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将“藏传佛教”正名为“喇嘛教”还是“西藏密教”的思考 慧读时光

关于将“藏传佛教”正名为“喇嘛教”还是“西藏密教”的思考
慧读时光

近段时间来,佛教界延续了几百年以来对“藏传佛教”的争论——究竟“藏传佛教”是不是佛教?“藏传佛教”的上师活佛自达赖喇嘛至索达吉、多识等大小师都齐齐拍胸口言之凿凿:“藏传佛教”是高于显教的金刚乘佛教,而北传佛教的大德高僧大都认为“藏传佛教”是具有浓烈的高原特色宗教文化,其教义、教规与真正佛教名实不符,检视之下,与传统中国佛教大相径庭,只宜称为“喇嘛教”或藏密等。由于没有权威的真证悟者、大善知识或者朝庭当政者一锤定音,这个概念一直模糊,被历代达赖喇嘛等大小活佛、上师、仁波切钻了空子,自许为佛教。再者,洎元朝至于清代,不少统治阶级为统治权威的皇权注入神秘高压色彩,更甚者,乐于吸纳所谓的“藏传佛教”无上瑜伽男女双身法的淫津用以采阴补阳,把“藏传佛教”那套政教合一的神秘外衣披上贪欲之身,摇身一变合法王、人王为一体。号称法王统领藏传黄教、白教、花教、红教等教派的达赖及代表统治阶级利益的大小活佛,为了维护政教合一的统治地位,必定死撑所谓的“藏传佛教”是高高在上的佛教。

但是,社会的发展已经进入文明时代,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青藏高原交通落后、信息闭塞等阻碍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客观条件被打破,从而走上建设小康社会的大道,其神秘的地域文化包括独具一格的、由莲花生从印度传入西藏、再由宗喀巴等总结完善而被推上巅峰的无上瑜伽男女双身法也日渐暴露在世人的目前。相对于达赖喇嘛大胆袒露性交在修行中的重要作用的谬论,藏地活佛上师等禁肘于现时的社会环境、制度,先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环顾左右而言他,不敢公开双身法秘籍。后来,在广大佛教信众的围追堵截、不断责问下,索达吉、多识等上师活佛被迫承认有双身法,但是他们强调双身法不是一般人能修的,其实潜台词是——这是喇嘛统治阶级的精神统治专利品,是麻醉、利用广大信众从而谋财渔色的独门武器。如果人人能用,岂不是变成“大路货”?那这些上师活佛的地位何在?面子何在?其实呀,双身法只不过是那些上师活佛私心自用罢了。

既然双身法从幕后走向前台,从深宫大院深入民间,从特殊性转为普通性,双身法就没有什么神秘与好奇了,那只不过是为普罗大众式男女性交披上神秘的外衣罢了,充其量也只是性文化、鬼神文化,何必自作神秘呢?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由于被历代藏密上师活佛层层加码、层层贴金,披上政治的、经济的、社会的、文化的、宗教的等等一件又一件的外衣,藏密竟然高居了佛教的阵营。但是,大浪淘沙,彼一时,此一时,是佛教就是佛教,是本土宗教就是本土宗教。到了现时今日,鼓吹男女双修的藏密继续打着佛教的旗号笼罩信众,似乎纸包不住火啦。

可是,那些上师活佛们会承认自己的宗教、自己的法门不是佛教吗?不会!如果一承认不是佛教,他们的政治经济地位、在信众中的精神统治地位即时土崩瓦解!所以,他们只有一条路——坚持到底,再坚持、再巩固他们高于佛陀而且活佛遍地开花的密宗是最高佛教、最优佛教、最快捷径!只有藏传密教才能拯救众生、拯救地球。但是,广大正知正见、正信正行的佛教信众会承认上师活佛们所坚持的密宗是佛教吗?不会的!因为承认了就会彻底葬送中国传统佛教、彻底丧失如来正法,所以,两者之间只有一条路——谁是真正的佛教、谁是伪佛教或者本土宗教?这是摆在广大佛教徒面前的首要问题。只有认清谁是真正的佛教,谁是真正的附佛外道、伪佛教,提高认识,坚定信心,以踏石留痕的态度摧邪显正,真正宣传佛教正法,才能使正法久住,才能使佛门邪魔外道无所遁形,才能真正复兴传统中国佛教。从这个意义上说,才能真正维护社会信教群众的利益,维护社会的安定祥和!

从社会层面说,越来越多的呼声要求达赖喇嘛所领导的所谓“藏传佛教”应该正名为“西藏密宗”或“西藏密教”。至于先前由乾隆皇帝钦定为“喇嘛教”,则政治色彩太浓,名字、读音、字形都很鬼怪,那些上师活佛一听心里不是滋味,会不由自主低人一等,信众在心理上也不舒服,故此,把所谓的“藏传佛教”正名为“西藏密教”似乎更中性、更合理、更科学,更有地域文化特色。如果适时剔除双身法,则能百川归海汇归中华文化,更能为西藏地区乃至国内外发挥更大的文化功能。

从政府层面上说,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先生在《中国的宗教问题和宗教政策》有关“藏传佛教”一节中提出以下几个可以坐实密教的观点:
“一是密教的性质。藏传佛教俗称‘喇嘛教’,是中国佛教一支,主要流传于藏、蒙古、土、裕固等民族居住地区,它是在公元7世纪时,由印度传入的密教与汉地传入的大乘佛教,以及藏族地区的原始宗教——苯教相互影响、相互结合形成的。二是密教的内容。莲花生用类似苯教的那套奥秘的巫术传教,以迎合人们相信驱魔摄鬼的心理,从而消除人们对佛教的陌生感。他还把苯教的某些神祇吸收到佛教中作为护法神。他用密宗法术战胜苯教巫师,为佛教的传播大大排除了障碍。同时,还吸收了苯教的许多内容,形成了具有西藏特色的佛教。三是密教外在的表现形式。密教异于佛教的最大特点是与政治紧密结合,形成政教合一的神权与王权体系。西藏格鲁派从17世纪中叶执掌西藏的政教大权,由于西藏地方政权实现了对全西藏地区的有效控制,格鲁派对各教派统治地位的确立,再也没有新的的教派出现。”

王作安局长对“藏传佛教”的分析真是入木三分,弦内弦外之意如天降纶音,意思不言自明啊!其实,无论从宗教教义层面、社会信众认知层面、中国传统优秀文化层面,还是政府宗教事务管理层面去分析、比对,格鲁派达赖喇嘛等上师活佛所占领、所统领的所谓“藏传佛教”实际是西藏密教,也只能是西藏密教!

当“藏传佛教”是佛教还是本土宗教——西藏密教,这个对于信众、大众而言纠缠不清的概念被界定清晰后,形势一时豁然开朗。西藏密教可以在遵守法律及道德的基础上作为地域文化和本土宗教,理应被保护好、传承好、发展好,为西藏地区的经济社会大局做贡献。如果西藏密教要加入佛教大家庭,成为佛教的一员,参与复兴中国传统佛教文化,实现中国梦,就要改革西藏密教,剜去“无上瑜伽”男女双身法毒瘤,将西藏密教祛邪补正、固本强基,成为真正中国佛教的重要力量,为维护佛教正法,为维护佛教群众利益,为维护祖国统一、民族团结、文化繁荣作出积极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