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90917)

一些交流讨论(20190917)
(一)
【居士】以下摘自成观法师的《楞严经义贯》:
关于以淫欲而为佛事,有个教派,传授所谓的“双身法”,亦即男女双修,但他们给它好些个很漂亮、庄严、望之俨然的名称,或称之“无上□□”,或称之“大△△”或称“大○○”。不过他们这套修法,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学得到的,因此他们说:“这是成佛法门,是大菩萨修的。大菩萨修到后来,为了疾速成佛,便必修此法,‘在刀口上修’,所以是久修、内行的人才能得窥其奥,并不是刚进去的人或稍微修一阵子的人能有这个‘福报’修此法门。”并且,如果外人问起他们是否有修双身法,他们多半是否认,因为那是“甚深的秘密法门”,不与外人道。

笔者在家时, 曾在美国达拉斯某佛学社待过,那时该社社长常请一位H居士从加州来,此居士即对此教派之法十分推崇、热衷,他曾私下对我们三个社中干部说:“看哪一天,我带你们到拉斯维加斯去看秀——在刀口上修。”且表示:必须通过这一关,才能成佛。

我出家前曾闭关三年三个月,那时有一位很有名的S居士来探我,后并寄给我一位在加州的C居士对他弟子开示的手抄稿,题为《佛法修行者,何时可修禅定》,其中论到修行最后的阶段,亦即他所谓的“证量的阶段”时,他说:“不但要插进去,而且插进去之后还要有乐,并且要把这个乐空掉,这才算成就。” 我当时看了那篇文字,就立即写了一封长信去给S先生,驳斥此说,并举《楞严经》及《圆觉经》等经文说:这根本不是佛法,而且是违于佛法的;佛正法中,不论显教或密教,其“理”与“事”皆无此说;既无此理,亦无此事——释尊在初发心,未出家仍在宫廷中为太子时,即厌患五欲,见诸采女犹如死尸。后于成正觉前,降伏四魔,魔军魔女来扰,欲以淫事相钩,然菩萨身心不动,并予喝斥:“汝臭秽之身,吾不用,汝速去!”魔女羞愧而退。因此,并未见释迦菩萨与魔女交合(阴阳融合)之后而成正觉!

在美国科罗拉多州有某教派之一分支,其教主本来住在英国,后被驱逐出境,才到美国。他在英国时曾娶了一个英国女人为妻(此派教主为世袭,为免断种,教主可娶一妻一妾)。在美国时,此教主不但与女众行淫,且与众多男众行淫,因而其道场中有很多人得爱滋病,连这位教主本人也得了爱滋病,最后且死于爱滋病!这件事情美国政府当局曾插手调查,闹得掀然大波。
某教派有一本书《涅槃道大△△□□法要》其中说:“汝今当观,三界中一切所有皆为两性结合而成,其力用方面等同佛父之阳性体,与其聪慧方面等同佛母之阴性体,两者结合,成为不可分离(悲智交融)之双身合一体。达此双身合体即获究竟道,即大△△也。”此处所谓“佛父之阳性体”指男根,“佛母之阴性体”指女根。

又,什么叫“佛父”、“佛母”呢?笔者有一位高中同学,他很早就学佛,但他后来却学这一教派。有一次他带我去一个佛教文物流通处,此流通处之老板娘也是修学这教派法的,她称我这同学为大师兄,他们彼此很熟。她向他抱怨其派中之某×师,言下十分愤恨。从她的抱怨中,我才知:原来那位×师是他们修双身法的“佛父”,而她则是其“佛母”,然而一个“佛父”并不限只能有一位“佛母”。本来她的“佛父”只有她一个“佛母”,后来他竟然又增加了两个“佛母”,她抗议,但他也不睬她,她一气之下,她说:“我就拿了两支菜刀去追杀那两个,一直杀到门外……。”我这才晓得原来他们的“佛父”、“佛母”是这么回事——还是来“真的”!向来只知道我佛如来正法中所谓的“佛母”,是指般若波罗蜜多,因为“般若波罗蜜多”之无上智能出生三世诸佛,并不是指一个女人跟×师行淫而得称她为“佛母”。真可谓歪理十八条。又,于佛正法中,也没有所谓“佛父”一词,若说有,那就是指释迦牟尼佛之父净饭王。
笔者在台湾有一在家女弟子,她到我这里归依之前,曾在台北某道场学了三、四年左右,共花了三十几万台币。有一天,她听了我讲《楞严经》这一段经文后,泪流满面地告诉我说:幸亏听我讲了关于淫禅之事,因为她以前去的那个道场,也是属于某教派的,她师母曾教她“大○○”法,但因她是未婚单身女子, 所以先修观想,过一阵子再“实修”,“便能成就”。当时她也不知道最后是真的要做那事,“今天幸亏听师父开示,否则……。”唉!若是已婚之人也还罢了,教一个未婚年轻女子令其“以淫欲而证佛道”,实在太过分了!又,此女子若从此沉迷,而频频为人之“佛母”,乃至为众人之“佛母”,岂不沦为妓女一般?!

