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90913)

一些交流讨论(20190913)
(一)
【居士】《某些”佛教徒”的神逻辑》
https://www.jianshu.com/p/902089a19378
(月悟法师评论)刚才看了心东居士这则随笔,观点与月悟此前的对此的观点一致,不谋而合。前会长的身份相当于古代的大僧正,教界老大,其破戒无法通过寺院僧团内部解决,因为他本人就是寺院老大,没有赶你出寺已经对你很客气了。依大乘佛经《大般涅槃经》佛陀相关开示,完全可以通过政府公器(王臣)解决。不能说修习藏密的人破戒都与藏密中的双修邪法有关系,但仅从犯罪学的角度讲,落实到个人,前会长破戒绝对与藏密双修邪法有极大的关系,比如,他挂羊头卖狗肉,不弘扬有佛制三皈依清净传承的汉传佛教教义,却在寺院大力弘扬导归藏密金刚乘(核心内容就是双修邪法)的“菩提道次第”,利用藏密依师法(落实到人的四皈依)、双修邪法诱迫女弟子邪淫,举报材料有相关真实内容。以“前会长”的在教界的显赫身份,暗中与海外藏密领袖dalai喇嘛接受双修灌顶也有可能。
(D居士)XC出事100%与藏密有关。道理很简单,汉传、南传里皆没有让弟子奉献身体的依师法,更没男女性交的成“佛”大法,只有藏密独一份。XC恶行的实现条件必须以依师法为基础,让女弟子奉献色相供养(宗萨仁波切承认可用身体供养上师)。否则如汉传讲依法不依人,有一次就被举报了。
(J居士)面对审训可能要交代真实了吧?如能向全国佛弟子真诚忏悔,挽救至今还说他是被冤枉的其弟子们,应是有效减轻其罪过的方法。

(二)
【居士】从XC与藏密的关系谈起
说一个人好,那他小时候捡一分钱都交公;说一个人坏,小时偷过一枚鸡蛋都算上。这种评价方法不留余地,过于极端。人的转变并非一下子,是个渐进的过程,俗话讲:时间会改变一切。评价XC也是如此。客观讲,也许他没太深修为,但当会长前也没什么劣迹,是佛门中的有一定口碑的法师。他至今日地步,与修藏密外道法脱不了干系。修藏密者不但不用持显教的大戒,还要处处破汉传戒律以证“色空不二”,这是导致XC破戒、腐化堕落的重要原因之一。
网上有栖霞寺传真法师文章,论述XC的官僚作风,乘飞机不走贵宾通道都不高兴,自言是副部级,够坐头等舱。传真法师回忆:那时即觉得佛教界要玩完,居然这种人当会长。另外一次是去佛协找XC签字办批文,赶上XC请客,现副会长坐陪,久等不见,坏规矩硬闯,惹翻一屋食客。从这两件事看,XC那时已腐化堕落,身上并无大德之气,他做会长就是为当官。
另一角度看,XC开了微博,但两、三年间竟有三万多条博,平日哪有时间修行?后来知道是龙泉弟子代劳。作为一位法师,他默许这样做,是有一定犯戒嫌疑的。另外从内容看,几乎很少引经据典,多是心灵鸡汤,令人不可思议。也正是看了几眼他的博,就再没关注过,实于佛子修行无切实之益。
古时的大德,出来做“僧官”的大多是堪为帝师者,能给帝王将相讲法,品行修证能为天下楷模。现时代制度不同,当了僧官有更大的地位权力与财物的支配权。XC应该是借其师父关系走捷径上来的,上位后在国内外大肆开办龙泉道场,忽悠高知人才出家,无一不是耽于名。这倒也没什么,汉传里讲出家人四大皆空,如果仅贪点名闹不出太大事来,可这时他遇到了喇嘛教。
据“心密”一派元音老人讲:密教里咒语手印有记载的至少有2700种以上,都能有实际感应。但如果我们读过几本汉传的大经,应当明白绝不可能都是佛说,其源头不是印度密教就是西藏苯教。左道密教里确实有用下蛊摄受人之法,当然这得具备一定条件,一般不学藏密的不会感染。但如果自己往上撞,灌顶、磕头、发誓、供曼扎、祈请鬼神本尊、吃甘露丸、念邪咒,着道的概率就很高了。你抱着万分虔诚祈求与外道相应,磕头时信息场打开,外道上师就能做法遥控你(陈兵教授《三乘禅学》)。到时神识已熏昏昧,说男女性交是佛法,肯定不会再反对。
日常法师如果不修藏密、不拜D赖,可能也是位好法师。XC虽然贪名,不学藏密也不会有那贼胆淫乱伽蓝,要知道经戒中有明文,果报凄惨,真正学汉传的都知道佛是实语者,没人敢做这种尝试。也是宿世业力吧,偏XC与喇嘛教有这段业缘。而D赖这个封建农奴主、邪教头子,他用的分裂祖国、攫取权势的办法就是政教合一,为此不择手段发展信徒是首选。XC的位置就是渗透大陆扩大信徒群体的最佳目标,事实也证明了XC与D赖弟子勾结,在国内道场疯狂推广D赖为宗主的格鲁派的《广论》。
XC也许是受了蛊毒,或者是乱学藏密迷心入魔,可能为早日成藏密所说的“佛”,为此不惜破比丘戒实践邪淫的男女双修。但D赖绝不会那么“单纯”只为弘扬“佛法”,他同时必然怀有政治目的,要么扩展喇嘛教全球信徒势力,要么妄想回国再做所谓“大西藏”的土皇帝。某种意义上说,无论日常、XC还是别的推广藏密的汉喇嘛,他们都只是喇嘛教的傀儡和棋子。自不量力、痴心妄想搞什么显密圆融,实际鬼迷心窍,放着千年家珍不学,非要去品尝屎尿甘露丸,中了毒都不知怎么死的。日常、XC就是前鉴,想得个善终都不易,推广邪法的果报不虚。
从XC事件吸取教训,控制喇嘛教不怀好意的渗透和传播,不仅于佛教有益,也应是国家稳定与安全的政策考量,具有十分现实的意义。在佛教界来说,也不是门户之见,而是护持正法的必要手段。毕竟,喇嘛教≠藏传的佛教。

