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如何看待藏密文化的讨论

关于如何看待藏密文化的讨论
2019年9月25日
(一)
【居士】(月悟法师)问:您反复强调并不全盘否定藏传佛教,可是让他们剥离藏密邪法部分也不可能实现呀?
答:全盘否定藏传佛教不现实,也不符国家统战政策,咱们不干没把握的事,同时警惕别有用心的人乘机诬陷。月悟主张汉、藏传佛教分区而化,是可行的,而且个别的省、市相关部门及其官网已经发布相关公文与文章(如浙江佛协、重庆民宗委),相信内地各级政府迟早可以理解。(https://m.weibo.cn/detail/4418907031119912)
(D居士)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包容各种文化,和谐共处,互相尊重信仰。佛教是国人信仰之一,也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喇嘛教是藏民族的民间信仰,也是中华文化的一部分,也应该尊重。但在佛教徒看,尊重≠认可教义,否则不名佛教信仰。
修通京藏铁路,再建七个机场,不用疲于生计,没事去八廓街喝喝茶,愿意磕大头、送供养自行决定而非强制,这就是文明!历史已证明:喇嘛教不会给藏人带来民主、文明和社会进步,只有拥护政府,支持国家统一,有文明而正信的思想,才是民族之福。而即使改称佛教,对喇嘛教而言,过去与现在有什么改变吗?
(X居士)说藏密是附佛外道,其实不涉及民族问题。因为,这本是学术问题,且藏民大众并不在意,也不伤普通藏民大众情感,只是影响部分喇嘛。对于普通藏民大众,如果喇嘛告诉他们藏密是苯教,他们也会欢喜接受。当然,说话中存在贬低含义、态度部分,会涉及伤害普通藏民情感。就像说基督教是外道,不会涉及“容易上升到”民族分裂,所以学术上说藏密是附佛外道,不会涉及“容易上升到”民族分裂,但是会挡喇嘛财路。如果不是财路问题,称藏密是喇嘛教还是藏传佛教,无论普通藏民大众,还是喇嘛,都不太在意。

