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藏密四皈依、双修法狡辩的系列辨破之二

对藏密四皈依、双修法狡辩的系列辨破之二
2019年9月21日
(一)
【居士】(“赏花人”)《宗门教下正见论—-宗需教印,依教起观必冥会离言真宗》
https://mp.weixin.qq.com/s/hCx8SmK6PDWkV-K_v3WvOQ
(摘录)十界因果乃诸佛作为过来人、作为彻证宗门究竟义者所说,乃是诸佛无见而见之妙见所见实相一面。今之自命禅宗而于染净之流转还灭因果不能决断,甚至于为藏密男女淫欲邪法辩护者,不过是假禅宗之名而虚张声势之无知无识无耻之徒也。
所谓实相或心性真如等,虽全体不变,离一切相,性无增减,而全体随缘也。若有一分不随缘,即堕常见,非究竟说。若人以心性全体不变为由,或明或暗为淫杀等破戒行辩护者,即是不达心性全体随缘而堕外道常见故。末法说禅谈圆,不依经教者,多是不学无术之徒。
总之记得,以禅宗离言实相为淫欲杀生辩护的,均是邪见,伪禅宗,真邪说,百分之百邪宗。乃至对于男女双修是邪法不能断定的,亦必是往昔邪见业习所障,导致对于如此明显违背佛法之邪见邪法亦不能分辨。或有明知一人有双修邪见,仍旧要推荐赞叹此人者,亦必杂邪见而自以为悟道之外道种。若持这种知见,认为淫欲可以感证道之果之人,若是出家法师,多是邪师。若此邪师住持之寺院,即是夹邪教之寺院。此理决定。

(二)
【居士】上期辨析南泉斩猫公案,您说:“如果不是化现的猫、蛇,确实斩杀,有杀动物的小罪(杀人才是重罪),应忏悔。”请问:佛经记载佛祖因地修行时,为保护五百商人免遭恶人杀害而杀恶人的事,难道也有杀人重罪?如有,那为什么杀恶人者结局特别好(具体细节我不记得了)?如没有,与南泉斩猫本质区别何在?(二者都是利他,一为救他人身命,一为破他人见执)
顺便补充一点,南泉斩猫等这些佛教祖师逆行与男女双修有个前提上的大区别——前者出发点是利他度人(破他人见执等),后者是自利度己(为自己“疾速成佛”)。度人当然可以施设种种方便法,度己则不可以(不然还要戒律干什么)。正所谓,该以何身得度者(不是自度者)即现何身说法。
【贤佳】随喜思辨!佛过去世作商主杀贼,并非只是为了保护五百商人,也是保护恶贼以免他造极重罪业(五百商人中有已证果的圣人)而堕无间地狱长劫受苦,且长时观察思考,除了杀死恶贼,没有其他任何方法可以避免(此时商主没有神通可来制止恶贼),不得已,以悲悯心、惭愧心杀死恶贼,属于菩萨戒的开缘,“于菩萨戒无所违犯,多生功德”,但并非完全清净无过,如佛由此事示受“金枪之报”(硬木穿脚)。如果是出家菩萨有缘必要作杀恶人事,应先舍比丘(比丘尼)戒,否则虽然不破菩萨戒,但破比丘(比丘尼)重戒。详细辨析可参看《一些交流讨论(20190217)·(六)》(http://www.mzhy.org/20190217-2/)。南泉禅师斩猫,虽然破人见执属于利他,但非慈悲救护于猫,也非不得已,所以不入菩萨戒开缘,更非比丘戒开缘。
禅宗祖师示现逆行与藏密男女双修的差别,一方面在于利他与自利的差别,另一方面祖师违戒的逆行本身不教人效学,如没有斩猫破执法门,即特别机缘唯破见执,不破常规戒法。而藏密男女双修法作为法门教人学行,大破戒法,定执不舍,具足四取(欲取、见取、戒禁取、我语取),是为邪门。如《密宗道次第广论》说:“汝可杀有情,受用他人女,不与汝可取,一切说妄语。……非他法成佛,此能净三趣,是故汝与伊,终不应舍离。此是一切佛,无上明禁行,若愚者违越,不得上悉地。……舍去具相明妃,以他方便不能速疾成佛。……禁行之义,谓为得一切如来悉地,故决定应作。……如离贪欲罪,三界更无余,如是离贪欲,汝终不应为。汝受用欲事,但行无所畏,食五肉五露,亦护诸余誓。不应害众生(注:顺则不害,逆则诛杀,三昧耶戒中有十应诛戒),不应弃女宝,不应舍师长,三昧耶难违。由慧方便心,无少不应作,汝无罪莫畏,如如来所说(注:非释迦牟尼佛说,是其密教“佛”说)。”(卷十四)
另外,禅宗祖师有时呵佛骂祖,实是极为依法不依人,而藏密信徒不敢呵佛,更不敢骂祖,其四皈依实是依人凌法。用禅宗祖师的逆行来例比藏密邪行,实是牵强附会,貌似而神异。