(三)
【居士】《对于这样的僧人,绝对不可以去供养护持!》
https://mp.weixin.qq.com/s/0n26VG8iaZ3Os5C_ehjrxQ
(摘录){有老婆、孩子的假和尚能够顺利拿到资格证,没有老婆、孩子的单身僧人反而拿不到资格证,对此我的同学是挺郁闷的。
外省有一个老居士和我讲到,她认识一位僧人师父,并且那位僧人给帮忙传皈依了。这位僧人喜欢搞密净兼修,修密宗修着修着,这僧人和一位女居士就发生了男女性行为。别的居士们知道后,对僧人师父这个行为很不理解,那僧人就说到:“你们如果离开我,那就是背叛我。那我过去给你们灌顶传的法,我就要收回了。你们过去在我这里念的所有佛经就全都白念了。”}
(D居士评论)汉地也有伪僧,但用汉传里的规矩骗财不易,因汉传是依法不依人。于是纷纷改换门庭修藏密搞灌顶,虽然也照样修不好,但如XC所言:可利用依师法。喇嘛教里,弟子如背叛师父会被恐吓下金刚地狱,连灌顶的加持、所受的法也会被收回。喇嘛,佛法成了他们私家财产,想给谁给谁!连外道的节操都不如,就是骗子!
(H居士)他要说他是凡夫,大家肯依止他吗?凡是邪师都大妄语,都要吹嘘自己。这就好比商品的包装,不包装得豪华,不但卖不上好价,甚至卖不出去,而凡夫判断商品好坏就看包装。

(四)
【居士】(《原佛》​)《林聪:西藏没有“喇嘛教”这回事》
https://mp.weixin.qq.com/s/gm43ze7m5CslL8Qcqhjyxg
(月悟法师评论)林聪说西藏没有“喇嘛教”这回事,这是他故意洗白藏密的本质。他又说,藏密根本没有比丘双修法,可是藏密格鲁巴经典论著“密宗道次第”明文记载比丘无余违缘可以实灌顶与十二岁至二十岁的女童或少女双修成道。林聪毕竟学藏密二、三十年了,护短洗白,月悟完全理解,但是,咱们汉传正信正见弟子不要糊涂。“藏传佛教”一词,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才出现,此前一直称“喇嘛教”。上世纪五十年代,建国之初,政府、佛教界都称“喇嘛教”:“你们的佛教,就是喇嘛教,我是不信的,我赞成你们信。但是,有些规矩可不可以稍微改一改?”(毛泽东:《关于西藏平叛》(1959年4月15日),《毛泽东文集》第八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40-41页)
(C居士)我认识一位师兄,曾在藏地学法若干年,结识一些格鲁派的藏僧,都是修双修的。他们并不掩盖此事,因为他们自认是得到”清净传承”的。说藏僧没有实修双修的,如果不是无知,就是有意骗人了。
(D居士)喇嘛教双修不只是与佛教不同,还是藏、汉族之间的文化差异。藏地仍有一妻二夫,而汉地,不以结婚为目的玩弄女性都可定义为流氓,不管你信啥。

(五)
【居士】(月悟法师)问:藏密宁玛巴皈依境将莲花生与双修明妃合像置于皈依境的中央,自称表悲智双运。这在佛律上有依据吗?
答:且别说是否表悲智双运,仅在佛律方面就有违背。佛律明令禁止“男女合像”。《十诵律》卷48:“‘佛听我画柱塔上者善。’佛言:‘除男女合像,余者听作。’”《十诵律》卷50:“有五种施无福:施女人、施戏具、施画男女合像、施酒、施非法语,是名五无福施。”《四分律行事钞简正记》卷16:“房舍法中,不得作男女合像。”(https://m.weibo.cn/status/4414607475189023)
(D居士)曾去甘南看了拉卜楞寺、合作寺、郎木寺、米勒日巴佛阁,有两个突出特点:一是寺内居中供祖师像及塔,佛像在边上陪榜;二是都有双修像。就算说表示智慧与慈悲,用的着在庙里露着生殖器表示吗?阿弥陀佛都抱着个佛母,极乐净土有女人相吗?毁佛无所不用其极!成观法师说:喇嘛教是如假包换的附佛外道。
(B居士)高仿嘛!必须要有品牌logo,所以把正经佛像摆在边上。