(二)
【法师】《喇嘛教与藏族人口》(王端玉,《民族研究》1984年3月)
https://kns.cnki.net/KCMS/detail/detail.aspx?dbcode=CJFQ&dbname=CJFD7984&filename=MZYJ198402006&v=MTQ3ODlEaDFUM3FUcldNMUZyQ1VSTE9mYnVSckZ5emdWcnZOS0RmU1pMS3hGdFhNclk5RllvUjhlWDFMdXhZUzc=
(摘录)藏族人口在历史上缺乏统计,自唐以来人口的升降一直是一个谜团。据现有的历史资料分析,至少在解放前的二百年间,藏族人口有下降的趋势。这也是晚、近有关著述中比较一致的见解。十八世纪三十年代(清雍正年间),西藏人口约为二百万,到1951年解放初约为一百二十万。二百余年,下降了百分之四十,年递减约千分之二点四。解放后,随着社会制度的变革和进步,下降的趋势已经扭转,并逐渐上升,但其发展速度与同期其它兄弟民族比较仍较缓慢。藏族人口趋势的这一特殊性,是经济等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其中,宗教对人口的重大影响,亦已格外引起人们的重视。
僧侣和世俗的封建领主利用政权的力量强化宗教信仰,垄断文化教育,达到藏族全民信教的程度。寺院成为统治藏族人民的精神堡垒,在意识形态领域,宗教思想占统治地位。因而,藏族的生产、生活、意识等各方面无不打上深刻的宗教烙印。喇嘛教不仅对藏族人民进行精神统治,而且凭借它的政治特权和经济实力,进行直接的政治统治和经济剥削。因而,它对子藏族人口的影响,不仅仅限于人口思想的影响,而且由于它在各方面引起的广泛的社会问题,对藏族人口的数量和质量起着重大的抑制作用。
伴随喇嘛教的发展,在藏族地区形成了庞大的寺院集团。他们又竞相发展僧徒,以壮大寺院势力,僧侣数字便在藏区畸形增长。它的后果之一,即扩大了藏族地区可婚男女性别构成的不平衡性,在婚姻关系上造成妇女的严重过剩,在民改前的藏族地区引起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大部分僧侣虽然不婚,而犯“淫戒”却是通常的现象。妇女由于过剩,他们的性自由也不仅仅属于古代群婚制的陈迹,而且是一种合理的存在。因此,有人认为僧侣不婚并不等于没有两性生活,因而对人口发展并无影响,但事实上却并非如此,不仅有影响,而且影响较大。除了这种性自由与正常而稳定的婚居生活不能相提并论外,它在人口繁衍的问题上还带来极为严重的后果。由于性自由使性病得到传播,往往引起部分妇女不育或少育。解放前性病的流行十分严重,据调查,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性病患病率,农区约为40%,牧区为50.7%,四川阿坝藏族自治州在四土(今马尔康)、松潘、阿坝等县12,00余人中进行康氏反应检查阳性率,四土为21.8%,松潘为摸3.1%,阿坝为13.31%。1953年中央第二民族卫生工作队在牧区若尔盖初诊54280人次,复诊12126人次,其病分类,性病占总数的72.8%,风湿性疾病、寄生虫疾病、重眼病及其它加起来共占总数的27.2%。因性病不孕的妇女比重较大,而牧区妇女不孕率又高于农区。据农区的巴塘、甘孜和牧区色达三县1982年调查,50岁至64岁的妇女中,巴塘县的拉哇、地巫、列衣公社平均为4%,甘孜县拖坝区的四个公社平均为4.73%,色达县色曲区四个牧业公社平均为7.1%,高于农区2一3%,还有一些妇女因性病在生育一胎、二胎之后即未再孕,或即流产、死产。这基本上反映了民改前的状况,但她们在解放初尚接受了性病的防治,在此以前不孕率肯定是高于上述比例的。性病不但影响妇女的生育率,而且严重影响人口的质量。1937年(民国廿六年),白玉县立小学共有学生40余人,曾请军医种痘并验血检查,发现“四十余人中有遗传性梅毒者达三十人,为其总比数三分之二强矣”。可见遗传性病对后代的危害的严重性。
喇嘛教寺院不仅建立了庞大的僧侣组织,而且形成了实力雄厚的寺院封建经济,寺院的农奴主占有制是整个藏区农奴制的一个组成部分,对藏族地区社会经济的发展起到严重束缚的作用。它是造成民改前藏区生产力发展缓慢、社会经济落后的重要原因之一,同时也制约藏族人口的增长,影响了人口的素质。寺院凭借农奴主占有制及其封建特权,集中社会的大量财富不能用于生产而耗费于宗教活动和上层僧侣,便阻碍藏区经济的发展,亦制约人口的增长。
寺院通过上述途径榨取了农奴的全部剩余劳动和部分必要劳动,使他们无从积累以扩大再生产。寺院由此集中了社会的大量财富,完全耗费于非生产的宗教活动以及上层僧侣的消耗,对社会经济不起积极作用。僧侣农奴主阶级的压迫剥削所造成民不聊生的境况,反过来又成为宗教观念的沃壤,这就不能不影响藏族人民的生育观,制约人们的生育行为,例如人们愿意出家为僧,不婚不育,除了宗教信仰的原因外,亦有经济的原因。清光绪三十二年,川滇边务大臣至理塘,问及藏民:“男子之好为喇嘛何也?”答曰:“土头差摇太重,凡属农民均需自备口食轮流当差,唯喇嘛不当差,故皆乐为之。”可见当喇嘛亦是摆脱贫困的一条出路。又如一妻多夫制是一种抑制生育的婚俗,它虽是古代原始群婚制的残余,但它能在封建农奴制度之下保存下来,也有经济的原因。藏民对兄弟共妻作过如此解释:“兄弟各娶一妻,生人众多,衣食难谋,不将流为乞丐而不能饱暖乎!”
经济落后,加上迷信观念,藏民一旦有病但求喇嘛念经,更限制了医药卫生的发展,因而藏区防病、治病的能力很差,对麻疹、痢疾、伤寒、性病等传染病的流行几乎无能为力,也导致人口的高死亡率。1946年,道孚县城区麻疹流行,全城100余户人中即有40人死亡。1949年理塘县麻疹流行,城区患病的儿童中,死亡率高达80%。1939年大金县河东乡伤寒流行,致“满山呻吟,一片凄凉”,也是高死亡率。疾病不仅造成高死亡,而且对人的身体素质影响很大。
综上所述,我们得出以下几点看法:
㈠藏族的人口现象和人口过程受着喇嘛教的严重制约。喇嘛教的畸形发展(主要是格鲁派寺院集团及其僧侣组织的膨胀),是历史上藏族人口日趋下降的重要原因之一。喇嘛教在民主改革后发生的历史性的变革,促使藏族人口逐步增长,但由于喇嘛教在藏族地区的长期存在和巨大影响,所形成的宗教观念、生育观念、婚姻家庭现象及某些习俗,不可能随着社会制度的变革而一下消失,它又是民主改革后藏族人口增长速度较国内其它民族缓慢的症结所在。而且,按照历史唯物论的观点,宗教的存在有其认识根源和社会、阶级根源,现阶段喇嘛教尚有它存在的社会土壤,它在意识形态方面的影响还将有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藏族人口数量、质量的情况将是怎样?未来趋势如何?还值得注意和研究。
㈡关于过去藏族人口的低增长,究竟社会因素和自然因素孰为重要?从上面分析可知社会因素是主要的。其一,因为在民改以后,在自然地理因素未变的条件下,藏族人口出生率显著上升,并且逐步加快了发展的速度。其次,民改后藏族育龄妇女多胎生育明显地增加,还有可能越来越多,说明虽然地处高寒,藏族妇女的生育能力却并不低。其三,藏族妇女初育年龄正渐趋年轻,甘孜拖坝公社1980年抽样调查,妇女平均初育年龄,50岁以上为25.37%,50岁以下22.75%,这是出生率上升的因素之一,但也不是地理原因所致。
㈢喇嘛教对藏族人口的抑制,曾造成严重的后果,但有人却认为“它使藏族避免了人口过多的弊病,不失为节制生育的良法”。这种看法是不正确的。因为人口过多是一定时期、一定空间、一定的历史环境下发生的一种现象,在特定的时间、空间和历史环境下,人口的锐减亦将阻碍社会生产的发展。藏族地区历史上的人口问题,恰恰是由干农奴制度和喇嘛教等原因,抑制了人口的数量,影响了人口的质量,造成劳动力严重不足,土地荒芜,经济衰败,延缓了社会的发展。它与我们当前为了民族的兴旺繁荣,从“两种生产”必须协调发展的原理,和社会主义经济有计划、按比例发展的客观要求出发,倡导和实行的计划生育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计划生育的科学性与喇嘛教在婚姻生育问题上违背自然规律的反科学性质也是有着严格区别的。