(三)
【居士】《心东居士:汉传佛教不当背锅侠》
https://mp.weixin.qq.com/s/Ofv8pgmq1vY8OcT7rc5IvA
(摘录)汉传佛教的佛经祖语以及僧史典籍中,都不存在可以为双修法正名的实例。如果想证明双修法是佛教正法,还是到汉传佛教体系之外去找依据吧。

(四)
【居士】不管水平如何,法师知见排第一位
《禅门子弟今犹在,斩猫锄蛇问双修》(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416201810903195),看了超然法师为燕尘此文点赞,不禁叹息。连评论里一位学噶举的师兄都认为燕尘所举例与双修有本质区别,奈何汉传法师会认可呢?可是讲《楞严经》的法师啊!由此不用揣测,也明白索达吉会怎样去讲《楞严经》了。佛说四种决定清净明诲也管不住这帮人!喇嘛教自成套路,他们永远有自己的理由为破戒开许。
关于燕尘的谬论,贤佳法师交流讨论中已有破斥,就不再写文了。这里想讨论下莲花生的问题,超然法师固执荐举其《觉性》之作,是否合理?有几点供参考:
⒈喇嘛教里无禅宗,摩诃衍大师被赶出西藏是例证。因此不是怀疑《觉性》的法义,是质疑其来源,未必是莲花生所写,没准是抄袭汉传哪位禅师呢!喇嘛教自编自造的密续多了。
⒉莲花生是西藏双修鼻祖、巫术大师,这是有历史记载的。其性力派金刚乘来自印度教,不是佛法!但超然法师为燕尘文点赞,说明他不反对“双修也可能是佛法”的结论。这个知见是让人无语的,即使法师也讲《楞严》。
⒊莲花生的污点不只是双修,他的《中阴》教法可以说颠覆了净土法门,所有临终接引佛都是男女双身,包括弥陀;且在中阴融入双身佛的明光就可以成就法、报、化三身佛,是所谓“即生成佛”的中阴变种。其潜台词是什么?正如书中莲花生所言:“修而成佛的方法谁都有,不修而成佛的方法只我有。”都来学喇嘛密吧,学会这本书,别的不用学,也能快速成佛!这是如假包换的附佛外道,毁人慧命,还有比之更甚的吗?
⒋《印祖文钞》里讲:中阴时接引佛的明光一定是舒适柔和的,强烈的光不是佛光。《中阴救度》里说:不要去光柔和之处,是恶道;双身佛的光都是强烈而睁不开眼的,要迎着强光融入进去。请问诸位:你会信谁说的?这里想告诉大家的是,莲花生有自己的“净土”:邬金净土铜色吉祥山。具体什么样,像不像极乐,您自行研究下。哦!里面倒是很多喇嘛、空行母。
⒌只有成佛才有自己的净土,但释迦牟尼佛说过,在弥勒佛下生之前,娑婆世界无一人成佛。记住释尊教导,剩下的自己思考吧!
⒍推崇莲花生的人会推崇宗喀巴吗?答案是肯定的。宗喀巴《密宗道次第广论》溯其源头,祖师爷是莲花生。但宗喀巴据说生时没搞双修,又严明戒律,延续了喇嘛教的命脉,贡献是有的,当然是对喇嘛教,不是对佛教。宗喀巴被喇嘛教喻为第二佛陀(多听笑话,笑一笑十年少),但生时居然没“成就”,后被追认为“中阴成就”,死无对证怎么证明呢?有莲花生的《中阴》教法做理论支撑啊,中阴双修空行母成佛!喇嘛教人士说宗喀巴去了“弥勒净土”。(就这么个去法?)
⒎喇嘛教里有没持戒且讲法不偏邪的?任何道里都有菩萨度众生,本身持戒好且致力于显教的喇嘛也有,比如大藏寺圆寂的祈竹仁波切,其著作《狮吼棒喝》比较符合经教,比莲花生强太多了!但讲密法的著作也有,因不懂,不推荐。所以说不因人废法,喇嘛教里有菩萨也不会是被鼓吹成莲花生、宗喀巴、索达吉那样的,应该都是名不显著的。
⒏为什么印祖一心致力于净土法门的推广,而对修禅的颇有微辞呢?不保险故。很多修禅者有些境界和见解,未必能了我执之心,一旦认知偏邪,去净土无望,轮回退转是难免的!没把握就不如一心求生净土当生了断。宣化上人、体光老和尚、净慧长老这代人西去后,国内禅宗敢担纲的还有谁?至少目前看不到。单修禅宗,风险的确很大。
综上所述,我不赞同超然法师弘扬莲花生之作,给为双修诡辩的见解点赞。对喇嘛教的法引进,当持慎重态度,应整体看待喇嘛教里的“大成就者”,不能说他讲了90%的外道法+10%的佛法,就认可他。这种知见,我个人认为是错误的!