两年前,有两个道场的女众法师跟我说:有一阵子她们常在夜里(有时在白天)接到一个自称修某教双修法的男众的电话,那人表示他的同修“道侣”出国半年多了,他快“受不了”了,请她们大发慈悲,与他“共修”。此人常这样来电话纠缠,但如果接电话的人是男众,他就不吭一声即挂上电话。如此历时约两三个月之久。

由于“行淫证道”这问题在佛法中是很重大的事,且于末法时期越来越严重、普遍,为欲护持正法,并救护众生出于邪说、邪法、邪行,免堕大苦,应该让此事“曝光”,不应让它再暗地里、半遮半掩地以冠冕堂皇的合理化藉口害人并破坏正法。

(二)
【居士】(月悟法师)北京XD居士留言:关于北京一些喇嘛有辱僧格的言行
很多年前,我经常会路过雍和宫和八大处这些地方,常能够遇到汉藏两地的出家人,他们给我留下的印象大相径庭。汉地僧人给我的印象是端庄自重的,也许他们内心或者私下也是一堆污点,但至少在大庭广众之下是有模有样的,让人望而起敬的。而藏密出家人给我的印象就大不同了——或许是我的因缘如此吧。比如我曾在雍和宫地铁上,在苹果园地铁站外,都曾看到喇嘛公然无耻地调戏女众乘客,丝毫不加掩饰。我的一个师 兄,请了雍和宫的喇嘛,为自己孩子的病加 持,结果那个喇嘛不知道用什么法把我师兄养的一只乌龟咒死了,并说这只乌龟替孩子挡灾了。我们小区曾来过一个汉喇嘛,说是在藏地弄了一身病,落下残疾,回来治病,聊得不错,多了就发现,他是借着病,一边哭诉自己的惨况,一边拐弯抹角地骗钱,说话中听不到什么正法的知见。还有个十年前网络上有名的仁波切知道一个女居士是单身,就死乞白咧要跟她一起回家,女居士无奈同意了,到家以后,这位仁波切发现女居士的父母也在,就非常不高兴,说女居士不信任他,弄的女居士非常尴尬,莫名所以。前两年,有个成都某藏密名刹的重要执事僧到北京说自己是某某著名上师的弟子,得了双修的传承,来北京传法。我认识的一个女居士本来对藏密很有好感,结果她的老公就被这个成都的喇嘛引诱去,要接受双修法的传承,这个女居士怒了,和那个喇嘛辩论,并威胁报警,她老公才退出了。总之,这些年没有哪个藏地出家人给我留过好印象。反之,汉地僧人虽然也有种种问题,但大体来说,我认为还有不少堪为依止的好师父。包括雪相法师,如果他放弃对藏密的偏执维护,我依然认为,他是有着大乘正见的师父。
(“屋顶十字花”)穿着红袍的人=藏传喇嘛?其实毫无疑问,穿着僧服的不一定就是出家人,就算是出家人有些也是一肚子坏水,这种现象无论在汉僧和藏僧里都有,但不能因此就否定全部。汉地大和尚破戒身败名裂就要藏传背锅么?难道不是他们自身修为不够,没有明心见性,高高在上却德不配位?祸首只是心中的欲望。
(D居士)为什么要对那些汉喇嘛加以小心呢?因为学了藏密人会变坏,“汝可杀有情,受用他人女,不与汝可取,一切说妄语”。本来学汉传持戒问题还不大,学了藏密却可以破这些戒。瞋心变重,贪财贪色,妄语成习,都成了度化人的方便法了。这样的人甭说佛法,做人都不值得相信。根本上说,仍是法的问题。

(三)
【居士】《黄教真的很黄。看看喇嘛们的所谓阴阳双修吧,完全是在践踏妇女权益》
http://www.bskk.vip/thread-199738-1-2.html
《看看喇嘛教是如何增长无漏智的!》
http://www.bskk.vip/thread-2673939-1-2.html
《破斥索达吉为喇嘛双身法与诛杀法的辩护》
http://www.bskk.vip/thread-325427-1-2.html