(三)
【居士】https://m.weibo.cn/detail/4417621560749735
(摘录){我今天刚从尼泊尔回来,这次旅行实在太糟糕了,尤如一场噩梦。我们刚到尼泊尔海关,就有一个女游客被扣了,理由是她身上戴的黄金首饰超过了尼泊尔国家规定的50克(这个规定我们出发前旅游公司并没通知告诉大家,所以大家都不知道),当天晚上被带到警察局。到了第三天,我们看出来,不交他们所说的罚款根本不放人,拖下去不是路。于是大家就筹集了6万人民币才把人给赎了出来。
我认为就是这个国家太穷了,警察局里扣的都是中国游客,游客最少都要被罚款20000多的人民币!这个国家都要穷疯了,专门靠这种方式掠夺中国游客。我要跟大家说的是:请大家千万都不要去尼泊尔旅游,这个国家用所有的贬义词都无法形容他们的贫穷落后!到了首都加德满都,满目的脏乱差,漫天尘土飞扬,没有一条柏油公路,都是石子土路,坑坑洼洼,两旁的房子都凌乱不堪,满满的灰土,当地人都脏的像一辈子都没有洗过澡似的。也许,这可能就是人们传说中的原生态吧!(比原始人好点,原始人穿树叶,他们穿衣服。)我不知道介绍尼泊尔是旅游胜地的旅游公司是什么居心?但是我们全团19位游客都是想赶紧回国,实在忍受不了他们的原生态。他们首都到处都可以看到我们中国援建的项目,他们国家政府部门就这样对待一个援助他们国家的人民!}
(“好古叟”)幸福指数极高的国家,而他们的幸福就是敲诈勒索中国人,而且是合法的敲诈勒索。夷狄畏威而不怀德,自古皆然,于今为甚。
(H居士)藏密长期熏修的地区——西藏,即使每年国家投入大量财政补助,也依然是中国最贫穷落后的省份,高考分数最低的地区。但论吹牛却是全国第一,光“五明佛学院”就300个登地菩萨,达赖是观音再来。这么多的“佛菩萨”光临西藏,却并没有给西藏带来什么好运!
无独有偶,藏密“佛光”普照下的尼泊尔,同样也是如此贫穷落后、民风如此不堪的国家。看来藏密同样也没有给那里的人民带来幸福!喇嘛粉,用脑子好好想一想,你还想靠藏密“佛光”求得智慧和财富、幸福和吉祥?