(五)
【居士】(月悟法师)超然法师还是月悟的好朋友吗?竟然点赞燕尘居士为藏密双修邪法洗白的文章《斩猫锄蛇问双修》。禅门的棒喝只是对个别根利弟子的接引之举,没有像藏密非佛制四皈依、双修邪法那样形成皈依境仪轨与基本制度。不过,蕅益大师也反对禅门的一些祖师的棒喝之举,认为过患也大。
(超然法师)月悟法师我告诉您,我和藏传佛教没有任何关系,但也不会批评他们,我也不批评您。所以,以后请不要再把我和他们扯上关系,这是典型的诽谤。关于双修,我根本就不参与讨论,因为那是他们藏族的事,汉传佛教当中绝对不行,但我也不会轻易批评人家。
(X居士)藏密双修法早就传至汉土、欧美等地,达赖喇嘛也被当今日本高野山总本山迎请讲法、灌顶,可见双修并非只是藏族的事情啊!就像当年的法西斯,已经入侵世界各国了,说那只是德国人的事情,是很荒谬的。
(“Joyce如是”)法义辨析是法师的责任,您不轻易批评,又为什么轻易站队,为提倡双修法的点赞呢?
(D居士)超然法师果然很超然物外,肯直接回应说明心地坦荡。反对汉传里讲双修,但不反对藏族同胞的双修信仰,也算中立。
(心东居士)这位师父总强调自己跟藏密没关系,不参与讨论,然而,如果不是他引用藏密典籍来说法,如果他不给双修法的支持者点赞,又怎么会把他牵扯进来呢?这样的欲盖弥彰,也太低级趣味了吧?
现在很多双修法的支持者拿不出藏密典籍中的依据,就转而到汉传典籍中为双修法找依据,这总要批判吧?比如燕尘就是通过歪曲南泉斩猫之类的公案,企图证明双修法的合法性。这么随意点赞,还算中立的立场吗?恐怕是掩耳盗铃了吧?
(L居士)相当于一个天主教徒反对在欧美给耶稣安排个弟弟洪秀全,也反对天父不时地降神到某个主教身上,但不反对在大清朝那旮旯出来个天父全家桶的太平天国,觉得那也是基督教。
(D居士)比喻太复杂了。只能说,佛教徒对破坏佛教的附佛外道,要么反对,要么认可,装蒜的中立等同默许。
(“汉唐辟邪司”)唐密、东密均无男女双身法,因为藏密是印度旁门左道之“左道密教性力派”,欧美称“怛特罗(谭崔)”。正邪不两立:《成观法师举证: 藏密”活佛”自己都承认有双修法》(https://m.youku.com/video/id_XMzM0MDU0NzgzMg==.html),《成观法师: 密教“佛母”是般若,男女双修非佛说》(https://m.v.qq.com/x/page/a/y/b/a0184yggqyb.html)。
(D居士)很多法师是不错,比如超然法师,讲《楞严白话》很好,个人也有一定修证,不过值藏密肆意渗透之时,很多师父并未意识到其严重性,仍在闷坐西游,自嗨自乐。等到藏密坐大,有谁还会听你显密圆融的白话?都去赞叹双修即身成佛了!破邪显正有碍“和谐”不讨好,但必须有人去做!
(Y居士)我04年上海就接触藏密,上海百分之八十都是学藏密的。那时候,喇嘛一来一个星期宾馆里收个两百万没一点问题,什么神通、女人、抽烟、喝酒、吃肉都跟功课似的。
(L居士)汉传是水,喇嘛是乳,水乳交融后不是水,而是乳,非大工夫——蒸馏——不能得净水。

(六)
【居士】佛门第一“说是非者”,就是佛陀了。《大般涅槃经》上,佛陀不厌其详告诉我们,某某说法是佛说,某某说法是魔说,就是让我们分辨是非的。如果我们不依佛说,不论正邪是非,就是违背佛说了,三皈依法如何兑呢?