(四)
【居士】连男女双修都信的,缺乏做人的理智
《密宗道次第广论》是难读的书吗?你把咒语及套用的佛法名词放一边,不就是岛国片的文字版么!还有啥地方不懂的?陈健民上师已细致帮你诠释了。比如为了金枪不倒,就必须吃肉炼拙火,选12-20岁之间的女孩,更容易成功像道家讲的吸精。
不灌顶不让看?都啥年代了还迷信?《曲肱斋全集》是公开出版的好吧?上师不让看?“吾佛无秘传之法,一人如是说,万人亦如是说。关门塞窗,外设巡逻,只许一人入内,而且小语不令外闻,此道焉有光明正大之事?……有私相传授之秘诀,即非佛法,即是魔王外道。”(《印祖文钞》)
大成就者才能修的?大成就者就可以奸淫未成年少女然后自己成“佛”?女士的下场就该是炉灰渣?这是人还是畜牲干的事?不用问谁够不够资格修,也不用问有没有人在修,只需问这是不是人类该干的事。这是常识问题,不是佛法问题,虽然有魔子魔孙冒佛教之名披上人皮做邪淫坏法之事。修行在人格,不需要找什么理由,不需要什么高深的法见,生在这个社会,总得先遵纪守法,做一个正派的人。行为规范符合人类公认的道德标准,而不是假高不可攀之名做道德标准鄙烂的事,那是人中败类,不配讲什么佛法。
可用简单的标准初步衡量法的正邪:正法必然不坏世法,连世法都坏的也必然不会是佛法。当见到乖异于人间伦理道德法律的“自益”之法时,信与不信,先摸摸自己的良心。

(五)
【法师】关于喇嘛教上师在全国各地城市浑水摸鱼搞鬼神巫术行骗及搞宗教渗透的情况,附件里的学术文章有所分析,可供参考:
《佛教信仰私人化和私密化的根源及治理——以朝阳“仁波切”现象为中心》(李华伟)
https://kns.cnki.net/KCMS/detail/detail.aspx?dbcode=CJFQ&dbname=CJFDLAST2017&filename=TSZM201706012&v=MjU0MzN5SGhXN3ZCTVQ3Ulk3RzRIOWJNcVk5RVpvUjhlWDFMdXhZUzdEaDFUM3FUcldNMUZyQ1VSTE9mYnVkcUY=
(摘录)2015年,部分媒体报道了北京市朝阳区有30万“散养”的仁波切新闻,其中不乏炒作之嫌,尽管有关方面及时辟谣,仍引发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对于如何看待横空出世的朝阳仁波切现象,各界人士有不同的解读。在笔者看来,朝阳仁波切现象正是佛教信仰遭遇现代性而产生信仰私密化的典型案例。
从本质意义上讲,神职人员是个体信仰的“助产士”、“引导者”,而绝非神灵本身。信仰私密化,将人们对宗教的信仰转化为对个人的信仰和崇拜。信仰神灵,变成了信仰个人,信仰的对象由神变成人。神职人员可以成为信仰的对象,可以成为神的化身,甚至成为神自身,供人膜拜。朝阳仁波切事件所表现出的对蒙藏佛教高僧的想象和个人崇拜,是信仰私密化的典型案例。
私人化和私密性的信仰,追求的是个人功利主义的世俗欲望的满足:一则,不涉及道德,甚至是不道德的;二则,信徒之间没有联系或者形不成公共交往,因而与公共秩序无关。
信仰私密化造成信仰权力寻租现象,即僧人为社会地位较高的信徒举行单独的仪式活动,换取信徒对僧人世俗地位的支持或帮助。在这种情况下,信仰没有超越世俗,反而与世俗混杂,甚至利用神灵来完成违反世俗道德伦理的世俗愿望。在信仰私密化的情况下,信仰没能成为对世俗功利主义和个人主义的克制和超越力量,反而成为世俗功利主义的个人主义的帮凶。在朝阳仁波切事件中,个体信徒追求的是获得加持,是个体身心康泰,是向内探寻的个体灵修,信徒之间形不成超越信仰的社会交往网络,更不可能形成公共交往伦理和公共理性。
私密性的信仰,从本质上来看,是对神职人员本身神通的信仰,而非对宗教或神灵的信仰,势必走向神秘主义,其信徒要么形不成一个信仰的共同体而只是一个个孤零零的个体,要么形成一个封闭的团体。由此,造成了一个与社会隔绝的生活方式和生存格局,导致社会群体之间的区隔和断裂。
私密性信仰的危害,从大的方面来说造成个人崇拜、对社会产生冲击和破坏,从小的方面来说则是禁锢思想、禁锢身体,造成信徒身心的不自由和桎梏。一些宗教人士能够借助宗教或信仰团体力量来从事反社会的活动,也正是其将信仰之公化为个人崇拜之私,绑架信徒且将信仰工具化的结果。这说明,信仰未能发挥维系好社会的功能,有时反而成为世俗不公平现象不道德的遮盖者,成为极端个人主义者的帮凶,成为公共秩序和好社会的破坏者。唯有认识到私密性信仰的陷阱和危害,才有可能走出这一道坎,让信仰成为公共精神的培育者和呵护者,成为公共秩序的维系者和守护者。

(六)
【法师】《昌列寺“嘎玛仁波切”如何贩卖迷信疯狂敛财》
http://www.bskk.vip/thread-2935025-1-1.html
《重密轻显必定导致重师轻经、视师如佛》
https://mp.weixin.qq.com/s/pCGp9i6PT16y_fT9Gs8YRg
《印度教的上师崇拜——很像藏传佛教》
https://mp.weixin.qq.com/s/uXniQKg4jRdGyU8x8shqxw
《印度教的本尊修法——和藏传佛教很像》
https://mp.weixin.qq.com/s/2s0q7CfIHJgx2aT8W14pZg