(四)
【居士】甘露丸与喇嘛教
我个人比较幸运,接触佛教先看的《坛经》《金刚经》,后又学习《楞严》,了解了佛说的万相皆不可执。物质世界皆唯心所造,虚幻不实,当个什么真啊?夜夜伴佛眠,朝朝还共起,也不能保证去极乐净土啊!所以什么见解脱、吃解脱都是瞎掰。
看喇嘛教几个大V推销甘露丸,起了疑心,完全违背佛法嘛!退一步讲,即使不凭佛法,仅凭社会经验与常识,至少我肯定不会吃那种东西。但想想这些都是号称学佛几十年的大V,又非文盲,足可见问题是出在“法”上。那这些人是故意骗钱还是在法义上真傻呢?因为不怀疑他们的人品,所以答案只能是后者。学的喇嘛教,人真是会变傻的!为啥?洗脑洗的!
喇嘛教洗脑有完整的套路,但基础是四皈依无疑,就是要上师说什么你都得信,无条件地信。甘露丸是上师的传承之一(当然也是唬人捞钱的手段),上师说了含指甲、骨灰、头发、泥土、鼻血甚至活佛大小便的东西有加持力,喇嘛教弟子有选择吗?难得稀有啊!李敖说的抢食活佛大小便,虽然现在不一定还用,但景像何其相似!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居然还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会去信这种迷信,可叹!这同一贯道的信徒吃香灰有何本质区别?这也同时说明,对外道邪法的容忍、默许、纵容,就是对信众的法身慧命不负责。必须彻底予以揭露、荡涤之。正信的佛教,是修心内观,并非向外执相。仅从甘露丸这一问题,就可断定喇嘛教没有正信,是一种宗教迷信。
所以即使剔除了四皈依、双修法的喇嘛教,剩下的也不会全是佛法。喇嘛教的问题不只一个方面,如太虚大师当年的愿景:必须从教义到外相的彻底改造,才能适用于佛教一支的说法。但这显然是没法完成的任务。最好的预防手段是多揭批,让人远离之。如果有人非要去信,宿生业力所使,没办法的事。尽自己发心去劝,劝不了随他去!