(七)
【居士】(月悟法师)喇嘛教宁玛巴(藏传红教)陈健民上师揭秘双修淫欲成道(《喇嘛教上师陈健民的<密宗灌顶论>双修书页扫描上传作为凭证》http://t.cn/AiEuVk87)。沙门月悟按语:喇嘛教(上世纪八十年代改称藏传佛教)将双修邪法列入所谓最高佛法金刚乘(藏密),纯属外道恶法,亦乃藏区传统陋习,是对大乘佛法的严重糟蹋,学藏密之汉人,不可不慎,不然,必断汝慧命也。若渗透中国内地(汉地),必然混乱中华民族(汉族为主体民族)传统礼仪优秀文明,不可不防。
(D居士)诡辩啥都没用。只要把双修邪淫法列为无上法门的,就是附佛外道无疑。不是争论有没有人修的问题,而是法见上这是不是佛法的问题。认为这也是佛法的,破五戒之不淫戒,知见已坏,任你巧舌如簧,口吐莲花,也枉称佛子。

(八)
【居士】应该提倡法义辨析意义上的“法执”
相信很多人都认为月悟法师、贤佳法师、“赏花人”等太执着了,揪住藏密四皈依、双修法不放,非要理出个对错来。那就论下这个执着:
虚云老和尚执着不?就为了一领僧衣,与会的高僧大德不少,不是反对就是默然,只有老和尚一人坚持,请示了周总理才定下来。
印光大师执着不?《文钞》中一再呵斥密教,讽刺那些禅和子,一心教人求生净土,且观点一而贯之,毕生未有改变。
宣化上人执着不?称喇嘛教的活佛为活鬼,用俗话讲:扒拉眼都没看得上。上人批喇嘛教的开示随处可见,弘好沩仰宗就好了,干嘛要多这个事?
成观法师执着不?从不称之为藏传佛教,只叫喇嘛教。管好自门慈恩、贤首二宗就行了,为什么在很多讲经视频里严斥喇嘛教,称之为地球上最恶的宗教?
以上可都是汉传名门正宗的大德,其余的大德还有,用不着一一列举。什么叫执着?念念不忘故,不昧和谐故,唯法为上故。佛法不是人际关系,真了悟实相者,实相里哪有人情可言?唯有直心是真道场。
阿罗汉圣者还有法执未除呢,凭什么三界里的俗人无法执?只要执的不是世俗情见,执的是法义正邪,就是四众的本份。人人默然,虚老也无争,还有袈裟吗?都穿西服、中山装住庙得了。所谓罗汉供应薄,因为只管自己得度与否,那不是大乘作风。平日里总让人发菩提心、大乘心的,遇事却找不到人了,明哲保身,但求自了去了,这样的出家人谁愿意多供养?
现今状况,找一座纯粹不染藏密的寺庙都不是易事,不知宗门、教下的法师们是如何继承并弘扬祖师们的衣钵的。要是没政策约束,有没有会改成喇嘛庙的?我看悬!享受汉地信众供养,暗中偷学藏密,在藏密很多邪法未经汉传四众认可之前,这种行为就类似欺骗。简而说之:信众愿意供养僧团,并没说愿意供养学藏密者。
汉藏一家,那是民族上的,都是一个祖国。法义上是一家,那是你认为,不代表我。法律允许有信与不信的自由,这与民族上的和谐无关。我们必须坚守汉传自己的戒律和法义,有人破坏,就得揭批他。拿天台宗来说,不但拓展了佛教法义,也成为汉文化的组成部分。坚守天台,也同时守护了汉文化。那些没原则引入政教合一喇嘛教的垃圾的,也是对汉文化的破坏。
作为佛子,如果正信汉传,就应旗帜鲜明地支持维护汉传佛教的法师大德们,不但是护持佛法,也是守护我们的文化。模棱两可,暧昧中庸,但求自保,不是正见出家人的行为,虽名无法执,实际有情执。即使不能要求每位出家人都明确表态,至少也不能为四皈依、双修法张目,这应是个底线。
坚持汉传的清净无染,必利益于子孙后代。有争论也仅在佛教法义上,不涉及人身,那么这种为正本清源的“法执”值得提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