(七)
【法师】虹化的问题我研究出头绪来了,相关资料发给您。顺着这个线索往下挖,就能把喇嘛教的虹化问题搞清楚。
《西藏苯教的虹化身》
https://mp.weixin.qq.com/s/hbETI7xfMtkzIBlVYW0fmQ
《七赤天王时期的吐蕃本教》(才让太)“中国知网”下载链接: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CTRC199501005.htm
(摘录)对于藏学界来说,“七赤天王”并不陌生,它是指吐蕃王统的第一代至第七代赞普,因他们的名字中均带“赤”字而得名。这七代赞普的具体生卒年代尚无法确定,大约在公元前4至公元前2世纪期间。
佛本史籍均记载此七王均升天而去,未留尸于人间。这个记载也与本教教义有关。
对此,本教徒有两种解释:
一种认为在本教的三界宇宙观中,天界又可分为十三层,每一层都居住着不同种类和层次的神灵,他们靠天梯下凡和升天,七赤天王正是从天界下凡来救度人类的,他们在人间完成自己的功业后就顺天梯升天,让作为其子的下一个神灵下凡救度人类,故他们都未在人间留下他们的尸体,因此称他们为“七赤天王”。只是因为七赤天王之后的止贡赞普因与洛昂交手,误断天梯而未能升天,这才开始了吐蕃赞普尸留人间的历史。
另一种解释认为,由于七赤天王均是虔诚的本教信徒,并是本教密宗吉邦桑巴的修炼者,因而,他们均因苦修而悟真谛,最终皆成虹身而去。

(八)
【居士】(月悟法师)出家择师至关重要,若其师知见错误,又提倡落实到人的四皈依,会坏人慧根,还不如在家学佛学习佛言祖语。若其师虽有知见错误,但提倡佛制三皈依,尚有挽救余地,您依佛说不依师说就好!
(D居士)非常赞同月悟法师观点!必须坚持只有三皈依,四皈依站不住脚。深圳大虚法师也反对四皈依,认为至多算专门摄受藏人的方便法,不是佛说,乃自创,弊端多多,不宜提倡。明明三皈依合理合法且足够,非妄推四皈依,突出上师,搞个人崇拜。作为居士,说句诛心的话:赞同推广这个的,不潜怀私欲才怪!

(九)
【居士】(月悟法师)藏密四皈依是人的问题,也是法的问题
问:我主修藏传佛教,藏密四皈依其实也与汉传唐密四皈依一样,也解作真如实相法。您所言藏密落实到人的四皈依,是人的问题,不是法的问题。
答:藏密四皈依既是人的问题,也是法的问题。关于法的问题,藏密先祖莲花生提倡实践双修邪法、淫欲成道(列入所谓最高佛法金刚乘),违背佛所说法。如果没有法的问题,怎么会保留双修邪法?活着的上师仍然认同甚至有实践双修淫欲成道,又是人的问题。藏密宁玛巴皈依境将藏密先祖莲花生双修合像置于皈依境中央,佛陀让位,本身就是落实到人的四皈依的具体表现。藏密落实到人的四皈依,明显违背佛制三皈依,我汉传佛教正信正见之僧俗弟子必须坚决抵制。
复问:这个先别谈。您所谓的抵制是企图通过国家公器消灭藏传佛教吗?
答:消灭或将藏密立为邪教,月悟也反对,因为藏密为藏族人所全民信仰,在藏区,藏密杂邪也不成其邪了,应当尊重藏族人的信仰选择,也合乎国家民族政策。仅出于维护国家主权考虑,政府也不会将藏密列为邪教,请您放心,也别想乘机诬陷月悟。月悟对藏密的态度是并不全盘否定藏传佛教,仅否定藏密邪法部分(非佛制落实到人的四皈依、外道双修邪法)。月悟所谓的抵制是分区而化。藏传佛教(应称喇嘛教)可以作为藏区地方民间宗教,四皈依也罢,双修也罢,可以作为藏族人的一种传统习俗予以尊重,好比有的少数民族可以公开裸浴、走婚,但是,不要渗透汉地破坏汉地传统文明就好。
问:佛教文化是外来文化,不是我中华故有文明,可否说也是对汉地传统民族文明的混乱?
答:佛教文化已经吸收并成为中华传统文化文明的组成部分。民族文明不是单一的文明,也有吸收外来优秀文明的文明,但绝对不能吸收外来文化或习俗的糟粕,否则,就是混乱、破坏自有的文明。
(B居士)连藏密粉也认为“喇嘛教”一词含贬义,可史上称“喇嘛教”的时间长于藏传佛教的称谓有多久?总不能否定历史吧?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未变更名称前的喇嘛教,对中国历史进步的作用好的多还是坏的多?以现代标准衡量,对藏族人民的影响是积极先进还是野蛮落后?如放任这样的宗教蒙昧国人,进步还是倒退?
(月悟法师)问:您主张汉、藏传佛教分区而化互不干预就是彼此尊重、团结,汉传佛教归属汉地汉传佛教传统弘化区域,藏传佛教归属藏传佛教传统弘化区域。请问藏传佛教传统弘化区域指那些地方?
答:请您参考重庆民宗委官网发布《为什么要对藏传佛教在内地的传教活动加强管理》一文指出“藏传佛教传统弘化区域”:“史上藏传佛教主要传播于藏区和蒙古地区,现在西藏和四川、青海、甘肃、云南藏区仍有广泛的群众信仰。由于元、明、清各朝中央政府在当时历史条件下对藏传佛教采取的特殊政策,内地个别地方也建有规模不等的藏传佛教活动场所,但影响有限,形成了藏传佛教信仰群体在藏区、汉传佛教信仰群体在内地的基本格局。”

