,只此一事,即可曲顺亲心,居尘学道。俾亲日见之熟,不期其信向而自然信向,即为莫大功德,况不止亲一人乎?又亲既不许,则义不可再思出家,以佛戒律中,父母不许出家,自己任意求出家者,不许摄受剃度及受戒等,否则师、弟各皆得罪。汝既以光为师,谓为善知识,然光实非善知识,而于背佛法事断不敢为,但祈依光所说,顺亲之心,在家修行可也。古人有为知己者不妨以身许之,况慈亲留汝,光劝汝,岂可违抗,固执不改乎?当知孝顺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乃往生正因。宜随王虚中、周安士、彭尺木三先生,则不愧为佛弟子矣!”(卷二)
《印光法师文钞续编·复陈慧和居士书(二)》说:“修行净土法门,固不在出家与否。汝上有老母,下有妻子,若置之不问,自求安乐,则于佛法、世法均获大罪。以不能尽谊尽分,纵有修持,功难抵过,况不能修持者乎!《观经》明三世诸佛净业正因,第一即是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此之修法,诸佛所赞。今之在家修行者,比四十年前当多数十倍,何曾闻在家不好修行也?汝但依我《文钞》《嘉言录》所说而修,决定可以与汝父母、妻子同得生为圣贤之徒,没入莲池海会,方知吾言决不诳汝。”(卷上)
《佛说善生子经》说:“夫能修慎身,斯居家为贤,居积宝货者,当兴为仁义。先学为最胜,次乃为治产,若索以得财,当常作四分。一分供衣食;二为本求利;藏一为储跱,厄时可救之;为农商养牛、畜羊业有四,次五严治室,第六可娉娶。如是货乃积,日日寻益增,夫财日夜聚,如流归于海。……事中用则学,不用勿自妨,观夫用事者,明好犹炽火。其于族亲中,乃兼为两好,与亲众座安,如释处天宫。”
《吉祥经》说:“广学长技艺,严持诸禁戒,言谈悦人心,此为最吉祥。善能养父母,珍爱妻与子,从业要无害,此为最吉祥。净行行布施,帮助众亲眷,行为无暇疵,此为最吉祥。邪行须禁止,谨慎勿饮酒,于法不放逸,此为最吉祥。恭敬而谦卑,知足且知恩,适时闻正法,此为最吉祥。忍耐而顺从,参访众沙门,适时论信仰,此为最吉祥。克己净生活,觉知四圣谛,了悟于涅槃,此为最吉祥。于心不伤悲,安稳无污染,世事不动摇,此为最吉祥。如是修诸行,所到无不胜,随遇而安稳,此为最吉祥。”
【原极乐寺尼】您引用的印祖文钞、《佛说善生子经》、《吉祥经》内容很好,很有纠偏意义。过去很长时间,学诚法师及其领导的龙泉体系高倡出家优胜,但对于在家人应该如何在世间生活中践行佛法的教育薄弱,现在实是很需要这样的反向引导!毕竟大多数人是不出家的,难道他们的法身慧命就不用管吗?难道接引众生的目的就是为了引导出家、“壮大佛教”,至于他们是否适合出家就不用考虑吗?难道只有发心出家才值得教育,不出家就不值得教育吗?这未免不是一种“佛门里的急功近利”!在家修行者如能好好在世间行持佛法,同样是很好的弘化。
在这物质文明飞速发展、社会形态急剧变化的时代,人们对于佛法有着比过去时代更加迫切的需求,因此也更需要有正信正行的出家人来弘扬正法、化世导俗。学诚法师有大势位,具备很好的条件和资源,如果能利用好,教育好信众们依据各自缘起修学正法,让适合出家的人好好出家修行,让不适合出家的人在世间的角色和岗位上传播佛法正能量,这不是很好吗?这真正是利国、利民、利教之事,也是出家人应尽的本分。可是他却利用这些优势为个人的名利欲望乃至野心而营谋,夺走多少社会的栋梁、家庭的希望!正如您所说,他吸纳众多年轻的、优秀的人才是成为他“名利事业的奴仆”,实际上他可曾有真正珍惜这些人才的可贵而把他们培养成为利国、利民、利家的法门栋梁?
【贤佳】是的!很可惜!需要吸取教训,真正弘法利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