(五)
【居士】“赏花人”文章《六条声明:反对藏密,仅限于邪法部分,并限于汉地》(https://mp.weixin.qq.com/s/hxbPEewahliIoioJgttL_A)留言摘录:
〖喜羊羊〗净化后的藏法!有可能?在汉地不反对,但无正知初者,或被神通干扰者,接触后会离得开吗?不可能!邪就是邪!毫无商量之余!
〖瑕满一身〗 入毒药的牛奶,唤人饮用,视为谋杀,不可辩言:“只唤人饮其奶而未唤人食其毒。”目前藏密界对于邪法部份根本没有剥离的意愿,更没有剥离的实际举动。所以限制藏密在汉地传播,才是保护汉传的最实际手段。
〖秦烽景〗藏密主分红、白、花、黄四派,您说西藏显教,那么哪位在只弘显教?(〖作者〗没剔除邪法前,在汉地,一切遮止为上策。)
〖笑尘居士〗特别反对——汉僧在汉传道场或打着汉传佛教旗号在汉地传播西藏喇嘛教(所谓藏传佛教)内容欺骗信众,信众应有知情权故。若信众被该汉僧告知实情,仍乐意学习喇嘛教甚至奉献“自己/妻女/姐妹/女朋友”供养该汉僧或其他上师双修,俺不支持也不反对(虽然ta们违反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若素〗希望赏花人也撰写文章批驳一下他们盗取佛陀、法王、菩萨、大成就者名号忽悠信众的事例。下降头诛杀、控制损害信众等法他们教派里也是明里暗地做的,也可以批驳一下。大妄语那就更多了,他们互相吹捧商业认证转世模式而干仗等事,信藏传、不信藏传的多数人也知道。他们吸引聚集信徒的手段不排除显教部份讲授得好,但主要吸引信徒的还是“造圣包装佛菩萨再来”这个品牌,很多汉地佛教徒不敢反对让他们侵透,也是畏惧于这点。这点不批驳彻底透明,其他方面批驳文章恐难服他们各种护法粉丝团队吧。我们佛教不允许未证言证,不是佛菩萨包装成佛菩萨造势忽悠,而他们在这一块以经是明目张胆地这么干了,这些破事若不依教证、理证大胆给于破斥,他们会认为汉传佛教无能的,这么明显的事四众弟子多数都不敢出声!!
〖Joyce〗从藏传退出学习天台,两相对比,深深感受到,佛陀度人由迷转悟,邪师度人由迷入误!
〖阿蜜哩多〗喇嘛教就是喇嘛教,不能因为夹带了佛法就觉得他是佛教。白莲教、一贯道还信弥勒佛呢,心灵法门也信观音菩萨。邪的就是邪的,希望赏花人不要对其抱有希望。喇嘛教一切以上师意志为主,想指望其净化,赏花人是不是太天真可爱了?(〖作者〗法无人我,随缘而动。反对邪法部分,不能把佛法在藏地的存续障碍了。虽然藏地的佛法生重病了,病入膏肓的佛法也比健壮的外道强。但是如果要进入汉地推广,那必须得先治好病。)
〖瑕满一身〗上师置于三宝之上,有几位善良淳朴的喇嘛敢于违背皈依上师而去反对四皈依、反对双修?反对邪法靠的不是善良淳朴,而是要靠正知正见大雄大力大慈悲。(〖作者〗赞同!法上,赏花人是很明确,再善良淳朴,法不对,就要在汉地明确抵制。在人上,他会考虑部分素质相对较好的喇嘛感受。对那些低素质的,本来就是来汉地搞名利的,他不考虑。)

(六)
【居士(原极乐寺净人的母亲)】《李小琳:文化是一个民族生存和发展的重要力量》
我女儿看了这文章就说:“李鹏的女儿,信仰佛教,尤其是藏传佛教。被贤佳骂为邪法的藏传,李小琳为什么也信仰呢?难道她也被洗脑了?”
【贤佳】名人不一定是明人,正如名僧不一定是明僧。她也是被蒙蔽了,被藏密文化洗脑。如果她能联系上李小琳,请将以下资料转给李小琳看:
《揭破藏密的系统资料(精华帖链接)》