(十)
【居士】是人的问题,还是法的问题?答曰:既是人的问题,也是法的问题,但追根究底是法的问题。不管是藏密的双修还是瑜伽性丑闻,其实都来源于印度教的性力派思想。
《纪录片〈比可拉姆〉揭开瑜伽大师的弥天大谎》
https://www.toutiao.com/a6736131297585955342/?timestamp=1568430888&app=news_article&group_id=6736131297585955342&req_id=20190914111448010014026101256C57CE
《瑜伽争议:性丑闻冲击下的全世界都市白领圈的健康教育和身心教育》
https://m.toutiaocdn.com/i6736284296333492749/?app=news_article×tamp=1568441140&req_id=2019091414053901001404704311216299&group_id=6736284296333492749
《性力派》(搜狗百科)
https://baike.sogou.com/m/v7370958.htm?rcer=h9PEmkTxCgGVEtmX
性力派,顾名思义,其教义就是对性的崇拜,其修行的具体方式就是轮坐杂交。而印度教寺庙中出现的诸多年幼的圣女,藏密喇嘛教双修中对双修明妃极为严苛的年龄要求,基本都是未成年的女童。两者的真实目的不过是女童骨骼柔软,可以完成很多成年妇女不能完成的高难度性交动作。藏密的轮坐杂交,与瑜伽大师的性丑闻,皆是来自印度教性力派教义性崇拜理论的实操而已。
印度82%的人口信奉印度教,印度的强奸事件频发,被称为“强奸之都”,平均每13分钟就有一名妇女被强奸。这已经给印度带来了很多严重的社会问题,也有损于印度的国际形象。
有鉴于此,希望有关部门能严格管理藏密和瑜伽在内地的泛滥传播,防止印度社会悲剧在中国上演。

(十一)
【法师】藏密兴,家国衰。曾经强大无比纵横天下征服世界的蒙古族就是如此,望以此为鉴!
【贤佳】说“蒙古族就是如此”,有明确凭据吗?
【法师】请参阅大元时期的喇嘛教和大清朝是如何从根子上去弱化蒙古族的资料就可知道了。

(十二)
【居士】《藏传密宗,千年之恶》
https://mp.weixin.qq.com/s/fMQo-AhsjwXXb7Juu-Oi-Q

(十三)
【沙弥】按佛法来说,藏密主要传承于西藏苯教加印度教性力派,以及晚期印度佛教部分佛理。现在藏密基础可能佛理多一点(也有一些偏邪,如四皈依、伪中观),但上面主要是苯教、性力派内容了。虽然里面有部分佛法,但不能称之为佛教,毕竟F轮功、心灵法门等邪教也有一点佛法存在。所以藏密应该就是附佛外道,实质喇嘛教,属于西藏特色地方宗教,非佛教。

(十四)
【居士】(B居士)这几年,花费了我太多时间劝一些被邪密洗脑的人,成功率不到一半,且都是自己已有所反醒和怀疑的。更多则是被骗财骗色下蛊威胁导致生活不正常的,知道的实例太多太多!像这种貌似死忠的初级喇嘛粉,她所讲的理由我听得耳朵起茧子了。女士本来易感性,学了喇嘛教还能拔出腿来的没几个。人身难得,光阴似箭,就这样浪费掉了!我也初学,一度想搁笔不说了,已明白什么是正法,潜心自修多好!但喇嘛教害人罄竹难书,仍不断有往坑里跳的,如之奈何?只有依靠月悟法师、赏花人等护法大德,真正从法义上破析掉藏密外道,高树正法大旗,才能挽救更多人慧命。我个人只能随缘,遇到会劝,劝不了随他去!
(L居士)双修就是破佛戒,破佛根本戒,无论你前面修证到什么级别,堕落就是堕落。吃屎就是吃屎,不因为你前面努力修炼了更强的消化能力,吃屎就变成了一件正经事。智利被困地下33天的矿工不得已喝尿求生是无奈,在地面上的人喝尿求长生是傻。
双修不是“不能随便修的”,是“根本不能修的”。以要言之,淫欲双修就是学佛修行者的断头台。别的都闭嘴不要讲,就说这一个念头,认同就退下,以后不要上当踩坑;不认同,那就是“好言难劝该死的鬼”,只送一句:末了一定要忏悔!
(G居士)我也学过多年藏密,这么跟你说:如果以后上师让你跟他双修,或者让你把家人、女儿供养给上师,希望你要对上师有信心,一定要去跟上师双修,让你女儿也去跟上师双修。你不愿意?那你这是对上师没有信心,上师乃是佛菩萨化身啊!小心掉金刚地狱啊!

