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随顺藏密讲绿度母的问题辨析

对随顺藏密讲绿度母的问题辨析
(一位居士20190901)
H法师讲经,提到藏传度母。大意说他去拉萨旅游的时候,在达赖(应该是六世仓央嘉措)相会那个女子的茶馆喝茶的时候,听到人家介绍说达赖与该女子喝茶,该女子是度母,他问度母是什么意思(他之前听说度母是观音菩萨眼泪的化身也觉得不信),人家说度母就是指美丽的女人,是菩萨化现来度人的。他想观音菩萨在汉地也化现女身度人,如鱼篮观音、妓女、须弥女(?),所以也信了。我理解这大概是解释他之前被人问度母是不是观音菩萨时,他回答是观音菩萨化身的原因。我想法师对这个度母还是随顺了藏传的介绍,缺乏研究。
仓央嘉措的介绍:仓央嘉措虽有达赖喇嘛之名,却并无实权。第巴独掌大权已久,达赖喇嘛只能作为傀儡存在。生活上遭到禁锢,政治上受人摆布,仓央嘉措内心抑郁,索性纵情声色,这既出于他对自由与爱情的向往,也是他对强加的戒律和权谋的故意反叛。就像他那首著名的诗歌写的:“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据传说记载,他一到晚上就化名达桑旺波,以贵族公子的身份,流连于拉萨街头的酒家、民居,再后来,竟“身穿绸缎便装,手戴戒指,头蓄长发,醉心于歌舞游宴,夜宿于宫外女子之家。脱下活佛的僧袍,仓央嘉措便是拉萨街头的多情公子,嬉戏凡间,而在拉萨八廓街东南角的一幢藏式酒馆里,他遇到了那个纯净美丽的月亮少女——玛吉阿米。圣香缭绕,经声阵阵,庄严又肃穆的布达拉宫,始终困不住多情公子的心,他每晚从侧门偷偷走出,夜里与玛吉阿米在酒肆相会,凌晨再独自返回寝宫。仓央嘉措的诗歌大多是描写男女爱情的,诗中有初识乍遇的羞怯,有两情相悦的欢欣, 有失之交臂的惋惜,有山盟海誓的坚贞,也有对于负心背离的怨尤, 充分表达了作者对爱情生活的热切渴望与真挚追求”。所以,达赖与他的情人夜晚相会于酒馆,不是喝茶那么简单。观音菩萨就算化身妓女也不会行淫。而玛吉阿米如果是菩萨化身,来以此情人身份度化一位活佛,说不过去。何况达赖更加留恋尘世,结局也不好,岂是度化?他很有名的情诗:“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可见一斑。这种民间传说玛吉阿米是观音菩萨化现的岂可相信?
藏传这样介绍“绿度母”:度母有许多不同的化现,包括有二十一度母、五百度母等等,皆为观世音菩萨之化身,而绿度母为所有度母之主尊,总摄其余二十尊化身之所有功德。她能救八种苦难,如狮难、象难、蛇难、水难、牢狱难、贼难、非人难,又称为“救八难度母”。眼泪化成的度母还有化身?
我看见过另一种对度母的解读,网友说:
“绿度母”只是藏传佛教(喇嘛教)穿凿附会为观世音菩萨,真正的佛经里不曾出现过“绿度母”。观世音菩萨本身就是慈悲的化身了,又何必要藉着自己眼泪“头上安头”叠床架屋,再变出另一尊“绿度母”?《法华经》〈普门品〉中分明赞叹观世音菩萨有三十二应化身,哪有化为度母?