(六)
【法师】《连苯教都夸自己是大乘》
https://mp.weixin.qq.com/s/qBpPeslpknjHCJcNlaMopw
(摘录)苯教,是佛教传入西藏之前的西藏土著宗教,发源于阿里地区的“冈底斯山”和“玛旁雍错湖”一带。
密乘佛教传入西藏后,苯教和密乘佛教相互混杂、相互渗透,最后在西藏出现了苯教严重佛教化、佛教严重苯教化的现象,现存的藏传佛教形态正是苯教化的结果。
苯教不仅宣称自己是“大乘”,还宣称自己是西藏最古老的“象雄佛法”。
今天藏族同胞的习俗和生活方式有许多是象雄时代留传下来的,比如转神山、拜神湖、插风马旗、插五彩经幡、刻石头经文、放置玛尼堆、打卦、算命,都有象雄苯教遗俗及巫术的影子,这些信俗内容都被藏传佛教所承袭。
藏传佛教的虹化、中阴成就、金刚结等信俗,也是承自于苯教的神话、巫术与习俗,是密乘佛教苯教化的具体表现。
【贤佳】有居士正好提供了相关文章资料:
《事实胜于雄辩——论藏传佛教与本教的关系》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d9aa24b0100nriw.html
(摘录){藏传佛教与本教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甚至可以说,雍仲本教是藏传佛教的源头。
释迦如来对于密法的讲授非常有限。如宁玛巴大圆满法的传承是普贤王如来,而非释迦如来;噶举传承大手印等法系以本初佛金刚总持所传,亦非释迦如来。那么问题在于,普贤王如来的传承既然不是释迦佛所说,又是从哪里来的呢?金刚总持的传承又是哪里来的呢?
我们再来看众所周知的藏传佛教的发展历史,藏传佛教最早的传承就是莲花生大师所创立的宁玛传承,后来才衍生出噶当、噶举、萨迦、格鲁、希结、觉囊、绰普等大大小小的十几个藏传佛教教派。朔本追源,我们先从莲花生大师说起,既然是莲花生大师创建了第一个藏传佛教教派,那么只要我们搞清楚他与本教的渊源就容易把整个事相理清。
在藏传佛教体系中,宁玛传承与本教的渊源是最深的,首先我们了解了莲花生大士和占巴南喀以及本教的关系,那么我们再来看教法就容易理解了。
宁玛传承和其他传承的区别在于最主要的修行是大圆满禅修,而大圆满不是来源于印度佛教,并非释迦牟尼佛所说;大圆满法一直是雍仲本教最重要的修法,从敦巴辛绕弥沃传承至今从未断绝。莲花生大士之父占巴南喀大师正是大圆满传承的继承者和弘扬者。
藏传佛教中只有宁玛传承的教法中是讲述九乘次第,而九乘次第也是本教经论中最基本的教法,但两者实际乘次却不完全相同。
再来看藏传佛教中很多的本尊和护法,绝非来自印传佛教。玄奘法师等历代高僧前往印度求法后所带回的经卷中也毫无相关记载。
那么我们广义地来看藏传佛教,藏传佛教中所使用的朵玛,就是当年雍仲本教的辛饶弥沃祖师为了改变原始宗教中杀生做血肉祭的行为而创造。藏传佛教的很多法器也并非来源于印传佛教,而是吸取于雍仲本教。诸如于此,尚有很多,暂不一一列举。
大成就者、宁玛一代宗师法王如意宝1997年在甘孜州新龙县举行极乐大法会时,曾经对全体僧俗弟子说:“雍仲本教是一切佛法的根本、精华、中心和来源处,诽谤本教是黑教的人要下金刚地狱!”
在甘孜州炉霍县宁玛派寺庙玲珑寺举行极乐大法会时,法王如意宝观察出有部分僧俗弟子对于雍仲本教有邪见,于是对他们说:“雍仲本教的教主敦巴·辛绕弥沃如来和印传佛教的教主释迦牟尼如来只是在相貌和渡化的地域上有所不同,但是其本质是无二无别的;枕巴南喀大士是莲花生大士的亲生父亲,才让仁真大士和莲花生大士是亲兄弟,我都不分别你们还分别什么?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没用的争执上,抓紧时间好好修行才是最重要的啊!”
当代学者南开诺布——西藏人,现任意大利东方大学教授,也是国际上公认的本教文化研究专家、大圆满实修者,讲述道:“大圆满是人们自古积累的智慧精髓,也是藏地土生土长的人生哲学。如今大圆满走向世界,深入人心,这是佛教界的福报,也是众生的福报。大圆满的根源在于岗仁波切山脚,虽说是幸绕弥沃佛始建大圆满,但实际上之前就已存在。大圆满于空间、时间无碍。”}
《我从不隐晦自己是本教弟子 二》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d9aa24b0100xojv.html
(摘录){本教非但不是所谓的黒教、邪教,相反本教竟然是藏传佛教的源头。
藏传佛教的很多经论、仪轨、密法乃至大圆满等甚深佛法与印度佛教有明显的区别,藏传佛教不但经论远远多于印度佛教,甚至有很多印度佛教根本不存在的仪轨、本尊、护法等等。那么这些藏传佛教不同的法来源是哪里呢?对此我也一度困惑,直到在噶举派大德蒋贡康着的名著《教法之五巨宝藏》的文集中发现了宁玛派著名的蒋杨钦哲旺波大师编辑的《西藏才让仁真圣者书卷》,其中关于占巴南喀和莲花生的传记才让对这一历史事实有了清晰的认识。
莲花生大师的父亲正是本教大师——被称为密宗之父的占巴南喀大师,也就是阿扎活佛的第一世。从《西藏才让仁真圣者书卷》中的占巴南喀和莲花生传中可以看到,莲花生大师在五大洞窟之中取了本教的密法并修行成就。因而再回头来看藏传佛教的教法远远多于印度佛教就可以理解了。对于这个传记的说法,几年前得知,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仁波切甘孜州炉霍县宁玛派寺庙玲珑寺举行极乐大法会时当着数千僧众的面当众给予证实。
至于其它诸如众多本尊、护法、仪轨与印度佛教所不同的地方,大多来源于雍仲本教。这也正是去年(2010年)阿扎活佛在北京龙泉寺拜见学诚法师时,特意向学诚法师求教对本教的看法,学诚大师说藏传佛教的密宗主要来源于雍仲本教的原因。}
【法师】这位居士由喇嘛教而入苯教的情况,正是喇嘛教带来的危害,学喇嘛教以后容易出现佛苯不分的后遗症。
关于苯教的起源,以及苯教和喇嘛教相互混杂、相互结合的关系,附件里多篇相关学术文章供参考:
《苯教和藏传佛教之关系概说》(阿旺加措)
《藏族早期民间信仰的形成及佛苯融通和适应——五、六世纪宕昌的家藏苯教古藏文写本》(洲塔)
《恰苯与摩尼教关系初探》(仲布 · 次仁多杰)
《苯教历史与文化——访藏族著名学者才让太教授》(拉先)
《文化整合与吐蕃崛兴》(王小甫)
《略论苯教历史发展的特点》(罗桑开珠)
《藏族本教的巫师及其巫术活动》(格勒)
《藏族苯教文化中的冈底斯神山解读》(冯学红)
(可检索下载于“中国知网” https://www.cnki.net/)