(十五)
《对藏密四皈依、双修法狡辩的系列辩破》

对藏密四皈依、双修法狡辩的系列辩破

(十六)
【沙弥】持有男女双修、四皈依为佛法的出家人,修行精进且持戒严格,支持但未修过(觉得自己不够资格),发心求生净土,可否往生?
【贤佳】破见污心,戒不清净,尤其认为阿弥陀佛也有明妃,是谤佛谤法,大概难以往生净土。

(十七)
【居士】大虚法师:不说四众过,须破四众恶
不能僵化错解“不说四众过”,特别是在“羯磨法”目前已经基本丧失效用的时候。
根据经义,所谓“过”,一般是指比较轻的错误;但“恶”,就涉及到“杀盗淫妄”四根本,涉及到害人乱法、断人慧命,那么就不能不说了!所以不对外乱说“四众过”可以,但必须要破除“四众恶”,否则佛法岂不成了纵恶?佛陀岂不成了包庇犯?可能吗?
出家而没有正信正见,不懂老实修持,那么还不如一个明理的普通人!在家而有正信正见,懂得老实修持,那么就不会比任何人差!所以出家或还俗都可以,都是因缘,都是佛陀允许的自由选择,但“正信正见”和“老实修持”才是核心,没有这个,无论在家、出家,都是扯淡!

(十八)
【居士】月悟法师在他的微博上说:在破斥藏密邪法部分(非佛制四皈依、外道双修邪法)方面,在当代汉传佛教中国内地的僧界,可谓首推月悟与贤佳法师破斥得力。又说:破斥藏密邪法,重振汉传自信,舍我其谁?!
《重振汉传自信,舍我其谁?!》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510871460102z7lz.html
当有居士对此有疑义时,月悟法师解释说,如此当仁不让是为了保护别的破邪法师。有的法师只是引用了他的观点就被赶出寺院了。
看了月悟法师的博文,一方面感佩其护法护教的精神,另一方面对某些寺院的做法非常不解和伤心。
藏密中的邪法部分,如四皈依、男女双修等,严重违背佛陀正法,乃是附佛外道邪说,而且违反国法刑律、政府藏密传播属地化的规定以及各地出台的禁止藏密在内地传播的规定,内地汉传寺院、汉僧修学弘扬藏密本来就是违法违规的。月悟法师和别的汉传法师破斥藏密邪法,护持汉传正法,正常法义辨析,何罪之有?
月悟法师多年前发起“法华义辩”,破斥藏密索达吉篡改《法华经》,逼得索达吉不得不尴尬认错道歉了事。谁曾想,赢了“法华义辩”,却得罪了索粉,有索粉告到当地有关部门,给了悟法师所在寺院很大的压力,逼得月悟法师不得不离开寺院,从此浪迹天涯,四处云游隐修,成了一名流浪僧人,靠弟子供养生活。但法师依然在网络上继续发声,通过法义辨析破斥藏密邪法,为此遭到不少喇嘛粉的谩骂和威胁。
真理越辩越明,法义辨析古已有之,就连藏密也有辩经的传统。法义辨析即使说错了,也宜包容,何况月悟法师有理有据。
现在汉传佛教界遭到藏密严重侵蚀,近八成汉僧信学藏密,汉传佛教日益藏密化、邪教化,戒律弛废、道风不正、教理不通、少人弘法……,汉传佛教面临灭顶之灾。正需要有众多的汉传法师挺身而出破斥藏密邪法,抵制藏密渗透,护持汉传佛教,树清风,立正气,赶走歪风邪气。如果很多汉僧能像月悟法师一样,护法护教,敢于直言,汉传佛教又怎么会到今天这般光景?
相关部门宜出台政策,保护佛教正常法义辨析,纠正有关部门和寺院的错误做法,保护月悟法师和其他破斥藏密的法师人身安全和正当权利不受损害。期待法师们能早日重返寺院,期盼汉传佛教的春天早日到来!

