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学诚的倒掉 慧读时光

论学诚的倒掉
慧读时光

学诚终于倒了。2018年8月1日,学诚的爱徒状告师父性侵女弟子及其他违法违规行为,学诚手忙脚乱地删贴和严重声明后,中佛协于8月15日开了个闭门会议,通报了性侵女弟子、违法违规等具体情况,以及学诚辞去一切职务的决议。可惜的是,这不是学诚个人的意愿,享受部级待遇,呼风唤雨于佛教界以及政商各界,俨然一副大师样,堂堂的,怎能辞职呢?最后,是上面要他辞职,实在太难堪了,颜面何在?于是,开会的时候,他就在福州一间小庙里幽幽地禁闭着,闭门思过。

我早就知道学诚会出事,但不知道暴风雨来得这么快、这么猛烈。为什么呢?因为,早几年我买了《半路出家》一书,书里说,学诚在龙泉寺要他们学《菩提道次第广论》,我就知道糟糕了,好端端的一位社会杰出人才,迷惑于学诚的“虚火”头衔,一头钻进了藏密双身法的废纸堆里。这本《菩提道次第广论》是藏密的显教理论,是为双身法铺路的理论,下一部《密宗道次第广论》是男女双身法实操的指南。学这些东西,会有好下场吗?我心里隐隐作痛。

果然,上帝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学诚当上了会长后,原来“鬼子进村”式偷偷摸摸搞双身法,就变得肆无忌惮地公开化了,一边开会一边发性骚扰短信(其实,是双身法的爱语),因为,他觉得,自己是“上师”,女徒众嘛,私有财产,宗喀巴“大师”甚至教导说他人妻子、女儿都可受用,如果没有实体女人,畜生女(母性动物)都要征用,何况自己手握重权——“我的地盘我作主”。
学诚究竟与多少女弟子、女信众上床合修双身法,倒不重要,佛教是以法为师、以戒为师,不是迷信破戒的“光头俗汉”。当学诚修双身法的当下,他就已经失去了僧格了,已经不是僧人了,虽然他仍然穿着僧服——堂堂的学诚。
学诚修双身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位所谓汉藏双修、男女双修的佛教协会会长,对佛教的伤害,如毒箭攻心,从内里坏透顶了,呜呼哀哉,谁之过也?

藏密喇嘛教“无上瑜伽男女双身法”从元朝进入中原,被忽必烈封为国教开始,就对北传(又名汉传)大乘佛教正法大军压境。明朝永乐帝大量重用喇嘛为国师,喇嘛教再起高潮。清朝是喇嘛教最繁荣的朝代,不少皇帝都拜喇嘛活佛为师,为啥?——以双身法消受后宫六院三千佳丽。
藏密喇嘛教以意识享受遍体乐触的乐空双运男女双修法,是淫乐的最高境界,适应了凡夫的贪欲,是达赖喇嘛念兹在兹的“贪欲为道、以欲制欲”的理论在具体做爱中的实践。三界本来就是淫欲为本,人本来就是淫欲的动物,魔王就是以淫欲来管制众生的,修学藏密喇嘛教无上瑜伽男女双身法,修宗喀巴的法,也即是修达赖喇嘛的双身法,必定会认祖归宗。学诚既然拜达赖喇嘛为师,还认圆拙老人、弘一大师为师父、师祖吗?弘一大师为了弘扬律宗行苦行,而学诚却一头栽进双身法的深渊里享受性爱奢华,还有脸昂昂地出席大会小会演讲说法吗?
想一想,也不能完全怪学诚,这是历史的错,这是强权的错,何况,现在佛教界大都被双身法污染了,无论“大德高僧”,还是“小德小僧”,大都不知道开悟是什么,不知道大乘佛法的精髓是什么,他们的通稿就是“放下啦,别执着啦”,或者“宗大师道次第——下士道、中士道、上士道菩提路漫漫啦”——双身法路漫漫才是!甚至做“说好话,行好事,做好人”的老好人哲学,问题是——讲还讲,做还做。学诚还是做了双身法的“佛父”,这是学诚选择错误了。
这么优秀的人才就这么倒了,而且是倒在双身法的脚下。希望,这是一个警告式的好事,以后,不会再有人修双身法,不会又有佛协的大小头目倒在双身法的脚下——做了风流鬼。

于是,我又对学诚生出一丝丝感动——倒得好!
有道是:远看道貌岸然,近看男盗女娼,原来是双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