(七)
【居士】分享几个月前两位出家人在微信朋友圈就“赏花人”破斥男女双修文章的辩论。说明一下:一方是小有名气的宗汉传传统的天台宗才俊,另一方是极力护持喇嘛教的知名汉僧的剃度弟子。因这次分享未征求当事人同意,所以在此不点名。当时只记录了前者辩言,因为我本意是收藏学习正法资料,而且后者说了什么从前者辩言中也大体能猜到。以下为前者辩言摘录:
这是有罪推定吗?经律上佛难道呵斥的还不够清楚?这都不叫判罪,何为判罪?明显违背经律的,都不敢判罪,还要为其开脱,这种口子一开,才真是败坏佛法呢!
经文写的那么清楚,还认定不能举证?法律都认定这是罪了,你还在强调没有证据?为了所谓的“理性”,选择性无视经文之律吗?(我)说退一万步都是客气的说法,前提说的很明白“明显违背经律”。当选择好了站的位置,经律的内容也可以眼不见、耳不闻了。好好思量吧,别越走越远了。
无罪推定,是指不确定足够的证据做没做犯法的事,先以无罪来定。双修已经明摆的用淫欲的方式来修,还叫什么无罪推定?如果不懂法律,不要乱用无罪推定这个词。
佛法再广,终有其理,否则佛陀何必设戒律?经文明示的事情,仍不敢承认,那经律论都作废就好了。
这种钝根没法修,利根不需修,又严重违背经律的“法”,对一般人来说就是百害无一利的东西。你又不是想修这个法,作为汉地佛子哪来的劲头给它辩护呢?藏地那么多活佛上师,没有一个能人了,需要没修过密法、没接过传承的汉地人去帮他辩护?这不是很可笑吗?
表现形式有错有对,汉地也有种种不如法的表现形式,难道也护吗?宗咯巴大师搞戒律改革批判以前藏地种种难道是分裂藏传吗?藏传掺杂的原始宗教部分也护吗?说的高大上,实际不分是非,不分精华、糟粕一股脑全收。汉藏含糊说是一家族的,但是是兄弟俩,不是纯一家。自己家有对有错,兄弟家也不是全对。如果是一家,怎么汉传的问题那么敢于批判言语犀利,藏传的问题怎么就唯唯诺诺左护右护地不敢正视问题?
你是不是也没明白我在讲什么啊?我说你说标榜汉藏佛法都在护,实际上态度大相径庭啊,屁股已经坐歪了。如果汉藏法是一家,难道汉传的法无法类比藏传吗?如果不能,不就是两家?明知道是屎的东西,一定要摸摸尝尝才能确定是屎吗?我正视的是经律的明文,而你“正视”的是“不了解”。你基于什么来不敢判断?是对汉传教义的怀疑来不敢判断?还是基于对教义的不了解不敢判断?如果是前者没啥好说了。如果基于后者,汉传教义都不明白还摆弄藏传教义?既然不了解藏传(说明:法师此处特指男女双修部分),那他就有可能是正也有可能是邪,而根据汉传教义,邪的面最大,为了大众慧命考虑也得先否定,那怎么还能占中立呢?如果考察研究,你是自己亲自双修还是采访双修者了?如果都不是,你的所谓理性在哪呢?你维护的资格在哪呢?“赏花人”有理有据、有经论支持,是谁说可笑就可笑的吗?你们维护的依据在哪呢?
我说邪的面大,是客气的说法,怎么还把客气当心虚呢?用汉传教义判,那就是邪的。给你留着面子,不愿把话说死,怎么就没点数呢?还说别人不了解别瞎掺乎,你也不了解,掺乎得还不够起劲?既然说不支持也不反对,看热闹就好了。你现在一下午都在批判反对者,你还说中立吗?
如果自己不了解,又保持中立,那最好的做法就是静静看着就好了。就像济公,虽然喝酒吃肉是示现,你批判他作为僧人不该喝酒吃肉是对的,因为遮普通凡夫对酒肉的贪心,而利根人自然知道其方便。反之宣扬其酒肉方便,对普通人只有大害,对利根人无有实益。同理,双修一法,不管是对是错,就是反对也利多弊少,因为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此法就是害人的邪法,没有是最好的。而即使其有理,能修的极少极少的人自然会得到。此法即使有理,本也就是密不可示人之法,变成天下尽知本就是当时一帮喇嘛为讨好元朝统治者而滥用。若因反对而取缔,正合其密不外宣的特质,回归本该的状态。否则若非要辩其有理,则大众就会认可,那必然会被不具德喇嘛滥用,成害人之法。所以,不管其有理没理,都该摈除。但我绝对反对把反双修扩大为反藏传。
辩了一下午,全都是从世俗人情的角度来说,一点法理乃至经文依据都没有,好意思笑话“赏花人”?