另有网友文章也作了解读,请阅文章:
《多罗菩萨是绿身? 是喇嘛教的绿度母吗?》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b95cb970100tf2g.html
我觉得藏传有这个历史尊重他们的度母信仰,但并非美丽女子都是观音菩萨化现。藏传把度母作为观音菩萨眼泪应化身成像崇拜,但没有佛经记载依据。但我们汉传佛教依佛经来,清楚讲了观世音菩萨应化身,从这个角度,汉传法师还是回避把观音菩萨信仰和度母信仰等同为好,否则绿度母心咒的依据又在哪里?度母那个功德与《普门品》记载也有很大出入。
实际上,藏密的人在女子失恋、感情不顺之时,大多推荐这个绿度母心咒,说诵此咒能变漂亮、挽回情人(出轨丈夫)的心之类,所以女人很喜欢念度母心咒。我也被推荐过,那时候我也不懂佛法,虽起初念过,但直觉不符合佛法离欲的内涵,也怕暗地里会付出什么代价(损害),所以就没念了。现在学了些佛法,感觉这确实与念观世音菩萨圣号对治淫欲的功德相悖。
末学以上内容,意在令H法师知道藏传不合佛经之处。法师本身弘扬净土,我是很赞叹的,因此也怕H法师被欺骗,损坏羽毛。据末学所知,大安法师被问及藏密颇瓦法、密咒时,都委婉地表达了否定。他还特别给大家开示外道的特点依人不依法、秘不可宣(在东林寺打佛七听的开示),他的身份不合适直接破斥,但他的态度听开示的人是明白的。以下帖子供H法师参考:
《大安法师确实是一位难得的明师》
http://www.bskk.vip/thread-3006254-1-1.html
以下大安法师和慧律法师关于藏密的开示,末学整理出来供H法师参考。
(一)大安法师关于藏密的开示
《大安法师答疑:东北居士、藏密、净土》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63a803710102wxdg.html
(摘录){大安法师答:藏密的优劣我们不想在这里作评价,各有各的因缘。但作为我们汉地的人,我们要有一种清醒的认知。从唐代以来,印度的佛教就完整地移植到了我们中国,而反而佛教在印度消亡了。}(最后一句重点!)
《大安法师:密宗和净土宗讲的死亡过程救度不同》
http://text.xuefo.net/show1.asp?id=476956
(摘录){这就说明没有中阴身的过程,不经过中阴身,也不需要自己去作意迁识。阿弥陀佛眉间白毫光、手掌放光,把我们摄受住,放在莲台上,这里没有自己着力的地方,只要你信愿念佛就可以了。}
(二)慧律法师谈藏密
《藏密邪教对人大脑的破坏和影响》
http://www.bskk.vip/thread-3076533-4-1.html
(摘录){(慧律法师答:)密宗的问题不是出在这个地方,密宗的传承如果它本身是真正的密法,它是要持戒的。问题是西藏接近印度,现在的西藏藏密问题很严重,因为它接受了印度教的瑜伽,这个瑜伽里面有双修(男女修双),所以这个瑜伽的(男女)双修,不是正统的佛教。
魔的计谋,主要在于令行者破戒,引导他去行淫欲,一旦破戒导淫成功,则行者所修的定慧都变成邪定、邪慧,因此一举多得,魔事即一举成功,行者便成为魔子魔孙。无论他所现的神变多么高深莫测,只要审察他若有教授毁戒、诱人行淫,便知他是魔。可怜末法时期,学佛行淫,以此为高者,如是之伙,难道他们真的都没有看到这段经文?还是以业力故视而不见?还是以贪爱炽盛故,而致如来言之谆谆,而他却听之藐藐?或是认为他是“大根器人”,不受此限?或认为他修的是“无上密法”,超乎如来戒法及善恶因果?那么这西藏的密法我(慧律法师)有看过这些,有的的确有记载这一些,我赶快把它收起来,我们还是依如来的正法,一步一步来,该讲的还是要讲,末法乱象特别的多,《楞严经》就显得特别的重要!
先看第三行,“某处某人当是某佛化身来此,某人即是某菩萨等来化人间。”这种话耳熟能详,当今常常可以听到,如某派之人宣说其师之一是阿弥陀佛的化身,另一师为观音菩萨化身,又一师为文殊菩萨化身等。若有智者,听到这种宣言,便不要再“义务”为他传播,否则便是在传扬大妄语,而于其所造之大妄语中也参与一份,由于附和,故属于从犯。
《楞严经》提到的末法乱象云:“妄言男女二根(男女生殖器),即是菩提涅槃真处。”妄言以男根为定,女根为慧,男女二根交合即是定慧等持,即身证菩提涅槃。
《楞严经》中间,“真佛假佛”及今现前不是有所谓的“真佛宗”者耶?一猜就中了,知道在讲谁。“男佛女佛”:前面所述,邪密称双修之男女为“佛父”、“佛母”,正好被佛说中,几乎一字不差。可知佛真是一切智人:末法之乱相,早就在经中全都说出了。}
最后再分享一点,观世音菩萨真是非常慈悲!寻声救苦,也并非一定要化身成为某个人来救度,很多时候直接就寻声救苦了(解除病痛、危险),还有加持世间的善因缘彼此帮助,这方面我是深有体会的。有位老菩萨也与我分享过,她在普陀山朝拜,因非常痛苦至诚祈求,观世音菩萨直接在她面前显灵之事。