(十九)
【居士】(“静心看佛”)《为了批索八宗,又跟人杠上了》
https://mp.weixin.qq.com/s/7K3aK0Z2fzCTJEeqyShh3Q
《广东六祖寺大愿法师汉藏双修、见行混滥问题》

广东六祖寺大愿法师汉藏双修、见行混滥问题


《诸多汉喇嘛倒向达赖的原因分析》

诸多汉喇嘛倒向达赖的原因分析


《关于界诠法师随顺法藏法师信许藏密的忧思》

关于界诠法师随顺法藏法师信许藏密的忧思

(二十)
【贤佳】我有事情想联系界诠法师,不知您是否知道他的联系方式并方便告知我?
【法师】我看到了你们《关于界诠法师随顺法藏法师信许藏密的忧思》的文件,我认为这样的文章没有意义。他们两个人是老朋友,这些以前的来往没必要成为一种站台的标志。我也见到法藏法师,也听过法藏法师的课,我就成为“随顺法藏法师”了?这种逻辑确实可笑。
你们这种到处寻求同盟与站台的作法,非要引起汉传与藏密的对立,对于佛教有百害无一利。今天的佛教缺乏建构,大家要对汉传佛教人才的成长、教法的弘扬努力,这种不断地批判、树敌,对于佛教没有益处。
以后没必要与我发信。
【贤佳】居士所写文中内容并非这样的逻辑。界诠法师与法藏法师关系非同一般,关键界诠法师公开发文承许藏密四皈依,月悟法师公开发文对界诠法师质疑(居士所写文中有链接),可能界诠法师宜作回应澄清。
藏密邪见邪法对汉传佛教的侵蚀破坏非常深广,很多教界的人没有意识或回避认识乃至刻意维护,使得问题更显严重。我随缘随力作些提醒、呼吁,不敢奢望效果如何,只是于心不忍,作则安心。
您说“今天的佛教缺乏建构,大家要对汉传佛教人才的成长、教法的弘扬努力”,怎样缺乏建构?宜应怎样努力呢?
乐意得到您具体的指教!

(二十一)
【居士】(B居士)界诠法师好像是中国佛学院第一届学生,当时刚出家,国家也刚刚将喇嘛教改名为藏传佛教,所受影响挺大。再者1991年界诠法师最开始回平兴寺打算隐修,此时台湾的法藏法师建议界诠法师办个班,于是1992年“普隐学堂”就有了,界诠法师开始培养僧才。但受整体佛教氛围影响,界诠法师也没有接触过喇嘛教,所以认为是藏传佛教。我听他2001年念佛开示以及2011年左右的开示都是称呼藏传佛教,但是并未迷信,这几年界诠法师可能有了一些改变,不知对喇嘛教问题有没有认识到。
(D居士)佛学院出来的法师对藏密的知见,如果让我投票,90%是否。不怀疑这些法师品行和发心,只说这个错谬知见。这问题出在佛学院教材上,全一个模子。界诠法师是宏扬律宗的名师,对四皈依破三皈依都没感知,因佛学院早被渗透了!个人经验:不用问佛学院毕业的法师关于藏传问题,他们只学过一个答案。
(H居士)是的,就是教材问题。到哪个佛学院上学,都学《菩提道次第广论》,作为基础教材使用。这个非常可怕。
我知道一些外国奶粉销售商如何在中国市场销售的。他们一开始会免费赠送一袋奶粉给产妇,于是很多小婴儿生下来喝的第一口奶就是用他们的奶粉冲的,一旦孩子习惯了这种口味,之后再给孩子换别的奶粉,孩子由于先入为主,就只爱喝这个牌子的奶粉。佛学院的基础教材《菩提道次第广论》就好像这个婴儿喝的第一口奶粉,一旦学僧接受了《菩提道次第广论》的知见,就很难再纠正过来。

(二十二)
【居士】(心齋老蔣)寂静利于自修的乡村寺院与度生方便的城市寺院之间应该建立更加紧密的合作关系。居士出家,更可能是被城市寺院所接引,但是出家修行在早期主要是自修阶段,也许应该进入寂静的乡村寺院修行,等到可以弘法利生的时候再到城市寺院弘法。偏僻的乡村寺院养活自己很难,城市的寺院不利于修行,最好通过上下院的关系结合起来。当然,这一点涉及体制问题,不好解决。
(月悟法师)汉地的利于静修的乡村小寺生存困难,还有来自寺院所在地的乡村级领导的指手画脚。寺院不能给当地人带来短期经济利益,有的乡村领导甚至会提请职业经忏僧接替寺院住持之位,住持修不修行都不重要。大寺院接管小寺为下院,下院被侵权,也难出面做主,因为各自归属互不隶属的宗教部门及佛协领导。
(心齋老蔣)您说的就是弟子说的体制问题。如何将城乡寺院的资源统筹,而又可以突破目前的体制限制,是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月悟法师)沙门月悟饱参汉地各寺,适合静修的小寺其实不少,多沦为乡村老年娱乐场所,或为白衣伪居士所占据。欲建静修小寺,您必须有市一级的领导护持,否则难以生存或已经变质。台州有一座适合静修的小寺,月悟住过四个月,以前经常有当地的村干部捣乱,时任此住持的某法师,与市长熟悉是老乡,直接打了一个电话给这位村干部“你再捣乱,滚蛋”!立刻消停,从此该寺平安。不过,万一以后换了护持该寺的市领导呢?!