(八)
【法师】《上师崇拜与摩奴法典——〈摩奴法典〉是一部什么样的法典?》
https://mp.weixin.qq.com/s/UiTvLAjTXwGlV4TUptxCBQ
(摘录)印度教的上师崇拜,在相当于中国汉代时期的印度《摩奴法典》中就有规定。(《摩奴法典》由婆罗门教的祭司根据古印度《吠陀经》与传统习惯编成,大约成于公元前200至公元200年之间。)
古代印度的《摩奴法典》中规定:“生身者与授吠陀者比较,授吠陀者是更为可敬的父亲。因为不论今生和来世,婆罗门永远为吠陀而生。”又规定:“谁如实地用吠陀灌满一个人的耳朵,谁就应该被视为父母,那个人绝对不可得罪他。”

(九)
【居士】常济法师教师节开示摘录:
如今末法,“邪师说法如恒河沙”,诸佛子应善于辨别善知识相。世间知识,多以欲望引导,令人多欲多执,所谓成功学,亦多以金钱多寡、地位高低来作衡量,是故令有钱有势者傲慢,令无权无势者自卑。为保成功,有钱有势者更加贪婪奸诈;为得成功,无权无势者更加执着利己。欲执之害,出生诸恶,染污世间,五浊炽盛。
外道和附佛外道也有叫人放下身外之物乃至欲望,然而却是全部奉献给“神佛”,祈求“神佛”赐予救赎与来世的福报。然而真实的解脱乃是众生自心的解脱,非是外在的“神佛”可以赐予。“神佛”毕竟见不到,一切说辞都是由掌管“神佛”的人来定,或者自称为“神佛”,供养“神佛”实则为其所得,盲信者唯耗尽钱财乃至色相生命,却无半点利益。此等离欲,实则仍是为求贪欲,虽离现世欲,不过求未来欲而已,或者胜他人欲、永生欲等,如俗话说“当了皇帝想成仙”。此等外道法,非但不是离欲尊,乃是离欲邪,欲升反堕。
若欲辨别邪伪知识,当细看《楞严经》四种清净明诲及五十阴魔。当知,善知识难遇,遇当珍惜;邪知识常遇,应当警惕。值此教师节之际,愿各位佛子都能遇到真正为你传道、授业、解惑之善知识。

(十)
【居士】《一喇嘛说:“我讲的法,十地菩萨都未曾听闻。”》
https://mp.weixin.qq.com/s/hWMRdMA6O-S15vSOoMvqKQ
(摘录)某号称敦炯法流传承的“金刚上师”喇嘛东拉西扯讲了一上午的“法”,临了,他说:“我今天讲的法,十地菩萨都未曾听闻。”够骇人听闻的吧!幸好我还有自知之明:我一介凡夫,怎么也不可能比十地菩萨福报大。
(L居士评论)有小伙说:“不是不适合你的法门就是邪教,适合你的未必适合别人。观世音菩萨化身千万,从印度到藏地到汉地,三大道场,无数显化,你没有实修实证,你怎么就知道人家不是佛法。”答:“但凡破佛教根本戒律之邪淫戒的就纯粹是外道邪法。可不敢‘实修实证’,学诚和尚已经试过了。”
(F居士)那个小伙子的知见已经被侵蚀了!但这种事情现在普遍大量存在。
(L居士)根本戒,就是佛教的地基。没有道理盖起楼来反要挖地基的,只能说那根本就不是佛教的楼。

(十一)
【居士】​(赏花人)《索达吉讲“六种成就”的九个错误(附录音)》
https://mp.weixin.qq.com/s/Zh0k_00UZaI1F9YHSlFFpw
(摘录)索达吉此讲共约70来分钟,正式消文时间为10分钟左右。一堂课近七分之六时间东拉西扯,只有近七分之一时间消文。消文也是泛泛悠悠,漏洞百出,根本法义潦草带过。
(月悟法师评论)索达吉堪布确实不具备讲好《楞严经》的能力。咱们没有权力阻止藏僧讲汉典,有理有据驳斥他的错误讲法,能起到警醒一部分汉人不要盲从的作用,就满足了。

(十二)
【居士】(月悟法师)《略述天台判教与格鲁判教之优劣》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510871460102z7mh.html
(D居士评论)月悟法师对天台与格鲁的分析评论最准确、最通俗易懂。讲判教,天台第二,就没有第一,贤首宗都稍逊一些。宗喀巴个人也许修持严谨,但二论错误如此明显,把他吹成什么第二佛陀的显然是那些井底之蛙。历史上能称大德的,其著作必须经得起法义与时间的考验。

(十三)
【居士】也谈贤超法师的谬论
龙泉寺的贤超法师说:密宗就是佛教在印度发展到晚期的产物,所以是佛教。言下之意,学之无问题,藏密也自然没有问题。此论真缺乏正知正见,误人尤甚!
一个长虫的苹果,你不能不认可它是苹果,不是西瓜和梨,你也不知道里面是否全部败坏,但你能说有好的部分,所以非让人吃吗?掺了砒霜的牛奶也有牛奶成份,会不会吃死人?这不是佛法问题,只是常识问题。
同样挂着佛法名相的所谓“藏传佛教”,发展至今,除在印度密教晚期已掺杂婆罗门教、性力派金刚乘的东西,传入西藏后又附入苯教的神鬼信仰和巫术,即便有佛教之名,能不加拣择完全接受吗?也是简单常识问题。
藏传佛教,应该指的是其显教符合佛说、佛戒的部分,如果再混杂了印度教、苯教的所谓密,那就不能算是纯正佛教,历史上的朝代对其定义就是喇嘛教,符合事实。佛教以外对此诤议不大,诤议大反倒在教界内,充分说明教内不但正见缺乏,更缺常识。难怪社会上很多人认为佛教徒迷信,不够理性故。
教法必须纯净,也本来纯净,不纯净的是人心。法中混滥进外道、混滥进世俗的人间教法,就如同生虫的苹果,不堪再吃,虽然它名还称苹果。
长江发源青藏,那里雪水可直接饮用,流到黄浦江你还敢直接喝吗?虽然你可以说这也是长江水。分辨喇嘛教里违背佛经佛戒的邪说并非难事,三藏尚在,对照下就行。当然以三藏为准,而不是某喇嘛“大成就者”的话为准。这也不是佛法问题,只是常识问题。