揭破藏密的系统资料(精华帖链接)


《揭破藏密的系统资料(精华帖链接之二)》

揭破藏密的系统资料(精华帖链接之二)


如果她有质疑,欢迎她直接联系我。
藏密流传千年,裹挟文化和政治,蒙蔽广大,正应深入揭破其邪法,以免祸害人心、社会和国家。宜适当深广看其内容,对照佛经和世法,综合思察,莫表面盲从名人,否则信仰基督教的名人很多,以前信轮子功的也有名人,随名而转,不成理智。

(七)
【居士】对藏密,不是为反而反
有藏密人士总觉得自己才富五车,懂藏密的道理多些,借以来嘲笑反对藏密邪法的人,但那和根本正见关系并不大。否则你们干嘛不敢认可陈健民?你的上师名气大,大得过索甲仁波切的上师吗?并不是说学藏密的人不好,问题还是出在法上。
反对四皈依、双修法,因为佛说法不会颠倒错乱,讲了三皈依又讲四皈依,说了四种清净明诲又说性交女人可以成就。所以那些非要在汉传典籍里寻章摘句,用以证明这两条是佛说的人,不但愚痴,还涉嫌谤佛。不管南传、北传,都得持声闻戒,如果说有所不同,那绝不会坏这基石,而是会更严格,戒律是佛教不衰的生命线。
反对四皈依、双修法等非佛制外道法,正是为了护持正法不被别有用心的人开许利用,因为三皈、五戒实在是佛教不能再退的底线。并不是要专门反藏密,换成别的门派破坏三皈五戒,一样会反对。如果说有遗憾,那就是佛子们也希望除了南北传,还有一支保留完整、续密宗法脉,来振作佛教。但事实证明,中华佛教,到目前为止,缺乏密宗法缘。即使藏密号称传承未断,已有千年,也如太虚大师所言:早已去唐密几千万里了。
藏密人士如真发心为扩大佛教影响,首先该做的是实事求是,从自身中剔除不符佛说的外道糟粕,而不是对政教合一的残余做无理诡辩,抱残守缺,那既偏邪又不适应时代。
传承千年的东西就一定正确无误吗?政教合一的宗教法义只适用政教合一的落后制度。基督教历史上也改良不断,甚至一度在血腥中完善,才有今天的局面。对佛教的改革,也不是改佛陀所讲的至真法义,而是改掉历史上掺杂的宗教陋习。当然,藏密的问题无疑最大。仅以莲花生、宗喀巴这样的祖师爷而论,遗法都有不堪,遑论其他人!
有人比喻:喇嘛教就是钻石包裹的一堆垃圾。可问题是谁能挑得出这些钻石而不入口垃圾呢?至少,信喇嘛教得认头吃甘露丸吧?让世人看看,这是一帮多么可笑的自嗨“智者”,是不是在玷污佛教的名声?
改造藏传,就必须从破除迷信开始。首先就得打破上师万能的神话,根本就是得剔除四皈依,改依佛制三皈依。佛都不让弟子们对自己迷信,谁还有资格让人崇拜顶礼自己?任何一师也不出僧的范畴,敢把自己摆在佛前的,你想干嘛?你个坏东西!
喇嘛教在西藏的传播发展历史就是一部残暴史,在元朝达极盛,甚至没少祸害汉人,这点相信有些良心的人不会反对。任何朝代控制喇嘛教的泛滥,也是对更多的民众负责。号称传承千年、有政权支撑又怎么样?从没给藏人带来和平安定、生活富足和文明进步。相形之下,新中国政权仅用几十年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现在还追随达赖的人,不是被藏密洗脑者就是喇嘛教制度的既得利益者,妄想回归政教合一,他们高高在上的地位千秋万代下去。所以政府既尊重藏族同胞信仰,又必须控制喇嘛教的扩张,以防止其危害国家稳定。而喇嘛教能否成为促进社会和谐的佛教的一支,也取决于他自身能否净化与改造:回归正法,适应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