(二十三)
【居士】《有偿推销虫草,帮罪犯假释,失察宗教造佛,武汉市委原常委被双开》
https://m.toutiaocdn.com/group/6737094442647290382/?app=news_article&timestamp=1568610491&req_id=201909161308100100260770892A32E8DA&group_id=6737094442647290382
(摘录)违反工作纪律,贯彻落实宗教事务管理法规不力,对辖区内违规建设宗教活动场所、宗教造佛失察失管,造成恶劣影响和重大经济损失,负重要领导责任。

(二十四)
【居士】(月悟法师)宁可支持政府限制佛教寺院活动,也反对藏密非佛制四皈依、双修邪法渗透汉传佛教寺院。什么时候,和尚都可以公开双修结婚,真正的大乘佛教僧团就灭了,这样的“佛教”信它干嘛?!还不如中国道教全真派,他们还主张出家远离淫欲修道呢。
(H居士)完全赞同月悟法师的看法!政府限制的是传播藏密邪法和其它邪师邪教的非法宗教活动,对合法宗教活动,国家是保护的。《宗教事务条例》上写得很清楚:打击非法,保护合法。只要能保护汉传正法,正信佛弟子愿意接受并配合政府的限制。
(月悟法师)上梁不正下梁歪。藏密双修邪法已经广泛渗透汉传佛教各大寺院,并为诸多方丈所认同甚至暗中实践双修邪法。前会长因藏密双修邪法而下台,其下属的僧官(中国佛协副会长、常务理事及省、市级佛协会长、副会长)有此问题的必定不少,寺院僧团内部无法解决,沙门月悟支持政府相关部门介入,有问题的及时撤职查办,选举正信正见的正统汉僧上去。(https://pan.baidu.com/s/1NdHpOGkFDwfbmWdJJglqIA 提取码:1997)
(“所有教授”)月悟你大概不懂佛教的戒律吧?具戒有粗恶罪,不能向未受具戒人说,除非僧羯磨。你要真想揭露,好歹也组织一个僧团羯磨一下,然后再说。就这么毫无事实依据,也没有任何逻辑的瞎推论,最终结果就是拉着全体僧尼一起变成裤裆里的黄泥,是屎不是屎的,你自己都说不清楚了。
(D居士)月悟法师明确反对四皈依、双修法,是评论中藏密粉反对之因,并不是行不行羯磨法的问题。像XC那样,在会长位置上多呆一天,都可能让受害者增加,谁有能力对他行羯磨?又谁有能力保护受害者?恐怕说这些的当时仍在跪舔那!迷信于“依师法”,想让大事消弥于无形?不能不要佛法,但首先得要良心!

(二十五)
【居士】严把资格审查关,杜绝假和尚
《对于这样的僧人,绝对不可以去供养护持!》
https://mp.weixin.qq.com/s/0n26VG8iaZ3Os5C_ehjrxQ
(摘录){有老婆、孩子的假和尚能够顺利拿到资格证,没有老婆、孩子的单身僧人反而拿不到资格证,对此我的同学是挺郁闷的。}
看了这个有些伤心。这些假和尚其实就是末法时代穿僧衣败坏佛法的魔子魔孙。现在这种假和尚不少,败坏佛教的戒律,导致道风不正,佛教清誉受损。
希望有关部门能严把僧人资格审查关,纠治靠假户口本、制造离婚假象蒙混出家、骗取佛教教职资格证的人。建议有关部门对今后欲出家者进行出家资格审查时,与民政部门合作,直接上民政部门的数据库查询此人的婚姻状况。另外,希望各地寺院加强对僧人的管理,对于那种经常夜不归宿或外出太多的僧人,以寺院戒律和规章进行严肃处理。如有证据证明该僧人确有配偶,即可开除,并向有关部门举报,取消其教职资格证。对明知有问题,还包庇破戒僧人的负责人,可连坐,一起严肃处理。

(二十六)
【居士】今天我给五台山**寺客堂微信汇款供养三宝,结果客堂给我回信息说:“您好:客堂微信不再使用红包、转账以及扫二维码等方式收款。如果您想汇款,我把银行账户发给您。给您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以前某些寺院通过僧人、居士个人微信账号转账、红包等方式收取供养款,容易造成财务管理漏洞,引发商业化和佛门腐败等诸多问题。现在看来,有关部门已经加强了对寺院财务监管,令人欣喜!

(二十七)
【居士】我看了你发的所有的邮件,有些还在网上查询了一些相关资料,感觉你选择的这个佛教界怎么比我们俗世的世界还要复杂混乱吓人呢?你这样的人生过得是不是太累了?也许在俗世大学里当个教授,做个研究佛教的专家可能会更轻松些吧?为何要这么为难自己呢?你的对手们太过强大了,你能扭转乾坤吗?改变佛教界的现状或未来?
【贤佳】五浊恶世,末法时代,难免如此,但是无常浮幻,依道行义,随缘尽力,功不唐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