(十四)
【居士】对于藏密的男女双修的揭批,可能需要注意几个方面:
(1)揭批者是应该有条件的。
基本的,揭批者要具备慈悲心:
《金刚经》说“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这个心应是慈悲心,因为那是无所住而生起的。《诸法无行经》也说“不应破诸法相而怀瞋恚”。慈悲是最伟大的力量,原因就在这里面。我看到“宗教改革家”在质问:“你们是真正的慈悲吗?”应该感恩她为大家提了这么好的一个醒。慈悲心是需要以证量为基础,但普通人也可以善巧地唤起。比如,假设是亲人落在男女双修的泥潭里,那要用怎样的心去跟他讲呢?但这个善巧而唤起的心不持久、容易变。
其次,内部彼此辨析要具备平等心。
《诸法无行经》云:“若菩萨于他菩萨生下想,于己生胜想,则为自伤,亦受业障罪。若菩萨欲教余菩萨,当生佛想然后教之。”又是“宗教改革家”在质问:“你们用你们的标准高高在上地衡量每一个人,你们这是佛法吗?”应该感恩她提出这么好的一个问题。既然提到”宗教改革家”,那么希望她真正理解、相信因果,莫要错用自己的聪明才智,“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是道谛之核心,灭苦之正因,而善恶是由行为的后世结果来确定的,如《成唯识论》说:“能为此世、他世顺益故名为善,人天乐果虽于此世能为顺益,非于他世,故不名善。”这段话重要性就是在讲,善恶的标准不是自己主观定义而来的,莫要一切依着自己是否开心,那会最后害了自己的。
(2)揭批以及随之而来辩析的目的,只是澄清男女双修法不是佛法,并不是要消灭男女双修法,更不是全部否定藏传佛教。
藏传佛教有真正佛法的内容,但夹杂了男女双修这样的邪法,所以,在警惕那些试图将男女双修佛法化、藏传佛教化的人同时,也要警惕那些试图彻底灭除藏传佛教的人。至于消灭男女双修法,那不是一个佛弟子应该思考的。如果这样是为了救人,我们直接将地狱消灭了岂不是更彻底?那里恶法最多。从《诸法无行经》中看到,菩萨的精神之所以伟大,是菩萨真正有力量可以做到,以众生心为自心,甚至以众生身为自身。菩萨是这样救度众生的。
(3)揭批只是在修行因缘里遇到的一件事情,是为了离邪归正;同时揭批并不是修行,不能了生死。修行永远针对是自己。如果每一个人都认真地修行正法了,试问,男女双修法在哪里?还有存在的地方吗?存在在哪一个人身上?所以佛说,用“五系”的方法是最好的降魔方法(《大般涅槃经》卷六)。
(4)关于“淫欲即是道”,对于在因地上的修行者来说,这句话只是在揭示“不应破诸法相”,如《诸法无行经》说:“若求烦恼性,烦恼即是道。若有人分別,是道是非道,是人终不得,无分别菩提。”如同师父之前点评的,在本体上与道无异,“淫欲即是道”是这个意思,佛从没让你理解成为“行淫欲即是道”。汉人以此为男女双修法找理论根据,人家修男女双修的第一个跳出来反对你:“男女双修是大圆满法,是大乐,无上大法,跟你说的烦恼有啥关系?”
以上是对批驳藏密男女双修法等因缘的一些粗浅认识。

(十五)
【居士】​(赏花人)《答疑:依法不依人要求知见第一,后论发心》
https://mp.weixin.qq.com/s/Q3zTMH-HPPzzyekD5c8jKQ
(摘录)问:喇嘛教(藏密)有个上师说,说一句话或写一篇文章,首先看自己发心如何,其他都是次要的?
答:不对。首先看知见是否符合佛说。在符合佛说前提下,论发心与风格。何以故?依法不依人的基本要求如是。

(十六)
【居士】(燕尘)《局部的否定,全面的否定》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414050971811887
(评)我一直很好奇,揭批藏密是否有效?究竟效果如何?据说很多喇嘛粉油盐不进的。感恩燕尘居士今天做了详尽的描述。月悟法师、贤佳法师、“赏花人”可鑫居士和反藏密各位师兄揭批的效果是十分不错的,大大促进了藏密粉丝团体的分化瓦解。工作不错,还要继续。

(十七)
【居士】前天晚上G居士在一个一百多人的“素食群”发了“赏花人”《管窥超然法师根本知见,兼呈法师莲花生所写“性交成佛邪法”细节》等几个揭批藏密的文章链接,里面一位传喜法师的弟子马上跳出来激烈反弹,最后退群了。继而又有好几位(包括不学藏密的)私下劝G居士不要发了,以免引起纷诤。不过也有几位在徘徊之中。G居士曾经被藏密信徒拉过去负责“密宗放生群”,她原以为就是放生,也是善事,就拉了很多原来学净土的进去了,结果密徒们不断在群里引导说只要参加他们放生,上师就能带他们往生极乐,吃肉也能往生,即使上师先他们走了也能帮助大家往生极乐,还推销上师讲的“破瓦法”的播放机,甚至说上师和佛在一起要先拜上师后拜佛。他们以上师会打卦、能预测为诱饵,带了整百人去四川见上师并供养。因此G居士很自责,所以想用发相关链接来挽救被迷惑洗脑的师兄们,但最终被密徒们攻击而出了群。而这里面有很多师兄同时在“素食群”,所以她就到“素食群”去发,又遭到激烈反对。请教法师:像这种情况是继续发还是不要发了?
下面是大致几段对话:
{〖密宗信徒〗我劝你不要发这些文章,谤法罪不是开玩笑的。您对一个宗派或法门不了解,可以深入地去研究或者选择远离,不要到处转发他人的文章。
〖G居士〗我就是了解了才敢发的。你以为我不深入了解敢发吗?你凭什么认为我谤法?如我发的是正法内容,那你就是谤法!
〖密宗信徒〗愿吉祥,我退群啦。}
第二天,这位密宗信徒又个别给G居士发微信说:“师兄,我是初学者(他不是初学者,多年来一直护持传喜法师),我倒是建议您把收集到的理论送去中佛协,申请取消藏传佛教。这样对大家都好。阿弥陀佛!”
〖G居士〗中佛协原会长就是学藏密格鲁派《广论》而实修男女双修性侵比丘尼被管制的。“藏传佛教”是1984年政府为了民族团结予以命名,本来叫“喇嘛教”,是揉合印度教(性力派)、部分佛法、西藏本土苯教的附佛外道。至于改什么名字也仅是换汤不换药而已,关键是其教法理论是否符合佛法。藏经里只记载唐密,没有藏密。台湾福智某白衣女上师2017年曝光性丑闻,2018年中佛协会长学诚曝光性丑闻,接下来大宝法王连续曝光性丑闻等,他们都是学修藏密的,其男女双修依据藏密教典中的核心理论(可参阅他们的经典)。即使现在以显教为主,但最终还是会归于密乘,现在不学不等于以后不学,今生不学不等于来世不学,因这是他们教科书所引导的终极目标。您既为初学者,更应以经为则、以戒为师,以“佛言”而不是“人言”为学修依据,自古“宁可千年不悟,不可一日错路”啊!作为受了菩萨戒的佛弟子,我不忍佛法被邪法侵蚀,揭批藏密中“四皈依”、男女双修法、诛杀法、伪中观等有违佛法的邪法邪见,是应尽的责任。
【贤佳】辨驳很好!可继续发,豁达耐心,不急求很快接受。他们“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们细数长流,水滴石穿。

(十八)
【居士】《邪淫外道:假藏传佛教(喇嘛教)之阿姐鼓背後的故事~~不寒而栗》
https://mp.weixin.qq.com/s/-0PuOjjANKEml5Xq0kuQSw
《二世卡卢自白:“我被喇嘛性侵”、喇嘛教的黑幕》
https://mp.weixin.qq.com/s/HhXEznZESUidfOO1BPSacQ
《访谈索甲仁波切(Sogyal Rinpoche)的法国翻译兼Rigpa主管——Olivier Raurich (奥利维侯意斯)》
https://mp.weixin.qq.com/s/5axpCzQdyx0xwNFzs7aGpA
《出家人不应调戏触摩异性以免破坏佛门形象》
https://mp.weixin.qq.com/s/FcgnlNFksxcVz2qvEo5BWA
《喇嘛教(假藏傳佛教)骗色手段大全(女生必看,转载功德无量)》
https://mp.weixin.qq.com/s/KKoRkZ6_LjMxf-xOHsufkg

(十九)
【居士】龙泉寺积累大量女义工,学诚关注她们私生活,出家那个5000字心得,居然要写男女之事。我一位师兄出家,她给我看了,交代了几个男朋友,有没有性生活,起了淫欲心都要汇报,她还要忏悔。这是要干嘛?这是学诚挑选人的依据,了解每个人好下手。
学诚出事前,有义工梦见凤凰岭道德峰塌陷埋掉了西跨院那边,德不配位、道德沦丧、道场不在!龙泉寺的业,就是“德”丧而至恶果!那么多女众居住寺院,染缘太多,如何修道办道?
《广论》是依师依上位的罪魁祸首,女众是染缘群体,这样的道场能好了吗?以后清理干净吧!龙泉寺最大的价值,是具备了修大藏经的条件,高素质人才和好的版本,但前提是道场必须道风、戒律清净,还能有一雪学诚之耻的机会。你们不想背负耻辱过一生,就需要推倒重来,真正的莫忘初心,修道办道。

(二十)
【居士】《中国“最低调”的寺院,和尚都是名校毕业的高材生,香火非常旺盛(2019-09-12)》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44454045832523566&wfr=spider&for=pc&isFailFlag=1
这是我在“百度”上刷到的。这是想干嘛?明明都倒了,还在吹,用意何在?
【贤佳】您分析是什么心理、用意?
【居士】我不清楚,感觉是人有意为之,在“百度”上时常能刷到这样的信息,似乎在刻意模糊事实。
【贤佳】可能是想以此昔日辉煌来显示学诚法师是“高僧大德”,由此暗示他“肯定没问题”。但这外相辉煌并非能证明学诚法师是高僧大德,背后实是虚浮欺诳,而且这些外相辉煌正是他精神控制、破戒作恶的凭籍。但是他的名誉还给一些人带来关联名利、精神寄托,所以一些人极力维护。由此可见他以前利益共同体的营建、形象塑造、精神控制是很“成功”的,但知见偏邪、心行违戒,如竹子开花、骡子怀孕,辉煌正致败亡,而流毒仍是深广,有待渐渐清理。

(二十一)
【居士】(龙泉动漫)《师父,我的父亲!》
http://unzvbw.epub360.cn/v2/manage/book/orrtv1/
(文字内容摘录){这是我的师父,他智慧如海,慈悯众生。可是我总觉得师父无时不在责骂我、冷落我、摆布我,总而言之,就是热炒冷拌……
我不断尝试着逃开,最后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离开我的师父,走得越远就越渴望见到他。总会想起下雨天师父为我撑起的雨伞,伤心的时候给我的冰淇淋,沙滩上陪我堆城堡,缅怀我的童年和爷爷。当粗重的烦恼升起,师父的话语就像清静的湖水照映我的内心。师父有时怒如金刚,有时温如春风,但全都是无尽的悲心与方便。师父是“师”,也是“父”。如果不是师父,我不知道在人生的苦难上流落到何时。下辈子我还要让他做我的严师慈父!感恩我们的师父!感恩我们的父亲!}
(X居士)中秋节前夜,龙泉寺体系还在集体思念“父亲”学诚。我就纳了闷了,如果学诚是你的父亲,你把亲生父亲置于何地?龙泉寺体系又在欺骗大家发愿,下辈子继续让学诚做师父了。
要研究下这种现象:为什么有些人宁愿抛弃家中父母,任由父母生病哭泣甚至跳楼自杀,也要爱慕罪大恶极的罪犯学诚?
(S居士)这些不愿承认事实的人是不愿意面对自己信错了人。曾经认为超自然护佑的幻想突然没有了,他们恐慌,所以宁愿活在幻相里。
(D居士)师父,师如父,尊重之意,但师≠父。有个误区:有些人认为,发大心救度众生,就可以有师无父,完全不念父母抚养恩德。例子是有些先贤为斩断见思二惑,发愿此生不了生死誓不再见父母。确实有一生成就的再来人,但那是特例,少之又少;二是父母亦如等觉菩萨,供养有无上功德,何况成就未必一定出家。
(S居士)应广泛宣传学诚及龙泉寺恶行,防止更多人上当受骗。学诚虽倒,但爪牙仍在活动,继续搞精神控制那一套,并转移分散隐藏龙泉寺系统实力,继续组织水军洗地反扑,会有更多人继续上当受骗。(http://www.bskk.vip/thread-3067118-1-1.html)

(二十二)
【居士】(龙泉寺体系僧亲)伸张正义,彻底清查龙泉寺体系那些被欺骗、洗脑、违规不合法剃度的孩子们,彻底清查被学诚用假慈悲逐步渗透、洗脑,偷偷遣送到学诚老家违规剃度、受戒,以极端方法逼迫父母同意出家的女孩子们,彻底清查那些违规剃度的独生子女们,彻底清查全国寺院中所有在邪师学诚名下剃度的所谓弟子们。这些所谓学诚弟子们,都是无辜受害者,他们是被欺骗、洗脑脱离社会、脱离父母亲人的。他们是无辜的受害者,请求国家解救他们,解救他们的父母脱离痛苦折磨!
(B居士)古人还讲究“存留养亲”。康熙四年(1665)题准:“本户不及三丁及十六岁以上,不许出家。违例者枷号一个月。”乾隆四年(1740)礼部议覆江西按察使凌煃奏:“民间独子,嗣续所关,概不许剃度为僧、道。”现行法律对出家的规范还做得远远不够。

(二十三)
【居士】《僧人社保、养老现状令人揪心》
(附件摘录)有一位龙泉寺的僧亲说,她之所以反对孩子出家,就是寺院单金低,还没有医保、社保,她担心孩子将来老无所依。
有多少老病僧人被他们的家(寺院)所抛弃?有多少僧人老无所依?老病僧人生活艰难,连进庙安养和往生火化的费用都掏不起。盼各地政府能出台相关政策,让汉传佛教僧人也能像其他公民一样享受他们应该享受的社保。建议各地区可效仿普陀山,集资建立该地共享的安养院和化身窑。

(二十四)
【居士】《对汉传教界弘法现状的思考》
(附件摘录)僧人的本份是敲打念唱,还是讲经说法?两者能否和谐共处?
能讲经说法的法师拒之门外,究其原因,不外乎敲打念唱、经忏法会可以直接带来经济效益,讲经说法则似乎不能直接带来经济效益。
如果寺院住持真的看重经济效益,那么就好好地弘法,自家寺院僧人如无能力弘法,那么礼请有能力弘法的大德来讲法,自然会吸引信众过来闻法并供养寺院。

(二十五)
【月悟法师】重振汉传自信,舍我其谁?!
翻开中国汉传佛教史,汉僧自信力的缺乏,无过于时下这个时期。汉僧大多热衷藏密,喜欢汉、藏杂交(美其名曰“显密圆融”),对自家汉传无尽宝藏没有或缺乏信心。欲重振汉传自信,吾且力行,破斥藏密偏、邪部分,令更多的汉僧重拾对汉传佛教的自信,又何尝不是显正呢?请问您能拿出圣言量(真实的佛经佛说)的依据论证藏密四皈依(落实到人的四皈依)、双修法是佛制佛法吗?如果不能,就不能说月悟谤法坏教。恰恰相反,月悟此举是护持正法正教的表现。(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510871460102z7lz.html)

(二十六)
【居士】《根在中原:抵御净空及“净宗学会”渗透工作、防止藏传佛教向内地传播(濮阳市佛教协会举办宗教政策法规培训班2012-3-14)》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5fefdc6b0102wtti.html

(二十七)
【居士】《中央第十四巡视组巡视中央统战部工作动员会召开》
https://mp.weixin.qq.com/s/Ms0EMxKl6jjipt2eS1w7yQ
《在江西调研宗教工作,汪洋这样强调!》
https://mp.weixin.qq.com/s/bhmf5APGpCW_HBiNmZr_7g
《湖北省佛协坚持“四讲四强” 切实加强团体建设》
https://mp.weixin.qq.com/s/R_yEJCpBQr-3J4jbL_cBXw
《以文化提升为抓手 推进普陀山佛教中国化建设》
https://mp.weixin.qq.com/s/eZjPz53h7iMlaoIzanEUIQ

(二十八)
【居士】自从上次整理了《印祖文钞全集》电子版后,有师兄反映文言文阅读有困难,希望有白话文版本。我最近把如诚法师直译的白话文版本(同时配置文言文)电子档整理好了(https://pan.baidu.com/s/1SAJTval5DKyFPuhcsjeQ8g 提取码:cmz6),分享与您,有需要者可下载学习。
因增加了白话文和注解部分,所以量很大,故分成“增广”、“续编”、“三编”、“三编补”四部分编排,各编正文最后附有小标题目录。
同时转换了pdf版以方便手机上阅读。如果手机上看Word文档,最好下载wps以与文稿相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